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暴力的孩子/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的神力震惊于人,因此,从知道林月兰这孩子提得是一只真老虎时,都充满好奇的跟着林兰兰来到药材铺。

老虎是一种很是珍贵的药材,如虎骨虎心,内脏衣筋骨等等,所以,林月兰才会在第一来药材铺。

林月兰选择是林记药材铺,这是镇上最大药材铺,也是一家信誉良好的药铺。

别误会,这个林记药材铺虽是店家也是姓林,但与林家村没有任何关系。

林兰兰抗着一只大老虎,小小的身子,还没有柜台高。

因此,药材店小二只能惊恐的看到一只似乎睡着的老虎,直接躺在他跟前。

虽以来,也有人猎到老虎在这里卖,个头也有这么大的,但那些老虎,能一眼瞧去就确认死了的。

可是,这只不一样。

这只老虎看起干净整洁,黄白毛发文理一尘不然,没有沾到一点血迹,也没有任何伤口,完全就是一只活老虎在睡着一般。

所以,店小二才会惊恐不已。

林月兰抬着头,稚嫩的声音,大声的叫道,“小二,小二……”

叫了几声,没有回应,林月兰觉得扛着老虎,这么仰起头叫人,说话太累人。

所以,一把就把大老虎扔在了地上。

把店小二,和跟着来看神力孩童的人群,给吓了一大跳。

林月兰直接从旁边拉着一个椅子过来,然后,跳上椅子,脸立马就与店小二挨着很近了。

林月兰趴在柜子上,撑着下巴,大大的眼睛,满是疑惑,她一只手在店小二面前晃了晃,叫道,“店小二,店小二!”

店小二惊恐的眼神总算回过神来,然后,发现他的面前站着一个穿着朴素,面黄肌瘦的小孩子,但眼睛很大很亮也很有精神。

店小二说道,“小姑娘,你叫我有什么事吗?”

林月兰翻了翻白眼,表示很无语了。

她都提着一只大老虎进店里来了,怎么就没有事?

林月兰指着身后地上的大老虎,脆声声的问道,“店小二,收大虫不?”

店小二眼刻也反应过来,这只大老虎好像是这孩子给抗进来的。

虽很是震惊于小孩子的神力,但是买卖上门来,就没有推之门外的道理,况且,这样看起来一张完好无损的大老虎,就关是一张虎皮就能挣不钱呢。

店小三立马笑着道,“会的,会的。”

随即,他又带着满满的好奇问道,“姑娘,这只大老虎,是你给打的,还是其他人打的?”

林月兰答道,“我自已打的,有问题吗?”

店小二立马摇头摇得如拨浪鼓,说道,“没有,没有!”

这太惊异,太恐怖了,有没有!

这才是一个不满八岁孩子,竟然能上山打老虎,还能一个人抗着大老虎上镇上来了,简直是颠覆了他们的认识啊。

就是一个平常以打猎为生的成年猎人,也不敢轻易上山打老虎啊。

这样的孩子真是太让人惊奇,也太让人震惊!

当然,这是也是跟过来的那些好奇之客同样的想法。

林月兰再问道,“我这只大老虎卖给你们,是多少银两?”

店小二神情严肃起来,问道,“姑娘,是散卖,还是整卖?”

散卖,就是卖做药材部分,比如虎骨虎心。

整卖,毫无疑问就是整只卖。

林月兰清脆的答道,“散卖!这张虎皮,我要自已留下来!”

这只大老虎,被大白咬伤多处,但是,却被她用异能给修复了。

因此,现在这张虎皮没有一丝损伤,很是完整。

她想给自已留下,将来新房子建好之后,用来做坐垫,暖和又舒服。

店小二想了想,说道,“我去找掌柜的,你稍等一会。”

说完,店小二就从他们内门进去找掌柜的了。

不一会,一个大概四十来岁,叙着长须的男人,面容微微有点严厉之感,从内门里走了出来。

此刻,林月兰从椅子又跳到柜台坐了起来,大大的双眼对着古朴散发着药香的药材铺,满是惊奇。

双手撑在两边,两脚晃啊晃,眼睛溜溜转的打量着这周遭的一切,让一直跟在着他们过来的路们人,嘴角一阵抽畜。

这孩子这样子看起来,充满了童真与好奇,但是也是不是太过放松悠闲了。

她是来卖老虎,不是来玩的吧?

但看她的模样……

店小二看到坐在柜台上神情悠闲的林月兰,嘴角也同样一抽,不过,他很快的指着林月兰对着掌柜的说道,“掌柜的,就是这个孩子,说要卖老虎的。”

掌柜的表情看到坐在柜台上,神情悠闲自若的小孩子时,微微一愣,不过,再看到小孩子的坐姿时,反应与其他队一般,嘴角微微抽了抽。

他上前问道,“孩子,是你要卖老虎吗?”

林月兰转过头,点了点头道,“是啊,我散卖,掌柜的,你看你给多少钱?”

林月兰没有一点女孩子的矜持和害羞,开口就谈钱。

掌柜的绕过柜台,走向大厅里放在地上的老虎,绕着大老虎走了一圈,再蹲下身子,翻动了一下大老虎,然后,说道,“孩子,可以整卖吗?我可以给你一个高价!四百两怎么样?”

平时,这样的大老虎,最高出价三百五十两。

但他没有从老虎身上找到伤口,皮毛也是完好无损,而且还很是新鲜,这样子加大了药材的药性。

他就可以以高价卖出去,再另外虎肉和虎皮,单卖,至少还要卖上三百两左右,尤其是那张虎皮。

因此,他就算以四百两高价买下来,他也同样以高价卖出去,而且至还可以获利四五百两左右。

比平时那些收购的老虎药材多赚了一倍的利润。

这个样子,也不能怪掌柜的欺负一个孩子。

只是商人逐利!

可以说,这个掌柜的给出的价钱真的很高了。

林月兰虽样子是个傻子,但她的内芯却是一个成年人,以她当初的三十二岁的年龄,放在这个古代,完全可以以老女人称呼。

因为,在这里,这个年纪的女人,都已经当了好几个孙子的奶奶了。

林月兰也知道掌柜给的价钱很厚道了,不过,她摇了摇头道,“不行,我要虎皮!要不,除了虎皮,其他都给你,三百八十两?”

掌柜的嘴角再次一抽。

这孩子,是不是太过会打算了?

没了那张虎皮,这老虎能值三百八十两?

掌柜摇了摇头道,“孩子,没有这张虎皮,这老虎,最多值三百两!”

林月兰眼珠一转,稚嫩的小脸,立马笑嘻嘻的道,“掌柜叔叔,我当初打下这只老虎时,可是一拳把它给暴晕的,然后再把它给捂死的。可以说,没有出一滴血,身上也没有一点伤口,感染体内的药材,那么它的药性价值肯定大大高于其他药材。

怎么可以最多值三百两?三百八十两,少一个铜板,我都不卖。”

林月兰在说到,一拳把老虎给暴晕时,掌柜店小二及那些好奇的路人,顿时觉得阴风阵阵,惊惧不已!

这孩子,会不会太暴力了啊!

------题外话------

我今天发现一个问题

就是我在写抗老虎时,我突然发现,抗与扛傻傻分不清啊!

求支持,求收藏,也求花花,上鲜花榜去!

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