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震撼得救!(求订)/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铛”的一声,两把大刀激烈震动的碰撞声音。

在那刹那间,两柄锋利的大刀,迸发出黄红的刺眼的火花,如在半空中绽放的烟火,又瞬间消失在空中,只留下下刺鼻浓浓的烟火味。

随即,又听到“当啷”的两声,两截断裂的大刀,从空中掉落在地的声音。

一切都不过是发生在短短的眨眼瞬间。

等那个首领反应过来时,就看到自已的常用的武器,已经悲哀可怜的分了两截的躺在地上。

首领顿时恼羞成怒的转过头,对着蒋振南大吼道,“蒋振南!”

原来,蒋振南的大刀在那个首领的刀子快到林月兰跟前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那把刀子快到林月兰跟前时,拦截了下来。

他恼怒的除了拦截他杀面前这个孩子之事外,更让他羞恼的则是,他的金蚕刀竟然不如蒋振南那把刀。

他的金蚕刀可是江湖上,十大武器榜上,排名第8的武器。

而蒋振南的那把刀子,只是一把普通的刀,只是听说从蒋振南第一天上战场,就是拿着那样一把108斤重的笨重刀子上的战场。

现在他这把名刀,被一把名不见传的普通大刀,给弄断了,这样的事传出去,他就会被江湖上的那些人嘲笑,那他断魂阁阁主的面子往哪搁。

这个首领的身份,除了是皇城中的某位皇子的死士,他还有另一重身份,就是江湖上一个杀手组织的首领。

至于,有何目的?

这还不简单。

当然是某位皇权中之人,利用江湖上的身份,排除异已的手段而已!

当然了,现在无论朝廷,还是江湖上,都并不清楚这一层关系。

恼羞成怒的黑衣人首领,立即从旁边的一个属下手中快速夺过一把大刀,快步走到蒋振南的跟前,然后,对准蒋振南脑袋方向就打算砍了下去。

这一下,郭兵其他三人只能以目眦尽裂的表情,再次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老大,尸首分离开的惨状,而却无可奈何。

“将军!”

“头儿!”

以一种被悲凉悲愤又惨痛无奈的神情,仰望着碧蓝万里无云的天空。

上天何其不公,为何对本是不幸之人,却更加不幸,到最后死了,也无法保持全尸!

“要杀他,经过我同意了吗?”

一道清丽响亮凌厉又冷冽女孩子的声音,突然在所有人耳中响起。

不等任何人反应,随即,他们就看到了一个小巧的浅绿色人影在空中飞起,然后,他们只见一道绿光在蒋振南面前闪过,最后,那道人影施施然又飘回了马背上。

这样突然其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震惊和愕然。

首领反应过来,两只手已经空荡荡了。

他看着两只手,错愕的大惊的道,“刀呢,我手中的刀呢?”

说着,他眼睛四处寻找,随即,被一道银色的光芒刺了眼,他瞬间光芒的方向瞧去,然后,立刻让他大惊失色。

刚刚在他手中的刀,此刻正在这个孩子手中把玩着。

那个孩子拿着刀子翻来覆去的看,似乎对着这把刀子特别好奇一般,但不到一会,又对着这把刀兴趣缺缺的样子,用着所有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我以为这杀人的刀子,会是什么模样的,原来,和杀猪的大刀没什么两样啊。”

听到这孩子口中的话,拥有这把刀当武器的主人,一下子气不过,然后……

“噗”的一声一个大吐血,而且就片刻间就躺在地上。

气死了!

林月兰有着片刻间的发愣。

这人也太不受打击了,只是说这把刀像杀猪刀而已,就这样被气死了!

还说是这些所谓的死士心里素质真就这么差?

那个首领此刻,却惊恐不已。

他根本就没想明白,本是他手上的武器,怎么在瞬间就到这个孩子的手上?

只是也不等他想明白,他随即又听到一道更为冷冽阴冷凌厉的声音,“今天,我就用这把杀猪刀,让你们为刚才所说的话,付出代价!”

随即,所有人,已经郭兵他们只见银光一闪,然后,就看到刚才说那些淫言秽语,对着林月兰极尽侮辱的六个黑衣人就倒在了地上。

郭兵他们则是睁大着眼睛,以更加不可思议的神色,一脸懵逼震惊的瞧向烈风背上孩子。

此刻,他们心里一致的想法就是:我槽!怪不得烈风会把她带过来呢,原来是高人啊!

与他们神色相仿的黑衣人,虽是震惊的表情,但却是与之天差之别的震颤!

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看清,马背上的孩子,到底是怎么出手的,他们就同伴就倒了下去?

这样的高手,不管是他们作为死士,还是作为断魂阁的成员,以江湖杀手的身份,他们都不曾听说,有这样一个江湖高手,而且还是个看起来不到十岁的孩子。

这个孩子给他们感觉真是太恐怖了!

黑衣人首领惊恐过后,立即反应过来,他随手又夺过旁边的黑衣人的武器,对着林月兰又惊又恐又怒的大喝道,“臭丫头,纳命来!”

说着,就对着所有的黑衣人又大吼命令一声,“都给我上,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他的话音一落下,那些黑衣人根本就没有再管蒋振南和郭兵四人,他们此刻怒火中烧,愤慨不已,也同样的惊恐不已。

他们必须把这个让他们不安的因素给消灭,才能心定,把蒋振南的人头给带回京城。

林月兰看到这些黑衣人恨不得扒了她皮的怒势,直接在马背上坐姿改成了站势。

小小的身子,站在马背上,手中拿着一根成人手指粗细的藤蔓,冷厉的双眸,冰冷的表情,凌厉傲然的神态,宛如睥睨天下的王者,气势斐然。

一阵微风吹来,黑发飞扬,衣袂飘飘,突然她人从马背上瞬即飞起,一根藤蔓从她手中跃起。

绿色的藤蔓如长了眼睛一般,快、狠、准的直接卷向那些黑衣人。

“啊!”一个黑衣人的胸部被刺了一个大部,鲜血汩汩而出。

“啊!”一个黑衣人头首被分开。

随后,一声又一声的痛苦的惨叫声,在深山野林间响起,然后,就听到一阵又一阵“碰碰”的似乎重地倒地之音。

二十个黑衣人,在片刻间,除了黑衣首领,此时,都已经躺倒在地上,毫无生息。

林月兰收起藤蔓,然后,施施然的走向郭兵他们身边。

看着郭兵他们身上伤势,林月兰微微皱了皱眉头,片刻间又放开。

她踢了踢还在目瞪口呆回不过神来的郭兵,问道,“喂,死得了吗?”

郭兵被林月兰踢到了一个伤口,刹时,疼痛翻倍,瞬间疼得龇牙咧嘴起来,不过,这也让他回过神来,然后,咬着牙龈应道,“谢谢姑娘的关心,在下还死不了。”

这些追杀他们的人,差不多都死光了,他们只要好好养下伤,就可以恢复了。

郭兵应完这句,猛然想到什么一样,他睁在眼睛看着林月兰,不太确定又很是肯定的问道,“姑娘,我们是不是曾经见过?”

林月兰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她直言道,“二十八万两!”

“什么?”

郭兵和小六四人不明所以,这突然的二十八万两是什么意思啊。

林月兰用小手指了指那些倒下的黑衣人,说道,“一个一万两!”

一个一万两,躺在地下的黑衣人,共有二十八个,所以是二十八万两。

郭兵四人的嘴角一抽。

不用问了,这个孩子就是他们当初遇见的孩子。

一样的五官,又是一样的财迷。

不过,跟这孩子每一次见面,都给了他们意外和震惊。

他们当中任何人都没有想到,这个孩子,竟然是这样的厉害身手,而且那气势凌然,根本就不输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

黑衣人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些惊恐万状同伴们的尸身。

最后,他又惊惧万分的神情,惊恐不安的盯向站在郭兵四人面前的孩子。不行,现在形势很明了,他根本就打不过她。

因为,他的属下同伴二十八,竟然在她的手下没有过一招,就死了。

“魔鬼,这个是魔鬼!”嘴里惊惧的民喃喃自语。

他上去,也只能送死而已。

现在,只能逃走。

他也能回去报信。

只是,回去,他也是死路一条。

首领的脚步,慢慢的往后退,往后退,然后,趁着林月兰不注意一般,就迅速转身就开始逃跑了起来。

“啊!”

就在他以为远离了他们,可以逃开时,他的脖子,猛然被一根大树枝条给掉了起来。

谁也不知道,这枝条怎么会突然把人给掉了起来。

小六和小十二惊讶的下巴都掉了下来。

他们虽害怕这突然诡异的一出,但是他们知道,这对他们很有利就是。

这首领死了,京城那边就无人知道,他们活了下来。

他们这时就可以隐姓埋名,等待时机,为将军报仇了。

想到将军,他们立即转过头,看向躺在地,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状态,心里又是懵得一沉。

“将军!”四从痛哭的大喊一声,随后,就“呜呜”的哭了起来。

林月兰看着这个大男人哭样,翻了一个大白眼,嘴巴撇了撇,有点漫不经心的说道,“哭什么哭,几个大男人哭,像什么样子啊?”

小十二虽叫十二,因为他确实是四人当中最少的,比起小六子还小两岁,也就才十四岁。

这个年纪,也还只是一个大孩子而已。

他一听到林月兰的话,立即就哭着对林月兰大吼道,“你这人还有没有同情心啊。将军就要死了,我们伤心,不可以吗?呜呜,将军,你放心,小十二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说着,他就抓着蒋振南的一只手继续大哭道。

郭兵的年纪是最大的,在这四个当中,军职最大,也是最成熟的一个男人。

他虽也哭了,但他是眼角流下两行泪水,两只手紧握成拳,眼底迸发出决裂的恨意,说道,“将军,你放心,我郭兵对天发誓,在我郭兵有生之年,一定为将军您报仇,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将军,我们一定会为您报仇的!”其他人也附和着。

“喂,面具大叔难道要死了吗?”林月兰毫无同情心的突然这么来了一句。

小十二愤怒不已的再次对着林月兰大吼道,“你给我闭嘴!”

林月兰的脸一黑,她立即上前,给了小十二“啪啪”的两个巴掌,厉声的说道,“你还没有资格对我大吼闭嘴!”

小十二本来受伤惨重,被林月兰这么一打,立即不堪负重的晕倒了过去。

郭兵三人再次一愣。

但更让他们惊讶的是林月兰之后的动作。

她如踢郭兵一样,踢了踢蒋振南的大腿儿,边踢边说道,“喂,面具大叔,你没事吧?你在不醒来,你这些属下都要打算殉情了!”

然后,他们就看见了他们本是以为毫无生息的将军,手指开始动了动,面具双孔之下的眼眸,也是缓缓张开。

郭兵他们的嘴巴,再一次张成了“O”型。

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明明刚才头儿已经明明已经毒素攻心,无可救药,无力回天之地,与死亡也就相差不远了。

可是,这会儿怎么手都能动了,眼睛也睁开了,更让他们诧异和兴奋的是,他们竟然听到头儿能讲话了。

蒋振南带着沙哑磁性又有点无力的声音,对着林月兰很是诚恳的感谢道,“姑娘,谢谢你!”

就在刚才,他以为他会闭着眼睛,永远与这个世界诀别时,突然他的嘴里,流进了一滴液体。

那液体一进嘴里,他就刹时感觉到,他全身的麻木之感慢慢的有些缓和,他顿时感觉到很不可思议。

他知道他所中的毒是食心毒,就是神医无涯子,也不知道能不能配置出解药。

可是,刚才那一滴液体明显就是如解药一般,能把他的食心毒给解了,甚至是如甘泉露水一般,所到之处,清爽轻松。

他虽不知道这液体是什么东西,但是,他脑子还不糊涂。

他刹时想到当初知道这个孩子的秘密,说不定这滴液体就是与这个秘密有关系。

其实,蒋振南猜错了。

进他嘴里的那滴液体,还真与他看到的秘密没有多大关系。

因为,那滴液体是林月兰空间里的灵泉水。

这灵泉水可以解万毒。

林月兰在烈风求救于林月兰时,林月兰已经知道蒋振南中毒了。

因此,在她看到奄奄一息的蒋振南躺在地上任人宰割时,就让小绿在卷走黑衣人首领那把刀的同时,用尖芽滴了一滴灵泉水进入到蒋振南的嘴里。

因此,蒋振南当然不会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只是现在的他是又感动又觉得这个孩子真的单纯。

她难道不知道,她给出的东西有多宝贵吗?

万一她给出的液体,碰到的坏人怎么办?

万一被坏人觊觎又怎么办?

这个单纯的傻孩子。

蒋振南虽是担忧,但是,他发誓,如果他真的能活下来,他一定会保护这个孩子一生一世平安无忧,绝不让任何人伤害于她。

因为她不仅是他救命恩人,更是他的唯一朋友!

蒋振南的内心深处的想法,林月兰并不知道。

她只是知道,这个给烈风的承诺,救起他家主人之事,她已经做到了。

至于,这几个人何去何从,她撒手不管了。

她慢慢的走向黑衣人,然后,一把把黑衣人的面罩给揭下来,带着清冷讽刺又很无辜的声音,说道,“哎哟,黑衣大哥,你说你刚刚放我走是多好啊!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不是很好的吗?

即使我认识这烈风,跟面具大叔和中尉大人他们有过一面之缘,但是,我这人说话向来讲诚信的,只要你说放了我,说不定我就真的乖乖离开。

这样的结果就是,你呢,可以拿着面具大叔的人头,去向你的主子邀赏那万两黄金,我呢,就骑着烈风离开这,大家都相安无事的,多好啊。

只是,啧啧……”

说到这,林月兰故意啧几声,明显是带着遗憾和嘲弄之意。

但随即话锋一变,凌厉之声继续说道,

“可为何又要偏偏惹怒我呢,这下可好,你们的所作所为,惹我的小伙伴们不高兴了。他们一不高兴,就开始疯狂的成长,然后,围成一只鸟笼状,至于鸟笼的意义呢,不用我说吧,呐,就像现在一样,就把人困住在里头,无处可逃。

黑衣大哥哥,你可真是幸运,你是第一个让我小伙们给掉起来暴打的。呵呵……”

被树枝掉起的黑衣人,两条腿在悬空中乱瞪,两只手费力的抓着枝条,不让他把自已的脖子肋得太慌,但他却始终逃不开被肋住的下场,满脸涨红发白又发青,呈黑青色的筋脉,慢慢漫延在整个脸庞上,扭曲狰狞,异常恐怖。

听到林月兰的话之后,本来扭曲狰狞的脸,变得更加扭曲,更加恐怖,眼睛因为颈脖子被肋住,眼睛有些充血和凸出,但盯着林月兰的眼神,却是异常的惊悚、紧张、惶恐、害怕有情各种表情。

她的意思是,刚才周围的树木突然疯长,是因为她?

她、她是人是是妖?

不对,她一定是妖怪。

如果不是妖怪,这些树为何会突然不疯长。

因为,是这人用了妖术,才使得它们变成那样子的。

黑衣人首领异常惊恐的瞪着林月兰,内心真是后悔莫及的刚才拦着她,没有让她离开。

如果离开了,他们会不会都不会死,然后,带着蒋振南的人头,回到京城领赏去。

不对。

黑衣人立即反应过来。

这人开刚说,她与蒋振南他们见过一面,所以,所以这人是特意过来救蒋振南的。

这也就解释了,为何蒋振南的马,会让她骑在背上,感情他们是一伙的。

他现在真是后悔不迭。

如果,他不是为了一逞心里的快感,一开始就把蒋振南的人头给割下来,然后尽快离开这个地方,是不是他们根本不会遇见这个女魔鬼女妖怪了?

林月兰或许猜到了他所想,对着黑衣人就是咧着嘴“嘿嘿”的笑了两声,然后,一句话就给了这个黑衣人沉重的打击。

她说道,“从你一开始拿着你那把杀猪刀要把面具大叔杀死时,我就在,呃,就在那,和烈风一起,站在那看着。”

林月兰指了一下她们来时的方向。

这是在告诉他,就算他第一次拿着刀子想要杀了蒋振南时,他也不会得逞的。

这一次本是被掉起已经无力挣扎的黑衣人,猛得吐出了一大口血,然后,眼白一翻,头一歪,死了。

他是被打击,被吓死,也是被气死的。

林月兰看着死去的黑衣人,再次咋了咋舌,撇了撇嘴,很是疑惑的道,“难道这些所谓的死士心里素质就真的这么差吗?”

她竟然一下子气死了两个死士。

林月兰和黑衣人的对话,已经微微清醒过来的蒋振南和郭兵他们,都在一旁听着。

但是,他们听到刚才的异状惊起,是因为眼前的女孩子时,除了蒋振南也是面具之下的表情惊讶了一下,其他人的神色,除了惊讶震惊,同样也有些惊恐和害怕。

林月兰走向前去,然后,笑嘻嘻的问道,“面具大叔,中尉大叔,你们刚才都听到了吗?”

叫着他们时,犀利的眼神,同样的掠过另外两个人,小三和小六,至于小十二,已经被林月兰打晕去了,可以忽略不计。

除了蒋振南,一律点头。

林月兰的眼神一厉,脸上仍然带着笑,但嘴里却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嗯?”

听到林月兰那道阴险意味不明的笑一时,猛得打了一个机灵,顿时回过神来,然后,三人很有默契的立即摇头,这头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

林月兰再次“嘿嘿”的笑了两声,问道,“你们这一下子点头,一下子摇头,你们这是在告诉我,是听见了呢,还是听见了呢?”

“不,不,我没有听见,我什么也没有听见!”郭兵连忙说道。

笑话,如果承认他们听见了,这后果可想而知。

“对,对,对我们什么没有听见,什么都没有听见!”其他两只,点头摇头如拨浪鼓快速的附和,脸上有着惊奇夹杂着惊恐之色。

生怕晚了,就会像那些黑衣人一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林月兰嘴角一抽。

他们这是真她当成洪水猛兽了。

林月兰也不想想,在他们眼里,她可比那什么洪水猛兽凶猛多了。

至少,那些洪水猛兽吞食的人,让他们清楚是怎么死的。

但她出手,连让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就知道她飞身而起,然后,人就死了。

林月兰继续笑嘻嘻的道,“哎呀呀,中尉大人,本姑娘有这么可怕吗?看你们这一副见鬼害怕的表情,好像本姑娘会吃人一样。”

林月兰说这话的时候,郭兵三人在暗中腹诽,道,“你是不会吃人,但是你却比会吃人更加恐怖,能不让我们害怕嘛。”

“哎呀呀,兵哥哥们,放心吧,本姑娘是绝对不会吃人,更何况,本姑娘对吃人那种恶心之事,可是一点都不感兴趣。是不是烈风?”

说着,还摸了摸烈风的脑袋。

烈风似乎能听懂林月兰的话,很是人性化的点了点头。

烈风在林月兰在烈风背上一跳下时,就立即跑到了蒋振南的身边,用它的脑袋蹭了蹭蒋振南的胸膛,然后,再伸出它的舌头舔了舔蒋振南的手心,似乎想要把他叫醒一般。

等林月兰处理完那些黑衣人之后,它又立马蹭上林月兰。

看到烈风那狗腿一般的行为,郭兵几个知道烈风那高傲性子之人,嘴角都不由的再次一抽。

虽说上次烈风不知为何对这孩子这么亲近,但是他们总以为是因为他们头儿的原因。

烈风聪明着,谁对头儿好,谁对头儿不好,它都知道。

对于与头儿比较亲近的人,他们靠近,它并不排斥,但是对头儿不怀好意之人,烈风一个马蹄子过去,傲然拒绝他们的靠近半步。

但不管是不排斥还是拒绝都好,他们这是第二次看见烈风如狗腿子一般对着一人这么谄媚的,如果烈风会说话,会笑的话,这样的动作和表情,真就如一个小人行径,媚上欺下。

几人对于烈风的那种极力谄媚的行为,简直不忍直视。

不过,让他们更为好奇的是,这个孩子是烈风找来救他们的吗?

郭兵的身上这一个洞那一个洞,看起来伤势严重,但是都没有伤到内脏,只是失血过多,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很是无力,脸色苍白,好像要随时晕过去一般。

但此刻好奇之心,占上了风。

郭兵道,“诶,姑娘,你一开始说是烈风带你过来的,是真的吗?”

林月兰对他翻了一个白眼,反问道,“你说呢?”

这不是废话嘛。

如果不是烈风求到她头上来了,她一点不想多管闲事。

只是她太喜欢烈风,而且对于只有一面之缘的面具大叔,很有好感,再说了面具大叔可是这个国家的战神,有他在,龙宴国就平安无事,不会被其他国家侵犯,所以,于情于理,她也想出这个手,把这个救起来。

但是,她知道,她把人救起来了,她迟早就卷进权斗的漩涡之中。

所以,在那一天到来之前,她要尽快让自已强大起来,除非必要,她真的一点都不想灭尽天下人。

随后,她就对着烈风说道,“烈风,我答应你的事,我已经做到了。现在你是不是应该跟我走了。”

郭兵三个一懵。

这孩子的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说,烈风求救,而她救人的条件是烈风跟着她吗?

所以说,他们所有人的命,都不及一匹马吗?

深受打击啊!

这、这、这孩子就因为一匹马来救人?

烈风听罢,转过马头,眼神有些黯然,及对蒋振南这个主人的恋恋不舍。

它再次对着蒋振南的手心舔了舔,然后,它的马头再对着蒋振南的头,蹭了蹭,如兄弟道别一般。

蒋振南费力的抬起他的手,摸了莫它的头,说道,“烈风,谢谢!”

他们谁也没有想过,他们只有一面之缘的孩子,武力竟然这么高强,瞬间就能包围他们的黑衣人给杀死,就是连他,在没有中毒之前,也不能做到。

这个孩子到底是谁?

蒋振南现在越来越想知道,这个孩子当初为何会一个人在深山野林间,难道她的师傅是世外高人,隐居在那不成?

林月兰对着蒋振南说道,“实话告诉你吧,面具大叔。开始烈风来找我时,我一点不愿意出手相救,即使我能毫不费力的把你们所有人给救下。

但我这人太怕麻烦。

你应该知道,我救下你们,会有什么麻烦,所以,我是拒绝烈风的。”林月兰说的很直接。

就是她不想要麻烦,所以,不想救人。

蒋振南当然明白如果这孩子出手救人,会惹出什么样的麻烦。

无非就是卷进谋权夺利的漩涡之中。

谁让她出手所救之人,乃龙宴国朝廷堂堂镇国将军,龙宴国百姓的战神将军。

她这一救,所涉及相关到的朝廷之中所有人之间的利益中心。

只要他蒋振南还活着,那些人迟早会查出,救他之人。

“不过,烈风护主心切。听着拒绝的话,它对我直接下跪。蒋振南,你真有个好伙伴。”一个不会背叛的好伙伴,就像她和小绿一样。

林月兰继续说道,“我感动于烈风的重情忠义,所以答应烈风过来救你们。但我这个人也是很现实。感动归感动,要我救人,就必须拿出诚意,否则,不管是谁,都免谈!”

“所以,你就要烈风跟着你,是不是?”小三子义愤填膺的对着林月兰说道。“你这是趁人之危!”

林月兰没有回答他,只是问道,“你几岁了?”

因为林月兰的一身女孩子打扮,而小三子却从没有跟女孩子讲话,这是第二次与女孩子说话,第一次也是与林月兰,只是当初林月兰的没有一点美感,而且打扮也像个男孩子,他当时根本就没有相过害羞。

但此刻林月兰的打扮明显是个女孩子的模样,秀气漂亮又可爱。

所以,他对着林月兰的小脸,红着脸说道,“17岁!”

林月兰随即冷笑着道,“原来你已经17岁,我还以为你只有七岁呢。要知道,我与你们无亲无故,我为何要救你们?难道就凭着我与你们那只有的那一面之缘吗?

呵呵,别逗了,大哥,好吗?人与人之间,一面之缘的人,多了去了,我为何不救他们,要救你们?”

“我不是什么大善人,既然要我救人,难道就不应付出一些报酬吗?既然烈风愿意放弃与原主人的相伴,只为救人,跟着我,我又为何不能接受?所以,你所谓的趁人之危,是打哪说起呀?小三大哥哥!”

当初见面时,他们都跟林月兰介绍了一下自已,所以,林月兰当然记得他。

小三子被林月兰说的面红耳赤,被噎的反驳不了。

实际上,他也知道他说错了话,只是话已经出口,要了收回来,根本就不可能。

蒋振南对于烈风选择跟随这个孩子,当然很愿意。

只是,他心中现在有另外一个主意。

他咳嗽了两声,带着低沉沙哑的嗓音说道,“姑娘,这孩子不太懂事,说错了话,我来替他赔个不是,请姑娘,大人有大量,不要再生气了。”

林月兰是个声控。

虽说蒋振南此刻全身软绵绵,连说个话无力气般,但他的声音,依然低沉中带着沙哑磁性,林月兰一听到这种声音,整个人都有点酥麻感,特别的兴奋与激动。

当然了,林月兰也不表现出来。

她脆声声的说道,“面具大叔,我才十二岁,比他还小五岁,好嘛!”

“十、十二岁?”几个都惊讶了。

明明他们记得这孩子两月前告诉他们的是八岁吧,这两个月不见,就长了四岁?

“怎么,我十二岁,有这么惊讶吗?”林月兰有点不高兴的小吼道。

“不,不,不惊讶,只是有点好奇而已。”除蒋振南之外,其他人一致就这么附和。

林月兰说道,“哼,我只是营养不良,没长高而已。再说了,难道你们不知道女人的年龄是保密的吗?”

四人嘴角一抽。

还女人?

这孩子是不是太过成熟了?

还有谁来告诉他们,什么时候女人的年龄成了秘密的?

蒋振南再次咳嗽了两声,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这次知道了,姑娘!下次我们再也不问女……呃,女人的年龄了。”

林月兰摆了摆手,道,“你问不问别人的,就不关我的事,反正以后就不能再问本姑娘的。”

几个的嘴角又抽了。

这孩子是拿着他们来玩的吗?

“哦,对了,时间很晚了,你们既然没事了,我也要赶着回家了。不然,这荒山野林的,天一黑下来,就有猛兽出没,实在危险。

所以,我们现在把账给算了吧。

呐,这地上躺着二十八个黑衣人,就是二十八万,刚才我也说过了。现在要说的是那个黑衣首领,杀他至少是五万两,现在总共三十三万两,你们什么时候把银子给我?”

郭兵立马嚷嚷道,“姑娘,不是让烈风跟你,已经算是报酬了吗?怎么杀一个人还要一万两一个,那个人你收的更是夸张,要五万两。你是不是太黑了啊?”他用手指了一下那个黑衣首领。

林月兰对着郭兵嘿嘿笑两声,然后似乎很是正色的说道,“你说烈风啊。烈风只是是我救起他家主人的报酬而已。不然,你们以为你们将军都中了剧毒,都奄奄一息快要死了的人,现在能说能动是靠他自已的吗?没有我,哼,你们就抹脖子,为你们将军殉身吧。”

林月兰的话听着好像很不客气,然而,不能否认,她说的都是事实。

可是,让郭兵他们震惊的是,他们头儿身上剧毒,竟然是被这孩子给解了?

郭兵目瞪口呆的看着林月兰,张口结结巴巴的问道,“姑娘,我们……我们头儿……身上食心毒解了吗?”

“解了啊,”林月兰理所当然的答道,“很奇怪吗?”

不奇怪吗?

几个震惊的无法言语了。

林月兰看了看天色,有点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道,“你们烦不烦啊,我们现在是在说的那三十三万两银子,什么时候给,说个话啊。我可没有耐性跟你们说这个说那个,只要把银子给我就好!”

郭兵不说话了。

这三十三两银子太多了,他根本就给不起。

所以,只能交给他们的头儿去处理了。

蒋振南沉思了一会,然后沙哑磁性的声音响起,他道,“姑娘,三十三万两银两没问题。只是在给姑娘银两时,希望姑娘答应我一件事儿。”

林月兰想了想,点了点头道,“说吧,是什么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