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信任和好消息!(求订!)/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城某处秘密的独立院里。

穿着一套紫色锦袍,腰系金丝镂空雕边的玉带,面冠如玉的男子,他的大拇指和无名指之间,捏着一只碧绿玉杯,目光犀利的盯几窗前的白色木槿花。

只是他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烦躁和焦急。

他收回盯着木槿花目光,然后厉声的喊道,“来人!”

他的话音一落下,片刻间,就进来一个拿着拂尘的老太监,他躬身对着男子喊道,“主子!”

男子面色清冷,声音有些心急气燥的问道,“还没有任何消息吗?”

老太监摇了摇头道,“没有!不管是李卫他们,还是蒋振南一伙人,都查不到任何消息,就好像突然在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任何的踪迹!”

男子蹙了蹙眉头,冷厉的问道,“李卫之前,没有传回任何消息吗?”

老太监想了想,说道,“在26日前,他飞鸽传书,说已经追蒋振南到一个叫安宁郡县的地方。”

“安定郡县?”男子微微疑惑,“是属于哪个郡省?”

“是南部的清丰郡省!”老太监恭敬的应道。

“清丰郡省?”男子再问了一下。

“是的,主子!”老太监再次很是认真的应道。

“清丰郡省可是太子舅家归属省地。”男子自言自语的道,“难道是被太子一方的人发觉了,然后先是拦截了李卫他们,把他们灭口了,之后再救下了蒋振南他不成?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麻烦了!

太子与蒋振南向来交好,如果被他们查到蒋振南中毒之事,与他有关,那么太子肯定会以此为由,向父皇状告,到时他就可能在父皇的面前,形象大损,对他很是不利。

不行,一定不能让太子一党的把蒋振南中毒之事查到了他的身上来。

所以,为今之计,只能对于先按兵不动,再扫清之前的所有线索和尾巴。

男子对着老太监说道,“吩咐下去,情况有变,之前所有的计划先按兵不动。还有,必须扫清所有与之蒋振南中毒之事。记住,蒋振南突然出京城,与本宫无关,知道了吗?”语气严厉又一种高高在上的傲然。

“是,主子,属下会吩咐下去的!”老太监恭敬的弯身应道。

老太监出去之后,男子还一直在盯着窗外的木槿花,暗自疑惑了。

这蒋振南难道真是寻神医无涯子就到了太子舅家的地盘,还是故意到太子舅家的地盘去的?

如果是前者,他倒不太担心,但如果是后者,那就说明,或许蒋振南与太子早有勾结,只等机会让他上勾。

想到这,男子神色一变。

他差点就上当了。

好在发现及时,能够及时清除一切留余的证据和线索。

就这样阴差阳错的,蒋振南和林月兰他们竟然安稳了好一段时间。

……

既然要把人带回林家村,那么这几个受伤惨重的人员,是不可能自已走路过去,也不可能她让烈风或者是小白来来回回的来接他们,更何况,这深山野林的路也实在不好走,所以,林月兰只能叫着小白的属下兼小伴们大小黑来把他们接走。

最后的安排就是,林月兰自已骑着小白。

因为小白是不绝可能让除林月兰以后的人骑在自已的身上。

蒋振南自已骑着烈风,因为烈风也是除了蒋振南和林月兰这两个人之外,也绝不可能让其他人来骑在自已的背上。

所以,大小黑就只能驮着剩下的四个人。

虽说,四个大男人,有些体重,但是对于大小黑来说,那根本就不是事儿,驮着郭兵,小三,小六和小十二往林家村的方向走去了。

郭兵四人一开始是有点心惊胆颤的,毕竟,熊瞎子是一种很是凶猛的野兽,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它们给吃了。

只是,坐在熊瞎子的背上一会,再听着它们沉稳的脚步声之后,他们不安的心逐渐平稳下来。

这四人本是受伤惨重,失血过多,之前之所以没有晕去,一是因为过于担心蒋振南的身上的毒,二是,这个孩子身上太多诡异之事,他们生怕一不小心就被灭口了。

因此,这心一直是提着的。

只是现在坐在大小黑的背上,心慢慢的放松下来,这一放松,这倒可好,全部晕倒在大小黑的背上。

好在,大小黑步子沉稳,没有什么颠破之感,不然,这几个晕倒过去的人,非掉下来不可。

蒋振南坐在烈风的背上,看着晕过去的几个属下,很是真心真意感谢道,“林姑娘,真是谢谢你!”

林月兰与蒋振南并排走,突然她严肃的说道,“蒋振南,你必须警告你的这些属下,出了这片深林之后,把这林里发生的一切,通通把它忘在脑后。

我林月兰从没有出现过在那里,那里发生的一切,与我无关,知道吗?”

她能感觉到蒋振南是个秉性正直的一下男人,做不出那种忘恩负义之事,但是,另外两个人的年纪实在太小,她怕他们一不小心就会说漏嘴,那这麻烦同样寻她而来。

她不喜欢麻烦,可偏偏就把一而再再而三的把麻烦给惹回来。

蒋振南当然很明白林月兰的顾虑了。

俗话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如果林月兰真是仙人或者是妖怪还好一点,那些秘密暴露出去之后,可以直接躲起来,不让任何人找到。

可如果只是人世间一个普通人呢?

一个能指挥植物和动物的人能异士,这样的一个诱惑力有多大,相信只要有野心的任何一个男人都想得到。

得到之后怎么样?

好一点娶了她,利用她的能力,与她平分天下的半壁江山;

不好一点的,就很可能为了她的能力,囚禁她,为他们打下江山,更或者拿来给那些有野心的人试验研究,想方设法来剥夺她的能力,然后,自已利用这能力拥天下。

一系列的后果,只是因为,她为救他们而暴露出来的能力。

想到这些,蒋振南抓着缰绳的手,越发的用力,面具之下的表情,却是惭愧和更加的坚定。

他一定不让任何人来伤害她的。

蒋振南沙哑浑厚带着磁性的嗓音铿锵的回道,“林姑娘,你放心。我保证出了走出这座大山之后,他们什么也没有看见,什么也没有听见。我们只是你在路上遇见,好心救起的人而已,仅仅如此!”

林月兰对于蒋振南的识相,算是较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她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的说道,“其实只要你们不给我惹麻烦,我就会好好的当你们当朋友,否则的话,我既能救你们,我同样也能杀你们!”

蒋振南的心一凛,随即更加严肃的认真的保证,道,“林姑娘,如果我蒋振南及属下有一丝不安好心,我们的人头,你可随时拿去,我们毫无怨言!”

他忘恩负义之事,他蒋振南做不出来,也不允许自已的属下做出来。

否则,不要林月兰亲自动手,他都会自已动手处理。

林月兰不是害怕她的秘密传出去,她说了,她是怕麻烦。

她只是想要一份平静的生活而已。

至于平时的一些小麻烦,她只是当作生活中的一味调味剂而已。

听到蒋振南的承诺之后,林月兰又变成了笑嘻嘻的表情,笑着问道,“面具大叔,你这么老的一个人了,怎么会这么不小心的中毒呢?”

蒋振南的胸口刺痛了一下,这孩子就不能不说“老”吗?说“大”也行啊。

难道二十四岁真的就很老了吗?

蒋振南被问到下毒这样的问题,脸上的表情立即冰冷,全身也是戾气散发。

他怎么也不曾想到,跟随他十几年的管家竟然会背叛他?

这个管家是在他最落魄时,发了善心给过他一个头的的人,后来等他有些家业时,又遇见了在街头上行乞的人,之后,为还当初的一馒头之恩,他提拔了他做管家,之后,等他被封为镇国将军时,这个管家也成为了京城数一数二大户人家的管家。

但现在不管是有什么样的理由,是家人被侯爵的人威胁也好,还是为了金钱被他们收买也罢,但这都不是管家能背叛他的理由。

至于食心毒的来源,肯定是来自宫里那位了,不然,就凭着侯爵府那落魄的府邸,哪有本事再弄到这食心毒。

蒋振南带着些戾气没有任何的隐瞒说道,“被管家背叛!”

林月兰了然的点了点头,“哦!”

只有被背叛过一次的,才会异常痛恨那些背叛之人。

相信蒋振南也不是个傻的,受了这次教训之后,对于是不是难够信任的人,也有自已的判断了,不然,也就妄为堂堂一个镇国将军,连自已人都管不好的将军,又怎么有能力去是管几十万大军的将军呢?

这个话题算是暂时停止到这了,之后,清醒的两人相对无语的并排着往林家村的方向而去。

只是到了林家村后山路口时,林月兰瞧了瞧晕过去的几只,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她跟林家村村长有言再先,除了小白之外,绝不让其他的动物野兽下去到村子里去。

所以,到这里,要么是烈风和小白驮着他们回去,要么就弄醒他们,让他们慢慢的相互搀扶回去。

很显然后面一个方案比较中用。

因为。烈风和小白,是绝对不会驮除他们之外的任何人的。

林月兰从小白的背上跳了下来,然后,从自已制作的黑色背包中拿出一个白色瓷瓶子出来,从瓷瓶中倒出四粒绿色的药丸子,之后,封好瓶盖,又放回背上的包里,然后走向大黑小黑前,很不温柔的掰开他们的嘴巴,就把药丸扔了进去。

做完这些动作之后,她又拍了拍手,走回小白的跟前,轻轻一跃,跳回到小白的背上。

从林月兰拿出瓷瓶倒出药丸,到弄进他们嘴里去吃,蒋振南至始至终都没有过问一句。

跳到小白背上之后,两人又并排的慢慢前进,后面的大黑小黑慢慢跟着来。

林月兰有些疑惑的问道,“面具大叔,你怎么就不问问我给他们吃了什么呢?”

蒋振南紧抿着嘴,之后,面具之下的嘴巴,张了张,说道,“我相信林姑娘绝不会害他们的。”

林月兰微微一愣。

随即她“噗嗤”的笑出声来,她很是好奇的问道,“面具大叔,你就这么相信我吗?难道不怕我给他们吃的是毒药吗?”

蒋振南很是认真的说道,“如果林姑娘真是要害他们,给他们吃毒药,就在刚刚他们离开那个地方他们清醒时,就给他们吃了,还会等到现在吗?况且以林姑娘的天卓本事,根本就用不着下毒这样下三烂的手段,不是吗?”

林月兰听到他的话,微微震动了一下。

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蒋振南竟然是对她如此信任。

林月兰此次带着一些真心失微笑,问道,“哦,是吗?”

“是!”蒋振南毫不迟疑的回答。

林月兰再一次沉默了下来,似乎在深思。

蒋振南抓着缰绳的手微微紧了紧,面具之下的表情似乎有些踟蹰,之后,他说道,“林姑娘……”

“面具大叔,我们都这么熟了,你不用再一口一口一个林姑娘叫了,你直接叫我月兰或者小月小兰可以!”林月兰或许是感动于蒋振南的信任,所以在称呼上,她相亲近亲近一些。

蒋振南心口一热,然后脱口而出的说道,“我叫你月儿吧!”月儿显得更亲近和与众不同。

呃?

林月兰有些疑惑。

为什么要叫月儿呢?

难道叫月兰或者小月小兰不好吗?

不过转念一想,不就是一个称呼么,叫什么都是叫。

林月兰立即笑着点头应道,“当然可以了,面具大叔!”

说完,蒋振南就又觉得自已唐突了,他想要改口,但又立马听到林月兰说可以这样叫,他想说的话,就在舌尖上,没有出来了。

只是……

“月儿,你也不要总是面具大叔,或者将军大叔的叫了。要不,你叫我蒋大哥,或者是南大哥吧?”

他虽说带着一副银色面具,而且他年龄确实比这孩子大了一轮,但是,老听着她叫他面具大叔,心里还是有些小别扭。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这孩子叫他大叔?这硬生生的高出了她一个辈分。

林月兰顿时乐了,她笑着道,“面具大叔,你这是嫌弃我把你叫老了啊?”

蒋振南有些小尴尬,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

只得说道,“我只是不想你叫我大叔!”

林月兰脸上的笑容一凝。

她怎么感觉这个镇国将军似乎有些小别扭啊。

不过,她也没有多想。

因为林家村后山出口已经到了。

站在出口前,犀利的眼神往远处眺去,还能看到林家村村民农家袅袅升起的炊烟。

天快黑了,家家户户想在天黑之前,做完饭,吃完饭,然后烧水洗澡,之后就上床休息了。

林月兰之后,目光又投向了还在晕睡中的郭兵四人。

之后,她再次从小白背上跳下来,走向大黑小黑跟前,对着郭兵的肩膀拍了拍说道,“喂,醒醒!”

“呜,别吵!”郭兵的手一划,嘴里嘟囔道。

他似乎在睡,而不是在晕睡的样子。

林月兰的脸色一黑。

看来她给的药丸给早了,让他们这么安心的睡在大黑小黑的背上。

林月兰小脸一凝,对着大黑小黑大声的说道,“大黑小黑,把他们给我甩下来。”

大黑小黑还真是听话,林月兰说把这四人甩下来,它们就真的抖了抖后背,然后四人就甩了下来,摔倒在地。

“嗯!”摔在地上疼痛的闷哼声。

毕竟身上有伤,就算林月兰给他们吃了止血药丸,让他们这一快伤口,那个洞,不在流血了,可伤口还在啊。

所以,他们一甩到地上,就碰到了伤口。

这么疼痛的伤口,肯定会疼醒来啊。

四人缓缓睁开了眼睛,但他们一睁开眼,对上的黑溜溜大大的铜铃般大的眼睛,带模糊之中看到黑眼睛主人时,立即吓了一大跳,然后,整个人也是瞬间清醒过来,条件反射的从地上跳了起来。

大声的叫道,“黑瞎子!”

但是,他们喊完之后,又立马觉得不对劲了。

他们竟然能站起来了?

看到他们都清醒过来了,林月兰拍了拍大黑小黑的头,清脆的说道,“大黑小黑,一路辛苦了!以后,有吃的,我让小白给你们带给吃的啊!”

林月兰所谓吃的,指的就绿色之源,也就是生命之源。

大黑小黑似乎听懂了林月兰的话,抬起一只手来招了招,似乎在应答林月兰的话,表示知道了。

随即就转身,寻着原来的方向回去。

郭兵惊讶于自已竟然真能在黑瞎子的背上一路睡了过来啊,即使那是毫无知觉的晕睡。可那是因为放心,才会这么晕睡过去的。

其他三个年纪小了一点,但是也是心惊于他们竟然在这么危险这么凶猛的野兽背上睡了一路过来。

“咦,我怎么能站起来了?”小六子惊奇的看着自已的大腿。

他的大腿上可是挨了黑衣人重重一刀的,伤口一直流血不上,他以为这条腿会坏掉,以后都有可能走不了路了。

但此刻,伤口却还在外翻,可明显的不在流血,而且站起来也没有疼痛感。

随后,他再瞧了瞧其他同伴的伤口,与他的如出一辙。

都没有在流血了,而且情况看起来,比之前好的太多了。

小六子这么一惊呼,其他人也注意到自已身上伤口,看到凝固的血液,心里一阵激动。

这么大一块伤口,这血液都能凝固起来,这简直是奇迹啊!

天啊,他们在晕睡期间,难道有神仙看不去他们受伤太严重,然后,给他们吃了神丹妙药不成?

只是很快,林月兰就给他们泼了盆凉水。

她厉声的说道,“别高兴的太早。我只给你们吃了止血药丸,真正的伤口,还是要大夫过来处理,不然,一个不小心,你们要废的还是要废。所以,你们最好自已要注意点,别伤口发炎发脓了,才想到要找大夫,到时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郭兵四人心神一震!

难道那神仙妙药是林月兰所给的不成?

是了,她手中都有食心毒的解药,再有其他的妙药也不奇怪了。

郭兵四人立即严肃的应道,“是,林姑娘,我们谨记你的提醒!”

问完这句之后人,郭兵又有些疑惑的望了望四周,很是好奇的问道,“林姑娘,这里哪里呀?”

林月兰说道,“林家村啊。”

“林家村?!”郭兵四人惊讶的道,“难道你是林家村的人?”

她不是那深山野林里的长大的孩子?或者是仙人妖怪什么的?

看到他们惊讶的表情,林月兰很是鄙视的翻了一个白眼,“我不是林家村的人,难道是从石头里嘣出来的不成?”

这是在告诉他们,她也是个人生父母养的人,而不是他们想像中的妖怪什么的。

因此,郭兵四人进入林家村时,一直以膜拜的目光,打量了一下林家村的优美景色,而且看到过往的村民,他们还一身狼狈模样的想要跟村民打招呼,如果不是蒋振南提醒他们少惹事的话。

但是一路上走来,别说他们看到林家的村民距离远完的,就是那些远远的村民看到他们如洪水猛兽一般,立刻逃得远远的,那眼神要多惊恐就有多惊恐。

这让他们万分疑惑了。

难道他们长的真就这么像坏人吗?

随即,他们互相对视打量了一下。

只是看到带着血迹的破烂的衣服穿在身上,然后,手拿大刀,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林家村,看着还真像个坏人。

可同样让他们疑惑的是,就算他们看起来像个坏人吧,可是林月兰是林家村的孩吧,难道他们就不怕他们这些“坏人”劫持林月兰进村?

实际上,郭兵他们并不知道,林家村的村民逃离的并不是因为他们这些所谓的坏人,而是本身就是因为身为林家村的孩子林月兰的关系。

当然了,他们现在并不知道,很快他们就知道了。

走了大概一刻钟的样子,他们似乎终于到达了目的的。

可是,当他们包括蒋振南看到面前的场景时,都傻眼了。

这、这、这是人住的屋子吗?

怎么这么小,这么破烂的茅草屋?

这屋子可比将军家的茅厕还小,还破烂。

除了几根支撑屋子却有些歪倒的横梁,然后,连块木板都看不见,全部是枯草构建而成。

房顶是枯草铺盖,墙壁是枯草围搭,就是连房门,也是用着几块竹片夹着枯草做成。

这是、这是他们所见的最为简陋的人住的屋子。

很多穷苦人家,就算再穷,可至少有一块木板房门啊,这个屋子却连块木板都找不着。

这、这是在逗他们呢,还是在逗他们呢?

郭兵瞠目结舌之后,反应过来,他转过头,看着旁边一脸平淡无波的小脸,狐疑的问道,“林姑娘,这、这里真是你家?”

林月兰点头道,“是啊,这里就是我家。怎么了,有问题吗?”

有问题,有问题,问题大了去了。

他们明明记得这孩子很有钱的啊,就是从他们身上弄来的钱,都有好几百两呢。

有那几百两银子,不管怎么样也都能建个像样而且十分漂亮的房子,可也不至于才这个样子的屋子啊?

小六子看了一会他们不可置信的小茅屋之后,再望了望四周远处那些对看似对他们好奇,对着他们这边指指点点,表情上又带着些惊恐畏惧的神情,可却无一人上前询问。

这有些奇怪啊。

一般来说人,一个孩子带着陌生人进村,肯定会有很多村民好奇和询问这些陌生人的身份,更或者是关心一下孩子的安危等等……

可是为何从他们遇见第一个村民,见到他们比等兔子跑得还快的人,之后,凡是看到他们村民,个个都跑得比兔子还快,脸上还一脸的惊慌失措和惶恐不安。

而现在更是,那些村民围在远远的指指点点,却无一人敢上前查问一个情况。

小六子摸了摸后脑闪,有些疑惑的问道,“林姑娘,你家父母呢?”

林月兰表情淡淡的说道,“我没有父母。”

说完之后,就往自家屋子走去,走了两步之后,似乎记起了什么一样,她一转头,说道,“哦,对了,我家屋子小,住不下你们几个大男人,所以,住宿的地方,你们到,呃,到这打个地铺吧。”

林月兰指了指屋子前的一块空地,继续说道,“反正现在是夏天,冻不着你们。”

林月兰在说她没有父母时,蒋振南和其他人的脸上表情都是一震。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精灵古怪,武功高强的孩子竟然是个孤儿?

当然,这是他们自认为是孤儿的。

蒋振南在听到林月兰是个没有父母的孩子时,心里突然感觉酸酸的,对这孩子很是可怜和心疼。

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两个月前,看到她脸色蜡黄,瘦骨如柴,身上所穿的衣服,明显不合身,那一定是因为没有粮食,所以才会迫不得已上山寻吃的去。

所以,她才会这么爱财,像个小财迷一样,对于钱财很是执着的样子。

之所以,他们两个月没见到她,除了五官没变,其他都是有个大变化,皮肤变白皙健康了,个子也长高了不少,而且穿着方面也更有个样子了。

那是因为,两个月前,她卖给他们那些蘑菇和那些猎物,得到了一些钱财,这才让自已的生活好一点,人更精神些。

呵呵,蒋振南,你是不是忘记了,你现在可怜和心疼的这个孩子,可不是普通人啊。

她能上山的打猎,能与动物沟通的人,会没有父母不能活下来?

当然了,在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人知道,两个月前的林月兰和现在的林月兰根本就是两个人,所以,有些事,虽是有些迷惑,但他们自认为找到了一种合理的解释。

郭兵跟上前去,脸上没有以往的嬉皮笑脸,他对着林月兰,脸上有着同情和可怜表情,说道,“林姑娘,你节哀顺变!”

没有想到,也是个可怜姑娘啊!

林月兰眼白一翻。

上次刘佳滢一听说她没有父母的第一反应就是节哀顺变,现在这些人的第一反应也是让她节哀顺变,难道,没有父母的原因,就只能是父母双亡吗?

“不过,林姑娘,你父母是什么时候去世的啊?”两个月前,看到她瘦骨如丁的,仿佛一阵风来就能把她吹倒,那时可能就是因为父母不在的原因吧。

很好,都是在自动脑补两个月前的相遇,模样与现在相差甚远的原因。

林月兰淡淡的道,“谁告诉你,他们是去世的啊?”

“啊?”郭兵几人有些不解了。

没有父母,不就是父母不在了吗?难道不是这样理解的吗?

“难道不是去世的?”小六子更加不解了,“那他们是……”

那她没有父母,到底是怎么个理解法啊?

“他们只是不要我了而已。”林月兰淡然的说道。

那样的父母,那样的极品家人,她要来干嘛?

好在,原身的父母对她没有一丝关爱,不然,原身的父母,肯定会被李翠花利用,让他们闹上门来,以父母之恩相要挟。

啊?

郭兵四人倒是惊讶了一下,但蒋振南似乎与她有着同病相怜之感。

因为他也是因为从小被亲生父亲抛弃的人。

蒋振南说道,“那样不负责任的父母,他们不要你,是他们损失,你不要伤心。”

林月兰有些惊讶蒋振南的话。

要知道,在龙宴国是“以孝”行天下来说,父母可以不养不育儿女,但儿女却不能不孝,否则,则是犯了龙宴国的《孝之法》,是要受到惩戒和处罚的。

在这样“以孝”行法之国,就是说一句父母的不是,只要父母上告,都很有可能会受到惩罚的。

可蒋振南似乎对此根本就在意一样,就这样无所谓的态度,也是把龙宴国的《孝之法》不放在眼底之人。

看到林月兰有些惊讶的眼神,蒋振南有些赧然的说道,“龙宴国的《孝之法》弊端太大,很多人家生下孩子之后,不教不养,送给他人,或者是直接扔掉,等孩子长大之后,这些人又厚着脸皮,要求孩子来养老,还理所当然的要这要那。

这样的事件在全国各地发生了很多起,好些不知廉耻的父母,都把孩子逼得跳河自杀。

闹得最大的则是,六年前,朝廷的一个大官员,被他的无耻父母吵着给他的哥哥侄儿等官职,还每个月的俸禄都必须上交给父母保管,不然,他们就会上衙门状告他一个大官员不孝,更加过分的是,他的父母利用这个大官员的官位,收受大量的贿赂,而且还把一些小官职位给卖出去。

之后,被政敌告发,圣上一查下来,查到的都是他的父母背着他干。按着《孝之法》,所有的罪责必须有他一个人承担,因此,这个大官员恼怒悲愤之下,跳了河,好在发现及时,人救了上来。

但是,他却要承受十年的牢狱之灾,但圣上怜惜他的才华和能干,免去他的牢狱之灾,还让他继续担任官职,但是只能领取三成堪堪维持家里开销的俸禄。

这人对圣上心怀感激。

可是这人的父母,却不甘心到手的银两不翼而飞。

然后,再次以孝道要挟他必须弄到银两给他们足够的养老钱,不然,他们就告上衙门,再说他不孝。

这位官员被父母逼得没法,然后,从一些小贿小赂收起,到后面的收受贪贿大量的银两,直到三年前,查出他不仅贪污那些赈灾救助地区灾民的银两,更是把军响的三分之一都敢贪污下来。

此事被告发之后,他已经在短短三年时间贪污受贿了大概有上千万银两,圣上一怒之下,直接判为斩首之刑。

临死之前,他说了一翻话,‘倾本清心,奈何孝心;清而不孝,孝而不清!’

他话的意思,就是他本想做一个清明的官员,奈何碰到那样一对父母,而且却因为

国家孝道,对于父母必须要无条件的遵从,不然就是不孝不顺。

所以,他只有两个选择,要不做清廉官员,可却要面对不孝;如果要做一个孝顺的儿子,他就不能做个清廉的好官。

圣上听到他的一翻话之后,分外震动。

立即追查千万银两的下落,之后,在他家的地窖里找到那千万两银子,检查官员对着账册清点了一下,竟然一两没少,而且他们还从一个箱子里查到另一个账本。

那个账本记录完整的银两来源之处,最重要的账本上,还有一段话是呈给圣上的。

圣上看到他的账本里面的内容时,痛哭了一场。

之后,他就招我进宫,询问《孝之法》弊端等等。”

蒋振南由史以来,第一次讲这么多话,却是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林月兰听到他这样讲这个故事,心神一动,很明白,一她眼睛立即亮了亮,说道,“南大哥,你的意思,将来,很有可能会废除龙宴国那些不合理的孝法了。”

蒋振南点了点头道,“嗯,圣上是有这样的打算作为。

那位大官员实际上也是被亲生父母给扔出去生而不养的,后来,他从一个普通人当成了大官,他的亲生父母就找了上来,后面就这样发生一系列之事。”

林月兰点头,对着这位大官充满敬佩的说灰道,“这位大官员是以所作所为,然后再以死作为代价,震撼和告诉圣上,那《孝之法》的不合理之处。生而不养,却要以孝以来为所欲为,这是人之悲哀,同样是天下很多人的悲哀,更是变换成国之悲哀啊!”

蒋振南点头应道,“是啊。就因为有些不合理的孝道大过于天,不知造成了多少的悲剧!”

得到这样的一个好消息,林月兰心情立即明朗起来。

之前,她正愁于要怎么与林老三一家彻底断绝关系,但却因为那什么狗屁的《孝顺之法》而碍手碍脚。

现在好了,只要耐心等段时间,等圣上明确那些孝道的不合理固执之处,再颁布天下,以后不管她再有钱,再富裕,林老三一家都不敢再以孝道要挟于她了。

之所以现在林老三一家对好还没有采取任何行动,那是因为,他们只是暂时被林月兰吓唬到了。

等过段时间,这些事件平静下来之后,他们肯定又会上来大闹的。

林月兰正高兴得到这样的一个好消息,眼角随即瞄到了一个人往这里走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