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把人带回家/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想了想,点头道,“说吧,什么事儿?”

那三十三万两银子,看起来是她狮子大开口的样子,但实际上,却已经很便宜了。

因为,别说蒋振南本人,就是这个中尉大人,他的身份都不少于三十多万两,所以,他们所有人的命加起来,是远远大于三十三万两,因此,对于杀一个黑衣人一万两,她一点都不觉得惭愧。

等等,这个面具大叔,想说的事,不会是想跟她讨价还价吧。

似乎反应过来的林月兰,立即出声道,“等等,面具大叔,你不会想跟我讨价还价吧?我事先声明啊,我说的三十三万两已经是最底价,少一两我都不干的啊。”

几个的嘴角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抽了,但是现在已经抽的都嘴角要抽筋了。

两个月前说这个孩子是个小财迷,一朵伞朵要一两银子,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小财迷,是个大财迷。

她一个孩子弄到三十多万两,这么多银子往哪放啊。

就算是银票,也有一捆,好吧。

郭兵咧着嘴说道,“姑娘,你一个孩子要到这么多来做什么?就真的不能少吗?给个二十万两也好,姑娘,三十多万两真的是太多了?就算拿给你,你也不知道放哪里啊?”

说到这,郭兵猛然想到什么,又问道,“哦,对了,上次离开之时,你说过等有缘再见时,姑娘告诉我们,你姓名啥,家住哪里吧?现在我们就是属于有缘分再见的那类人了吧?”

不等林月兰应答,郭兵继续说道,“既然我们这么有缘分,是不是不要叫这么高的价啊?”

这是自顾自说啊。

林月兰很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

这个郭兵身上的伤到现在都还流血不止,失了这么多血,竟然还这么有力气跟她讨价还价,怎么就不晕过去呢。

她对着郭兵嘿嘿笑着两声说道,“缘分可不是用金钱给买来的,这不,不就是有缘分嘛,我才会及时赶来救你们一命不是?难道说,面具大叔和中尉大人,及两个小哥哥的命,不值三十三万两?嗯!”

“咳咳……”郭兵突然剧烈咳嗽一般。

他才不能承认,他们的命不值三十三万两,别说三十多万两,就三百多万,也买不到他们的命啊。

郭兵有点羞脸的说道,“姑娘,你真是说笑话了。别说我们全部人命,就是我们头儿的命,那可不是银两来衡量的,他可是无价之人呢。”堂堂的一个国家战神,现在竟然被人讨价还价说身价去了。

一会儿,郭兵又反应过来,“诶,不对啊,姑娘,刚刚明明说的是那些黑衣人人的钱,怎么说突然说是那些钱,是我们值不值的问题上去了。”

林月兰撇了撇嘴说道,“所以说,你们比那些黑衣人值钱,他们是二十九条命,你们是五条命,你们的命比他们值钱多了。”

郭兵一听,点了点头,他们的命当然比那些黑衣人命值钱啊。

可一摇头,立马又发觉不对劲,他黑着脸说道,“姑娘,刚不说了,我们的命可不是用这些银两来衡量的嘛,怎么又说到我……”说到我们命值不值钱的上面去了。

说到这,他又感觉到不对劲。

因为这样一说,他都会感觉到直接给这孩子三十三万两银子会给少了呢?这可与他的初衷完全相违背啊。

郭兵顿觉得,只要遇见这个孩子,他就总说不过她,让他都以为,他是不是变笨了?

实际上叫,他并没有变笨,是这个孩子太聪明了。

还没说两句呢,就会被给绕进去。

小三子和小六子看到他们的中尉大人又没有说过这个孩子,顿时对郭兵不忍直视,及对他抱有万分同情。

要知道,平时,中尉大人无论是在他们面前,还是在军营中面对那些军官,可都是会被他给反驳的哑口无言。

但此刻,他竟然会被一个孩子说得变笨了一般。

郭兵发觉了自已绕进去了,他给自已的总结,就是他失血过多,脑子不好使,才会说不过这个孩子。

郭兵再接再厉的说道,“诶,姑娘,你看我们现在可都是伤残人士,再加上一路追杀,这么精疲力竭的,肯定需要钱啊,治伤要钱,吃喝也要钱,就是现在身上穿着这衣服,都已经破破烂烂的,肯定得换,这不也是要钱的,不是。

所以,我们身上任何一方面都很需要钱,是吧。所以,能不能再少点啊?”

说来说去,郭兵就是真舍不得这么多钱啊。

林月兰很是淡然的答道,“我知道你们身上都有伤,也要吃喝拉撒,可是这些又关我一个孩子什么事啊?”随即,她又给了郭兵一个轻蔑的眼神,说道,“我说中尉大人,你是不是太抠门儿,你们要用钱,怎么尽想从我的钱里作打算啊?”

听到林月兰的话,郭兵气得一个后仰。

什么叫做尽想从我的钱里作打算啊?

这些钱明明是他们的钱,好不好?怎么又成了她的钱了?

但是反观一想,其实也没有说错。

如果按着三十三万两的钱给林月兰,然后郭兵总是想方设法,想要从这些钱里扣掉他们自已用,还真是从这些钱里作打算了。

但是,但是,他们都还没有付钱,好不好,既然没有付钱,那现在就还不属于她,不是吗?

“不,不对,姑娘,我们还没有给钱呢?”郭兵说道,“没给钱,不就是不是你的吗?”

“哦,没给钱啊?”林月兰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即脸色一冷,厉声的问道,“怎么?难道堂堂龙宴国的镇国大将军,堂堂的中尉大人,竟然对于别人的救命之恩的钱,还想赖着不成?”

郭兵哑然。

他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好不。

郭兵还想着再跟林月半说清这个事实,但是蒋振南实在看不过去,郭兵此刻的笨嘴笨口的,然后在再这钱那钱,给不给这么一直说下去,直到天黑都可能还没完没了,这个样子,要说到什么时候啊。

这里是深山野林的,也是猛兽出没的地方。

如果是平时,他们歇在这里,用不着担心,但是,现在他们五人都是受了重伤,身上的血腥味,肯定会引来那些凶猛的野兽过来,到时,他们只能成为了那些野兽的晚餐了。

所以,现在能带他们出去的,也就只有眼前这个孩子了。

他轻咳了两声,阻止着郭兵的说道,

“姑娘,三十三万两银子,一两不少的,我可以全部给你。只是,我还是希望姑娘能答应我一件事儿。”

林月兰对于面具将军,比郭兵温和多了,谁让她爱听这个人说话呢。

林月兰对蒋振南再次点了点头道,“面具大叔,你先说说是个什么事儿?如像他所说的,少给半个铜板,我也是不会答应的。”说着,林月兰用小手指着郭兵。

蒋振南面具这下苍白的脸,看着林月兰那小财迷的模样,不由的再次浮现一丝丝笑容。

蒋振南看了看周围,然后,说道,“姑娘,你看这里是深山野林的,我和兄弟们,又身中重伤,你看能不能想办法,带我们回去?”

林月兰听到蒋振南的话,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回去?回哪去?”说着,她又作了一个拒绝的手势,继续说道,“要说要我送你们回京城,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

再说了,一个乡下孩子,别说京城,就是县城是个什么样子的,我都不知道,如何送你们回去?更何况,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子,又怎么送你们回去?”

听到林月兰说手无缚鸡之力,除了蒋振南,其他两只,都很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

哪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子,会一眨眼就杀了二十八死士?

蒋振南轻轻摇了摇头道,“不是把我们带回京城,而是带回你家去!”

虽不知道这个孩子到底是什么人,但是,他们现在也没有办法单独行动,他的毒是有些缓和,但是身上除毒,他也还有伤。

所以,他现在唯一的办法,只能求助于这个孩子的帮忙了。

林月兰一听蒋振南要她答应这样的一件事,脸色立马严肃起来,低垂着眼帘,似乎在深思。

随后,她摇了摇头,道,“不行。”

“为什么?”小三子大声的反问道。

“因为我怕麻烦!而你们、就、是、麻、烦!”“林月兰犀利的说道,”

“再说,我从远处赶来救你们,已经说明我心善,不忍让堂堂的战神将军,不明不白的葬身于此,你们已经是欠了我一个大人情了,看着烈风的份上,再加上那三十三万两银子的份上,那个大人情,我就不用你们还了。

现在要我带你们回我家,实话告诉你们,我、办、不、到!”

林月兰严声的拒绝,除蒋振南,其他几个人,都气的脸色有点发红了。

这孩子真是太固执了,俗话说,救人救到底,送佛送上天。

现在,她把他们救下来了,然后,又把他们几个伤残人士留在这深山野林的,她拍拍屁股走人,那他们几个只能等着被那些野兽吃了吧。

“姑娘,你应该知道,在这深山野林的,万一有什么猛兽凶兽闻到血腥味,我几个人可根本就没法打斗,那结果很显然,就成了它们的食物。”

平时沉默寡言的镇国大将军,此刻却发挥了如郭兵一般的三寸不烂之舌,打算说服林月兰了。

几个属下都微微惊讶于他们的头儿此刻的“能说会道”了啊。

“那到时,你答应烈风的救下我们性命之事,那不成了白费力气了,因为我们一样很可以没有活下来。更何况,你说要我们付那三十三万两的报酬,我们人都死了,谁给你报酬去啊!”蒋振南说的句句犀利。

林月兰听罢,托着下巴,聚拢眼神,凝视着这个带着银色面具的大叔,然后,一下子点头,一下子头的。

最后,林月兰说道,“对不起,面具大叔,我说了我这人怕麻烦。所以,我不可能带你回我家的。”

“你不是很爱钱的吗?”郭兵此刻忍不住插嘴道,“那三十三万两银子,你不要了吗?要知道我们都死在这,就没有人付钱付报酬给你了,那三十三万两银子,也算是打水漂了,你真的忍心?”

在他两次见面的认知里,这个孩子可喜欢钱的。

所以,才会开口闭口也是钱。

但是,他们却不知道,她的心,竟然这么冷硬。

他们的头儿,已经开口,呃,算是求她了,她竟然会无动于衷在这。

林月兰瞪了一眼郭兵,没好气的说道,“谁告诉你们,你们会死在这的。”

啊?

包括蒋振南都有点愣不过神来。

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答应带他们回去了不成?

只是没等他们想明白,他们随即,就听到了一声响亮吹口哨的声音。

小六子一听不会死在这,他兴奋激动的道,“姑娘,你的意思是,我们都不会死在这,你答应带我们回去,是不是?”

刚才将军要死了,他们是打算殉身。

但现在将军活过来了,他们当然就不想再死了。

但问题是,他们没有死在那些黑衣死士的刀下,却要葬身于野兽之口,想想又觉得不甘心。

现在听到不用死了,当然激动高兴了。

林月兰凌厉的眼神,瞧向小六子,冷声的道,“谁答应你们,带你们回我家去的?我只告诉你们,你们不会死在的。因为那些野兽不会吃你们的,有这些人,就足够它们饱腹。”

林月兰用手指了那些黑衣人,很显然,林月兰的意思是,那些野兽只会吃这些死了的黑衣人,而不会吃他们。

只是,对于林月兰的话,几个人很是糊里糊涂,根本就不明就里。

为什么那些野兽不吃他们这些新鲜的活人,而去吃那些死人?

林月兰现在也不跟他们解释。

其实,要带他们回林家村,也不是难事。

但她这个从末世过来的人,只想着过着平静安宁无人打扰的日子。

她虽出手救下他们,但相信他们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绝不会出卖她,所以,即使她很可能会卷入那场权利争斗的漩涡之中,但也不会很快就卷进去。

可是,如果把他们带回林家村,那性质又不一样了。

林家村突然出现了几个人高马大的陌生男人,就算古代的农村信息流通再封闭堵塞,可最终还是会传出去,那时间,可比不带他们回去,会早很多的。

因为蒋振南只以为这个孩子是深山野林长大的,所以,并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

因为,他一点都不认为,一个农村的孩子,无论是在学识上,还是在武功造诣上,可能拥有的。

再一个,他认定她深山里的孩子,是因为两个月,他发现她一个大秘密。

她能跟动植物沟通。

他认为她是深山里的一个小仙女。

就这样的认识,让他做了这样的一个决定。

但是在后来他说,如果他早知道,这个孩子实际上就是林家村的一个普通孩子,而且还是一个比普通孩子还不如的可怜孩子,他就是宁愿死,也不愿意开这个口,让她带他们出去,以致于,之后,让这个孩子过早的卷入了那场漩涡争斗,甚至是卷下天下之争的局势之中。

但,这个孩子,却一心只想要一份平静的生活而已,而他却把她带入到动荡不安的世界中。

这一切,蒋振南并不能预料。

蒋振南微微皱着眉头,有些不解的问道,“姑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只是他一问完,表情就立即惊讶起来。

不仅是他,郭兵他们不仅惊讶,而惊恐不安起来。、

因为,他们看到不远处,来了一只有他们半人高的大白虎。

这只大白虎,头顶上顶着“王”字花纹,除了“王”字上,是几宗黄毛,其他全身雪白,不一根杂毛,眼神犀利,威风凛凛的走了过来。

噔……噔……

这走路声音,他们都感觉到了地动山摇一般。

郭兵惊恐的指着那只大白虎,慌张的说道,“头儿,大老虎,大老虎……”

他一时之间忘记了,他们眼前有一个人,可是比大老虎还可怕的存在。

因为他们相信,二十多个黑衣人,围攻一只大老虎,拿下或者杀死老虎肯定绰绰有余,但是,那二十多个黑衣人,却被一个孩子给杀死了。

所以说,能杀死二十多个黑衣人的主儿,会怕一只大老虎吗?

蒋振南是见过这只大白虎的。

因为他偷看过,这个孩子曾为大白虎养伤,所以,对于它现在突然之间的出现,虽微微惊讶,但却没有像属下这般惊慌。

大白虎慢慢的走了过来,或许能听懂郭兵的话,只见它眼白翻了翻,给了郭兵一个鄙视的眼神。

这下,不仅是郭兵几个人,就是蒋振南也是诧异不已。

小三子呆愣着脸,转过头,对着郭兵,很是不可思议的说道,“中尉大人,这只大白虎好像对你翻了一个白眼?是不是?”这白眼的意思当然很简单,就是不屑外加鄙视。

郭兵才不愿意承认,他竟然被一只老虎鄙视了,他否认的道,“小三子,你看错了,你绝对看错了。”

“可是,我也看到了啊。”小六子小声的说道。

郭兵怒瞪着小六子,这个猪队友。

不对,他们为何还有心思在讨论,这只大白虎翻没翻白眼的事?

他们不是应该赶紧离开这的吗?

“头儿,我们赶紧逃吧?”眼看着那只大白虎就到跟前了,郭兵咽了咽口水说道。

这只大白虎看着是一只大可爱,但也改不了它是老虎的事实,所以还是逃为上策啊。

别说小白给郭兵一个白眼,就是连蒋振南也要给郭兵一个白眼了。

这人是不是因为流血过多,脑子变笨了啊。

没看到这只大白虎对他们一点敌意都没有吗?他们往哪逃去?

再说了,他们需要逃吗?

这只大白虎可是这个孩子的……

“小白,过来!”林月兰对着大白虎招了招手。

这下,再一次让郭兵他们震惊了。

他听到了什么?

这只大白虎被这个孩子叫做“小白”?

不等郭兵想明白,为何这么只大白虎叫做小白,他们就只听到林月兰对着小白语重心长的说道,“小白,这五个人是我的认识的人,今晚他们要留在这过夜,你让你的小伙们,不要吃他们好不好?如果真要吃人的话,就让它们吃那些人吧?”

林月兰先是指了一下蒋振南五个人,然后再指了一下死在地上的黑衣人。

林月兰的话一出口,除了蒋振南维持着将军风度,郭兵等人简直惊悚了。

这孩子到底在说什么啊?她这话里又是个什么意思啊?

还有,她跟一只老虎说话,这只老虎能听懂吗?

但,事实总是出乎于郭兵等人的预料衣惊讶之外。

然后,他们再次惊掉下巴的看着,这只威风凛凛却被称为“小白”的大白虎,对着他们五人鄙视了一眼之后,接着就对着这孩子点头了。

呵呵,他们是在做梦吧!

一只会吃人的老虎,竟然会有这么人性化。

呃,不是,其实,刚才那些树木突然间疯长,才是更不可思议的事吧。

想通了这一点,郭兵又没有这么纠结于被一只大白虎鄙视之事了。

只是,他心里有种猜测,这个孩子的来历肯定不一般。

或者是仙人,要么或者是妖怪。

不然,根本就没法解释,她刚才所说这些树枝的疯长是因为她的关系,而现在她也似乎能够与动物沟通,与它们友好相处。

郭兵咽了咽口水,很是好奇和疑惑的说道,“姑娘,那些野兽真这么听这只,小白的话?”

林月兰咧了咧嘴,对他假笑一声,反问道,“你说呢?”

笑话,小白是这一片深山森林里的百兽之王,那些没有智慧智商的野兽,只会本能的听从王者。

随即她又话锋一转,对着蒋振南说道,“面具大叔,这下你就不用担心,今晚上被这些那些野兽吃了吧。所以,你们就安心的在这里度过一个晚上去,明天就赶紧离开这。

哦,对了,我的钱,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啊?”

蒋振南嘴角一抽。

这孩子,时刻不忘她的三十三万两啊。

可,这人又偏偏这么有原则,就是不肯带他们回去。

蒋振南面具之下惨白的脸,带着些歉意,对着林月兰说道,“抱歉,姑娘。突然身中剧毒,然后,很是匆忙的带着兄弟们出京城,身上根本就没有准备多少银两,别说三十三万两,就是三两三,我们身上也没有了。”

“什么?”林月兰惊讶了的道,“你们身上都没有钱了吗?”眼神里满是狐疑。

一至摇头。

笑话,谁会突然间带这么多钱到身上来。

看到他们摇头,林月兰似乎根本就不相信。

那钱可是她报酬,她是肯定要取得的。

如果他们现在身上都没有钱,那以后,她还不是又要去京城找他们,那还是同样的麻烦了。

随即,她把手中的藤蔓往身上一系,然后,双手就开始往蒋振南身上摸去。

小手一开始摸的方向,就是蒋振南的胸膛。

几个被林月兰这突然而来动作给弄傻了。

这孩子在干吗?

难道她不知道,不管她是八岁,还是十二岁,无法改变的事实,那就是她是个女孩子啊。

一个女孩子,可以随便摸男人身吗?

七岁男女不同一席的道理,这个孩子,难道不懂吗?

或者说,是听到他们身上没钱,用非礼来取得报酬吗?

如果林月兰知道他们想法,只会呵呵冷笑两声说道,“姑奶奶我一点都不想吃你们这些小屁孩的豆腐。”

呃,三十二岁和二十四岁,对于林月兰来说,二十四岁,就是她的小弟弟一般,何况,她现在还是个孩子,对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可以非礼的动作啊。

很显然,林月兰又忘记了,在这里,十二岁是个可以订婚嫁人的年纪啊。

蒋振南在林月兰的小手,摸上他胸膛的那一刻,深身突然变得僵硬起来,躺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就是连呼吸也不敢一般。

他是给吓的。

这孩子虽个小孩子,但也是个十二岁大的女性,好不好。

对于他来说,这孩子随便摸一个男人,不是乱来吗?

软绵绵的小手,在他胸膛上摸够了一般,又开始往腰上移去,软绵,温暖,可是……

蒋振南咬牙道,“姑娘,请自重!”

这孩子现在到底是摸哪里啊?难道不知道男人的那个地方,根本就不能乱摸的吗?

林月兰摸在蒋振南腰上的手一顿,有些不明白,这个蒋振南为何突然对她说自重是什么意思?

林月兰迷糊的眼神看向郭兵几个,只见他们几个是满脸通红,然后,手捂着脸,眼睛似乎很不好意思的瞄向某处。

林月兰顺着他们目光,然后,转到了自已的手上,当看到她手所放在的位置时,林月兰猛得小脸一红,忙拿开自已的手,对着那个地方就拍了一下,嘴里却不自由的大喊一声,“啊,流氓!”

她的手竟然放到了男人某个地方去了。

这下轮到郭兵几人翻了白眼了。

这流氓到底是谁啊?

明明是她自已,好不?

蒋振南被林月兰在男人的某个位置重重的拍了一下,以这孩子的手劲这么拍一下,立即疼的他额头直冒冷汗。

“唔……”蒋振南疼的嘴里唔了一声出来。

这样的疼痛,是男人都受不了啊。

林月兰反应过来时,脸上立即有些愧色和内疚。

她蹲下身子,小声的问着蒋振南,“面具大叔,你还好吧?”

她真不是故意的,她只是有些惊慌的条件反射而已。

看着面具大叔这么般的疼痛,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打坏?

想到这里,林月兰也是一肚子的懊恼,明明她是查看一下蒋振南身上到底还有没有钱,怎么突然间就摸到了那里呢?

她之前虽在镇上摸过几个臭流氓的,但那些人长相恶心,而且也根本就不把那些人当男人,就直接从他们的裤裆里把钱摸走就走人了。

可是,呃,这个面具大叔,毕竟是个熟人。

熟人,根本就不好下手啊。

蒋振南疼了一会,看着林月兰有些愧疚的小脸,突然有些恍惚。

为何这个孩子摸到了他的身子,他一点都不反感,然而觉得有些意犹未尽之感。

这种感觉与把她当成朋友的感觉一点都不一样。

那种感觉,他很喜欢,可又说不上来。

“大叔,面具大叔,”看着蒋振南一直没有给她回复,傻了一般,她以为真把蒋振南那东西给打坏了,脸色有些焦急,一只手不断在蒋振南的面前摇晃,“面具大叔,你没事吧?”

蒋振南总算回过神来,他摇了摇头道,“我……我没事。”

他越是这样说,林月兰越是觉得有事。

她虽有异能,可她不是医生啊。

再说了,她也无法判断蒋振南,到底有没有事啊?

不过,她的异能虽能检测出来,但这不是又暴露了她身上的一个秘密吗?这样一来,就真的把小绿给暴露出来了。

所以,林月兰是不愿意动用异能给蒋振南检查的。

林月兰想了想,说道,“面具大叔,既然是我不小心打坏你那东西,我对你一定会负责的!”

哈?

郭兵等人就是包括蒋振南对林月兰的话,分外惊讶。

蒋振南反应过来,立即摇头道,“不用,不用,姑娘,我真的没事。”

他都已经二十四岁了,而且是天煞孤星的命,让她嫁给他,不是被他害了么。

蒋振南说不用,郭兵却抢着答道,“好啊,好啊,姑娘。相信我郭兵,你嫁给我们头儿,一定会幸福的。”

听到郭兵的话,有林月兰神情有些疑惑了。

她什么时候说过要嫁人了?

林月兰没好气的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嫁给面具大叔的啊?”

啊?

蒋振南和郭兵他们立即有些疑惑了。

“可你刚才不是说要对我们头儿负责的吗?”小六子比较单纯和直白的说道,“难难道你的负责,不是要嫁给我们头儿,然后照顾我们头儿的幸福吗?”

林月兰脸上一黑,感情是她说的话,有歧义啊。

林月兰更加没好气的说道,“谁告诉你们,负责,是一定要嫁人的方式的。”

啊?不是嫁人,是什么?

“我说的负责,当然是负责治好面具大叔那里了。”林月兰说道。

呵呵……

几个大男人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就连蒋振南都有些嘴角抽动。

林月兰看着几个伤残人士,再重新看了看天色,皱了皱眉头,重新深思了一下,说道,“算了,救人救到底,送佛送上天。我带你们几个回去吧。”

只是,这次轮到蒋振南拒绝了。

“不,姑娘,我们还是不要麻烦姑娘了!”既然她一直不肯带他们回去,是因为怕麻烦,那他也实在不想再给她增添麻烦了。

反正,今天晚上,他们是不会葬身于野兽的腹中,他们就用不着再麻烦这个孩子了。

可是,林月兰是个倔的。

这次又轮到了林月兰不愿意了。

她立即双手叉腰,有些生气的大声喝道,“你说面具大叔,你这人是怎么回事啊?我不愿意带你们回去,你却跟我讲条件,要求我带你们回去。可我现在愿意带你们回去了,你又拒绝了。你这是在跟我于文字游戏呢,还是在跟我玩心里战。

但是不管是哪一种,我林月兰做了某一种决定,我是不会更改。

所以,今天你跟我回去也好,不跟我回去也罢,你们,我今天是一定要带回去的。”

几个大男人的嘴角又一次抽畜。

话说,女人是无理可讲,小孩子是六月的天,都是说变就变。

这话应在这个孩子身上,还真应和。

说不带他们回去是她,现在强硬要带他们回去的也是她。

不过,蒋振南却问道,“姑娘,你叫林月兰?”

郭兵也是好奇的望向林月兰。

林月兰大声的说道,“是啊,我叫林月兰又怎么了?有问题吗?”

“没问题,没问题!”除蒋振南之外的几只再摇头。

合着,他们一直在姑娘姑娘,没名没姓的叫着呢。

林月兰点了点头,“既然没问题,那就跟我一起走吧!”

林月兰这么强硬的决定,几个现在身受重伤,手无缚鸡之力的大男人,根本就没有拒绝的余地了。

不过,让蒋振南疑惑的是,林月兰为何又突然改变主意了呢?

想到这个,蒋振南真是疑惑的问出来了,他问道,“林姑娘,你为何会突然间改变主意了呢?”

林月兰对着蒋振南嘿嘿笑了两声说道,“面具大叔,我不是说了嘛,我这不是要对你负责嘛。不带你回去,我怎么对你负责?”

事实,林月兰也是分析利弊之后,才做的这个决定。

她虽说怕麻烦,但从蒋振南被下毒,被追杀来看,即使这些黑衣人死掉了,目前是短时间内很难再回到京城。

因为要害设计他们的人,根本就不可能让他们再回到京城,很有可能早已经布下天罗地网等待着他们呢。

再说,即使蒋振南再藏到别处去,也很快会立即暴露身份,那很快把她牵扯进来,那时,她很可能就被动多了。

所以,还不如现在就把这几人放在自已的眼皮底下,然后,再让小绿监视着他们,及林家村的人,可以隐蔽一些时间。

这样暂时间内,京城那边的人,根本就无法确定蒋振南是否死亡。

那么她也可以趁着这段时间,让自已强大起来。

这就是林月兰为何又突然间内改变主意,把他们带回去的原因。

林月兰的话音一落下,几人就有些黑线了。

呃,这孩子说这话,歧义越大啊。

如果不是刚才这孩子解释了一下“负责”的含义,说不定,他们真以为她是要打算嫁给头儿了呢。

郭兵几个人有些遗憾的想到。

如果,这个孩子能嫁给他们老大,其实也是件好事。

谁让只有这个孩子不畏惧于他们头儿,而且也只有这个女孩子,也不让他们头儿反感。

林月兰说完这一句,她又拍了拍小白的头,说道,“小白,通知一下小黑大黑,让它过来接一下来。”

小白仰头虎啸了一声。

只是,郭兵他们却越发的好奇和狐疑了。

这么一只大白虎,这孩子都叫小白,那么那只小黑大黑,也不知是个什么模样,难道是只黑色的老虎不成?

只是他们似乎没有听过黑色老虎啊。

很快,他们看到所谓的小黑大黑时,比看到大白虎时,更加惊讶。

因为来的两只看起来异常勇猛的黑瞎子。

只是有一只微微小一点,一只大一点而已。

但这两只黑瞎子的高大健壮根本就不亚于这只大白虎,好不?

小三子咽了咽口水,结巴的问道,“林姑娘,这……这就是大小黑?”

林月兰没有否认的点头道,“对啊。这就是大小黑。”

随即,林月兰又招手把小黑叫过来道,“来,小黑大黑,跟你介绍一下,这几位是我的朋友。只是他们都受了伤,无法行走,就要麻烦你们了。”

大黑小黑点头,表示知道。

这一次,几人已经无法震惊了。

因为这孩子已经给他们太多的震惊了。

但是,等他们被大黑小黑驮回到林月兰家时,却又让他们震惊的无法置信。

------题外话------

抱歉又更新迟了一点

平时更新时间为中午12点零1分,如果到零五分还没有更新,那么我会在评论区的第一个置顶位置通知,请大家关注一下哦。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