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处理和威慑!/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到底敢不敢,现在谁都不敢去证实了!

只是因为她是从阎王殿里被所有人闻风丧胆的阎王爷给送回来的。

送回来的林月兰,不敢被赐的一生神力,开启智慧,更是一身胆量,无畏无惧!

她的神力,能一拳暴晕大老虎,她的智慧,能收服深山野森里百兽之王,她一身胆量,对上林家村德高望重的林七爷,更是毫无惧色!

林月兰被赋予了天生克夫命,使命完成之前,连阎王爷都不收。

现在无依无靠,孤身一人,她有何可怕的了,大不了霍出这条命去!

就如她刚才承诺的一样,如那只大白虎伤了人,咬死了人,她拿命来赔。

一个随口,就拿命来赔的孩子,你能指望着她真的为了所谓的名声,而委屈自已吗?

林家村的村民虽都有自已的小心思,想要把偷窃之事,从有化成无,这样一来,他们下次也好对林月兰下手。

反正都能平安无事,为了能得到这些钱,他们又为何不能从林月兰家偷出?

可里正的一袭话,再加上林月兰本身的态度的坚决,有些人这种心思,立马被打消了。

笑话,如果这丫头真霍出去,上衙门告他们,这事就大发了。

别说得不到这些钱,就是有没有命还是个未知数呢。

钱是很重要,但再重要,它却没有命重要!

听到林亦为和林月兰的话之后,林七爷气得头上都快要冒烟了。

胸腔里的一股怒火,却又一下子喷发不出来。

可没等他厉声责骂林亦为,林亦为又接着说道,“再说了,七叔,你姑息了他们这一次,那么下一次呢,再下下一次呢?难道每一次兰丫头都要对失窃偷走的财物,忍气吞声不成?

七叔,说句重话,你这不是在掩护林家村的名声,你这是在掩护包庇纵容犯罪。如此下去,这些人得了便宜,偷惯了手,他们的目光难道只会是丫头一人了?恐怕不可能吧,更有可能,他们会因此偷到你我的头上来,到时,你难道还要掩护下去吗?”

“林亦为,你记住你是林家村的里正,你的义务和职责,本身就是为了林家村的一切,包括利益和名声!”林七爷怒气冲天威严的道。

这些年来,他一直是村里德高望重的族老,他所说的话,他所做的决定,村里都是拿圣旨一样遵从。

但是此刻,这一个两个,都对他的话视而不听,把他的话当成挑衅,现在更是与他对抗,跟他反着来,他能不怒吗?

即使他认为林亦为说的有道理,可他的威望绝不允许任何人质疑和挑衅。

林亦为立马挺直了腰板,严肃的道,“七叔,我刚才要说的话已经讲得很清楚了。他们几人偷了这么多银子,就因此想让兰丫头不了了之,那是不可能的事。实话跟你说,就算兰丫头同意,我为了林家村的良好风气,也绝不可能同意!”

林亦为的态度很坚决起来。

不是他在偏袒林月兰这个孩子,而是事实是这事根本就不可能当作没有发生。

他们偷钱的数目可不是一个铜板或者几个铜板可以了事不计较的,那可是上百两银子啊,是很多人一辈子都挣不来的钱,说被偷就被偷走,还让当事不要吭声。

这事发生在任何身上,都不可能妥协的。

何况,兰丫头苦了这么多年,却因为阎王爷垂怜,让她有了生存的本领,可谁能想到,这钱才一到手,就被人偷走一半。

如果这一次放过了不处罚这些人,那么兰丫头的另一半银子,也根本是保不住。

等这些人尝到了甜头,偷惯了手之后人,他们的目标,可不仅仅是丫头了,很可能是其他人,最后,你盯着我,我盯着你,结果就变成了贼村了。

这样一个难听的名声,他作为林家村的里正,怎么可能允许发生。

所以,林亦为这是当里正以为,首次与林七爷对立反抗。

林七爷是个老顽固,他只认眼前的利益和名声,只以掩饰了现在的真相,就以为可以隐瞒一切。

殊不知,天下没有有不透风的墙。

就算他想隐瞒,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还会明知故犯。

一味的纵容,只会酝酿越来越严重的后果。

林七爷被林亦为反驳的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他眼神狠瞪了一下林亦为,一下子又脸色极其难看的怒视林月兰。

他自认来,都是这丫头给引起来的。

他突然指着那只大白虎,气急败坏的说道,“丫头,你是不是忘记了,这只大老虎可是一只猛兽,这只猛兽已经把这四人给吓着了,难道你不要赔偿受惊费吗?”

“噗嗤!”林月兰听到受惊费时,不由的想到“受。精费”,让她不由的笑出声来。

不怪她这样想,主要是这词儿,太过让人有遐想。

虽说古代人不知道什么是“受。精”。

看到林月兰毫无顾忌的笑出声来,林七爷脸色更加黑了,脸上的表情还有扭曲和狰狞。

他厉声的喝问道,“丫头,你笑什么?”

林月兰摆了摆说,然后,收敛笑容,很是正经摇头道,“我没笑什么!”

林七爷真是气打不一处来,拄着拐杖,直对着林月兰的方向,似乎想要给林月兰教训一般。

谁知,他的拐杖还没有提上来,突然他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团白影,随后,他就再一次听见了,与刚才如出一辙的老虎嘶吼声。

只是这一次的嘶吼声似乎有些猖狂和愤怒一般,声音也就更大了。

林七爷苍老的面孔也一下子变得煞白,整个人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让林亦为和林大卫根本就没来得及把他搀扶住。

所有人对这一幕都没有反应过来,包括林月兰。

她根本就没有想到,小白竟然如此的护她,看着林七爷举起拐杖,以为是要打她,所以,本是一直安安静静的它,突然冲过来,给林七爷以警告。

林月兰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啊。

这人啊,真连畜牲都比不过啊。

林月兰轻轻拍了一下小白,对着它说道,“小白,我没事。你先守着那四人,千万别让他们逃跑,知道吗?”

让所有人再一次惊讶的是,他们竟然看到了这只刚刚吓得林七爷一屁股坐在地上的大白虎,此刻竟然点了点头。

大老虎点头了!

刚刚还说这大老虎通灵性,这哪是通灵性,这明明是成精了。

林七爷从地上被人拉起时,浑身还是有一些瘫软。

他虽活了一大把年纪,但是他仍然很怕死啊。

林七爷被这么一下,虽有些恼羞成怒,但为了老命着想,他本想拿起拐杖的动作,停了下来。崇龙国

只是气极败坏的说道,“林月兰,这只畜牲必须打死!”

他的话音一落下,从群中突然传出一句,“妖孽啊!她是个能控制动物的妖怪!”

------题外话------

《重生之摄政谋妃》/轻月

她从傀儡女帝重生为世家嫡女,花了十多年心机只为圆百年之梦

他身负血海深仇,多年隐忍只为血债血偿,却不想路上遇上一个这样的她

一纸诉状上公堂:

“大人,在下要告人抛夫弃子。”

咬牙切齿,“请问,我何来夫,何来子?”

温润一笑,“夫,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子,就在明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