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林月兰打劫/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四个人只是这镇上的地痞流氓,长期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成天盯着那些从乡下而来的村民,要收过路费用,向那些没有后台背景的小铺子,要收保护费用。

今天,从林月兰扛着老虎到街上,向着林家铺子走去时,他们四人就双眼放光,盯上了林月兰。

毫无疑问,他们这是盯上卖这只大老虎的钱。

这只大老虎,按估算,可是至少三百两银子啊。

别说从一个孩子手中抢来银子,就是从一个大人手中抢到银子,他们都毫无压力。

这四个悲催的人,完全忽略了,这个看起来才七八岁的孩子,可以以一已之力轻轻松松的扛着大老虎出现在街头,会是这么容易让别人抢到银子的普通孩子吗?

林月兰教训起人来,毫不手软。

当这四个地痞撸起袖子,盛气凌人的冲到林月兰面前,抬起手,就想给林月兰巴掌,以示教训时,林月兰的脸一侧,随后,小手成拳,动作迅速又利落凌厉的往四人的肚子而去。

“嗷……”

“啊……”

打中四人的动作,只是在瞬间,然后,眨眼间,这四个成年男人,就捂着肚子,躺在地上嗷嗷直叫起来。

林月兰停下动作,拍了拍手,走到那个看起来为首的脸上有黑痣的男人,蹲下身子,拍了拍这个男人脸,笑眯眯的道,“诶,这位大哥哥不是要抢我银子,要教训我的吗?怎么这会躺在地上了?”

这个黑痣男人本是被林月兰那一拳给揍得内脏直直翻滚,疼痛不已,此刻再听到林月兰的话之后,气得一口气没有提上来。

然后,他就翻了翻白眼,就晕了过去。

林月兰微微一愣。

这个地痞竟然就这样晕过去了?

这也太受不住打击了吧。

这个男人晕过去了,也没有什么好玩的。

林月兰就笑嘻嘻的缓缓的走向其他三人。

那三人,一看到带着满面笑容向他们走过来的林月兰,双眼仿佛看到魔鬼一般的惊恐和畏惧,他们三人都捂着剧痛,拖着地,往后挪退几步。

林月兰走向一个比较瘦小的人,再次蹲下身子,笑嘻嘻的道,“喂,这位大哥哥,看着你长得像根竹竿,风那么一吹,就要倒的样子,怎么瘦竿子里的胆子倒挺大的,竟然会想着去抢劫,还抢到姑奶奶的头上。

要知道,像你这么弱小的人,我只要那么轻轻的,”说着林月兰作了一个在踩的动作,然后,就看到好好的青石砖地,立刻深陷下去,成了一个小坑,“嗯,只要我这么轻轻的一踩,你很可能立马就,呐,就在这个坑里啦。”

这个瘦小子立即吓得脸色发白,也如他们大哥一样,翻了翻白眼,立马晕了过去。

他怕呀!

他怕被踩死啊!

林月兰咋了咋舌,看着晕过去的两人,道,“真不惊吓!”

然后,她又立即仰起笑容,犀利又看起来天真无害的另外两个,似乎又来了兴趣一般。

那两个人再次捂着肚子,往后挪退了几步,与同位对视了一眼。

其中一个微微胖的男人,满脸惊吓哀求的说道,“姑奶奶,我的好姑奶奶,是我小三子有眼不识古峰山,得罪了姑奶奶,请你原谅,我们下次再也不敢了!”

古峰山是龙宴国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山。

如果不认识古峰山,那就是白瞎当了龙宴国的子民。

因此,后来就有眼不识古峰山一说。

林月兰挑了挑眉头,然后,再次拿出那把匕首,匕首反射的寒森森银色光芒,立即把没有晕过去的二人,吓得脸色更加惨白起来。

林月兰笑嘻嘻的说道,“下次再也敢抢姑奶奶的了啊?”

“嗯,嗯……”点头如捣蒜。

可是林月兰突然脸色一凝,严肃的说道,“可是,我不信!要不,留下一样你们身上的东西,我就相信。”

“留下身上的东西?”这两人傻眼了。

立即不顾身上的疼痛,在自已身上摸出了一些散银出来,带着敬畏的说道,“姑……姑奶奶,这是我们身上所有的银子了,你拿去吧!”

林月兰再次挑眉,看来这两人挺识相的嘛。

林月兰接过他们的银子,一个人有三两银子,一个身上有二两银子,看来他们平时抢了不少人,收了不少保护费用呢。

林月兰接过这两人的银子,随即又转身又走向了那两个晕倒的人走去。

然后,这两个没有晕过去的地痞,瞪大双眼吃惊的看着一个小姑娘在两个男人正面反面的身上乱摸乱碰,甚至还毫不羞涩的去碰男人那个地方。

天啊!

这是个女孩子吗?

有神力,会打也就罢了,竟然还没有一点女孩子的矜持,廉耻羞耻之心!

林月兰从那个后晕过去的男人身上摸出了五两,加上三十个铜板,就没有了。

之后,林月兰从那个叫大哥的身上只摸出了几个铜板,有点不太相信。

她相信这个男人,一定在身上某处还藏了银子。

但是,全身上下只有一处没有摸了。

所以,林月兰没有一点顾忌就往那处摸去了。

结果,给了林月兰一个大惊喜。

她竟然摸出了几张银票。

一张百两,一张五十两,一张二十两的银票。

看起来是个大家当啊。

林月兰把所有的银子乐嗞嗞的收到自已怀中。

反正这些人得来的是不义之财,她一点都不会觉得愧疚。

林月兰再次拍了拍手,又拿出匕首,走向那两个还没有晕过去的人面前,再次笑嘻嘻的道,“我想二位误会了我的意思,我要二位身上的东西,并不是银子哦,而是这个,”

说着,林月兰拿着匕首指向男人的某一处,那一处赫然是男人的子孙根子。

合着这个女魔头,根本就不是要他们的银子,而是要他们身体的一部分,所以,他们自已傻不啦叽的自已把银子送上去了。

钱送上去了,还保不住自已的身体的一部分。

越想越害怕的其中一个人,受不住这样的惊吓,也立马眼皮一翻,就晕了过去。

林月兰看着这个晕过去的男人,有点无语了。

她有这么恐怖吗?

竟然就这么内句话就给吓得晕了过去。

林月兰转头看向另一个人。

那个人看着林月兰锐利的双眼,捂着肚子再退后了几步,他大声的道,“别说,别说,我自已晕过去!”

然后,也是眼皮一翻,就自已晕躺在地。

这下,林月兰更无语了。

装晕也要技巧啊。

看这个,眼珠子都在动。

既然四个人都真晕的真晕,假晕的假晕,再抬头看了看天,也立马毫无兴趣了。

只是,她在离开时,在他们的脸上,用着特殊的颜料,给写了几个字,“我是抢劫犯!”

------题外话------

求支持,求收藏,求留言,也求花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