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清歌(五)/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夜安歌年岁渐渐长大,清魄的武艺也是越来越高,方至如今她十四岁时,清魄甚至已经可以单挑地宫之人。

除了墨刈他暂且无法全胜之外,其余的人倒皆是不在话下。

初时众人还觉得有些奇怪,他们从来都不曾交过他武功,那他到底是如何习武的?

难不成是自学成才?!

知道后来清魄与他们每个人都交手之后,几人最终才发现了一些不对劲儿。

这小子的武功路数竟然与王爷有些相似,如此一想,他们倒是忽然明白了其中的问题所在。

看来是主子私下里在传授他武艺,难怪他们皆不是他的对手。

而事实上,清魄一身所承袭的武功,却不仅仅是夜倾辰一人那么简单。

墨晗得了夜倾辰的吩咐,宫九得了墨晗的吩咐,是以他时而也会对清魄指点一二。

这还不算,有时烟淼和夜倾桓回城的时候,甚至连她也会对清魄言传身教。

如果说这几人还算能够说得过去的话,那么了空大师就当真是意料之外的人了。

原是因着夜安弦一直寄住在靖安王府,夜倾桓为了换夜倾辰这个人情,便许诺了他会让了空传授清魄武艺。

至于夜倾辰为何要这般栽培清魄,却并非出于一番好心,他只是在尽可能的为夜安歌铺路而已。

未来的人生中她会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而他即便是身为她的父王,却也不能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是以他要尽可能的为她规划好一切的事情,比如将清魄留在她的身边,那么他就要有足够强的能力去保护她,不能让她受半点的委屈和欺负。

而他首先要做的,便是要增强清魄的武功修为,只有在武力上变强,他才能有机会去想别的。

方至如今,夜安歌也已经出落成了大姑娘,相比于夜安陌每日的悠闲自在,她却总是有着忙不完的事情。

连带的,作为她护卫的清魄也要紧随她身侧。

然而就是这一日,夜安歌在奉命出城调查丰州的贪官一案时遭到了埋伏,行踪暴露之后便是接连不断的刺杀。

随行的护卫皆是遭到了杀害,最后便只剩下了清魄一人守在她的身边。

待到最后他们冲出包围圈的时候,夜安歌觉得他周身的衣物都已经完全湿透了。

浓重的血腥之气飘散在空气中,即便没有去查看他身上的伤口,她也能够知道此刻他的身上定然是伤痕累累。

可是清魄仿若全然没有感觉到伤痛一般,依旧面不改色的环着夜安歌驾马前行。

直到墨淸等人按照约定前来接应,他方才猛地一下子跌落到了马下,身上的血迹似是将地面都染红了一般。

看着眼前受了如此重的伤却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少年,墨淸等人也是不禁觉得惊心!

瞧着他方才那状态,分明就是强撑着保护小郡主,想来他们若是没到的话,他拼死也不会让自己倒下的。

单是这份心性,倒是有些他们地宫的影子。

“启禀郡主,事情都已经调查清楚了,眼下只需要您出面去料理一下便是了。”

“此次的刺客一波接着一波,但好像并非是同一伙人,你们可查清了是何情况?”夜安歌的声音很是清冷,虽然脸上未见怒色,但是素日跟在她身边的人都知道,她定然是不悦的。

“回郡主的话,已经查明!”话落,墨淸便将调查好的结果呈到了她的面前。

虽然郡主还是小女儿家,可是不知为何,墨淸他们每每面对她的时候,总是有一种被王爷统领的感觉。

她周身强大的气场让人忍不住想要去追随,对于她的命令也是无条件的想要服从。

那种令人心折的气质,并不会因为她是女子而有所消减。

看着手中的这份名单和罪证,夜安歌的眸色却愈见寒凉。

原本她以为预料到的那些就已经足够多了,不曾想竟是还有漏网之鱼!

多年之前父王曾经一力镇住了江南之地官场的不正之风,如今她倒是也要效仿一下,绝不容姑息!

将所有的事情都吩咐安排好之后,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夜安歌简单的用过晚膳之后,便直接朝着清魄的房间走去。

此前来到这里之后,她便让清魄先在这里疗伤,而她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再过来瞧他。

不想她方才进到房中,便见跪了满地的婢女,而原本该躺在榻上养伤的人却正在挣扎着想要下榻。

见状,夜安歌眸色清冷的扫过一旁的婢女,随后便听闻那小丫鬟赶忙说道,“郡主可来了!清魄大人不听奴婢等的劝阻,定要立刻出去找您!”

“退下吧!”

直到那群婢女都已经退了下去,看着夜安歌一步步的朝着他走来,清魄方才一动不动的坐在榻上。

他的目光仔细的打量了她一圈儿,最终发现她没有受伤之后方才安了心。

“找我有何事?”

闻言,清魄却是微微低下了头,并没有说话。

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找她……不过是为了确定她是否安全。

“伤口可疼?”夜安歌的视线落在了他被鲜血隐隐浸透的衣物上,不觉眸光一闪。

清魄微微摇了摇头,并没有借此在她面前装虚弱,可是额头上大颗的汗珠却还是暴露了他伤重的事实。

可是他自己却恍若未觉一般,依旧神色专注的望着夜安歌,似乎只要这般看着他,他身上的伤便会变得没有感觉似的。

但是令清魄没有想到的却是,夜安歌神色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却是忽然朝着他凑近了一些,随后便是她软软的唇瓣落在了他的脸颊上。

察觉到夜安歌的举动,清魄有半晌没有反应过来,他整个人都震惊在了那,身侧的手忽然大力的握紧,否则的话,他怕忍不住想要将她抱进怀中。

这是他第一次与夜安歌这般亲近的接触,或者说,这是他第一次与女孩子这般近的接触。

毕竟从那么小的时候开始,他就已经进了靖安王府,从此之后,便一直跟在她的身边,两人形影不离。

感觉到脸颊上柔软的触感忽然消失,清魄觉得好像自己方才升起的心一下子跌落到谷底,摔得粉碎。

看着夜安歌向后退了退,他几乎是想也未想的便拉住了她纤细的手腕。

“嗯?”看了看自己被他紧紧握住的手,夜安歌略有些疑惑的望向了他。

“……还要!”微微皱眉望着夜安歌,清魄的脸颊不可抑制的泛红,渐渐延伸至耳根。

闻言,夜安歌却是不禁挑眉看向他,没有想到他竟是也会有对她提要求的这一日。

“不行!”尽管这是清魄第一次对她提要求,可夜安歌却还是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

有些事情、有些东西,她不敢给的太多,不是她不想,而是她不能!

对于清魄,她并不想他活的太累,如眼下这般,或许对他来讲是最好的。

听到夜安歌毫不犹豫的一声拒绝,清魄的眼中不可控制的闪过了一抹难过之色,可是随即却又消失不见。

他依旧静静的握着她的手腕,想了想,他忽然将自己的手往下移了移,将她整个手掌都包覆在了他的大掌中。

随后还抬头瞟了夜安歌一眼,见她没有拒绝,便心安理得的紧紧握住。

“别走……”

他所求不多,不过就是他望着她的时候,她能够偶尔想起他的存在,回眸将他望一望,如此便好。

闻言,夜安歌眸光温软的看了他一眼,随后终是点了点头。

这样的清魄,让她实在是狠不下心去拒绝。

不过……这也只是对他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