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形势扭转2/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的话一落下,所有人的诡异眼神,除了看向林月兰,更多的是看向顾三娘。

林大毛死了九年,顾三娘竟然有八年时间没有烧纸钱,还说什么寂寞,偷偷摸摸,嫁人什么的,不就是在暗示大家,顾三娘这个寡妇在偷人吗?

刹时,村里所有的女人立即把自家的男人拉开,远离顾三娘母女俩。

谁知道她偷人偷到的谁,可千万别偷到自家男人身上,不然肯定得押着她浸猪笼去,谁让她不守妇道的。

英子看到村民们那不善的异样眼光,脸色气得涨红涨红的,即恼羞成怒的对着林月兰喝道,“你胡说,你胡说!你别冤枉我娘!”

至于是不是真胡说,她心里实际比谁清楚。

从小时候三更半夜醒来,她时常听到她娘房里有男人说话的声音。

“我说大妹子,我记得你好像确实有八年没有烧纸钱给大毛了吧?”一个微胖的四十来岁妇人站出来有点不屑的说道,

“我想兰丫头肯定在那里真见到你家那位了,不然,她怎么会知道你有八年时间没有给他烧纸钱了。可怜的大毛兄弟,竟然到现在还在地狱没有投胎,就是因为没钱。”

确实,连他们这些大人都不太清楚,顾三娘竟然有8年时间没有给林大毛烧纸钱了,如果不是兰丫头去了阎王殿一趟,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答案很简单,她所说的是事实。

“兰丫头,你除见到林大毛,你还见到过谁吗?”有些人还是不太相信林大兰所说的,所以有心试探。

林月兰道,“有叔叔,我在下面见到六爷爷,他在下面过得很好,因为他的子孙们孝顺烧了很多纸钱。因此他现在变得很有钱了,不过,六爷爷说他现在不想投胎,他想看着保佑你们平安延绵。”

林有叔及林有叔的家人听着一阵感动,林月叔再问道,“丫头,我爹还有没有说什么?”

林月兰道,“有。他说,在他的床底下左角落里埋了一贯钱,本来等大草哥长得娶媳妇用的……”

林月兰的话还没有说完,林有叔的媳妇周香兰就赶紧跑了。

谁都知道她去做什么了。

找钱呗。

要再次验证林月兰说的得真是假,也只有等周香兰过来才知道。

没有过多久,周香兰就抱着一个黑罐子,声音很是急切的看着林有叔说道,“相公,兰丫头说的真的,咱爹真的在床底下的左角落里埋了一贯钱。”

这下子,没有人再在质疑林月兰的话。

就算被一只厉害的鬼上身,或者妖孽附身,林月兰在大伙儿喊着要烧死她时,应该早就惹恼了她,然后杀了他们这些人也不一定。

因为他们很相信,一只厉害的鬼和很是厉害的妖孽肯定有法力,他们这些凡人怎么斗得过?

证实林月兰真的去了阎王殿一趟,有人疑虑,有人惊奇,但更多人的则是畏惧。

这人死了都能被阎王爷送回来,还说什么没有完成天命,绝不收她的命,连带着为了不让过再次死,还送了她一生神力。

这样的人,以后肯定惹不得了,以后一定要离的远远的。

看着村民们都相信了林月兰的话,英子却只能用愤恨的眼神瞪着她,同是表情还是同样有对林月兰的畏惧和惶恐。

毕竟说来,她也只是愚昧的小村民一个,肯定也会相信这些迷信的,尤其是,林月兰还一言道出了她娘偷人的事实。

林大卫现在很是好奇的道,“兰丫头,你刚才说阎王爷赐给了你一身神力,到底是怎么样的神力,你给大伙儿瞧瞧好不好?”

毕竟林月兰单手提二狗子,也只有这些小家伙看见,因此,他们这些大人,也很想见识一下。

林月兰要的就是威慑。

以后,让村里人的看到她都不敢惹,看到她,就要绕远远的道。

林月兰点点头,道,“可以。”

随即瞧了瞧四周,正巧看到林大卫的脚下有一快二十公分的石头。

她搬起这块石头,到所有村民的跟前,然后放下,随即对着村民们说道,“既然各位叔叔伯伯大娘大婶要看阎王爷所赐的天生神力,兰丫头也不好拒绝,兰丫头也就表演一次给大家瞧瞧。”

说着,她的右手成手刀状,随后就对着大石头一刀切了下去。

啪!

大伙儿瞬间就看到了石头变成了两块。

脸色顿变,所有人震惊!

这可是石头啊,是石头,不是大白菜,也不是馒头馍馍,她就用一切手刀就把石头给切成了两半。

这……这神力也太恐怖了吧?

如果把石头变成人呢?想想,瞬间恶寒和恐怖。

以后一定要远离这个克星扫把星,别到时什么时候惹到她,成为她的石头,被她切了都不知道。

以后,也一定要警告自家的孩子,绝对不能再像之前二狗子他们那样,自不量力的就还想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谩骂这个克星,动不动就对她拳打脚踢,到时,下地狱见阎王爷的不再是这个克星,而是他们这些欺负她的人。

刚才她不是说了,阎王爷赐她一生神力,就是为不让人再欺负她,如果有人再欺负她,踢死,阎王他来接收。

见识过了林月兰这个克星真有一身神力之后,恐慌的村民们立即带着自家的孩子散了,连英子和顾三娘现在也只能退避三舍。

因为,现在她们惹不起。

------题外话------

求支持,求支持,求支持,萌萌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