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抗老虎上镇,惊呆路人!/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天,轰动全村的笑话,在林家村上演。

林老三一家的老老少少的衣服,一夜之间消失不见。

男人们只能裹着床单出来找衣服,女人只能裹着被单藏在家里等着自家男人们把衣服找回来。

当他们一大早在自家大院门前,鬼鬼祟祟缩头缩脑的不知在干什么。

有人早起的村人,以为碰到了小偷,立刻大喝一声,抓小偷。

结果就是抓到了林老三和他林家四牛,都裹着被单,样子十分滑稽。

后来村人,才知道,林老三一家人的衣服,一夜之间蒸发。

他们在家里里外外都找了一通,都没有找到衣服,只能偷偷摸摸的到外面找去。

说到没有衣服,只能裹着被单之事,林家的男人们,是一阵面红耳臊。

他们出了这么一出笑话,脸都被丢尽了,能不害臊吗?

既然已经被村里人抓到,林老三只能硬着头皮向村民先一套男男女妇的衣服,至于这些孩子,就先呆在家里裸着。

村民们虽对林老三一家的衣服,突然一夜之间消失,十分奇怪。

不过,笑话也看了,林老三一家总不能一直这么裸着吧。

男人们倒还好说,赤身裸体什么的,他人看了只会说一句无耻伤风败俗也就过去了。

但是,女人如果赤身裸体的村里游走,即使是裹着被单出现在在众面前,都会被大骂淫娃荡妇,需要被浸猪笼的。

因此,与林老三一家关系微微好一点人家,就借衣服给他们穿了,总得先把衣服找回来才行。

话说,真的很是奇怪啊,林老三一家的衣服,怎么会在一夜一间不见的?

连一件衣服都不剩,到底谁有这么大的本事,竟然能在毫无惊动林老三一家的情况之下,盗走了全部的衣服,就是睡觉时穿在身上的里衣,也被剥得一件不剩,给弄得不见影子,直到第二天醒来,所有人才发现,身上的衣服不见了!

想到这,村民的眼神立即怪异,甚至更多的是惊惧!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人的能力所能办到的。

既然不是人,难道是鬼不成?

是了,林月兰那丫头是被阎王爷给送回来的,难道阎王爷,赐了她一身神力,为她开窍了智慧之外,难道还在暗中派了那些小鬼来保护她不成?

不然,哪有这些巧的事?

前一晚上,林老三一家想打秋风占便宜,结果第二天早上,就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穿在身上的衣服给脱了去,还把所有的衣服都弄走了,只剩下光溜溜的人?

刹时,村民立即远离了林老三一家,找着各种借口,先行离开了。

他们可不想因为与林老三一家走得近,而被那些小鬼给盯上了。

不过,现在所有的村民心里都毛毛的,甚至是惊慌和恐惧。

如果阎王爷真让小鬼在林家村,而且是以保护那个克星为目的,那么以后,他们不是时刻被暗中的鬼盯梢了吗?

鬼,那是鬼啊?

那是让人类畏惧和恐怕的,会时刻地黑夜中,暗害人类的丑陋又可怕的东西。

如果真有鬼在他们身边,那以后,他们的性命不是时常要被挂在裤腰上,很有可能随时会受到它们的惊吓?

很多村民不淡定了。

也因此,各有心思!

林老三一家衣服是借到了,但是看到一哄而散,犹如被人追打的人群,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满意是疑惑。

不过,疑惑归疑惑,林老三一家这时还没有与林月兰那边联想到去。

他们的当务之急,就是必须找到他们衣服。

不找回他们的衣服,以后就光买衣服,春夏秋冬四季都必须重买,那算下来,那得花去家里至少一年的余钱呢。

可问题是,他们没有多余的钱,买衣服了。

因为光给林大宗读书的钱,都不够,哪有钱买新衣服啊。

不买新衣服,也就只能把旧衣服给找回来。

男女的衣服借到了,当然就一起出去找了。

李翠花从穿上从李寡妇那里借来的衣服出来之后,一直就尖声大叫,从家里骂到村头,再从村头骂到村尾。

无非就是哪个天杀的,偷了她家的衣服。

只是村民听到她的大骂,撇了撇嘴,看着她的眼神,却外分异样。

有点不屑,有点鄙视,但总之,却没有人上前安慰安慰她的。

不管村民们是如何猜测林老三一家衣服被偷之事,也一点不关心,林老三一家的衣服到底有没有找回来。

林月兰在天还未亮时,就从家里出发,就往镇上的方向走去。

至于这只大老虎,在天已然大亮时,林月兰就在无人烟的地方,把大老虎从空间里拿出来,抗在肩膀上。

为何是抗?

因为林月兰人实在太小,老虎又太大,她提着老虎的话,会让老虎拖着地,那就会损了皮毛,卖不了好价钱了。

因此,林月兰选择了抗

但还是因为她人太小了,老虎太大了,当她抗着老虎走时,只能看到一只横躺的老虎在行走,却看不到老虎身下的小孩子。

因此,这画面就显得有点惊悚和诡异了。

一只横躺着走的大老虎,上街行凶了!

惧怕大老虎的凶恶,路人瞬间一哄而散!

可是,当路人再回过头时,才发现,那只大老虎身上,还有一个小人影。

卧槽!

这真是个孩子?

看起来才七八岁的样子,还不到他们的腰高,这样的孩子,竟然能神情自若,毫不费力的抗起一只看样子至少有五六百斤的大老虎?

老天,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更或者是,这孩子抗得是一只纸老虎?

有些人分外好奇,就小心翼翼的往那小孩子,哦往那只大老虎靠近。

当走近时,确认这只老虎没有任何动静时,路人甲就分外好奇,咽了咽口水,问道,“小孩子,你肩膀上抗着的是真……真老虎,还是纸老虎?”

路人口中的纸老虎,本是说画本唱戏中用到的老虎道具。

纸老虎?

林月兰抗着老虎边走,心里微微有点疑惑。

这不是末世百年前某个伟人说的纸老虎吗?

现在竟然也有说纸老虎一说?

看来这些古人也不是完全愚昧嘛。

完全误会路人口中纸老虎之意的林月兰,对着路人甲道,“大爷,这是我从山上打下来的真老虎,不是纸做的纸老虎!”

真老虎!

路人惊呆!

------题外话------

抱歉!

因为要祝贺妹妹的乔迁之喜!

没有及时上传新章节!

真的很抱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