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京城(国庆节快乐!)/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城某一处十分隐秘的院落

一个屋的窗前,伫立着一个高挑秀雅之人,穿着紫色锦袍,袍内露出金色的镂空木槿花的镶边,腰系玉带,与他头发上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

他面容白净,五官端正,双眉如峰入鬓,看起来是一个美男子,只是低垂着的眼帘,神色不明。

他一只手撑立在窗前,一只手把玩着一只碧绿色的精致玉杯。

“主子,蒋振南他们回京城了!”一个穿前黑衣,带着黑色面罩的男人,手持利剑,拱着手,向男子恭敬和带着畏惧的汇报道。

男人本是低垂的眼帘缓缓抬起,但是眼底却露出冰冷阴寒之光,对着黑衣男人就是一个巴掌,冷声的道,“废物!”

黑衣人立即单膝下跪,说道,“主子息怒!”

男人脸上的冰冷,眼里阴冷犀利的目光盯着这个黑衣人属下,嘴里冷厉的道,“牺牲了108个死士,竟然还让他回到京城!看来你这个断魂组织首领就不用当了!”

黑衣男人听罢,面罩之下的脸上立即着一些惊慌的表情。

断魂殿组织的首领在任期除非身亡,否则一般是绝不会另选首领。

男子这样说,这意思还不明显,无非就是他这个首领可以死了。

黑衣人跪着对着男子磕头,带着一些哀求和坚定的说道,“求主子饶属下一命,让属下将功赎罪!”

男人的眼神此刻不再盯着黑衣人,而是带着深沉的眸光看向院子里开着艳丽的木槿花,他拿着玉杯,轻呡一口,然后轻淡又严肃的说道,“阻止他进宫面圣!否则,你这个首领,就不用干了!”

黑衣人立即应道,“是,属下立即去办!谢谢主子饶过属下一次!属下绝不会让蒋振南进宫见到圣上的!”

男人精致细白的脸,对着窗外,对于属下的话,他似乎充而不闻一般。

但只有黑衣人知道,主子的心狠起来,会让所有人心惊胆颤!

黑衣人退下去之后,男人盯着白色艳丽的木槿花,脸上带着阴寒的煞气,嘴里冷冷的说道,“蒋振南,本皇子绝不允许你坏了本宫的大事!”

说着,手中一只价值昂贵的碧绿玉杯,“当”的一声,摔在地上,七零八落,触目惊心!

侯爵府厅堂内

一个穿着华丽的大红色紧身袍袖上衣,下罩绿色烟纱拖地散花裙,梳着倭堕发髻,头顶插着一支绿翡滴珠凤头金步摇。

她面容有些肥胖,看似有些福气的女人,但是,那双细长又眼角狭小双眼暴露出她的尖酸刻薄。

此刻,她一边从丫鬟手中接过茶杯,然后带着些威严的气势,说道,“都下去吧!”

厅堂里的下人丫鬟立即躬身的道,“是,夫人!”

等一众人出去之后,妇人端着茶递给坐上首位上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实际上他却已经有四十来岁的人,但因为保养得当,面容白净,让他看起来才三十出头的样子,并且看着温和风度翩翩的男人。

中年男人端过茶,说道,“夫人,有话就说吧,有必要让下人下去吗?”

女人坐在别一侧,模样的看着有些忧虑,只眼底的深沉却被掩埋。

男人问道,“夫人,有什么事让你愁眉苦脸的?”

女人看着男人,叹了一口气,说道,“老爷,我听说南儿回来了,是不?”

男人一听到南儿这个名字,本是温和的一下子就变成怒气冲冲的样子,他把茶杯重重的往桌上一放,大声的道,“哼,那个逆子,竟然还有脸回来!他害我们侯爵府害得还不够吗?”

天煞孤星,就是天煞孤星!

出生时,把他自已的母亲害了,使得她难产大出血而亡。

他出生之后,就开始克整个侯爵府,使得侯爵府一天不如一天。

后来,他成了镇国大将军,不但没有想着帮衬一下侯爵府,反而来了与侯爵府断绝关系。

因此,还让圣上对着侯爵府打压,看着他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的。

真是气死他了。

这几年蒋振南在边关镇守,将军府那边,除了管家和一些下人,侯爵府这边的人,就住进将军府,当然可以理所当然挥霍着蒋振南用战绩和功勋得来的一切。

只是现在倒好,蒋振南竟然突然回来了。

不过,这次蒋振南算是秘密回惊,并没有带上他的大部队。

所以,除了一些额外关注将军府的人,普通百姓是不知道战神将军回来的事。

蒋云峰也就是蒋振南的爹,对于蒋振南的突然回来,则是分外的恼怒。

听到蒋云峰的话,看到蒋云峰愤怒的表情,闻玉静也就是蒋振南的继母,眼珠一转,她温和的劝着道,“老爷,南儿的命格如此,他也无可奈何不是?不过,”

随即面露担忧继续的道,“现在烨儿和雯儿住在将军府,他会不会把他们给赶出来啊?”

蒋军府有钱有势,而烨儿和雯儿住在那里,可是当主人的,有人好吃好喝的供着,还有一大批下人指挥,这日子过得不知有多舒心,有多快活。

但是,她很明白,这一切的前提必定在蒋振南没有回来之前。

蒋振南一回来,以他对侯爵府的仇恨,怎么可能会这么好心的让她的烨儿和雯儿继续住在将军府。

蒋云峰听到夫人话之后,再次厉声的说道,“他敢!那是他的弟弟妹妹,住在将军府理所当然,他要是敢把烨儿和雯儿赶出来,看向不向圣上告一状,这样心胸狭窄之人,如何能当上镇国将军?”

呵呵,如果蒋振南听到他这样的话,或许只会冷笑两声。

他凭什么被圣上封为镇国将军?

靠得可是这十多年来,打拼下来的战绩,而不是他人两片嘴唇一碰,就获得这样一个封号的。

蒋云峰的话音一落下,立即有两个年轻的男女,闯了进来。

男的,长得油头粉面,拿着一把扇子,大约是二十四五,看着文质彬彬的样子,只是眼底浮现暗黄和混浊显示了他的纵欲过度。

女的看起来,也是只有十三四岁,面容是典型的瓜子脸蛋儿,因为哭泣浮出红肿的双眼,身穿粉红色衣裙,头上带着几支金贵的碧绿玉簪子。

女孩捂着嘴巴哭着跑进来,一看到闻玉静,立即抱着闻玉静,大声的哭泣。

闻玉静立即心疼的闻道,“雯儿,雯儿,怎么了?”

跟在后面的蒋玉烨也是怒气冲冲的走进来的,他怒道,“那个煞星,把我和妹妹都给赶出来了!还把东西一块扔出来的。”

随即分外气愤的对着蒋云峰说道,“爹,就这样被他赶出来,以后我有什么颜面面对那些朋友。”

蒋云峰一听,脸上立即恼怒起来,“好啊,那个逆子,真敢这样做!”随即又安慰着一儿一女,说道,“烨儿,雯文,为父一定会给你们讨回公道,以后,你们还是继续住在将军府,我倒要看看,这个逆子,能把我们怎么样?”

闻玉静母子三人,相视一笑。

哼,那个人,即使已经是镇国将军又如何,在他们的面前,还是一条可以他们欺负的奴才贱人!

------题外话------

本文8号上架,届时亲亲们一定要多多支持,参加首次订阅哦!

国庆节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