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处理和威慑4/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64章:处理和威慑4(30号)

看到来人,林月兰眼底的精光一闪,嘴角在无人得知的地方,有些愉悦的扬了扬。

此人,还是被引来了。

引来了,就好!

本以为此人年纪太大,会怕死不敢出现,全没有想到,这人倒无惧生死,为着本村的安危,竟然出现了。

“七爷爷!”

这是年轻一辈子的人。

“七叔!”

“七伯!”

这些是像里正这一辈的人。

“七太爷爷!”

这是像林月兰这一小辈的人在叫。

不过,无论是谁在叫,对于林七爷都是带着尊敬和敬畏。

林七爷被人从人群外搀扶到人群内,也就是林月兰林亦为等人所在的内部。

“七叔!”林亦为立马上前,从林清山手中接过林七爷,把他给搀扶过来。

林七爷苍老又不失精明的双眼,带着犀利的眸光,扫视了周围的一圈。

当看到一只庞大凶猛模样的大白虎,威风凛凛般的站在小茅屋门前时,带着些混浊的瞳孔猛的一阵收缩。

他拿着拐杖,猛得垂了一下地板,然后,抬起一只手,以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指着大白虎问道,“小为,这……这是怎么回事?”

明明大伙儿来打老虎的,怎么这只老虎就安安静静的站在这,众人却无动于衷,除了神情带着些惧色与戒备。

林亦为瞧了一眼镇定若常的林月兰,然后带着恭敬的语气回道,“七叔,这只大白虎通灵性,现与兰丫头交好。”

说着,他指了一下大白虎,再指了一下眼前的林月兰。

林七爷人是老了,但却并不糊涂。

听到林亦为的话,顿时感觉更加难以置信。

动物通灵性,他这么大的年纪,肯定也听说过,而且也看过一些。

比如,有些家养的狗,猫啊,就很通人性。

可是,猛兽通灵性,他虽也听说过。

但那也只是听说,却并没有亲眼见过。

现在猛然有人告诉他,现在一只大大凶凶的老虎,通灵性,还与人类交好,这个人类还是个孩子。

他只是觉得太让人难以置信。

林七爷内心虽是震惊,但毕竟上了年纪,有阅历摆放在那,面色如常。

不过,他如林亦为一般,先是惊讶,后是严肃质问,“这兰丫头是不是三年前小三子断绝亲脉的那个孙女?”

小三子,指得就是林老三。

林七爷比林老三高一个辈分,林老三,在他们家族又排行第三,所以,长一辈的人,都叫林老三为小三子。

林七爷对于三年前之事并不清楚,但是在来的路上,林清山跟他说了这事,所以,他现在就是疑惑兰丫头这个孩子了。

林亦为点头应道,“是的,七叔!”

林七爷立马招手把林月兰叫到跟前,“孩子,过来。”

林月兰立即上前,表情有着小孩子的神色,很是乖巧的叫道,“七太爷爷!”

前身的林月兰几乎与林七爷没有接触过,也没有见过他几面,只是听说林七爷是个让所有村民敬畏的一个族老,本身对林七爷并不了解。

也不知道林七爷是否如林亦为这般的公正无私。

所以,林月兰只能伪装自已成熟的一面,回归小孩子应有的神态动作,然后,再见机行事。

今天有他在场,她必须要他出面做出承诺,以绝某些人暗藏的龌龊心思,成天想着拿着她的东西,偷着她的钱。

林七爷点了点头,一副很是和蔼可亲的表情,说道,“你就是兰丫头?林老三四孙孙女?”

“是的,七太爷爷!”林月兰点头之后,又摇头,她道,“七太爷爷,我是兰丫头,但我不是林老三的孙女了。他们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了。这是林老三爷爷和李奶奶亲口对着所人说的。”

他可不想再沾上林老三那一家。

林七爷脸色一黑,厉声道,“胡闹!”

也不知道,他是说林月兰胡闹,还是在骂林老三和李翠花一家的胡闹。

不过,这个话题并没有继续下去,而林七爷神色极其严肃,就如刚才林亦为这个里正质问林月兰的神情如出一辙。

他厉声的喝问道,“兰丫头,即使这只大白虎通灵性,与你交好,但你能保证它不会伤害林家里任何一个村民吗?”

“我可以保证!”林月兰小脸上的神情也如刚才回答里正的一样的严肃认真,她道,

“我可以用性命保证。如果小白,哦,就是大白虎伤害了村民一根毛发,我林月兰就给他们加倍偿还,甚至以性命担保,或者是以逐出林家村为代价,而小白则任有你们处置。

相信村里的大卫伯伯在,小白伤到人也很难逃脱,而我为作土生土长的林家村人,更是无处可去,因此,真出事了,要处置我和小白,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你说是不是,七太爷爷?我这样的保证,你看这样如何吗?”

林月兰的小脸上神情严肃认真,再加上她一副成熟大人模样,作这样的一个保证,很让人忽略,实际上,她还只是个孩子。

林七爷两手握着拐杖头,犀利的眸光左右打量着林月兰,她到底是凭什么做一个毫无胜算的保证。

要知道,这样一个保证,根本就保不了什么。

到时,万一大白虎兽性大发,咬伤或许咬死几个人,就算拿着林月兰的性命来陪也无济于事。

林月兰说这些话,能不考虑到这些吗?

她当然考虑到了,她这个保证似乎根本就是微不足道一般。

但那又如何,反正她的目的,就是要小白威慑整个村打她家家产的村民。

林月兰说完那些,不等林七爷回应,她又话锋一转,犀利的道,“但是,反过来,如果有人打我的主意,或者做一些偷鸡摸狗之事,摸上了我家的门,被小白伤了,或者咬死了,那我只能说自作自受,或者后果自负,我林月兰绝不会妥协道歉或者赔偿的!”

林七爷听罢,神情一凝,有些疑惑,但他再次厉声的喝问道,“兰丫头,你这话是不是说得太自以为是了?林家村的村民都是善良友好之人,难不成他们会欺负你一个孩子不成?”

林月兰站在那,神情凌厉的盯着林七爷,随后声音很洪亮的说道,“七太爷爷,不是我林月兰年纪小,在这说大话。而且事实就是如此。

到底有没有偷,有没有被欺负,必须需要用事依据来说话!”

说完,她小手一指,就指向李翠花四人。

林七爷看到瘫坐在上,好像还有一个似乎睡在地上的人,有些疑惑的问道,“丫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此刻,林大卫上前对着林七爷,态度恭敬的说道,“七爷爷,我扶着你进兰丫头屋子里瞧瞧,您老就会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

说着,就和里正,一左一右的搀扶着林七爷,走进林月兰的屋子里。

不一会,屋子里就传出一道苍老的怒气冲冲的大骂声。

“混账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