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被人打劫!/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是被林月兰的利索的嘴给说服了,还是被这孩子的暴力给吓倒了,总之,最后,掌柜真的以不少一个铜板的价钱,把这只大老虎以三百八十两给买下来,虎皮刮下来之后,就还给了这个孩子。

林月兰稚嫩小脸上,满是喜悦,她笑眯眯的接过银两,然后对着一脸肉痛的掌柜说道,“掌柜的,你放心,以后,我再打到老虎或者大狼之类的,我肯定让你林家药铺作第一选择,绝不会让掌柜伯伯你吃亏的不是?”

掌柜一听,肉痛的表情,立马变得笑嘻嘻了,立即爽快的把银子放在林月兰的手里说道,“孩子,你说一定要算数啊。以后,不管有任何虎,狼,鹿啊,都让我林家药铺作第一选择啊?”

这只大老虎,虽说价钱高了一点,但也不是没有利润和赚头,也就只是少了一点而已。

从从刚才情况所知,这只大老虎是这孩子给打下来的,还一拳暴晕。

既然这孩子能打下第一只,那肯定会有第二只,第三只,以后,还怕没有像今天这好的老虎药材吗?就算这价高一点,但是积少成多,那么赚到来的利润,那就比这一只利润更多了。

这孩子可是她的一个大买卖,他当然喜欢讨好一些了。

林月兰接过打开钱袋子,看着里面白花花了银元宝,拿出一个用手掂了掂,脆声声的应道,“那是当然,掌柜伯伯,假如价格……”故意拉长声音。

林掌柜立即秒懂,迅速点头的应道,“价格绝对公道,绝对公道,童叟无欺!”

看到这个披着七八岁孩子模样的孩子,跟着一个成熟大人般的与林掌柜的讨价还价之后,还是一副长期合作的混在商场的精明老商人一般。

这孩子会不会太聪明,也太逆天了啊?

林月兰也知道自已表现的过于成熟,肯定会让人惊讶和过多关注。

但是,她只有一个人过日子,她不能像只有八岁孩子智商活着,那样子只会让人觉得很好欺负。

毕竟,她一个孩子,扛着大老虎行走在路间,倍受注目,现加上这只大老虎,可值不少钱,让有些邪心的人蠢蠢欲动,只是因为她是一个孩子。

孩子的天真和懵懂无知,很容易让人上当。

因为以后她要赚钱,很可能会隔三差的来镇上卖或买东西。

因此,林月兰的神力,加上她表现出过人的聪明,就是在告诉别人,她虽是一个小孩子,但是没有人欺骗的了她。

拿着银子,与林家药铺掌柜告别之后,林月兰就分外好奇的想要逛一逛这古代的小镇。

青石铺的街道,街巷纵横,两旁是商铺林立,酒楼醒目。

街道上人来人往之中,夹杂着小贩的高喊叫卖声,小孩子的嬉笑笑,顾客讨价还价的买卖声,等等,分外的热闹。

林月兰看到街道上有捏糖人的,就会好奇的蹲来瞧一会,然后,就立马捏了一个孙悟空来玩,然后,看到那边耍杂技的,也会挤进人群中,拍手叫个好。

总之,在末世拼杀五年之中的林月兰,在这一刻,她特别的放松,特别的高兴,她的心也跟着又燃起了童心。

走走看看,玩玩乐乐,林月兰看着天气差不多半下午了。

她得去买些生活用品了。

而且还得全部买齐。

柴米油盐酱醋,衣裳被子鞋,锅瓦瓢盆,这些今天都必须买齐。

因为家里什么都没有,有的要不是太过破旧,就是太过破烂。

林月兰兜里揣着早上卖老虎的银两,穿过一条人比较稀少的小巷,然后,她就停了下来。

本是活跃的姿态,立马变得凌厉。

她背对着进来的巷口,稚嫩的声音,在这相比热闹的街道却显得尤为寂静的小巷中嘹亮又带着强烈的气势。

她厉声的说道,“几位,都跟着本姑奶奶一天了,该累了,出来歇一歇吧!”

没错,从出了林家药铺之后,她就立马觉察到了有几个不怀好意之人的跟踪。

只是,林月兰却不动声色的玩乐,而那几个跟踪的人,似乎也不着急,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跟上林月兰。

他们也自以为隐藏的很好。

可是,却没有想到,自始自终,被跟踪的人,都知道。

既然被这个孩子发现了,从角落里就慢慢走出四个男人。

这四个男人,两上比较胖,两个比较瘦,但都长得贼眉鼠眼,眼里犯着贪婪的精光,很是不怀好意。

其中一个胖胖的,脸颊上长了一颗黑痣的男人,站出来,大大方方的说道,“既然被你发现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好隐藏的。”

随后,他话锋一转,带着傲慢带着恶意,说道,“识相的,把卖那只大老虎的钱,全部交出来,否则的话,呵呵……,”

林月兰嘴角抿笑,冷声的问道,“否则,怎么样?”

“当然是别想离开这了!”这人的脸色突然一凝,带着恶意的表情,双目如鼠的目光,狠狠的盯向林月兰。

其他三个也表着附和道,“对,不交出那三百八十两银子,就别想离开这!”

林月兰小脸上笑嫣如花,嘴角勾勒的弧度,似乎有着深深的魅力和诱惑,但却又如皇者般的威压,让这四个男人不自觉得咽了咽口水,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

因为,他们似乎感觉到了很重很重的压力,犹如泰山压顶一般的沉重。

林月兰拿出一把小匕首,然后,放在另一只手的掌心,翻看了几下,炙热的阳光,照射在这把尖锐的刀锋上,却泛着阴森林的寒光,似乎像要随即嗜血一般。

林月兰带着轻快的笑声,说道,“既然你们想要我那三百八十两银子,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来拿了?”

这四个人瞧了瞧轻松自若的林月兰,再看了看那只带着锋芒的匕首,四人对视了一眼,然后,那个脸上带着黑痣的男人,眼神带着轻蔑与不屑的说道,

“我呸!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哥哥几个不客气了!反正你一个孩子,我们怕什么!兄弟们,我们上!”

显然这四人人忘记了。

这个他们眼中的孩子,可是一拳暴晕了大老虎的人。

而他们四个人,别说比一只大老虎,在林月兰眼中,就连一只会咆哮的狗都不如。

所以,这四个人悲剧了!

------题外话------

求支持,求收藏,求花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