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分外震惊的第二次见面!(求首订/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深山林间的一条林荫路上,周围的树枝,随着风力,嘎吱嘎吱的一阵响,墨绿色叶子,呼呼的随着风劲,飘落在地上,给本是黑沉上泥土添加的一层厚厚如铺盖了浓绿的棉被一般,在树叶和树枝缝隙之间,在炙热的太阳光下,直射出斑斑孔孔,尽显幽静。

只是在这幽静之中,正在展开一场劫杀!

一群黑衣人,正在重重包围着全身挂彩,浑身黑色污泥,红色血液的看不出原本色彩的四个高大男人。

这四个男人,又以保护姿势,把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包围在中间。

蒋振南半跪在地,手中的一把长刀顿地,刀刃上还沾着红已经变黑的血迹,但却掩盖不了它的锋芒和曾经的辉煌。

他一只手握着刀柄,用刀支撑着整个人的重量,另一只手,擦了擦面具之下嘴角的血液。

他面具下的双眸,锋利的目光带着一些凌冽直直的射向这些黑衣人,随后,他看着护在他身边的属下,以严厉和凛然语气说道,“郭兵,小三,小六,小十二,你们不用管我,你们杀出去,还能保命,不然,我们全部人都得命丧于此!”

都怪他,这么不小心,竟然着了那些人的道,现在毒素攻心,全身无力,根本就支撑不了多久了。

可是,这几个兄弟,还是有活命的机会,只要他们放弃他,就可以杀出一条血路出去。

“不行,头儿!”郭兵神情严肃,没有一点平时的嬉皮笑脸,他认真的说道,“头儿,你是龙宴国的战神,也是龙宴国的保护神,我们都可以一死,但只有你不能死。”

那人和侯爵府的人,真是太狠毒,为了一已自私,竟然相互勾结起来给老大下毒。

等他们发现时,已经快要毒发了,京城的大夫束手无策,只有神医无涯子或许有救治的希望。

为了寻到传说中的神医无涯子,他们几人连夜从将军府出发,可没有想到,一出京城,就受到了暗杀。

很显然,那些人早就料到他们会出京城,去找无涯子,所以,路上暗下埋伏,只等他们一出城就开始追杀。

他们这些兄弟们,从二十四个,现在一下只剩下包括老大,也就只有五个了。

可到了此刻,将军身上的毒,已经完全发作了,就凭着他们四个人,根本就应付不了这追来的二十多个黑衣死士。

但是,他们仍然不想放弃。

可他们不放弃,不代表蒋振南愿意搭上这些在战场上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蒋振南心中涌出一股悲凉。

想他蒋振南,没有死在侯爵府的暗害下,没有死在乞讨的路边上,更没有死在战场上,却要死在皇权之间的阴谋之下。

他很是愤慨,很是不甘,心头的恼怒,此刻恨不得杀回京城,把那些不顾国家安危,不顾百姓利益的自私自利卑鄙无耻的小人给杀了。

但,此刻,他却根本就奈何不了。

因为,他毒素攻心,可能不久于人世了。

但,他这几个兄弟还这么年轻,同样的,只要放下他,拼尽全力,杀出去,或许能保住性命。

因此,无论如何,他都要保住这几个兄弟。

他已经对不起之前的为他牺牲的二十个兄弟。

蒋振南用刀把自已撑起来了,然后,锋利的目光中带着一种严厉,命令道,“郭兵,你带着小三小六和小十二,冲出去,不用管我,这是命令!”

郭兵四人带着血迹的脸,都猛然一变,大惊失色的道,“将军!我们誓死和将军同生死!”

蒋振南凌厉的道,“这是我蒋振南作为将军,给你们下达的最后一次命令,难道你们想要违抗命令不成?作为军人,你们应该很清楚,一切以命令作为天职!所以,我命令你们撤退!”

听到蒋振南的话,围住他们的黑衣人,一个离着他们最后,看着像是为首的人,冷笑着讽刺道,“哈哈,蒋振南,死到临头了,还想摆着你镇国将军的架子,想要以此保住你属下的性命,这真是我听到最好笑的一个命令!”

随后,他语气一变,变得嚣张和冷冽,他厉声的大声说道,“哼,蒋振南,我告诉你,你和你的这些兄弟,都别想活着回到京城!

怪就只怪你太多管闲事,自以为是的挡住了我家主子的路,现在不仅把自已的命赔上,还得把你所有兄弟属下的命都陪上,哼!”

说完这些话之后,他的语气又变为嘲弄和激烈的讽刺,他声声如火添油一般的说道,“蒋振南,想必你身上的食心毒已经发作了吧!不然,你也不会在这一刻想着命令你的兄弟丢下你保命。

呵呵,谁能想到,那个杀伐果断,铁马无私又心狠手辣的战神将军,竟然也有妇人之仁,竟然荒唐的会相信侯爵府派过来的人,连被他们下毒的羹汤也会喝。

蒋振南,要你死的人不仅是我家主子,你生来为天煞孤星,所以要你死的人,还有你那个父亲,你那个视你为眼中盯,心中刺的继母,你那些嫉恨你轻而易举就获得镇国将军封号的兄弟姐妹,蒋振南,你说你活得是不是太失败了啊。”

这位首领一说完,其他黑衣人猛然大声的嘲笑起来。

蒋振南身中重毒,且毒素攻心,面具之下的脸色由红变黄变紫再变白,握着刀柄手心沁出汗滴,不停的颤抖着,全身的撕心裂肺的蚀骨疼痛,几乎让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但是蒋振南就是蒋振南,龙宴国的战神将军,他的毅力和忍耐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即使面对敌人嚣张的嘲笑和讽刺,此刻,他语气上却不落一丝下风。

他撑着刀柄站真的了身体,面具这下的那张厚厚带着紫黑的嘴唇,发出同样的凌厉嘲弄的语气反击回去,他傲然的道,

“我就算被你们主子视为了绊脚石,被侯爵府的人,被天下人视为天煞孤星,但是我蒋振南是从一个小士兵一步一步走向镇国将军的位置,同样是天下皆知龙宴国的战神将军,是百姓们人人崇拜的战神,我活得自在,活得坦荡!

反观你们,”凌厉的双眸狠狠的扫视一圈那些黑衣人,同样带着不屑的说道,“即使在炙热的太阳底下,却只能穿着黑色的衣服,带着黑衣面罩,永远不能露出真面貌,永远的只能生活黑暗之中,你们才是天下最可怜的人!”

蒋振南说这话时,是用了全身的力气,因此,他的胸腔里立即涌出一股血腥,却被他极力压下去。

蒋振南一说完,那些黑衣人立即变脸,那个为首的黑衣人,恼羞成怒的大喝道,“蒋振南,死到临头了,竟然还大言不惭自已是战神将军!既然如此,我就送你们去地狱做鬼将军吧!”

“兄弟们,给我上,只要把蒋振南的人头带回去给主子,我们就会获得黄金万两!”

一说完,这些黑衣人得到命令,就立即一拥而上。

蒋振南五个人,除了蒋振南身中巨毒,其他四人在一路追杀之下,此刻却已经显得精疲力竭了,一边要保住自已的性命,一边又要护着头儿,他们似乎已经完全力不从心了。

就因如此,蒋振南才会下命令,让他们自已保命,不用管他。

黑衣人杀上来了,在蒋振南强硬的命令之下,郭兵四人含泪,势必要杀出重围,只为他们活下去,好在有一天,为将军报仇。

然而,对方毕竟人多势众,他们这边又个个中毒的中毒,重伤的重伤,很快就被这些黑衣人再次包围了。

只是这次包围,连杀出重围的希望也破灭了。

因为,他们四人,要不是躺在地上,要不就是蹲跪在地上。

小三,小十二是躺在地上,腹部流血不止,腿也成了扭曲状,卷缩着,一只手拿着刀,一只手,则是狠狠的抓着地上的泥土,而眼角流出了泪水,眼底迸发出浓烈的不甘。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没有想到,他们没有死在保家卫国的战场上,却要死在皇权争夺的阴谋之下,他们真的很是不甘心。

然而,事已至此,不甘心又能如何?

他们只有等下辈子,再成为将军的下属,再保家卫国,在战场厮杀!

郭兵和小六撑着刀柄,跪坐在地,嘴角流血,胸部和背部分别有伤口,鲜血汩汩流出。

他们已经无力去抵抗了。

只是他们很不甘心,就这样死在这么一个荒无人烟的山林间,或许死后,还有可能成为了这林间深山野生动物的粮食。

可是,他们就这样死了,那么将军的冤屈,或许就永远埋没于人世间,无人知真相,将军的仇也永远报不了,而那些人,却要享受着将军给带来的安居富贵。

他们很为将军不平,但此刻却已经无可奈何。

因为他们就要死了,死在这群黑衣死士的刀下,成为一抹冤魂。

蒋振南看着四个属下惨烈的模样,凌厉的眸光瞬间迸发出一种决裂。

他刹时猛得把拿着刀柄,刀子一提,锋利的刀光泛着阴森森的寒光,即使在这烈日高温之下,周遭的人都能感受到它的阴冷刺骨。

锐利的刀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那激烈愤慨不甘的情绪,刹时刀锋嗡嗡作响,似乎要随时嗜血一般的疯狂与激动。

黑衣人看到蒋振南的动作,黑色面罩之下的双眼瞳孔,猛然一阵剧烈收缩。

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都这个时候了,蒋振南还有力气提起他那把有108斤重的大刀提起来,而且看着这气势,则是要再一次对抗拼杀!

蒋振南没有毒发吗?

黑衣人诧异之后,立即反应过来,为首的黑衣人立即喝令道,“兄弟们,给我再上,蒋振南已经是强弩之末,我们尽管放心取下他的首级即可!回到京城,万两黄金,就可到手!”

说罢,十几个黑衣人立即拿着刀上前,跃跃欲试的想要第一个拿下蒋振南的人头。

郭兵四人,红着眼睛流着泪,看着他们的头儿,用尽生命的最后一丝生气,为他们的活命,而拼尽最后一点力。

蒋振南提着刀,对着上来的黑衣人就一个刀子劈过去,因为毒素攻心,被封住了全身筋脉,因此,内力也几乎被封闭流尽。

蒋振南靠着平时练功的姿势和花招,对着上来的黑衣就杀了过去,但又因为毒素侵袭五脏六腑,也同时的侵略了他的双眼、双耳、双手、双腿,此时此刻,视线模糊不清,耳边只是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双手已经麻木,双腿也犹如千斤重铁,迈到不开。

可他现在近乎本能的朝着黑衣人杀去,毫无章法,序乱不堪,有的只是一抹杀气,一股杀劲。

一时之间,这些黑衣人竟然拿着蒋振南没有办法,别说他的人头,就是他的一根头发,他们也没有削到。

蒋振南突然对着郭兵他们大吼一声,“赶紧走!”

郭兵四个红着眼睛,流着泪,挣扎着起来,提着刀也立刻杀了上去。

他们不能就这么放着将军不管,独自离开。

即使他们违抗将军的命令!

他们是在战场上同生共死的兄弟,即使现在也一样。

如果将军死了,他们靠着将军的死,而独自活下来的人,有什么颜面继续活着下去。

即使如他们想着,活着可以为将军报仇,但是,人死不能复生,他们偷生苟且活下来的人,一想到是因为将军的死,才换得他们的活下来的机会,他们哪能心安理得的活着下去。

所以,他们即使是死,他们也要和将军一块死。

他们相信,真相总有一天大白,到时候总有人会为将军报仇雪恨的。

在这个安静只有虫鸣声音的厮杀场地,又进行新一轮的劫杀!

实力十分悬殊的一场激烈又血腥惨痛的杀缪!

这些黑衣人根本就不曾想过,明明这五个,濒临无力,已经是强弩之末之人,却又在瞬间迸发出某种力量,以他们再一场拼搏与厮杀,这让他们分外的震撼。

但是,那又如何?

他们五人残的残,伤的伤,即使是蒋振南还有的一拼,但他们却有二十多个人,即使是使用车轮战,也会把他们几个拖死!

为首的黑衣人随即冷笑道,“既然他们还有这个力气拿刀,兄弟们,我们就跟他们玩玩,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能坚持多久,这命到底有多硬!”

毕竟实力悬殊,即使蒋振南毫无招法的拼杀,使得这些黑衣人对他毫无办法,但毕竟油尽灯枯,即使蒋振南有再大的毅力,这毅力偏偏要败给了食心毒。

所以,这些黑衣人,使用车轮战,很快蒋振南他们再一次力不从心了。

这一次,他们是真的毫无反抗能力了。

蒋振南手中的刀突然“当”的一声掉落在地,随即他整个人也往后倒去。

“将军!”郭兵等顿时大惊的叫道,目眦尽裂。

因为蒋振南的突然变故,让郭兵几个顿时乱了分寸,就在这片刻间,他们的身上就多了几个洞。

郭兵四人不管自已身上的伤口,也不管正在汩汩流出的鲜血,全部人都爬到了蒋振南的身边。

首领做了一个手势,这批黑衣人就停下了进攻的动作。

随后,这些人就以看戏的姿态,看着这五个人的狼狈模样,尤其是蒋振南这个家户喻晓,龙宴国男女老少都崇拜的战神将军,此刻如死人一般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而他的左右手,更是被他们打杀的千疮百孔,流血不止,他们就感到一阵快感。

为首的黑衣人毫无顾忌的走向前去,郭兵四人立即警惕和戒备,然而,却毫无用处,黑衣人,一脚一个把他们踢在一边,然后,抬脚就对着蒋振南的胸口,似乎带着极致的愉悦和快感,恶狠狠的对着蒋振南说道,

“蒋振南,刚刚不是很能杀,很会杀吗?怎么这么会躺在地上如死人一般躺在地上了,哦不,说错了,你本来即将就是个死人了。”

说完,这一句,他的一只脚就用力的踩了下去。

刹时间,蒋振南面具下那张嘴角下又有一丝丝黑色的血液流出。

看到这一幕的郭兵、小三、小六和小十二眼底尽是崩裂,情绪激动,表情痛苦不已。

那个黑衣人踩了这一脚之后,又带着极大的愤怒,对着蒋振南就是大声吼道,“蒋振南,你不是百战百胜的战神吗?你不是武功高强,内力深厚的吗?你不是从京城一出来,就杀了我们将近二百多兄弟的吗?

怎么这会儿躺在地上,成了一个懦夫了?”

小六一只手摸着受伤的大腿,眼眶充血,他大吼着对那个首领说道,“将军才不会懦夫,你们才是真正的懦夫,真正的卑鄙小人!”

如果不是将军被他们下毒,别说这区区的二十多个死士,就是再来二百个死士,将军也是轻而易举的解决。

现在将军,堂堂一个战神将军,竟然被这些卑鄙小人侮辱,真是太过分了!

一个黑衣人对着小六子的伤腿就是一脚踩了下去。

“啊!”小六子惨烈的大叫声。

首领很满意小六子所受的教训,他冷声哼道,“哼,我就说蒋振南就是一个懦夫,懦夫!”

他一口一声懦夫,似乎在回击蒋振南嘲弄他们只能生活在黑暗底下。

蒋振南被这个人踩了一脚,吐了一些黑血,反而让蒋振南有了些说话的力气,他冷厉的道,“要杀要剐,随你们。我蒋振南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无愧于龙宴国的百姓,更无愧于当今朝廷。

落到现在这个下场,只以怪我自已轻信于人。

不过,听说过‘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这句话吗?你们知道那人的秘密,你以为你们就能活下来吗?简直是作梦!”

这些黑衣人,被蒋振南这么一说,心头直,隐隐觉得蒋振南的在理。

蒋振南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杀人灭口!

因为只有死人最保守秘密!

他们虽是那人的死士,但是他们也想活下来。

一时之间,部分黑衣人有些动摇,甚至有些产了叛变的念头。

首领一看,恼怒的对着蒋振南厉声喝道,“蒋振南,你别在这挑拨离间!如果主子真想杀我们灭口,根本就不会对我们赏万两黄金,这么多余之事。”

随即,他又转头对着那些人怒喝道,“你们别被他给煽动了,他就是想要我们背叛主子,自相残杀,你们可别上当了!”

对着属下怒喝完之后,他又接着对蒋振南愤怒的道,“蒋振南,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本打算给你留下全尸的。

不过现在看来,根本就不需要,所以,呵呵,你的人头,我们就带回去得奖赏,至于你的身体,那就只能留在荒山野林间,进入动物的肠胃之中了。”

说完,他就提着大刀,对着蒋振南的颈脖子,准备切割下去。

刚刚那瞬间,仿佛回光返照,才能这么大声的说这么多活,但是蒋振南此刻,已经全身麻木了,七孔流血,生命力也即将流失。

他知道他即将要命丧于此了。

只是,他的内心很是平静。

很多人都说远,在人的临死时,会回顾自已的一生记忆。

他的命运从一出生,就注定了孤独。

现在就这样死去,也只能认命了。

他的记忆从懂事记事起,一直到遇到那些同生共死的好兄弟,这一幕幕如仙女散花一般,都散落开来。

然后,他又想到了烈风。

他内心最放不下的是他老伙伴烈风,从他在这一次遭受劫杀之后,他感觉到体内的毒素就要发作了。

如果烈风只带着他逃脱追杀,肯定没什么大问题,但是他放不下他的这些兄弟属下,所以,这些至始自终保护他的兄弟。

因此,他让烈风离开了。

现在也不知烈风安不安全了,可千万被那些人掠去了。

因为烈风很有灵性,是京城所有人都知道的。

这样一只通人性又忠诚的好马,人人都想得到,所以,他担忧他的离开,烈风会不会被那人找到,然后要不收服,要不宰杀!

但显然宰杀的可能性最大!

模糊的双眸,此刻盯向那树叶与树叶之间,留出的空隙,透过那空隙,那强烈的阳光以一种直圆柱形,射到地面。

看到这样的景色,他又突然想到了那个与他有一面这缘的孩子。

是了,这里离着当初遇到的那个小孩子的距离不远,就在隔壁的一座大山里。

蒋振南在内心深处酸楚的暗暗发笑。

他以前从没有想过,自已会在临死前,会去想一个只见过一面,不太熟悉的孩子。

因为那个孩子是唯一一见面,对他没有畏惧,没有害怕,会口口声声叫他面具大叔,或许是将军大叔,会对他生气,会对他笑的一个孩子。

他这短暂的一辈子,只有也是唯一一个孩子会把他当成正常人来看待,把他当作朋友一般的交流。

那是他第一次体会到有朋友的乐趣和愉悦。

但此刻,他就要死了。

他再也没有机会见到那个聪明机智又可爱的孩子了。

锐利的刀尖就触到蒋振南的喉管上,蒋振南也是闭着眼睛,等着头和身子分家。

就在此时,一阵“哒哒”的声音,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

这里所有人都是有内力,武功不弱之人。

声音一传来,所有人立即就判定了,这是马的声音。

为首的黑衣人,立即停下手中动作,听着这声音,面罩之下的眉头,微微皱了皱。

在这荒山野林的地方,竟然还会有人?

听着这声音是朝着他们这个方向而来,而且越来越近。

现在杀了蒋振南他们,又不能立刻毁尸灭迹,即使把蒋振南一些人的人头全部拿走,但是,他们的军人装扮,还是会暴露他们的身份。

所以,要想不暴露蒋振南被人暗杀的秘密,那么也就只能对来人杀人灭口了。

黑衣首领做了这个决定之后,立马把搁在蒋振南脖子上的刀收回来,然后,走出几步,转过身子,面罩下露出的锐利双目看向马蹄声音传来的方向。

黑衣人认为是误闯或者是路过之人。

但很是熟悉马蹄声音的蒋振南几个,瞳孔猛的一阵剧烈收缩,脸上瞬即露出担忧的表情。

烈风,它怎么又跑回来了?

马蹄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没有过多久,马就出现了。

只是出现的不仅是一批马,让人惊愕的是,马背上还有一个看着有八九岁模样的孩子。

那孩子穿着浅绿的衣裙,肤色白皙,大大的眼睛,清秀的眉梢,小巧的鼻梁,粉嘟嘟的唇瓣,头上的刘海分式偏左,中间的一缕头发用一根银簪子别住,然后,长发垂落在肩膀上。

看起来很是天真简单清爽又可爱甜美。

那黑衣人本以为来的是哪个武林高手,还在想着要怎么把他杀人灭口呢?

结果,来了却是一个孩子,一个看着很是单纯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

可是,蒋振南眼里现在即将是一片黑暗了,可是当听到老伙伴烈风的脚步声时,他黑色之中似乎出现一道模糊影子,那是烈风的影子,可是烈风的影子上,似乎还有一道娇小似乎是人的影子。

他猛然一惊,可是,他想问问烈风是不是真的带了一个人过来,只是,他已经开不了口了,即使他再焦急,他已经无可奈何了。

当郭兵他们看到坐在烈风背上的孩子时,眼里的瞳孔顿时剧烈收缩,毫无血色的脸上,都露出诧异的神情,感觉特别的不可思议。

这孩子,这孩子,他们看着眼熟,但又不是十分肯定。

因为两个前见到的那个孩子,样子是七八岁的模样,而且皮肤蜡黄,头发干枯如柴,而这个孩子看着模样有八九岁,比他们之前见过大那么一点,才两个月时间,一个人再怎么长高,也不能把一年的年纪身高都给长了啊?

之前那个皮肤蜡黄,瘦骨如柴的孩子,与现在这皮肤看着白里透红的健康肤色,身上脸上也有肉的孩子,根本就没法比。

可是这孩子的五官却又与两个月前的那个孩子,一模一样!

还有一个最主要的证据,那就是烈风。

烈风对那孩子根本就没有任何抵触,而现在烈风却让这个孩子骑在背上,所以,真的很难说,她们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这让郭兵他们四人满心的疑惑和惊讶。

可再多的疑惑,却掩饰不住对这突然闯入的孩子的担忧。

小六撑着刀,半躺在地,腹部流血,脸色惨白,看到林月兰时,他的眼底一囝惊疑,他费力的抬起手,指着孩子的方向,看向郭兵,很是狐疑的道,“中尉大人,这孩子,这孩子她……”

郭兵立即对着小六摇了摇头。

小六立刻明白,他们不能暴露这孩子与他们见过,不然,这些人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林月兰骑着烈风悠悠然的走过这深山野林中的一条小道,眼睛一会看看这,一会看看那,似乎对这周围的景色很是感兴趣。

突然,当看到前面一群黑衣人围着几个东倒西歪,还有躺着的一个人时,眼神似乎有些迷茫,脸上的表情更是表现的错愕,与微微惊异的表情。

但那些表情也是仅仅是片刻间,随后,她整个人立即恢复平静表情,对着那些黑衣人摆了摆手,很是无辜的说道,“诶,黑衣人大哥哥们,我只是路过,路过的,你们请随意,我什么也没有看见。”

说着,她就拍着烈风的手说道,“风儿,你是怎么带路的?怎么把我带到荒山野林里来,万一碰见一些劫匪歹徒,我一个小孩子,哪里打得过,这么一来,我不是会被杀人灭口啊!”

说到杀人灭口时,语气很是轻松,似乎又带着些后怕之感。

害怕来这么一出,别说郭兵他们,就是那些黑衣人也是有着片刻的惊愕。

只是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孩子又转过头对着这些黑衣人说道,“黑衣人大哥哥们,风儿它带错了路,我已经教训它了,我们这就走了啊!”

说着,林月兰就拍了拍烈风的马背,烈风很是懂事,真的转过身,就转备带着林月兰离开一般。

这一举动简直惊诧了郭兵四人。

这孩子弄这么一出,是个什么情况?

难道真是烈风错把她带来的吗?

可是烈风是将军的坐骑,也是将军的好伙伴,现在看到将军的躺在地上动弹不得,而且气息越来越弱,烈风这么敏感的动物,根本就不可能感觉不到啊?

可既然感觉到了,为何会如此的平静?

难道真因为这一个小丫头而抛弃了将军,认她为主了?

一想到,四人盯向烈风的方向,不管是烈风还是小孩,眼神里都有些愤怒了。

只是,他们毕竟是临死之人,即使是这样,他们也不可能真的烈风和孩子给害了,所以,只能忍着了。

这些黑衣人看着这孩子真的骑着马,掉头就走,也立刻反应过来了。

笑话,这孩子不管是无意还是有意闯入这里的,这命就必须留下,和这些人一起作伴。

这些人,指的就蒋振南他们。

为首的黑衣人立马厉声的喝止,道,“站住!”

林月兰拍了一下烈风,只能站住,然后,转了半个身子,脸上的表情,很是无辜的说道,

“这位黑衣人大哥哥,我不是说了,我不是有意来破坏你们事儿的,主要是风儿,我本来只是想出来随便玩玩的,谁知道,它竟带错路,把我带到这荒山野林间来。

不过,你们放心,我来到这里,真的什么也没有瞧见,哦,不,我是根本就没有见过。”

这是越描越黑的节奏?

说完这些,林月兰仿佛又想到什么一样,她立即举着一只手,作着一个对天发誓的姿势,状似很认真的说道,“如果黑衣人大哥哥们不相信我的话,我可以发誓。如果有一句谎言,就让我现在的家人不得好死,你看成不?”

毒誓是这么发,然而林月兰却在暗底里为自已翻了一个白眼。

反正她是单身孤儿一个,无亲无家人的,发那个毒誓,根本就是空话而已。

要说以后吧,以后或许有家人,但是,她现在发的毒誓不是说“现在”的家人吗?

那些黑衣人简直要被这个孩子毒誓给振了一下,差点就顺了这个孩子的话,说“成”了。

这孩子真是太过狡猾了。

首领拿着刀,对着林月兰再一次厉声的喝道,“本座不管你是有意还是无意,也不管你是有看见,还是没有看见,你都必须把命给留下来!

更何况,你口口声声说是这只马把你带来的,哼,你别把本座当成瞎子,你骑的这匹马,可是叫烈风,在京城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是蒋振南的坐骑!

所以,我不管你刚才什么理由,今天老子必须杀人灭口!”

林月兰被他的话,立即惊吓了一般,她拍着烈风转过来,用着惊恐的表情,紧张害怕的眼神,瞧了一下烈风,再看了看黑衣人,似乎不敢置信的大声说道,“这位黑衣人大哥哥,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风儿怎么可能是那个鼎鼎大名龙宴国战神,镇国大将军蒋振南的坐骑?

它明明是我的马儿啊!”

听到林月兰竟然能说出蒋振南的身份和名字,首领黑衣人,瞳孔猛的一缩。

然后,他锐利的双眼,射向坐在马背上的女孩子,看着她圆润的脸蛋儿,软为细嫩白里透红的肌肤,五官虽没有长开,但一双大大的眼睛,白白的牙齿,粉红粉红的唇瓣,就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将来一定是个大美人。

当然了,这女孩子,也没有机会成为大美人了。

不过,他们倒可能提前享用一下大美人,也是一翻愉悦的享受。

他们作为死士,不能私自去找女人,就因为主子怕他们泄密,很多时候,他们都是在路上劫到一个少女或者少妇到一个隐秘的地方,办完事之后,就把人给杀了,或者是圈禁起来,作为性奴存在。

但是,他们平常的任务很多,根本就是没有时间去找女人,或者劫女人,因此,那欲望很难以排泄出来。

这段时间,为了追杀蒋振南,别说去找女人,就是一只母猫都没有去见过。

此刻,正好有女人上门,而且这女人还必须死,所以,这女人有用白不用。

虽说这个女人,看起来才是八九岁样子的女孩子。

不过听说,就是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玩起来,更是带劲。

一想到这,这个首领突然整个人血液都沸腾起来,胸口顿起一股热流,眼底的欲望如被点燃的干柴一般,烈火高涨。

此刻,他看着林月兰的目光之中,毫不隐晦的带着淫邪之色。

他黑色面罩之下的大舌头,舔了舔唇角,然后,带着激动兴奋之色阴笑阴狠的说道,“姑娘,不管你骑在马背上的这只批马是不是烈风,但是,你既然闯入到这里,那你就把命留下来!”

随后,面具之下锐利双眼,又特意故意有意图的打量了一下马背上林月兰,然后,像在大发善心的给出了一条路子,他大声的说道,“不过,如果你能留下来,陪我一众兄弟快活快活一下,本座就放你一条生路回去,如何?”

命,是世间最为重要的。

无论是人,还是万物!

生命只有一次,很多人即使活得生不如死,他也会选择苟且偷生的活着。

因此,他们这些人,自以为的你是发了一次善心,给了一个生不如死肮脏龌龊的生命,别人就需要感恩带德。

然,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你们真的惹怒我了!”

冷冽的声音,仿佛如千万寒冰,阴冷刺骨。

听到林月兰的这话句话,以那位首领为首的黑衣人,立即大声的笑起来。

“哈哈,小妹妹,我们惹怒你了,又能怎么样?”根本就是不屑。

“还别说,这孩子蹦紧着脸,有模有样的看着很是可爱,这样的孩子,压在身上,这哭喊声,肯定也是很动听的。”说这话的人,简直就是一个大变态。

……

各种各样的淫言秽语,不堪入耳!

林月兰只是冰冷着小脸,眼神犀利,看着这些人的嚣张狂妄,听着这些人口出恶语,人坐在马背,却扼然不动。

但是在这个世界,无人可知。

这些实际上已经是个死人了。

首领也大声笑道,“小妹妹,大哥哥劝你还是听话一点,不然……”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刹那间,所有人都感觉到这野林间,突然间阴风阵阵,所以的树枝瞬间无风而动,甚至这枝条末叶,如吃了催化剂一般,疯狂的成长,嚣张疯狂扭动结枝,在片刻间,就把这片空间围成了一个鸟笼状。

但随后瞬即这些枝条绿叶,又退回了原状,鸟笼瞬时消失不见人影。

而此时,所有的树木又恢复保持了静止不动。

这诡异又匪夷所思的一幕,让所有人瞪大眼睛,显示出分外震惊甚至是惊吓惊恐的表情。

这些树木成精了不成?

不然,这突然间生长的一幕,真是太过诡异,太过匪夷所思了。

这是他们从没有遇见过的事。

就因为没有遇见过,所以,才会给他们带来惶恐不安的强烈感觉。

所以,他们一下子把那些旖旎垂涎排泄欲望什么的都给抛到了脑后。

他们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尽快离开这诡异的深林里。

首领恼怒的对着林月兰说道,“既然你已经闯进来了,本座就没有留下你性命的任何理由了!”

说完,他的刀子就脱手而出,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泛着银色的阴森森的寒光,飞向林月兰。

还没有昏迷的郭兵和小六子,张大了带血的嘴巴,惊恐的看着这一幕。

甚至是闭着眼睛,不敢不忍心看到这一幕!

这个孩子,因为他们,要命丧于此了!

郭兵闭了闭眼睛,然后,再睁开眼间,竭尽全力的大吼一声道,“烈风,带着小姑娘,赶紧逃!”

就在此刻,本以为是奄奄一息的蒋振南不知是因为烈风,还是因为烈风背上的小姑娘,他突然不知哪来的一股莫名的力量,右手拿起旁边的仍然泛着寒光冷冽的大刀,就是凭着本能,同样朝着林月兰的方向而去。

------题外话------

求支持首订!

留言评论,五点五星评价票,月票,花花钻钻,打赏,通通都砸过来吧!

别怪我贪心哦,我本来就是一个俗人。

哈哈……,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