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月姐姐,你节哀顺便!/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到了林家村,到了林月兰那摇摇欲坠所谓的家时,刘齐和刘佳滢兄妹两人都傻愣了眼。

这是家吗?

别说比他们家下人的住的房子,就是比他们家的柴房都破烂百倍。

这个房子,除了几根房梁是木头之外,几乎全部都是那些枯草搭盖的,连门都是枯草搭建的。

这样的房子能、能住人吗?

刘佳滢震惊的瞪着自已心里女英雄家的房子,简直不能言语。

片刻之后,她指着小茅草屋子,带着结巴的问道,“月、月姐姐,这、这是你、你家的房子?”

林月兰暗道,才不是她的房子呢。

不过,现在是她住着,显然就是她的房子。

她点了点头应道,“嗯。”

根本就无所谓的样子,脸上没有一点羞涩的表情,很是坦然自若,即使是面对两个新交朋友的震惊。

说着,她转身就从马车上搬着东西下来。

这些东西都是新购的生活用具,锅瓦瓢盆,一律新的。

刘佳滢毕竟还小,有些话不会拐弯抹角,她立即惊讶的大叫道,“月姐姐,你房子会不会主破烂了?就没有好一点的房子吗?”

刘齐要掩着妹妹的嘴已经来不及了。

他听到妹妹的话之后,圆圆的脸蛋上,又带着些不好意思,说道,“林姑娘,家妹不会说话,你不要见怪啊!”

有谁这么没礼貌当着人家主人面来,说人家的房子这么破烂的。

也就只有他这个单纯的妹妹才会如此。

林月兰倒一点无所谓。

反正,她这个破烂的小茅屋也是暂时的。

现在她身上,除了卖老虎得到的三百八十两,还有昨天从那些军人身上赚下来的三个金元宝,及一百多两银子,再加上从那四人痞子身上搜刮出来的差不多二百两银子,除去买大米衣及其他的东西花去的一百来两银子,剩下的钱,完全够建一间房子了。

不过,她要建的是那种三进三出的大院子大瓦青砖琉璃房子,那些银子根本就不够,因此,林月兰打算再弄些银两,再建房子。

所以,这茅草屋,只能继续当她的家了。

林月兰轻笑着回答刘齐道,“这有什么见怪的,佳滢说的本来就是事实。”

她算是了解刘佳滢这千金大小姐的脾气了。

看起来刁蛮任性傲慢无理,实质上去是一个单纯善良直白没有一点心机的小姑娘。

不过,刘齐倒与刘佳滢的性子完全相反。

他那圆圆可爱的脸蛋,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很是富有欺骗性。

因为那个样子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天真不谙事世的小孩子一样,实际上,这人却是个圆滑又显得谦逊而彬彬有礼,待人看似真诚,却又处处带着一些防备与警惕。

或许是大户人家长大的孩子,总是比普通人多几分心机吧。

不然,真是天真的人,怎么可能保住家业,或许早就被人给刮分完了。

这次虽说因为妹妹刘佳滢的关系,与林月兰交上朋友,但对于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来说,他怎么可能防备。

她妹妹一交上林月兰这个朋友,就吵着闹着要来林家村看看,他怎么可能放心。

他就怕林月兰这个女孩子会利用他妹妹,与刘家套关系,进而,从刘家身上获得巨大利益。

因此,他就亲自赶着马车,带上她妹妹,亲自送林月兰回家。

只是,当看到这摇摇欲坠的小茅草屋时,他真是惊呆了。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能上山打老虎,还能把老虎卖到高价的一个孩子,竟然、竟然这么穷,住在这根本就像样子的房子。

但,他更为疑惑的是,这个房子这么小,她和她父母住的下吗?

刘齐瞧了一眼四周那些似乎有所顾忌,不敢上前又带着惊异惊讶又狐疑还带着些畏惧神色的村民,心里直犯嘀咕。

这些村民是怎么回事?

就像他们再好奇这辆马车进林家村,可也不应该引起这么大的轰动啊?

就他家这样的马车,在镇上,可是多的是,他们也不致于这么好奇吧?

刘齐带着一些狐疑的扫了一眼四瞧的村民,有点好奇的问道,“林姑娘,这么小的房子,你和你家人都能住下来吗?”

谁知,林月兰给了他一个分外诧异的答案。

林月兰淡淡的答道,“我没有家人,这房子只有我一个人住!”

怎么会?

刘齐和刘佳滢真是没有想到,这房子竟然是林月兰这个孩子一个人住。

刘齐惊讶的再问道,“那你父母呢?”

林月兰更是轻淡的回答,“没了!”

不是死了,也不是说断绝关系了,而直接说没了。

其实,也确实没有。

有那样愚蠢愚孝不顾亲生女儿情份的父母,死了断了没了也没有多大的联系。

不过,对于刘齐和刘佳滢兄妹的理解里,林月兰说没了,那肯定就是说父母死了呗!

刘佳滢脸上立即浮起可怜同情的表情,对着林月兰说道,“月姐姐,你节哀顺便!”随即口气很是义气的说道,“月姐姐,以后,我是你的好姐妹,好朋友,我的父母就是你的父母!我一定会让我父母对待你如亲生女儿一样的。”

刘齐满头黑线!

他这妹妹这单纯的性子,真有可能被人卖了还在帮人家数钱呢。

什么叫做我的父母就是你的父母?他的父母认识这个孩子吗?

再说了,她们之间好像是第一见面吧,她这样承诺,他们的爹娘知道吗?

不过,难得妹妹能找到一个合缘的朋友,他这个做哥哥的,也就不想打击妹妹的积极性,只是以后,防范着一些就好。

刘齐也立马附和道,“是呀,林姑娘,你节哀顺便!既然你的父母不在了,你一个人也要好好的活着。相信你的爹娘,一定也是希望你好好的活着!”

只是说些安慰的话,却绝口不提他父母认女之事了。

他这就是圆滑。

只是不明真相的刘家兄妹俩,却没有发现,那周围的村民听到他们的话之后,神色立马变得古怪起来。

更有人,眼睛瞄向偷偷藏在远处角落里偷偷哭泣的陈小清,神情立即变得列加怪异起来。

林月兰听到兄妹两的话,没有多做解释。

她只是点了点头。

然后,一手拿着锅,一手提着桶往家里走去。

等林月兰进了屋子之后,离着兄妹俩比较近的村民,立即走了过来,小声的对着兄妹俩说道,“公子小姐,我劝你们还是离着她远一点,”

说着用手指着林月兰的方向,“她是我们村里有名的克星和扫把星!她的父母也不是死了,而是与她断绝了关系!”

这下,刘家兄妹俩再次震惊了!

------题外话------

这几天实在太忙,因此,文里有些错误,可能还要过两天再修改过来,请各位读者们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