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恶毒心思/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心兰看着水底原主的倒影,哦,现在是她自已的倒影,嘴角不由的发出一丝冷笑。

因为血缘上的关系,林老三一家始终认为即使分家了,林月兰还是能克到他们。

里正林亦为的儿子林明清二十多岁,也是在镇上的私塾读书,那年秋季刚已经通过县试,成为秀才。

林家村就两个读书人,一个是里正家的小儿子林明清,一个则是林老三家的二孙子林大宗。

本来林亦为是里正,再加上家里有个读书郎,已经是秀才老爷,因此村民们对林亦为这个里正很是敬重的,林老三一家也不例外。

只是当把林大宗送到学堂,受到夫子的称赞,说他是少年天才,因为他不到十岁就通过了童试,比林明清通过童试还小两岁。

因此,林老三一家人得意的尾巴都翘到天下去了。

此刻看到林明清想在管他们的闲事,林老三阴着脸,不乐意了,他道,“清小子,你说的轻巧,就算分家,断亲绝义,小四丫头身上的还流着我林家的血,只要她是克夫克亲的命,她克到的亲就是我们。”

林老三的意思是,林月兰不死,她能克到的人,就是他林老三一家。

林亦为被林老三的话,气得脸色发青,看来他们是非逼死一个孩子不可,而这个孩子还是他们的亲孙女。

林明清长相清秀儒雅,身着白色长袍,头裹方布,一看就是书生模样,他说道,“林三叔,民间有个传说,就是托塔李天王在成仙之前,有个孕胎三年零六月的三儿子哪吒,出生后更是调皮捣蛋。

一日哪吒去东海沐浴,因将太乙真人所赐宝物”乾坤圈“置水中玩耍,东海龙宫摇动不已。龙王急忙差巡海夜叉察看,惹火哪吒被打死。后来龙王三太子敖丙调集龙兵与之大战,被哪吒打死。龙王秉奏玉帝,捉拿其父母。哪吒又在天宫门前痛殴之。

后为表示自己的作为与父母无关,便拆肉还母,拆骨还父!

之后,哪吒借藕重生,莲花化生,与亲生父母毫无关系。”

这个故事,民间都有传说,因此,村民们对这个故事当然很熟悉。

只是,他们现在闹不明白,林明清此刻讲这个故事的意义在哪?

“所以呢?”林老三犀利的眼神对着林明清,“让小四丫头学着哪吒剔肉还母,拆骨还父?”

呀,村民们一片惊讶,这样还不如一把把丫头按水缸里淹死,省得割肉割拆骨这么痛苦。

林月兰在听到剔肉拆骨时,脸色吓得惨白惨白,浑身瑟瑟发抖的更加厉害。

林明清儒雅的笑了笑道,“林三叔,您说笑了,哪吒剔肉还母,拆骨还父,毕竟是民间传说,而且那一个人人身怀仙术的传说。当然不能让兰丫头这样做了。”

林大牛有点不太耐烦对着林明清的嚷嚷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林清明,反正这个丫头和你毫无关系,让她死一了百了得了,你们做什么在这救这丫头,你们是不是存了什么心思在里头?”

村民们在听到林大牛的话后,狐疑异样的眼神盯着林亦为父子。

难道里正父子阻止林老三一家处理克亲的月丫头,真存了心思在头不成?

只是没等林家父子辩解时,李翠花又跳起来,又哭又闹的大声嚷嚷的道,“好呀,林亦为,我以为你们真是心好,可怜同情这丫头,原来你们竟然存了这样一个心思。是不是,留下这丫头,好继续克我家在大宗,让他当不上秀才老爷,然后,你家的林清明就是咱们林家村唯一的秀才老爷?好呀,原来你们竟然存的就这么个肮脏见不得人的玩意。”

林大牛的话一出,林清明本是清秀儒雅的脸顿时难看起来,就是林亦为也是气得发青,整个人都要跳起来。

现在李翠花更是把一盆这么大这么脏的污水泼到他们父子身上来。

林亦为就算再好的修养也忍不住,他对着林大牛他们大怒道,“林大牛,李翠花,你们说这话,诛心不诛心啊?我儿去年于秋闺就上榜中秀才了,我用得着用这么恶心的心思,去阻止你家大宗中秀才?

我林家上数三代,可都是有中过秀才,在县衙任师爷的书香门第之家,我用得着去嫉妒你家?

再说了,我林亦为在林家村当这个里正几十年了,自问行得端,做得正,为村里的发展兢兢业业,从没有亏待过任何一个村民,也没有私心的为自已夺过权谋过利。

我林亦为一心为村为民,没有想到如今品行,竟然会被这样的质疑和诬蔑。

既然如此,这个里正之职,不当也罢!我还可以安心的养孙教子,养出更多的秀才老爷出来。”

听到林亦为不当里正了,村民们再一次炸了锅。

林亦为在林家村当里正已经三十年了,不说一心为村民所办的一件件实事,就如他自已所说,他家几代出过几个秀才老爷,现在林亦为有个弟弟在县衙做师爷。

这些年村里能够安稳,别村不敢找事的原因就是如此。

可现在林亦为是因为人品被人质疑和诬蔑,一怒之下辞去里正之位,不说被别村嘲笑,就是那个在县衙做师爷的林亦山肯定会为他哥哥出气,到时,不仅得罪里正的林老三一家讨不了好,就是整个村子也同样讨不了好。

这些村民中就开始七嘴八舌的为里正抱不平起来了。

“诶,林大牛,这就是你们不对。明明是里正他们是为救人,可现在却你给诬蔑,我看存不良心思的明明是你,才对吧?”

一个与林大牛年纪相反的四十多岁中年男人站出来说道,

“我看你是嫉妒里正一家,故意诬蔑。即使我们这些白丁也知道,如果你诬蔑的事实成立,那就说明清明的人品有问题。对于人品有问题的秀才,可是会被官府取消秀才资格。

清明被取消了秀才资格,那如果你家的大宗能考上秀才,不也是村里的唯一秀才老爷吗?我看你们的心思,才是真正的见不得人吧。”

“对呀,听大木这么一说,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原来林老三一家才是窝藏真正见不得人的肮脏心思了。”

“这林老三一家也太狠毒了吧。不仅当着村里所有人的面,对着亲孙女,打打杀杀的,现在更是把一盆脏水泼到里正和清明身上去。这太可恶了,”

村民里你一句,我一句,无不是在指责林老三一家。

林老三一家被他们说的脸色憋得通红,通红的。

“林大木,你别在这胡说!”林大牛气得脸红耳脖粗的怒喝。

------题外话------

新文开坑,求多多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