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清歌(四)/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夜安歌这般一说,清魄的眉头不觉紧紧的皱了起来。

“不服气?不若你去寻墨小一比划比划,若是你赢了,你想如何跟着我都使得!”说着话,夜安歌忽然朝着清魄微微一笑,随后便率先走了出去。

墨小一……

清魄仔细想了想,方才回忆起那人是夜安陌身边的护卫。

随后他便想也不想的直接奔着主院而去,瞧着样子,似是真的打算去找墨小一单挑了。

而不出夜安歌所料的却是,清魄输了,而且输的无比的惨!

看着他原本干干净净的脸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夜安歌神色淡淡的望着他,似是在向他证明,她果然所料不差。

“如今可还服气?”看着清魄一双眼中满是愤怒的杀意,夜安歌的反应却实在是太过冷淡了。

闻言,清魄忽然狠狠的瞪向不远处的墨小一和夜安陌,抬脚便打算再次冲过去。

可是不料夜安歌却忽然伸手拉住了他,尽管没有太过用力,却仍然止住了他的脚步。

“输不起的话,方才便不应该比,是你自己技不如人,眼下恼羞成怒的话,可不该是男子汉作为!”

她的声音很是平静,语气也很平淡,并没有如何声色俱厉的训斥他,可偏偏就是让清魄不敢再妄动。

听闻夜安歌所言,清魄的心中尽管仍旧对墨小一有些敌意,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决意和坚定。

他要变强!

“你如今实力不强,便只能事事都听我的,可若是你想要改变如今的这般状况,便只能让自己变得更强,届时或许你还有机会违逆我的命令。”

夜安歌的话一句一句的说出来,虽然清魄一直都没有应声,也好似没有半点反应一般,但是她知道,他都听进去了。

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日里,夜安歌都极少见到清魄,但是他仍旧每一晚都会守在她的院中,待到次日晨起时分便会离开。

对此夜安歌并没有过多的反应,全然由着清魄自己去折腾。

只是渐渐地,众人便慢慢发现了清魄的改变!

虽然他给人的感觉依旧是沉默寡言,并且眼中似乎只能看到夜安歌,但是相较于当初刚刚回府的时候,他好像是变得更为理智一些,对夜安歌的态度也在悄然的发生转变。

初见之时,他似乎只一心想要将夜安歌带走,像是护食的猛兽一般,不让任何人去接近她。

可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竟渐渐变成了夜安歌的护卫,不再想着如何带走她,而是一心保护她、不让任何人去伤害她。

从清魄随着他们回到靖安王府的那时起,他们从未见他开口说过话,是以墨淸等人只当他是个小哑巴,私下里议论起他来也均是如此称呼。

直到后来夜安歌为他取名“清魄”,他们方才改了以往对他的称呼,可却依旧没有听他开口说过一句话。

其实莫要说是他们,就连夜安歌第一次听闻清魄的声音,也是在他们回到靖安王府的许久之后,久到她似乎已经忘记了具体的时日。

只隐约记得那日似乎是她的生辰,原本陛下想要在宫中摆宴庆贺,但是最后被父王直接拒绝了,后来便是他们一家人在王府中为她简单的过了生辰。

待到晚些时候她回了自己的院子时,却见到清魄没有如以往一般候在房外,而是打算随她一路进到房中。

“可是有何事?”夜安歌看着眼前沉默无语的少年,不禁淡淡开口问道。

闻言,清魄目光灼灼的望着夜安歌,只见他忽然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布包,里面仔仔细细的包裹着一个什么东西。

将那个红绸抱着的物件递到了夜安歌的面前,清魄便依旧静静的站在那等着她自己拆开。

见状,夜安歌便下意识的伸手接过,神色淡淡的将其打开。

里面是一块拇指大小的石头,通身偏赭色,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虽是有着一些条纹肌理,可也实在称不上是美,夜安歌见到的第一眼便觉得与往常在地上见到的那些乱石子无异。

“给我的?”

看着清魄微微点了点头,夜安歌不由得接着问道,“为何?”

怎么平白无故的送了她一块小石头,这是何意?

见夜安歌似是面露不解,清魄一时间觉得用点头和摇头已经无法回答她这个问题,便眉头微皱的望着她,半晌之后竟是忽然开口说道,“生辰……贺礼!”

似乎是因着他第一次开口说话的缘故,声音中隐隐带着一丝沙哑,却又显得极为暗沉,而他自己却好似显得极为不自然一般,话音方落,便微微低下了头。

闻言,夜安歌不禁微微挑眉望向他,没有想到清魄居然还有这个心思,会想到为她准备生辰贺礼!

只不过,她不懂的是手中的这个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那这小石头是何意?”见清魄竟是忽然开口说了话,夜安歌不禁眼中带笑的望着他,看起来倒很是开心。

虽然她从来没有认为清魄是哑巴,可到底也没有听过他说话。

“三生石!”似乎已经有了开始,接下来再说的时候,清魄的语气倒是自然了很多。

不过他的声音仍是有些微的沙哑,不知是因为久不言语的原因,还是因着他自小便是如此声音。

听闻他的话,便是素日淡定如夜安歌也不禁感到有些诧异。

三生石?!

他居然知道三生石!

相传女娲在补天之后,开始用泥造人,每造一人,取一粒沙作计,终而成一硕石,女娲将其立于西天灵河畔。

此石因其始于天地初开,受日月精华,灵性渐通。

不知过了几载春秋,只听天际一声巨响,一石直插云霄,顶于天洞,似有破天而出之意。

此石吸收日月精华以后,头重脚轻,直立不倒,大可顶天,长相奇幻,竟生出两条神纹,将石隔成三段,纵有吞噬天、地、人三界之意。

女娲急施魄灵符,将石封住,心想自造人后,独缺姻缘轮回神位,便封它为三生石,赐它法力三生诀,将其三段命名为前世、今生、来世,并在其身添上一笔姻缘线,从今生一直延续到来世。

为了更好的约束其魔性,女娲思虑再三,最终将其放于鬼门关忘川河边,掌管三世姻缘轮回。

当此石直立后,神力大照天下,跪求姻缘轮回者更是络绎不绝。

想到这,夜安歌看着手中的小石头,再抬头看看眼前的清魄,忽然觉得他是不是在诓骗她。

这个当真是三生石?!

“为何要送我这个?”

闻言,清魄却是一时间没有答话,只静静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的将她望着。

“你信前世今生?”

夜安歌的话音方才落下,便只见清魄眸光认真的望着她点了点头。

“可真的有前世今生吗?”

“有!”

不知为何,看着夜安歌神色似有疑惑的说出这句话时,清魄想也没想的就开口答道。

一世岩石出,化作英雄冢,情意无可摧。

二世磐石破,摆渡姻缘桥,鸳鸯两双飞。

三世玉石焚,誓守金玉盟,生死永相随。

看着手中赭色的小石头,夜安歌不禁淡淡笑道,“清魄,我很喜欢!”

闻言,清魄似是如释重负一般,方才一直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望向夜安歌的眼中充满了淡淡柔光。

莫问古刹青灯,莫问落花枯树,只道我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日晒、雨淋,惟愿你从桥上走过。

或又将我变作一棵树,长在你途经的路上,骄阳之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皆是我前世的期盼和留念。

纵是三生已过,来生却已然还在!

------题外话------

阿婉的文要pk,希望大家能够帮忙收藏点击呦,笔芯!

推荐我家仙女苏子婉的文文《重生豪门之幽灵女王》

冥界公主,王位继承,她是冥诗,心狠手辣刀尖饮血,无所不用其极

安城唐家,第一豪门,她是唐诗,天之骄女嚣张狂拽,被他宠上心头

重生之前,她是安城第一草包,琴棋书画样样不会,吃喝嫖赌无师自通

重生之后,她是安城第一名媛,真人秀女王高考状元,撩汉三十六计轮番上阵,将宋大少收拾的服服帖帖

幽灵公主夺舍豪门千金,上流社会唐家唐诗名声重洗!

文文20到23pk中,评论有币币奖励!(≧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