陌上花开(十二)/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嫣然站在院中看着屋内的夜安陌和夜安歌,不禁心下奇怪,这兄妹俩在研究些什么呢?

竟然连清魄都被赶了出来,要知道,自从她来到靖安王府之后,可是从来没有见到清魄离开过歌儿的身边。

他们是在商量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吗?!

“清魄你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吗?”看着身边的玄衣少年一动不动的站在院中,目光直直的望着夜安歌,苏嫣然不禁好奇的朝着他问道。

静……

“你为何一直寸步不离的跟着歌儿?”在苏嫣然的印象当中,似乎只要有夜安歌出现的地方,就一定会见到清魄的身影。

静……

“你也和我一样是因为喜欢她,才会一直跟着她的吗?”

静……

不管苏嫣然问了什么,清魄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不吭声也没有表情,像是完全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似的。

可是尽管如此,却依旧没有影响苏嫣然高涨的好奇心,不停的围着清魄打转儿。

“你别费劲儿了,清魄他不会理你的。”看着苏嫣然一直在试图同清魄说话,夜安弦不禁出言提醒她说道。

他从小和小堂姐一起长大,也算是与清魄相识已久,但是印象里面,清魄似乎从未与他说过话。

一句也没有!

“为何?”听闻夜安弦的话,苏嫣然不禁觉得更加的好奇。

好端端的,为何不与人说话呢?!

“除了小堂姐之外,他从来不对任何人讲话的。”在苏嫣然之间,他也抱着好奇的心理试过好多次,但是每一次都铩羽而归。

就连堂哥那般厉害,也从来不能让清魄开口说一句话。

闻言,苏嫣然方才神色愣愣的点了点头,看着清魄的目光一直凝注在夜安歌的身上,她的心中像是忽然受到了触动一般。

清魄的眼中……似乎只有歌儿一人!

待到夜安陌与夜安歌从房中走出来的时候,苏嫣然一眼便见到了清魄豁然明亮的眸光。

她转头看向夜安歌,可是不知为何,目光却是不自觉的被一旁的夜安陌吸引了去。

第一次见到夜安陌的时候,苏嫣然就知道他极美!

可是这些日子越是与他相处,她似乎就越是被他的美色所吸引。

虽然她时常喜欢黏着歌儿,但是偶尔她的目光还是不受控制的就跑到夜安陌的身上去,连她自己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如今见夜安陌目如朗星,眸色温润,唇红齿白,神情之温文,风采之潇洒,只觉得他非世上任何男子所能相比。

想到这,苏嫣然忽然猛然间惊醒,她怎地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瞬间变得同清魄一般,似乎眼中除了夜安陌再无旁人!

“小傻妞,回魂啦!”夜安陌原本是打算用扇子敲她一下,可是随即想了想,却不禁伸手一把捏在了她的脸上。

拇指恰好抵在了她的梨涡处,他顿时只觉得掌下的触感十分的细密柔软,竟像是要化开一般。

“夜安陌,你怎么越变越美了?”看着眼前忽然放大的一张俊颜,苏嫣然神色迷糊糊的呢喃道。

闻言,夜安陌的神色却是不禁有片刻的错愕,随后忽然笑的十分的灿烂。

像是她如今这般,便算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其实非是他变得更美,而是她看呆他的眼光变了!

“本世子原就天下无双,美艳绝伦!”说着,夜安陌“唰”地一声甩开折扇,享受着苏嫣然痴迷的目光,似是极为受用一般。

见此,夜安歌却是眸色淡淡的移开了视线,径自带着清魄离开了。

……

过了没几日,恰逢宫中设宴,夜安陌和夜安歌还有夜安弦三人均是进了宫,独独留下了苏嫣然自己在府中。

左右闲来无事,她便想着出府去逛逛,不料却在街上偶遇了郑语岚!

自从上一次在靖安王府一别之后,苏嫣然倒是许久不曾见过她了,此刻见到,她便奋力的挥着手试图引起对方的注意力。

而郑语岚原本是打算装作没有见到她直接走开的,可是后来转念一想,却是又忍不住的朝着她走了过来。

“没想到会在这遇到苏姑娘!”看着苏嫣然身后跟着的两名王府的侍卫,郑语岚的眸光不觉一闪。

看来夜安陌当真是极为在意她,就连出府都要派人一路保护。

“我方才远远瞧着便觉得像是你,没想到果真是!”说起来,苏嫣然在这丰鄰城中也不认识别人,除了靖安王府的人,便只有郑语岚了。

是以方才见到她,苏嫣然不禁觉得很是亲切。

闻言,郑语岚神色淡淡的笑了笑,随后想到什么却是忽然开口说道,“我正要带着丫鬟去游湖呢,苏姑娘要一起吗?”

一听说要游湖,苏嫣然顿时便来了精神,“好呀!我也想去坐船游湖!”

因着她们两人均是尚未出阁的女儿家,是以王府的侍卫不便跟着上船,便只另外租了一艘跟在后面,而苏嫣然则是与郑语岚和她的婢女坐在同一艘船上。

“哇!好漂亮啊!”看着碧绿的湖水从船边划过,苏嫣然的一张小脸上写满了兴奋。

见此,郑语岚原本一双含笑的眼眸却是不禁渐渐转冷。

她就不明白,夜安陌为何会看上这样的人!

倘或苏嫣然有何过人之处是她比不上的,那她也认了,可她除了可爱俏皮一些,还有哪里值得人称道!

甚至依照她的性格,连世子妃的位置都难以坐得稳,这样的人也配进入靖安王府嘛!

“想来靖安王府锦衣玉食,苏姑娘都有些乐不思蜀了吧!”郑语岚的声音隐隐带着一丝嘲讽之意的响起,说出的话也处处透着尖酸刻薄。

“你不说我都忘了,也不知舅父几时才能找到我……”听闻郑语岚的话,苏嫣然似是忽然想起了自己与舅父走失的事情一般。

“你当真希望你舅父能够找到你吗?”依她看,她怕是在心中期望着,最好永远不要被她舅父找到才是吧!

“嗯?”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别装了,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知道你的目标是世子妃,我也的确是争你不过,只是没了我还有别人,你当真以为自己能坐得稳那个位置嘛!”

闻言,苏嫣然的眼中不禁充满了迷茫和无措。

她在说什么?

“我不喜欢夜安弦呀!”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成为他的世子妃!

“我说的是夜安陌!”听闻苏嫣然的话,郑语岚顿时气的双眸瞪圆。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她还在同她装傻!

“你别以为他如今对你有多特别,他对你好,不过因为夜安歌多看了一眼,因为你是他妹妹的玩具,所以他才会对你比别人更在意一些!”说着话,郑语岚不禁紧紧的盯着苏嫣然的神色,似乎是想要看她有何反应。

玩具……

郑语岚说,她是……歌儿的玩具?!

“既然话儿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我不妨再多告诉你一些,原本抚远侯府想要与靖安王府联姻的人选其实并不是我,而是我姐姐!”

说到这的时候,郑语岚略顿了顿,随后方才接着说道,“可就是因为她得罪了夜安歌,夜安陌便什么都不管的将她赶出了靖安王府,还宣称从此之后都不允许她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那件事情虽是已经过去了许久,可郑语岚至今想起来仍是会觉得心有余悸。

那是她第一次,在夜安陌的脸上,见到了与靖安王别无二致的杀意!

就因为她姐姐随口打趣了夜安歌一句,而且那也并非是罪无可恕的一句话,不料却在夜安陌那里被判了死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