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学医/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茅草屋的院子,已经郭兵他们给收拾出来了。

此刻,几个人一本正经的坐在桌子前,一只手伸出来,表情严肃的样子。

张大夫一只手为蒋振南把着脉,一只手顺着自已半白的长胡须,眉头越皱越紧。

之后,他让他蒋振南换了一只手再来把脉,只是却是越发的疑惑。

很快,他就放下手来,有些不解和疑惑的说道,“这位壮士的脉相很起奇怪,以脉相沉落起伏来看,像是曾经中过剧毒,而且剧毒已经侵占了五脏六腑,按理来说,如果真是这个样子,那么这人应该很难活下来啊?”

张大夫的话一落下,郭兵他们几个微微惊讶于他医术的高明。

确实,半天前,他们的头儿身中剧毒,奄奄一息快要死去的感觉呢,谁成想,一转眼,他们的头儿就没事儿般。

然后,张大夫就有些狐疑和小心的问道,“这位壮士,不知老夫说得是否对?”

蒋振南没有回答,倒是郭兵插话说道,“这位大夫,你说的对极了。就在一个时辰前,我们头儿中了食心毒,差点死了呢,要不是……”

说到要不是时话音嘎啦而止,因为,这涉及到林月兰的秘密,他现在不能随便说。

只是,郭兵却看着林月兰,眼神是在询问,是否可以说?

张大夫听到这话,整个人都震惊了。

食心毒,竟然是食心毒。

这样的毒素巨大无比,比断肠毒更加暴烈。

断肠毒虽是侵蚀五脏六腑,但是,它也不是无药可解。

但是,食心毒一听名字,就知道,它专门攻占心脏,就如一把尖锐的刀子捅在心脏里。

可是被捅到心脏之人,你就算是神医在世,有妙手回春的高超医术,也难让人起死回生啊。

所以在食心毒在它侵入心脏之前,必须配出解药。

但是,食心毒是以36种有毒性的药材配制而成,而解药同样要以36种依据36种毒物配制顺序来配制。

因此,一般来说,中了食心毒的人,有解药等于没有解药。

如果真正等配制出解药来,或许这毒已经开始食心,有解药也无济于事了。

可是,他今天竟然碰到一种奇迹。

他把脉时,明明感觉到眼前这个人,这毒性已经完全侵占了他的五脏六腑,也就是说,食心毒也已经入侵到了心脏,这相当于无药可救等死的人了。

但偏偏这人,却是安然无事的坐在他的跟前。

对于医术的狂热和执着,张大夫豁然激动的站了起来,眼神分外的炙热的问道,“中了食心毒之人,就等于无药可救,但是这位壮士明明好端端的坐在这,那一定是被人所救,这位壮士,到底是何位高人,竟然有着如此出神入化的回春之术,可否告知?”

呃……

除了蒋振南和不明所以的里正林亦为,其他四只的眼神,一致看向了林月兰。

只是,为了不让林亦为和张大夫觉察到异常,他们的眼神又迅速收回,但是,几人对着林月兰是禀着崇高的敬意。

他们之前,根本就不知道食心毒,竟然是无药可救,只是听说神医无涯子可解此毒,但是这个孩子却二话不说,就给了将军解药。

她虽口口声声说多少钱多少钱,但是,此刻,他们在一个铜板的都没有情况下,给了解药,却还出手收留了他们,最主要的是,他们四个人身上的伤,本也是严重至极,可此刻,除了有些虚弱之外,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不适之处。

这样根本就没有任何犹豫一出手,就给他们无价药物的孩子,真是一个看起来嘴硬实际上一个心软的孩子。

虽说,她再口口声声索要他们一万两的费用,可是,要知道,除了头儿和中尉大人,虽说一万两,就是一千两,他们就十年的俸禄也还不了啊。

她只是不想他们带着愧疚心里,才会这样说而已。

这样顾人面子又重情重义,看她就因为烈风和他们的一面交情,她就跟着烈风翻山越岭来救他们,且面冷心软却又手段狠辣善良又兼并心狠的双重人性的孩子,说他对他们虽是恶狠狠一副财迷样,但对敌人却一点都不心慈手软,一根藤蔓,让那些黑衣人脑袋分家,尸首分离,等等这些,都让他们既佩服崇拜有些畏惧。

因为这才是一个孩子啊。

一个孩子,有着这样的睿智,有着这样的手段,不让人佩服都不行啊。

但是,这孩子对他们的救命恩情,他们会永远铭记以心,并且发誓即使以后,就算要用性命来还,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

林月兰并不知道,就在短短的瞬间,她已经收到对她很是忠诚的伙伴。

张大夫的激动,似乎在林月兰的预料之中,她只是不动声色,眼角睨了一眼蒋振南,她倒想听听他怎么个说法。

蒋振南带着一些浑厚磁性的嗓音,说道,“我中毒之后,就带着我的一众属下,去药王谷寻找神医无涯子的,但是,在经过祁莲山时,毒性发作,又恰逢我的仇敌追杀,因动用内力,这毒发作的更快,只是片刻间,就让我全身麻木,动弹不得,眼睛模糊清,耳朵听见,总之,五官完全被封闭麻木住,等着死亡的来临。

就在此刻,从天而降一位穿着浅绿色的仙人,衣袂飘飘,长发飞扬,她走到我的央前,掰开我的嘴,在我的嘴里放了什么东西,然后,不肖一会,我的身体满满有了知觉,不到半个时辰,我就感觉自已能动能作能说了。”

除了仙人这一句,其他都是真话。

再说了,今天林月兰去救他们时,恰巧就穿着一件浅绿色的衣裙。

当然,从没有往别处想的,当然不会想到林月兰这个孩子身上的。

林亦为和张大夫自认为蒋振南命不该绝,竟然在关键时刻,有这样的奇遇。

而林亦为想到更多的则是,蒋振南不愧是龙宴国的保护神,即使中了致命之毒,都有仙人在暗中保护他。

林月兰的嘴角微翘,暗中也觉得好笑。

她倒没有想到,蒋振南直接会把说成仙女的存在,这让她有些逗。

她一个末世的冷血机器杀手般的女人,竟然会在古代,成为仙女的一天啊。

张大夫听着蒋振南的话,表情上却有些怀疑。

难道真有仙人不成?

如果不是仙人,已经开始食心的食心毒,普通人根本就没法力挽狂澜,把他的命给拉回来。

即使他那个徒弟号称医术天下第一,人称神医无涯子,也无法配制这样的解药。

这天下,连他徒弟无法办到的事,到底还有谁能办到,恐怕,除了仙人,也没有其他解释了吧。

张大夫一只手在下巴下顺着自已长白胡须,一边很是狐疑的道,“你说是真的吗?”

蒋振南坐在那,面具之下锐利双眼,紧紧的看向前方,没有回答张大夫。

张大夫看着蒋振南不愿意说,轻声暗叹了一句。

恐怕眼前这人并没有说实话吧。

张大夫想到这,眼神暗了下来,叹了一句道,“我只是没有想到这世上还有比我那徒弟更加高明的医术之人,”随后又脸上的表情又有些趣味的说道,“那孩子有敌手了喽!”

听到张大夫的话,蒋振南他们有些疑惑了。

据他们所说,天下间医术最高明的人非神医无涯子莫属

难道……

还是郭兵嘴快,他立刻问道,“张大夫,你说的徒弟,难道是?”

不用指名道姓,都一清二楚。

张大夫点了点头道,“你们想得没错,我的徒弟,就是号称医术天下第一的神医无涯子。现在也不知道那个不孝徒弟,现在是又在哪里?”

所有人一愣。

因为谁都没有想过,看起来这么平凡的张大夫,神医无涯子竟然会是他的徒弟。

林月兰也是微微一怔。

随后,眸光闪了闪。

她笑了笑,很是天真的问道,“张大夫,神医无涯子是你的徒弟,那你的医术肯定是天下第二的好,是不是?”

呃……

听到林月兰这么“天真”又有些似乎伤人的话,所有人都不明所以。

林亦为最先反应过来,他小声的呵斥道,“兰丫头,不能无理!”

什么天下第二?

不就是间接说他一个当师父的医术还不如徒弟吗?

如果遇到一个心胸狭隘的师父,听到林月兰这样说话,肯定会记恨在心的。

但很显然,张大夫不是一个心胸狭隘的师父。

他捋着长白胡须,乐呵呵的笑着道,“亦为,无事。这孩子真性情直爽,老夫喜欢!其实,这丫头说得也是大实话,老夫的医术确实不如徒弟,青出蓝甚于蓝,不过,老夫也是骄傲,我的徒弟,果然是个好样的。因为,医术只有不断的超越,才能有更加高超的医术。”

林月兰微眯了一下眼睛,这人果然是心胸开阔坦荡之人。

接着林月兰突然神情严肃的道,“张大夫,能请你大徒弟无涯子为了明清叔叔医治一下吗?”眼神里全是真诚的请求。

林亦为听到林月兰的话,突然一愣,等反应过来时,心里有些酸酸涩涩的。

他知道对于小儿子明清之事,兰丫头这孩子肯定一直是愧疚和不安的,对于医治明清之事,也一直是放在心上。

以前是胆小怕事,而且自已都难存活下来,哪能有这个能力去为明清的事尽心尽力啊。

再说了,自从三年前明清出事之后,虽说那事不对怪到这丫头头上来,可却也是因她而起,因此,他也对她也是有些怨言的。

可是,他毕竟不能真正的跟一个孩子计较去啊。

只是现在没有想到,一听到张大夫说,他的徒弟就是那个医术天下第一的神医时,她就能立刻能想到为他儿子的病。

这份心,这份情,他怎么能忍心再对怪罪于她呢?

张大夫没有说话,林亦为倒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丫头,不瞒你说。神医是张大夫的徒弟这事,我很早就知道,我也恳请张大夫请他的徒弟过来给明清看看,只是,”

林亦为说到这里,眼神黯然的道,“或许是天意如此,请我家明清注定有此一劫吧。张大夫和他徒弟竟然是从三年前开始就失去了联系啊。”

张大夫点头道,“没错。多年前,药王谷突然闯进一批黑衣杀手,对着药王谷的所有下狠手,男男女女,老弱病残,全部死在那批黑衣人的刀下。

我带着我家小童去了上山采药,避过一劫。

那些黑衣人没有找到老夫,就在药王谷等着,老夫虽说医术高超,却无一丝武力,为了不被他们找到,老夫带着小童连忙从山里另一个出口逃出,一路隐性埋名,等来到林家村时,就晕倒在林家村头。”

蒋振南一震。

药王谷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几乎是灭门之祸,为何天下无人所知呢?

之前,在京城出发找神医无涯子时,可是听说了神医就在药王谷的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神医无涯子所做所为不成?

林月兰微微皱着眉头,很是好奇的问道,“张大夫,那当时你徒弟在哪?”

张大夫说道,“当初我那徒弟被崇龙国的国君请去为四皇子治病去了。之后,我就与那徒弟失去了联系!”

“那么,现在传出来药王谷的神医无涯子,是你那徒弟吗?”蒋振南冷冽的问道。

如果药王谷的神医无涯子,真是张大夫那徒弟无涯子,那么很有可能当初药王谷那些出现的黑衣人,很有可能就与他有莫大的关系。

只是张大夫却是摇了摇头道,“不是。我那徒弟虽禀性有些傲然,但是却是一个尊师重道的孩子,绝对做不出欺灭师门的狠事出来。”

“那这三年内你有回去过药王谷吗?有没有确认他们是不是同一个人啊?”林月兰问道。

张大夫再次摇了摇头,很是肯定的说道,“现在药王谷的无涯子绝对不是我那徒弟。”说到这,他的眼里有些担忧。

谁也不知道,这三年内传遍天下的神医无涯子却不是真正的无涯子。

可是,既然有人顶着靖儿名声,招摇撞骗,以靖儿的性子却无一丝动静,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事了?

张大夫说的靖儿,就是神医无涯子的真名——李思靖!

张大夫这样说,其他人都猜测到真正的神医无涯子很有可能出事了。

看来,要请神医无涯子过来给林明清看病,暂时间内那根本就可不可能之事。

当然了,林月兰的目的,也不是想真正的请神医无涯子过来给林明清看病。

因为,她知道,就是真正的神医无涯子过来看,他也不能彻底治好林明清,让他重新站起来。

实际上,林月兰真正的目的是……

“张大夫,我可以跟你学医吗?”林月兰很是认真的说道。

没错。

这就是林月兰真正的目的。

在张大夫说她的徒弟是神医无涯子时,她就立马计上心头,顿觉得是机会。

因为,跟着林大夫学医,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给林明清治病,不会让人有一丝疑惑和奇怪。

就算治好了,以后在知道她是神医师妹时,只会说她的医术高明,更甚于师父师兄,才能治好林明清的顽疾。

所有人有些惊讶。

就是蒋振南也是微微惊讶。

这个随手能拿出价值连城药物的孩子,竟然不会医术。

张大夫微微愣了之后,摇了摇头,道,“不行。”

林月兰有些着急了,“张大夫,为什么不行?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医术的。”如果不跟张大夫学医,她给林明清治病的事儿,可能就会一直托下去,那原身那颗内疚的心,也会一直内疚下去,那对于她提升异能是个阻滞。

就如现代那些修仙文里描述的那些修仙真人一般,可能产生瓶顶,有心魔。

她的异能虽不是像那些仙人法术一般,但是也要开胸阔气,才能越来越快的提升异能等级,不然受心绪影响,那么就是一种阻塞与障碍。

张大夫看着林月兰心急的模样,笑了笑道,“不是不教你医术。而是,你不是成为我的徒弟,是要做我那徒弟的徒弟。

当然,老夫要给你一个月的考察期,看看你是否有这个天赋?

一个月后,如果你确实有这个天赋与能力,我就代替靖儿,收你为徒,你可否答应?”

------题外话------

呜呜,电脑死机了,重新开机,却丢稿子了,只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重新再码字了

亲们,很抱歉,今天不能万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