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到了月兰家之后/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因为得到《孝之法》有可能修订和废除的消息,而高兴时,却看到里正林亦为一脸严肃的走了过来。

对于里正,林月兰给以了尊重,她迎上前去,叫道,“里正爷爷!”

林亦为的到来,是林月兰意料之中的事儿。

毕竟,天还没有黑,她就带着一群陌生人大摇大摆,完全不顾他人目光的进村里来。

如果不是她之前的威慑在那,说不定很有可能早有人看不过去,上前制止大骂她的行为。

因为谁让她带进来的人,可都是男人。

以前,她已经十二岁的年纪,就算与男人单独说两句话,可是会被人骂不知廉耻之人的了。

林亦为点了点头,但眼神却扫向五个穿着狼狈,身上还挂彩之人。

他直接的问道,“兰丫头,他们是谁?”

林月兰对于里正的为人,还是放心的。

林月兰实话实说的道,“里正爷爷,他叫蒋振南!”

林亦为点了点头道,“哦,蒋振南。”

随即他的眼睛离开睁的大大如铜铃一般,表情很是惊讶。

他转过头,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月兰再一次问道,“兰丫头,他说他是谁?蒋……蒋……”

随后不等林月兰回答,他又转回头,看着眼前的高大健壮男子,一身盔甲,虽说被一些黑红色血迹污染,但不难看出它原先的颜色是银色,再他头戴银色面具,露出一对锋利的双眼,最主要的是,他身上的那种骇然气势,完全不是一个普通人所能拥有的,况且他那种气势,完全就是一个在战场上给磨砺而形成的。

在他的印象中,龙宴国只有一个人完全附和这样的形象,那人就是龙宴国的战神,百姓们的保护神——蒋振南。

可是他刚刚听到兰丫头叫他什么,蒋振南。

同名同姓又同形象之人,相信在龙宴国再也找不出第二个。

林月兰点头很是严肃认真的对着林亦为道,“里正爷爷,就是你想的那样!”

蒋振南要留在林家村,就必须要有一个可能说服里正的理由,不然,让一群不明身份的陌生人留在林家村,不管是这里的村民还是里正,都很是不放心的,而他不想让里正为难。

林月兰和蒋振南对视了片刻之后,林月兰直接对着蒋振南点头。

蒋振南也给以点头回应,然后,他走上前,说道,“里正,您好,我是蒋振南!”蒋振南说的是尊称。

因为,他见到的林月兰对着林亦为是带着尊重,所以,他相信林亦为这个人的人品。

蒋振南再上前介绍了一下自已,目的就向林亦为肯定自已的身份。

林亦为有些愣神,需要他仰着头看着的高大男人,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因为过于惊讶。

谁能想到一个战神将军,一身狼狈的突然出现在这个旮旯山村里。

林月兰看着林亦为的表情,顿时觉得这个老头有些可爱。

过了片刻,林亦为反应过来,神情有些惊慌和紧张,他赶紧应道,“你……你好!”

里正虽是见过一些识面的人,但他见到的那些大人物,最大的才是县令而已。

如今堂堂一个镇国将军,就站在跟前,能不让他紧张和无措吗?

蒋振南并没有因此看不起林亦为,他同样带着尊重的说道,“里正,请借一步说话。”

林亦为有些慌张的点头,“好……好啊!”不是他胆小,只是对方气势太强大,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亲眼见到国家战神,无论是心里还是表情,可都是一阵激动啊。

之后,蒋振南和林亦为一边说话去了,在说话时,林月兰可是看到了林亦为神情严肃的点头,愤怒等等各种表情。

林月兰摇了摇头,然后,就回到屋子里。

一会她就从屋子里抱出一张茶桌,放在院子中。

正在四处好奇打量的郭兵,看到一个小姑娘抱着一张大茶桌,立即上前,笑嘻嘻的说,“林姑娘,搬重物,怎么就不叫我们呢?你一个小姑娘,可是根本不适合搬重物。”

林月兰睨了他翻外伤口,同样笑嘻嘻的点头道,“好啊,里面还有四张桌凳子,你去搬来吧!”熊样,这可不是普通的木桌,而是外面像着漆木的玉石。

这些玉石是在末世时,是人一个石头城里一个茶馆里给弄到的。

当实她也以为是木茶几,结果小绿告诉她,这是一块很灵气的玉石。

末世的东西,可不是用钱交易什么的,有的只是靠实力来抢的,更何况,因为这一套茶几太过繁重碍事,也没有人愿意要它啊。

所以,她就趁着无人时,收进了空间里了。

今天之前,她没有摆出这套茶几,是让为没有必要。反正是她一个人,每天早出晚归的,也没多有时间在家里歇息,更何况晚上,她还要回到空间里,提高异能等级呢。

郭兵乐呵呵的走进屋子里,当看到里面的摆设时,愣了愣神。

这里面和外面的模样,简直是天差地别啊。

外面看起来这么的破烂,可屋子里虽小,却是干净整齐,看着很是舒服。

再有这屋子里的东西,看着样子都是崭新的,像屋子里的八仙桌上放着的那些茶壶茶杯,都是瓷白色,澄亮澄亮,还有四张与外面搬出去的茶桌一样颜色的凳子。

郭兵没有多想,一弯腰就想着抱着凳子出去,因为四张凳子是圆柱形的。有半米来高。

本以为对于大男人来说,是个很轻的东西,可是一想抱起来。

结果,郭兵的一不小心,整个人都似乎被拉了下来,身子一下子压在凳子上了。

本是不疼痛的伤口,这一拉扯,竟然有些重新撕裂开来了。

我靠,怎么这么沉?

这是木头做的凳子吗?怎么比一块大石头还沉啊?

让他一个男人都抱不起。

对呀,这一张小凳子都这么沉,一个大男人都很难抱起来,怎么看着林姑娘轻轻松松的就把一模一样的整个桌子给抱出去的啊?

郭兵就不信了,一个小姑娘毫不费力的事儿,到了他一个大男人身上,却成费劲的事情了。

郭兵从凳子上起来,双手放在半中央,掂量了一下重量。

我靠,还是沉啊,根本就抱不起来。

更加糟糕的是,他胸部的伤口突然裂了开来,有鲜血丝丝渗了出来。

此刻,他是真在怀疑,是不是真的自已的气力小,还是那孩子的气力大了?

试了几次没有成功,没办法,郭兵喊了外面其他三只小伙伴进来帮忙了。

小六子他们进来一下,也试了几次,一人之力,还真搬不动。

如果是平时,他们肯定没有问题,只是奈何现在,他们还一个个受了伤,失血过多,没有多大的力气,而且这什么凳子啊,这么沉,两个搬都很费劲儿。

正在郭兵有些赧然的三四个来搬一张凳子时,林月兰走了进来,笑嘻嘻的道,“中尉大叔,几位大哥哥,你们这是打算把命交代在这吗?那不是白费了我的好药吗?”

说到这,她又似乎忘记一件事,现在想到猛然拍了一下自已的脑袋,说道,“哦,对了,你们每一个人,欠了我一万两啊!”

“一……一万两?”

四个人听到这个数目,有些愣神不明所以。

“我们怎么又欠了你一万两?”

郭兵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

“还说为什么?”林月兰白了他一眼,对着他假笑两笑,“呵呵,你们以为你们开始要死不活的模样,到现在可以活蹦乱跳的样子,是当自已是神仙啊,一个法术就让自已儿个儿好了。

我的凝血止血药,可是无价之宝,现在当作一万两卖给了你们,已经很让你们占便宜了。一万两拿来,哦,还有,拒绝讨价还价!”

最后一句,林月兰完全是把郭兵想要还价的想法给的压了下去。

只是郭兵仍然有些不甘心,他讨好谄媚般笑着说道,“姑娘,你现在已经从头儿那来弄到了三十三万两,这可是一笔很大很大的钱了。所以,姑娘,你看你现在这么有钱了,应该用不着我们身上的那些银两了吧?”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暗自嘀咕:你说,这孩子是不是掉进钱眼里去了,从他们见第一面起,就用一两银子一朵蘑菇,坑了他们好几百两银子,第二次见面,就因为杀了二十多个黑衣人,又要了他们三十多万两。

可现在又开口要每个人一万两,这数目是越来越多啊,而且也是越叫越大,张口闭口就是上万两啊。

林月兰睨了他一眼,露出一个很不屑的眼神,然后,走向几人的跟前,弯下腰,在几人的目瞪口呆之下,轻轻的就抱着凳子起来,随后,很不客气的说道,“呵呵,那些钱呢,我连个影子都没有见着,所以,等什么时候我见到了那些钱,再考虑一下,我要不要便宜一两二两的,当作优惠。

只是,眼下,呵呵,”林月兰再冷笑了两声,“你们将住我的,吃我的,还要用我的,那些都不要钱吗?”

我靠,这孩子说掉进钱眼里,还是说小了,那明明是掉进钱坑里出不来了。

一万两便宜个一两二两,那也就便宜?

亏她说得出口啊!

郭兵忍不住为自已的钱包哀叹了一下,只是他仍然不死心的跟在林月兰屁股后面,说道,“诶,林姑娘,你看我们第一见面是叫萍水相逢,那第二次见面就是缘分了,这可是上次你自已亲口说过的,等有缘再见时,我们就是朋友了。”

说着,郭兵就挡在了林月兰的面前,再舔着笑脸说道,“既然我们是朋友了,那谈钱,多伤感情是吧?再说了,那些钱,能买到我们之间的缘分吗?你说是吧?”

林月兰看着这个一直不死心,想捂着自已钱包里的郭兵,朝天翻了个白眼,然后犀利的说道,“对,我看我们是猿粪才是。碰到你们,除了弄些银两,就没有好事儿。更何况,那些银子还一个影子都没有见着呢。”

郭兵也学着林月兰朝天翻了一个白眼,看来,这个跳进钱坑里的人,他是拉不出来了。

郭兵继续笑着道,“放心,姑娘,我家头儿绝不会少你一个铜板的。”

林月兰点头,“那就好。”

那一边,蒋振南和林亦为似乎也说得差不多了,就走了过来。

但是林亦为看到郭兵的胸口,开始有鲜血渗出,立马大惊的叫道,“大人,你没事吧?”

林亦为只是个山旮旯角里的小人物,碰到镇国将军的属下,他只能尊敬带着一些畏惧的叫大人。

郭兵是个很有眼色的人,之前看着林月兰对眼前这个老头带着尊重,他们的头儿也尊重这老头,他当然也不敢托大。

他立即摇头,很是客气的说道,“里正,我没事。还有,里正,我叫郭兵,以后叫我郭兵,或者小兵子就可以,不用叫我大人的。”

林亦为今天感觉很是受宠若惊,他今天不仅见到了龙宴国传说中的战神将军,而且还和他面对面的说话了,最主要的是,这人还对他很是尊重,对他没有一丝不屑或许看不起之类的眼神。

林亦为点头道,“那好,那我就依老叫你一声小兵吧。”

郭兵立即点头应道,“可以的,可以的,里正。”

只是林亦为瞧着郭兵几个身上的伤,很是疑惑的说道,“你们几个真没事吗?看着你们的伤,好像很严重啊?”

没等郭兵应答,林月兰就抢先说道,“里正爷爷,他们确实还需要找个大夫再来看看,里正爷爷,你有信任,嘴巴又严实的大夫吗?”

林亦为可以知道他们的身份,但是对于其他人就必须保密了。

林亦为微眯着眼睛想了想,说道,“兰丫头,要说信任的大夫,就是给你明清叔叔看病的张大夫,他的医术高明,为人也不错,最主要的就像你说的,他的嘴巴很严实,不该说的,就算撬开他的嘴巴,他也不会说一个字的。”

林月兰想了想,记忆中的那个给林明清看病的张大夫,有六十多的年纪,坐在林家村的西头。

他好像是从三年前从外地来到林家村的。

当初他是带着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晕倒在村头,之后被里正家给救起来的。

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大夫,而且医术很好的大夫。

林明清这几年都是他在照看着,这病情才逐渐有些起色,只是,林明清毕竟伤了骨椎神经,就是现代技术也是医不好的,更别说古代较为落后的医术水平。

这样子,林明清要站起来,是无望的。

当然,现在她林月兰在这,林明清要站起来,那可是轻而易举之事。

只是时机不成熟,她现在是不会出手的。

林月兰点头道,“那好,既然里正爷爷说张大夫可以信任,那就麻烦里正林爷爷请张大夫过来吧。”

林亦为点头道,“好,我现在就去。”说着,他人就朝着村西头那边走去。

蒋振南回来看到郭兵身上那渗出的鲜血,眼神犀利,说道,“你这是去哪里找死了?”

胸口中箭!

郭兵感觉自已真的很冤啊。

他只是想帮一下忙而已,怎么就找死去了呢?

林月兰在院子中摆放好桌凳之后,对着蒋振南说道,“以后你们吃我的,住我的钱,什么时候给啊?我这里可不想养闲人的。”

又开口说钱了。

郭兵感觉自已的脑瓜子上,隐隐作疼了。

他感觉到自已要把这孩子从钱坑里挖出来,是一件多么任重道远,比登天还难之事!

郭兵立即抢着说道,“不是,林姑娘。不是说了,谈钱就伤感情的吗?你怎么又来了?”

林月兰没好气的说道,“我还是那句话,我与你们可没有什么交情。我会救你们,也纯粹是烈风的请求,及要报酬来着。

但是一码归一码,那些报酬的钱是一笔,给你们止血丸是一笔,但现在是算得是吃喝,可是另外一笔,本姑娘可没有多要你们一铜板钱啊。我问你们要伙食费,住宿费,不是很正常的吗?”

林月兰说得是头头是道,根本就无法让人反驳。

郭兵立马泄气站在墙角画圈圈去了。

再这样被她搜刮下去,那他前二十年的积蓄就甭想再留下一个铜板。

“哦,对了……”

郭兵立马惊了起来,他现在有些经验了,只要这孩子说“对了”时,准没有好事。

果然……

“你们身上的衣服现在都不能穿了,我还得再花钱给你们买两套新的,这钱我就不赚你们的了,等去镇上买衣服是这钱是多少,到时你们就还我多少吧!”

我靠,感情之前那些钱,你都是赚了我们的啊。

郭兵都要想要跳脚,再一次跟林月兰争下去呢。

只是他没有说话,蒋振南低哑着声音很是感谢的说道,“那这段时间,就要麻烦月儿姑娘了。只是,”

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语气里有些不好意思,他继续说道,“你说的那些钱,我暂时没法给你。不过,请月儿放心,这钱我一定不会赖账的。”

说实在的,别看他堂堂一个镇国将军,其实除了每个月的一百两俸禄,他根本就没有其他收入。

所以,要他立刻拿出那三十多万两,那根本就不可能的事。

郭兵插嘴道,“头儿,你一个月的俸禄才一百两,你从哪去弄这么银子给她啊?难道是去偷,去抢,还是想方设法扣军饷?”

蒋振南犀利的眼神立即狠瞪了一下郭兵,恶狠狠的说道,“你不说话,没有人拿你当哑巴!去,给我一边呆着去!”

郭兵又默默的回到墙角呆着画圈圈去了,嘴里小声的说道,“有异性没有人性的家伙!”

这话,在场的人都听见了,嘴角都不由的抽了抽。

不过蒋振南没有理会郭兵,他对着林月兰说道,“月儿姑娘,你别听那家伙的,那家伙也只是心疼钱而已。”

说完,他又瞧了一眼这间摇摇欲坠的房子,说道,“他们在这,你要有什么活儿,就让这几个家活做去,那几个家伙虽都是粗手粗脚,但干活还是有些力气的。”

听到蒋振南的话,林月兰的眼睛又立刻亮了起来。

她之前咋就没有想到呢?

他们几人明显是开荒的好人手啊,几人都是人高马大,而且当兵的人,一身的是力气,开起荒来,肯定是又快又好的。

说起开荒,这是林月兰早有打算的事。

她从林家只分出来三分下水田,一分旱地,而且都是沙石地,要种点粮食,根本就不行。

她起先想买些田地,只是考虑到自已的小身子小模样,就打算再攒些钱再说,等请些人或者从伢子手里买些人来干活。

不过,她这两个月一直在山里采药和找一些珍禽异兽,放进空间里培养,就没在想着种田的事。

但现在倒好了,一下突然来了这么多人手,她也用不着多花钱去买田,让他们在那些荒地里开出一些来,前两年虽不能种粮食,但可以种其他的啊。

这样一来,又可以省到一大笔钱。

想到这里,林月兰的眼睛笑得成弯月儿了。

蒋振南都不知道自已说了什么,让她这么高兴,不过,这副有些小算计的模样,真是可爱。

“面具大叔,放心,以后我一定会使劲使唤着他们的。”林月兰一点都不客气回道,却又习惯性的把面具大叔的称呼给叫了出来。

因为,她还是更习惯也列喜欢叫面具大叔。

别误会,林月兰这是因为高兴。

蒋振南再一次深刻的清楚道,他比这个孩子整整大了一轮啊,确实是一个大叔的年纪。

郭兵听着林月兰那一句“使劲使唤着他们”时,顿时感觉暗无天日了,他的直觉告诉他,又林月兰这只小狐狸狡黠模样,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啊。

他仰天长叹:“老大,你怎么就这么糊涂的把你的好属下好兄弟给出卖了啊。”

林月兰描了一眼郭兵生无可恋的神情,嘴角勾了勾,暗想到:把他们带回来看来也是只有麻烦,还有一种捉弄的乐趣在啊。

林月兰抬头看了一下天色,已经大黑了。

好在,现在是夏天,又是中旬时段,月亮当空照。

今天晚上,可以凑合一下睡一晚,明天就得去镇上买些帆布,做几顶帐篷,在新房子建出之前,他们就只能住在帐篷渡过这美丽的夜晚。

但是,看了一下蒋振南五人,又暗叹了一口气,看来又得花不少钱啊。

大米上次买了二十石,有十石放在空间里,另外十石,这个小茅草屋根本就放不了,林月兰只得搭了一个木竹屋子,当作仓库放置在那里。

但是,六个人的胃口都很大,别说他们几个大男人,就是林月兰自已现在这么小,但她一个的饭量,可是比三个成年男子还多,不然,她当初也不会一下子买这么多大米先存放着的。

谁叫她小小年纪这么难吃啊。

现在再说蒋振南他们,他们作为军人,饭量肯定也比一般人大的多,这样一算下来,他们六人的伙食,就相当于十几个人的口粮。

这么一算下来,二十石大米,也根本就吃不了多久啊。

除却这些,还有其他开支,比如他们这些人的衣服,生活用品等等……

想想就心疼啊,那些钱啊,

林月兰抚了抚额头。

算了,不想了,现在天黑了,还是先做饭吧。

这钱的事,以后再说吧。

反正,她是记着,这些钱欠了她的钱,总得还的。

林月兰好没脸色先瞪了一眼蒋振南,之后,就白了一眼郭兵,然后,小脸上带着一些怒气回到屋子灶房里去了。

蒋振南被瞪的有些莫名其妙。

刚刚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眨眼间,她又生气了?

这是哪跟哪啊?

不过,看着她白了郭兵一眼,一定又是这小子哪里惹到了这孩子,所以,那孩子才会突然不高兴的。

想到这,蒋振财锐利的眼神狠狠的瞪了一下郭兵,随后,也走进屋子里。

郭兵更是莫名其妙,更是冤呢。

他好好的站在,一个白他一眼,一个瞪他一眼,然后,就走开了。

他这是招谁惹谁了呢?

蒋振南一踏时这个屋子时,有些愣神。

这个屋子很小,但是却收拾的很干净很整齐,而且屋子里的东西,都崭新的模样,与外面那破烂的模样,简直是天差地别啊。

蒋振南也没有再多想什么,转过头,就看到林月兰在小灶房里,正在打开一个米缸,旁边放着一个大木脸盆。

这才想到,原来这孩子是要开始做饭了啊。

蒋振南把一直拿在手中的武器——一把大刀,放在桌子上,走地去,说道,“月儿姑娘,需要帮忙吗?”

不过,看着脸盆里的这么多的大米,他微微皱着眉头,说道,“月儿姑娘,我们吃不了这么多饭!”这哪里是六个人的饭,这里简直是至少十五个人的饭啊。

林月兰打好米后,盖上米缸盖子,端起木盆,就朝着水缸走去,说道,“这里又不是只有你们五个的饭!”

说着,她不做多解释,舀起水,就开始淘米了,然后,一会指着角落里说道,“呐,你把帮忙择些菜吧!”

择菜?

蒋振南转过头,看着角落里的一堆菜,不是他们常吃的青菜,比如大青菜,大白菜,还圆菜,这明明是路边上常见的野草啊。

蒋振南有些疑惑指着这些菜,说道,“月儿,这不是野草吗?能吃吗?”

“什么野草?”林月兰知道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其实是可以吃的一种野菜,“这是野菜,叫马齿笕,可是很好吃的。你们真不知道享受,把这么好吃的菜当作野草来糟蹋!”

这马齿笕虽在农村里随处可见,但村民就是把它们当作一种野草,拔来喂猪喂牛喂鸡,就是不喂人。

她以前虽生长在城市里,但外婆是农村的。

她每每到外婆家,就想着吃那些没有吃过的野菜和野味,外婆每每都会乐呵呵的弄些野菜出来,而这马齿笕也是外婆做给她的一种。

后来,外婆去世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吃过这些东西,就是偶尔市场里买到,也不是这个味。

因为她怀念的一直是外婆做的味道。

直到末世爆发,她也没有再吃过马齿笕了。

她刚来这里时,原身根本就什么也没有,连块菜田都没有,她平时虽上山打猎,平时能吃到肉,可是天天吃肉,也是会腻的啊。

原身又没有种菜,村里的人对她那个样子,别说主动拿菜给她吃,就是向他们买,那些人也不愿意卖。

所以喽,她就从山里找一些野菜吃了。

蒋振南疑惑的道,“这野……野菜能吃吗?”

林月兰翻了一个白眼,说道,“放心吧,毒不死你。不对呀,”林月兰突然想到,“面具大叔,你会不会择菜啊?”

蒋振南面具上有些苍白的脸一红,然后,根本就没有以往大将军凌厉模样,而结巴人有些不肯定的说道,“可能会……会吧!”

他虽从小不被亲生父亲待见,从小也受到很多的嘲讽和鄙视,为了生活下去,他任是干过很多活儿,比如在码头上扛过大袋,也搬过重物,等等,因此这悲惨的童年就这么过去了。

但是,他干过这么多重活,还真就没有干过择菜这些轻活儿。

所以,他也不能肯定自已会不会择菜啊。

林月兰简直无语了。

择个菜,还可能会。

林月兰说道,“面具大叔,你这是在逗我吗?会就会,不会就不会,竟然还有可能会的回答啊。”

说着这话时,林月兰已经用动麻利把大米弄下锅里开始蒸了。

放好锅盖之后,她就三两步,走到那角落里,把这些菜用拿出来,然后,再拿出一只竹篾编的篮子,放到蒋振南跟前说道,“面具大叔,既然你可能会择菜,那你就好好择吧!”

让你死鸭子嘴硬,看你怎么弄好这些菜。

蒋振南一个大男人,如小孩子一般,有些无措的接过东西,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林月兰走出去。

林月兰走出去,一会,她就捉了一只野兔子,还拿着几个比较大的野鸡蛋进来。

等她进来之后,看到堂堂一个将军大人,蹲着身子,对着那堆野菜发呆模样,林月兰立即觉的好笑,她道,“面具大叔,怎么还没有开始择菜呢?”

蒋振南立即起身,有些小羞涩的说道,“月儿,你没有告诉我怎么择菜,所以我……”他在这孩子面前丢人丢大发了啊。

“噗嗤!”林月兰突然笑了起来,“哈哈,面具大叔,你真可爱!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任谁也无法想像,堂堂一个镇国将军民,一个战神将军,竟然蹲着个身子,如小孩子一般的在研究怎么择菜。

笑了一会,林月兰看着蒋振南越低越下的头,也觉得自已有些过了,她假咳了两声,拿着手上兔子递给蒋振南说道,“呐,你来弄这只兔子总会了吧,菜就我来弄吧。”

“会,会,兔子我会弄!”蒋振南动作很是迅速的接过林月兰手中的兔子,但是,看着这个狭小的空间,他又有些皱眉了。

林月兰说道,“从这里出去,往东走个一百多丈,就有一条小溪,你到那里去!”

反正练武的眼神都很好,就算是夜晚,他们也能把东西看得一清二楚,所以根本就没有必要去考虑天黑了的问题。

因为对于他们来说,黑夜和白天的区别没有多大。

蒋振南拿着这只有四五斤种的兔子,就走了。

林月兰看着出去的人影,笑着摇了摇头,“这么晚去河边不打灯,也不知道会不会被人当作一只鬼啊。”

林月兰从墙壁上拿下围裙,系在腰上,然后,就开始择菜。

她就打算来一个马齿笕炒鸡蛋,再来一个红烧兔肉,就是今天晚上全部伙食了。

在林月兰忙着做饭时,郭兵也没有闲着,他们今天晚上是要在这个院子将就一下的,所以,当然要称处理一下睡的问题了。

只是他们无论怎么找,上找下找,左找右找,却一块木板都没有找到。

无奈,他们在靠茅草屋里的小竹屋仓库里,找到一堆干枯草。

看来,今天晚上,他们只能用着这些干枯草,将就一个晚上了。

可是,这大夏天的,很多蚊子,该怎么办啊?

“诶,头儿,你去哪儿?你手上提着的是什么”正在院子里拔草的郭兵,看到蒋振南立马叫道,“咦,头儿,竟然是兔子,还是只这么大的大肥兔。”

他们这段时间被追杀,虽说吃肉什么的,就是能吃饱就不错了。

没有想到,他们一来林月兰家就有肉吃,真是倍儿爽啊。

蒋振南提着还在瞪着腿,红着眼睛的兔子,冷淡的说道,“我去处理这只兔子。”

郭兵仿佛看到肉就在跟前,他流着口水,说道,“头儿,快去,哦不对,你歇着吧,让我去处理这只兔子。”

他差点忘记了,他们老大的伤可是比他们严重呢,还身中剧毒的,怎么这会儿头儿,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了?

难道林月兰给头儿吃的,真是灵丹妙药不成?

不对,就是灵丹妙药的效果也没有这么快吧?

郭兵对着林月兰给蒋振南及他们吃的东西越来越是惊奇,甚至在暗想,林月兰这孩子手上到底有多少好东西?如果这些好东西,她只要拿出一点去卖,说不定一颗药丸,就能卖上几十万两呢。

因为,她一颗药丸就能让人起死回生,不让那些达官权贵不心动都难。

如果有药方的话,那就更可是价值连城啊!

当然能买下药方的人,可一定不是普通人了。

只是林月兰这个姑娘,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却甘心窝在这旮旯山村里,如果去战场上,那他们根本就不用牺牲这么多兄弟,只要用像小白这样这么凶猛的动物上场厮杀敌人,那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

不行,过一段时间,一定要让头儿想办法,让林月兰跟他们上战场协助帮忙。

虽然在天色黑了下来,但练武之人眼神就是一样

因此,蒋振南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郭兵的表情。

他与郭兵名义上是上下属的关系,实际上,却是并肩作战多年的兄弟和好朋友,虽不能做他心里的蛔虫,但却对郭兵了解的七七八八,看他的脸色和表情,就大概难猜测到他心里的想什么。

蒋振南立即严厉的说道,“郭兵,别想打她任何主意!否则,我的人头,就会出现在京城!”

他没有跟郭兵说,他对林月兰之间的承诺,但是,就这一句话,他不希望他的兄弟有任何异样的心思。

郭兵一愣。

但等反应过来时,额头脑门上,立即冷汗淋漓。

他是魔障了还是怎么样,竟然有着那样的想法。

如果林月兰真有那个想法,早在两个月前就跟他们回去了,还会留在这旮旯的山村里,成为一个普通人。

连救他们,都在她的口中成了一个大麻烦。

很显然,她了解京城形势,也是知晓天下局势的能人,可她偏偏愿意做一个普通人安静的生活在农村,只能说明,她一点都不想管天下、闲、事!

听到蒋振南的话,郭兵也立刻醒悟到,这在他和兄弟们昏迷期间,林月兰和将军之间,做了某种承诺和约定。

郭兵立马敛起所有神色,很是认真严肃的说道,“头儿,你放心。林月兰是我们的朋友,还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们绝做不出恩将仇报之事~!以前发生过什么事,我们都不记得了,哦不,根本就没有任何事!”

这是在向蒋振南承诺,他绝不暴露林月兰任何事。

灶房里的林月兰,全身的凌厉气势荡然无存,择菜的动作轻快了许多。

如果,郭兵真想打她什么主意的话,她一点都不介意,现在立刻就把他灭口!

郭兵殊不知,就在那一瞬间,他已经在生死鬼门关上了。

------题外话------

抱歉,最近在准备考驾照,不能按时更新。

不过,要人承诺,虽不定时更新,但必定保证每天会更新,而且万更!

么么哒!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