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智斗村民/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拳打脚踢?

阎王殿?

克星这话是个什么意思?

二狗子的爹林冲和英子的娘顾三娘立即脸色难看了起来。

顾三娘拿着一根扁担,黑着脸对着林月兰带着怒气的问道,“你这克星这话是什么意思?”

竟然说她女儿对她拳打脚踢,这名声传出去,就是个泼辣性子,她女儿还要不要嫁人了。

二狗子虽是男孩子,对人拳打脚踢很是正常,但是,林月兰却说了一句“阎王殿”,那意思就不一样了。

这是在暗示二狗子太过狠辣,把林月兰给踢死了,虽然此刻林月兰好端端的站在这。

林冲也是阴沉着脸,厉声的道,“兰丫头,饭可以乱吃,话却不可以乱说。你难道不知道,这些话说出去的后果吗?”这是隐隐带着一些威胁的意味在里头。

林大卫在一边皱着眉头道,“我说大冲兄,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听兰丫头把话说完就是了。”

随即林大卫对着林月兰道,“兰丫头,你继续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感觉到事情有点不简单,不然,这丫头,就不会说拳打脚踢和阎王殿了。

林月兰平淡无波的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不小心碰到严小勇的衣袖,然后严小勇就出一个铜板给村里大伙儿,让他们给我一些教训。

呐,就在这里。”

林月兰用手指着村民们所站的地方,很是淡定的说道。

严小勇是村里一个异姓小地主家严林的小儿子,因家里有一些田地资产,而且村里很多人家要从严家佃田租地,因此村民们对于严家还是巴结和讨好的。

严林对于严小勇这个最小的儿子很是宠爱,宠得无法无天,在村里头称王称霸了。

严小勇平时对于林月兰这个村子里说的克星扫把星,也是厌恶的紧。

平时没事,也会指使小伙伴们对林月兰动动手,但是,小家伙们对于大人口中的克星和和扫把星还是有一定的顾忌,因而,所下的手并不重。

但是,这一次严小勇这一次和小伙伴们在玩耍奔跑时,恰巧碰到正走在路上的林月兰,很不巧,林月兰就这样不小心碰到他的衣袖。

被克星扫把星碰到了自已的衣袖,认为很是晦气,所以他不痛快了。

他不痛快了,他就要打让他不痛快的人,因此,立即在田野路上大声叫嚷道,“凡是给这个克星一个教训的,我都给一个铜板。”

这个时间段,都是小孩子在玩耍时间,一听严小勇说打人给钱,立马跑了过来。

村民们被林月兰这么一个指,顿时就吓了一跳,在林月兰所指的地方,立刻散了开来。

“大伙儿,包括二狗子和英子加起来有七八个人,然后就在这个地方拦住了我。

大猫儿第一个先对着我小腿用力踢了一脚,”

说着,林月兰拉起裙摆,露出小脚,只见那里铁青一片。

“随后,大伙儿就立马一块儿上来,揪着我的头发,对着我的肚子,我的背,我的腿,就开始踢了起来,我双手抱着脑袋,整个人卷起弓弯起来,然后,嘴里却直嗷嗷的大叫疼……”

林月兰平淡的叙述,却人感觉到村里的小家们的残忍无情,不由的心惊。

“可我越是大叫,这些人打得越是兴奋,英子在一旁助威,嘴里还时不时拍手叫好,边拍边大骂道,‘打死这个扫把星,打死她,打死她’,

最后,二狗子直接一脚踢到了我的胸口,”说到这,林月兰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直接扫向二狗子的爹林冲,带着愤怒的表情道,“冲伯伯,要不要我把二狗子及大伙儿踢我的证据给你们看!”

所谓把证据给二狗子的爹看,就是脱了衣服,给大家验伤口。

事实上,村民们早在林月兰撩起裙摆,给大家看她小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痕迹时,就已经算是相信了林月兰的话。

只是,他们心里却有点不以为然,反正这些孩子打的人,是克星,只要不打死就好,打轻打重,也没有什么。

然而,这些村民们是不是忘记了,即使是林月兰是个克星,可她首先就是个人,她也会会疼会痛。

即使他们这样对待一只猫狗,都觉得残忍,更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呢?

林月兰通过原主的记忆,知道根本就不用指望这些村民对她有一丝同情,及对她有一丝的忏悔。

林月兰眼底厉光一闪就要伸手,把衣扣解下来。

林大卫表情一厉,喝道,“胡闹!丫头,有你这么不把女孩子的名节当回事的吗?”

林月兰眼角流着泪道,“大卫伯伯,我不把证据给大家看,大家都会以为我是撒谎,以为我是在诬蔑人那些孩子。

大卫伯伯,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他们都说我是克星,扫把星,不喜欢我,我安分守已,好好的过自已的日子就行了。

为何大伙儿三天两头就要过来找我,骂我一番,打我一顿?

我就算是克星扫把星,我就是想问一下,我这个克星到底克到各位叔叔伯伯大娘大婶什么了?呜呜……”

我这个克星到底克到各位叔叔伯伯大娘大婶什么了?

这话如一个铁锤重击在所有人的心头上,除了还躺在地上嗷嗷直叫的林四牛,林老三家其他人害怕林月兰真变成鬼找他们算账,心虚害怕的都没有来。

林大卫听到这句话之后,眼光扫过众人的脸庞之后,说道,“孩子,你并没有做错什么,错就错在你给好心的给了那相臭老道士一碗水喝。”

如果没有那碗水,或许这个孩子还是林老三家的孙女,还是有爹娘有家的孩子。

林月兰流着泪道,“大卫伯伯,我并不后悔给那个老道士一碗水。”

为啥?

所有人都闹不明白了。

“如果我真是克夫命,真等我嫁人了,我不是平白害了一条命吗?”林月兰解释道。

林月兰为何要这样说?

只是因为她现在来需要在这个村子生活,人不可能独居,即使与这些人关系不好,但她不希望更加恶劣。只要不再惹到她,她就会当作陌生人一般过去就算了。

因此,她现在要的就是村民们的惭愧与内疚,只有这样,她才能在村里与他们井水不犯河水。

不然,那就真不怪她林月兰不客气了。

毕竟,她不是原主,任他们欺负。

村民们明白了。

这么一想也对啊。

如果林月兰这个丫头真是克夫命,如果没有道士指出,那她肯定会嫁人,到时候不是害了人家的一条命吗?

林大卫眼角酸酸的道,“丫头,你真是太善良了,大伙儿都这样对你,你竟然还想着……”还想着不害人命。

林大卫的话了一出口,有些村民开始觉得惭愧了。

这丫头其实真的很善良,那个道士只是说这丫头克夫命,至于克亲一说,纯粹是村里的刘六姣那个长舌妇给造谣出来的。

丫头的克夫命,只要他们家不娶这丫头,实际上这丫头并不能祸害到他们,不是吗?

不对,林明清一事怎么说?

毕竟,这林明清帮了这丫头没有多久之后,就出事了,肯定与这丫头的克夫克亲命有关。

顾三娘嗤笑两声道,“呵呵,兰丫头,你就是再善良,你就是一个天生的克夫克亲命。三年前,你不就是克了里正家,林明清只是帮你逃过了一劫,结果呢,害得林明清不仅剥夺了秀才之名,人也至今还躺在床上起不来。

你还说没有害到人,这不是害人是什么?”

对于林月兰一而再的提起她家女儿英子在现场助威,她就一股子怨气。

这样诋毁她家英子的名声,她是绝不能让林月兰这死丫头好过的。

林月兰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转眼她整个人变得冷厉。

她并没有与顾三娘争辩,而是幽幽的道,“二狗子一脚踢到了我的胸口,我就晕死了过去。

然后,我在混混沌沌之中,来到了一个黑暗阴森的地方,一个个阴气沉沉,走路都是飘着的,突然我走到一个案台前,上面坐着一个穿着红衣锦袍,面容凶恶的男人,

他问道,‘跪下何人?’

我回道,‘林家村林月兰’。

他翻了一下厚厚的一本书,似乎在查找什么东西一样……”

林月兰说到走路飘时,所有村民立即想到了,那戏话里的阎王殿,因此,盯着林月兰的眼神,立即变得更不妙起来。

------题外话------

妞们,求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