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谈钱伤感情啊,姑娘/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后,虽不是所有人都舍得拿出这么多的银两,就是为吃一朵小伞朵儿,但是,他们实在受不了这东西的香味的诱惑,咬咬牙,拿出一两银子,买下一朵儿尝尝鲜味儿。

然后,美味刚进嘴,就到了肚里,就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还什么味都没有尝到呢。

于是,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着吃得叽里咕噜的头儿。

两锭金元包,半价,共有412朵伞朵儿,他们这里一共十二个人,一个人至少可以吃上三十朵儿了。

虽说让他们头儿大出血了一次,可他至少吃了一个免费的香喷喷的兔腿肉,以及这孩子免费用得一些他们从没有见过的那什么调料,而且这些调料都是用着烤肉上。

至于郭兵,他虽不缺钱用,但他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吧。

一朵蘑菇就要他一两银子,刚才他已经吃了35两银子,想想就肉疼啊。

他摸了摸怀里两锭金元宝,再看看他们头儿吃得“吱吱”响的兔肉,他眼珠子一转,嬉皮笑脸的对着林月兰说道,“姑娘啊,你给我尝尝这个兔肉呗,我想看看与我们平时吃得烤兔肉,到底有何区别呗?”

实质上,他就想趁着机会,吃这个免费的兔肉,只要尝过了这个鲜味儿,那剩下的钱,他倒可以多买一些这个什么蘑菇。

只是他的打算倒是满好的,可林月兰不按常理出牌啊。

林月兰只接朝着他伸手一只手,手掌心放在郭兵的眼前。

郭兵有点不明所以,“这是要干什么啊?”

“给钱啊!”林月兰理所当然的说道。

“给钱?!”郭兵惊讶的都要跳起来,“姑娘,你难道没有听清吗?刚刚我只是说尝尝,尝尝而已,这也要收钱?!”

林月兰带着一些鄙视的眼神瞧着失态般的郭兵,很是淡然的说道,“你刚刚没有听清我说的吗?物以稀为贵,所以,这么贵重的吃食,是可以随便尝尝的吗?

要尝也可以呀,给钱。只要给钱了,我就给、你、尝!”

林月兰特地咬重了给你尝几个字。

郭兵在林月兰这简直是深受打击。

你说你一个才七岁姑娘这以聪明也就罢了,怎么开口闭口就是钱啊,钱啊。

连品尝一个东西,都要给钱。

难道尝尝东西,不是不要钱的吗?

郭兵深深觉得他应该跟这孩子理论一下,总是钱啊钱啊的,这是钻到钱眼里去了啊。

郭兵假咳了几下,然后,嗯,嗯的两下,轻了一下嗓子。

郭兵对着林月兰说道,“诶,姑娘,咱们能不谈钱吗?你看一谈钱,这多伤感情的事儿啊?你说是不是?”

林月兰吃着兔子头肉,对于林月兰来说,兔头肉是最好吃的。

她状似点了点头,似乎在应和的道,“嗯,谈钱确实是伤感情,……”

郭兵一阵欣喜,带着一些激动的伸出手,想要拿过火架上已然放好调料的另一只兔腿。

软硬兼施了这么久,不就是想要免费尝尝放着新调料的兔肉吗?

“啪!”

林月兰的小手一巴掌把郭兵伸出来的魔爪给打下去,一如刚才吃兔头巴巴响的动作,然后,嘴里唔唔的迷糊不清的说道,

“谈情(钱)是森(伤)感情,但唔(我)又与奈(你)没有交情,谈情(钱)伤舌摸(什么)感情。”

郭兵没有听清林月兰说什么话,郭兵只得硬着头皮再问道,“姑娘,可以再说一遍吗?我刚刚没有听清你说什么?”

“大叔,谈钱是伤情,但是大叔,我与你又没有什么交情感情之类的,谈钱伤不了感情。”

说完林月兰给他的反应则是,继续巴咋巴咋响吃兔头的声音,然后,旁边同样也有一个巴咋巴咋吃兔腿的声音。

郭兵脸色一黑,看着蒋振南有点恼怒的样子。

老大太不够意思了啊。

他在旁边费尽口舌,都没有吃到一块兔肉,他却在一旁吃得嘎嘎的响。

林月兰吃完了兔头之后,已经是满手满嘴的油腻了。

她从包包里拿出一块布绢,擦了擦嘴,然后总算记得回郭兵的话了。

她睨了一眼看着旁边面具男吃得津津有味的郭兵,说道,“诶,这位大叔。我刚才似乎在说淡钱伤感情的事吧。”

此刻郭兵总算反应过来,然后立马大叫起来,“大叔?姑娘,你竟然叫我大叔,我看起来很老吗?明明我才二十岁啊!面部白净,英俊潇洒的大哥哥,你怎么能叫我大叔呢?”

说着,不知从哪拿出来一个小镜子,如大户人家闺秀用的那种圆形铜镜,左看看,右瞧瞧,怎么看也是年轻人一枚啊。

哪里有叫大叔这样老的程度啊?

他是冰薄心,一碰就会碎的,不要这样叫他好不好?

林月兰看着状似倍受打击的郭兵,嘴角抽了抽,一个大男人,袖子里竟然时常倍着一枚大闺女用的镜子,怎么看也不太正常啊。

其他人看戏一般,在旁边看着他们的中尉大人又开始在耍宝,忽悠人了。

只是这次冒似碰上硬叉啊,而且这个硬叉看起来才七八岁的小姑娘一般。

看到林月兰貌似疑惑的表情,在一旁的小六子对着林月兰小声的说道,“姑娘,我们中尉大人,就如女人一样爱美。每天至少要照三次镜子。”

“嗯,小六子,你是不是皮痒了,竟然敢我说像女人。”郭兵又立即气炸了。

林月兰翻了翻白眼,直摆手说道,“大叔,你不知道有一句话叫做三年一代沟吗?我现在才八岁,你都已经二十岁了,相差12年,完全已经差了四个代沟了,好不好?不叫你大叔,难道叫你小叔吗?”

所有看热闹的人眨了眨眼,包括在一旁坐着吃的将军大人,也是兴味十足。

叫大叔,叫小叔,有区别吗?

这还不是一个叔啊!

还有姑娘,能不能麻烦给解释一下,什么叫做代沟啊?

他们这些粗人,完全不懂啊!

“姑娘,什么叫做带沟?”林月兰左边的一道带着低沉又富有磁性嗓音闯入到她耳中。

------题外话------

求收藏,求留言,求评价!

总之,求支持是都求1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