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上镇闹事(求订!)/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有些惊讶于蒋振南竟然会把自已的问题抛给她。

这可是他自已的脸,他自已的面子,他怎么会把问题抛给她呢?

林月兰有些不懂。

不过,林月兰很是认真的答道,“南大哥,男人身上有疤痕,那才是真正男人的表现。更何况你是一个将军,是天下人眼中的英雄,也是天下人眼里的战神,别说只是脸上有一条疤痕,就是把整张脸给毁了,在别人眼里真的丑陋不堪,那又如何,只要你问心无愧,只要你还是将军,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任何人都要敬着你,而无权对你的容貌的鄙视。”

说到这,林月兰停顿一下,再次抚摸着蒋振南脸上的这道疤痕,带着心酸和心疼的道,“当初,你一定很疼吧?”

蒋振南心头猛然一阵酸涩和,心中油然产生一种感动。

从他这道疤痕起,所有人眼里就是只有丑陋不堪,有凶神恶煞的模样,脸上露出惊恐害怕的的表情,眼底而是露出鄙视和轻蔑,却没有一个人关心过他。

林月兰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看到他的面容之后,不仅没有害怕和惊恐,反而是在她的眼里看到了心疼,看到了她为他抱不屈。

蒋振南突然有些庆幸,自已脸上有了这道疤痕了。

因为这道疤痕,让他见证了一个个的心,有黑心,恶心,也有真心。

这样的真心,也让他值得一生真心去对待。

真心换真心,这是人之常情,也是人世界最难得的真心之情。

林月兰没有发觉蒋振南脸上表情的恍惚,她继续有些为他抱不平的说道,“疼过之后,留下的痕迹,却成了天下所有人伤害你的利器。这疤痕虽说是英雄的象征,但是,我更不愿意,让它成为人人伤害你的利器!”

意思很简单:就是想让蒋振南袪除这道疤痕。

蒋振南听罢,瞳孔猛然一缩,揭开面具之后的神情突然变得分外的激动和感激,他不油然的伸出本是抓着面具两只手,紧紧抓着林月兰,带着些失措激动的说道,“月儿姑娘,谢谢你!”

林月兰看着蒋振南,露出真心的笑容,说道,“南大哥,谢什么。我们现在不是已经成为朋友了嘛。所有人都说,要为朋友两肋插刀,上刀山下火海,而却我只是为朋友袪个疤痕而已嘛。咝……”

林月兰“咝”的一声,蒋振南猛然觉到,他竟然抓着林月兰的手。

他一个大男人,竟然去抓了一个姑娘的手。

这又让他瞬间惊慌失措起来,立刻又惶恐不安迅速放开林月兰的手。

他觉得他自已真是太唐突了。

一个女孩子的手,是他一个大男人能随便抓的吗?

万一被别人看见,那姑娘的清誉和名节,不是被他给毁了吗?

他这是真的感激她,还是害她啊?

他立刻对着林月兰很是懊悔和愧疚的说道,“对……对不起,月儿姑娘,我……我不应该抓着你的手?抓疼你了吗?”

说完,他又立刻想给自已一个巴掌,他这张嘴真是越来越不会说话。

这话如果被人突然听去了,没事也会变成有事了。

因为这可是**裸的证据啊。

蒋振南在懊恼,林月兰却觉得好笑。

她当然知道蒋振南在顾忌什么。

在这男女授受不清,发乎情,止乎礼的古代,别说紧紧抓了手,就是轻轻碰了一下,就会演变成誉被毁,

清白就变成了不洁水性杨花的女子,轻者嫁与毁她清白的男人,重则则直接浸猪笼。

不过,她林月兰可不是正统的古代女子,她可不奉行那一套。

你那些与男人谈天说地,拼酒吃饭之类的,她可不会压制自已。

当然了,她也有自已的底线,可不能让自已成为随随便便的女子。

林月兰笑着摆手道,“南大哥,没事。我们不是朋友吗?朋友之间,有必要和计较的这么多吗?”

呃,林月兰也简直想咬掉自已的舌头。

这是什么话啊?这话不是明显有着暗示性啊,朋友之间,就可以牵手之类的啊?

不过,好在,蒋振南没有反过来,或者带着些油腔滑调的那种男人,不然,他一定会说一句,“那我们以后就可以牵手了吗?因为朋友嘛。”

蒋振南带回面具,然后在皎洁的银色月光之后,一大一小的影子,往着家的方向而去。

当蒋振南和林月兰一起回到家时,郭兵小三小六和小十二啧啧了两声,然后是一幕已经是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一般。

天知道,实际上,他们也才只是两次见过他们冷漠的头儿,和这个掉进钱眼里的林姑娘走在一快。

这第二次就包括现在。

林月兰看了一眼院子里摆放的一些枯草,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很快也放开了。

今天晚上,他们也就只能将就一下,明天得去镇上一趟。

林月兰看了五个男人一眼,然后,就看到靠在最里边的小十二,指着他道,“你,明天早上跟我上镇去。其他人,给我上山打猎去。”

“月儿姑娘,我去吧。”蒋振南对于小十二陪着林月兰上镇心里有些不舒服。所以,嘴就比心里快了一步。

林月兰直接决绝道,“不行!”

蒋振南是绝不能上镇上去,谁让他太扎眼了。

宁安镇对于京城人士来说,只是一个旮旯角落毫不起眼,很是贫困的一个小镇,但是,她却一点不敢小看古代人的八卦能力。

万一蒋振南这样一个人高马大,穿着银色盔甲,带着银色面具的人,太过让人印象深刻了,最最主要的是,他这个形象很是附和传言中的战神形象,十分附和,很难不让他人想到这人是传言中的战神,龙宴国的镇国大将军。

这样的风声传出去,那么京城那边也肯定会很快接到这样的消息。

因此,林月兰则是很明确的拒绝蒋振南。

蒋振南有些小委屈的看向林月兰,只是林月兰不看她,就只能狠狠的瞪了一眼小十二了。

只是小十二也很委屈好不好。

他宁愿跟着其他上山打猎去,也不愿意跟一个姑娘上镇去啊。

但是,他知道他没有拒绝的权利。

第二天,林月兰就带着小十二去镇上去了。

林月兰这两个月,也只是去了一次镇上,那是因为要补齐家里的一些生活用具。

这么说来,林月兰从穿过来,实际上,总共就去了两次镇上,一次卖老虎,一次是采买一些生活用具。

这一次,是第三次。

只是让小十二分外疑惑的是,从林姑娘家到村口,陆续遇见的村民,看到他们仿佛遇见了鬼一样,分外惊恐的让自已躲得远远的。

小十二摸了摸自已的后脑闪,很是不解和疑惑的问道,“林姑娘,我有这么可怕吗?为何那些人看到我就躲得远远的呢?”

小十二虽说才十四五岁,但当兵的人,尤其是做镇国将军属下的人,身体一般比较壮实,有一米七八的样子,而且小十二看起来是憨厚,但长相同样有些粗狂,所以,对于一般人来,像小十二这样的人,还真有点不好惹。

既然不好惹,那就躲开不是。

当然,这是小十二现在自已的想法。

他真还没有想过原因其实是在林月兰身上。

但是,接下来,他就看到林月兰的嘴角浮现一抹讽刺的笑容,声音有些冰冷的说道,“他们不是在害怕你,而是在躲我而已。”

这样的情形,从把李翠花四人扔到大拗山之后,就成了这样。

那些人,一见到她,就你躲瘟疫一样,立即惊吓的跑得远远的。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她的耳根清静,不会动不动就有些麻烦上门来。

小十二对于林月兰的话外分的不明白,不过,不明白就不明白,林姑娘不愿意说,他也不会过多问。

只是,他隐隐感觉到,这事或许是与那个里正提到的三年前之事有关。

小十二摸了摸头,继续跟在林月兰后面走。

到了村口,林大卫刚好提着一些猎物,带着他十四岁的儿子林家唯,从另一边过来。

“兰丫头,你今天也去镇上吗?”林大卫一看到林月兰,就开始大声说话。

林月兰冰冷的表情在看到林大卫时,有些缓和,她点头道,“是的,卫伯伯。”

随即对着跟在身后林家唯喊道,“家唯哥哥!”

林家唯是个同样是个憨厚的小伙子,虽没有比小十二强壮,但长相却也随了林大卫,脸黑,而且同样有些粗狂。

他对着林月兰笑着打招呼道,“兰妹妹,你也去镇上,我们一起,有个伴。”

说着,他很是好奇的看了一眼,跟在林月兰后面的男人。

怎么会有一个陌生男人跟着林月兰呢?要知道林月兰这个姑娘,因为有克星这个名声在内,在村里可是没有人愿意接近林月兰的。

林大卫当然也注意到了后面的小十二。

他笑着道,“兰丫头,这位小伙子是?”

不认识的,那肯定不是本村的。

不过,他也听说了,昨天傍晚,这丫头可是带了五个人高马大的陌生男人进村。

之后,里正直接找上门,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通知大家,他认可了这些人暂时呆在林家村,至于原因,他没有说。

只是说,这五个人绝对不会做危害林家村或许伤害村民的事发生。

林大卫是相信里正的。

林月兰应道,“大卫伯伯,他是我从大拗山救下来的其中一个孩子,现在无家可归,被我收留!”

林大卫好笑的道,“你这丫头,自已都还是个孩子,还叫别人孩子呢?”

之后,林大卫也不再过问林月兰和那五个陌男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他相信,从阎王殿回来的人,会有自已的分寸的。

一行人,也算是说说笑笑的来到镇上吧。

尤其是小十二和林家唯因为是年龄相仿,个性相仿,很快两人就成了朋友。

来到了镇上,林月兰和林大卫就分开走了。

林大卫是去酒楼,而林月兰则是去布料铺。

林月兰这两个月虽说只来过两次镇上,但是第一次一个孩子扛着大老虎上镇之事,让人过于印象深刻,所以,很多人记住了这个孩子。

对这个孩子,很多人既好奇又有些疑惑不解。

因而,在在林月兰第二次上镇时,不管林月兰是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有些人很是热情的上前给她打一声招呼,叫着一声道,“扛虎小姑娘,你上镇了?这次我怎么空着手上镇来了?”

这些陌生人都给了她笑脸,林月兰也就冷冰着脸只是点头应了一下而已。

因为,她知道,这些人也只是暂时给她笑脸而已。

只是,这第三次……

小十二看着这一群那一伙,对着他们指指点点的人群,而且有些人,与林家村的村民动作如出一辙,这就让他更加的不解了。

他再次摸了摸后脑闪,眼底全部是疑惑的道,“林姑娘,难道我长得就真的这么吓人吗?为何他们看我的眼神都很是不对劲啊?”

那不是看你的眼神,看是看我看好神。

林月兰冷笑着道,“小十二,你仔细听听,他们说了些什么?”

反正,她是克星之事,也是瞒不过,也根本就不需要瞒着。

她还是那句话,只要这些那些人不惹到她的面前,对于那些闲言蜚语的,她根本就不放心上。

小十二既然能这么小的年纪就被蒋振南选中作为属下,除了体格,更重要方面,就是身手肯定不能低,不然,敌人杀过来了,怎么去保护蒋振南。

说白了,他们实际上就是蒋振南的近身护卫。

小十二施展了一些内力,然后,耳朵动了动。

片刻间,那些杂言碎语就传到了他的耳中。

一个站在卖菜摊边的两个中年胖胖妇人,指着林月兰的方向说道,“听说,上次那个扛着老虎来卖的孩子,是林家村的克星扫把星,只要谁接近了,就会倒霉出事。”

“这事,我也听说。听说,是一个道士一口断言她是克夫克亲的扫把星。”

“啧啧,你说这个孩子,以后谁敢娶啊?”

接着,一个酒楼门口站着的两个年轻看着十五六岁的男人,身着些着褴褛,对着林月兰的方向说道,“哥哥,那个不是上次来卖老虎的孩子吗?上次她一只老虎听说散卖都卖到了三百八十两,这么多钱,一辈子就可以不愁吃穿了。”

谁知,他话音一落下,就被年纪微微大的男人,拍了一下脑袋,厉声的说道,“你现在竟然还想打着那个主意,你是不是不要命了?我跟你说,林家村的人,都说她是一个克夫克亲命的人,谁娶了她,就得死,而且还会连累家族的人,都有可能死。所以,你最好,把她娶回家,就拥有三百八十两的主意,给我从脑袋上抛开。你想死,我还不想死呢。”

兄弟两都是个穷人,而且都还是年纪不大,正是可以娶妻的年龄。

只是,因为太穷,村里和附近的村里的姑娘都没有人愿意嫁给他们,因此,在上次看到林月兰提着一只老虎来卖,还卖到三百八十多两银子时,他们的眼前一亮,对视一眼,立马就有了主意,那就是与这个孩子套近乎,然后娶了她。

但是,他们不曾料到,这个孩子一眨眼就不见了。

他们后来一直在镇上晃悠,就是想要一次机会见到她,好实施他们的计划。

可这一晃悠,竟然就晃悠出,这人竟然是林家村里出名的克夫克亲命。

他们立马打了退堂鼓。

即使在有钱,也要有命花才行啊。

被训的弟弟,立马打了一个机灵,摇了摇头,“不会,不会,我绝对没有这样的想法了。”

“哼,这就对了。”那个哥哥很是不屑的说道,“就算我们再苦再穷,也不可能娶个克星扫星进家门来祸害的。”

“嗯,嗯,哥哥说的是!”弟弟点头应道。

以一对年轻男女站在树阴底下,穿着鲜绿,女人嗲着声音,对着林月兰指点道,“公子,你知道那孩子吗?”

“那孩子怎么了?”年轻公子好奇的说道。

“呵呵,那孩子听说小小年纪,就被道士断言克夫克星命呢。”女人似乎带着些幸灾乐祸的表情说道。

“哦,”年轻公子更加好奇的说道,“还有这样的事。”

“对啊。”那个女人应和道,“这孩子听说是林家村里的人,三年前就与家族断绝了亲脉关系,而且听说林家村里人说,最让人惊恐的是,谁接近她,谁帮助她,就会被她克了,倒霉透顶。”

年轻公子有些狐疑的道,“绿娘,还有这样的事?”

“嗯,是的。”绿娘的很是肯定的道,随即眼珠一转,说道,“公子,听说三年林家村有个秀才叫林什么来的,哦,叫林明清,是林家村里正的小儿子,就是因为三年前帮过她,结果在去府城赶考时,还没有出林家村,那马车就翻了车,而他本人,却因此落下瘫痪,站不起来,府令那边就以身染恶疾为由,而被取消了秀才功名,多可惜啊。”

“是呀,是挺可惜的。”那个年轻公子也跟着叹了一声,但目光却一直跟随着林月兰。

小十二听到这里也就没有再听,他又听向别处去了。

只是,他越听越是恼火。

原来,林姑娘,是背着这样的名声,才背父母抛弃的,真是太可怜了,与他们的头儿一样。

他们的头儿也是因为天煞孤星之命,而被侯爵府,被他亲生父亲抛弃的可怜人。

为什么天下会有这么狠心的父母呢?

小十二在内心愤怒,耳听别处时,却并没有注意到那树阴底下出现的另一幕。

不一会,另一名年轻公子走了过来,拍了一下年轻公子的肩膀,好奇的说道,“周兄弟,你在看什么?”

周文才收起折扇,拍的一声打在自已的手心上,说道,“就听绿娘说,前两月那个扛着老虎上街卖女孩子,竟然是林家村的克星,真是可惜了啊。哦,对了,刘兄,滢儿姑娘没有跟你出来吗?”

说着,就朝刘齐的后边望了望,没有看到刘佳滢,眼神里有些失望。

刘齐摇了摇头说道,“滢儿最近跟我闹别扭,现在不跟我出来玩了。”

“哦,滢儿姑娘在与刘兄闹什么别扭啊?”周文才好奇的道。

刘齐道,“说来,这事还与你看的那位姑娘有关系。滢儿不知怎得,对那位姑娘很合缘,对她分外的上心。上次,送她回林家村时,看到林家村人对那姑娘的态度,我就

有些不愿意她与那姑娘来往。

不过,后来滢儿跟我吵了一架之后,就很少搭理我,以前只要我一出门,她就会跟着我出去,现在么,我叫她去,她都不愿意理我了。”说到这,刘齐苦笑了一下。

至那次从林家村回来之后,他与林月兰之间就再也没有往来,可刘佳滢却时常想要偷溜出去找林月兰。

不过,他真怕妹妹出事,根本就不敢放着妹妹一个人去林家村。

因此,只要刘佳滢一有动作,那些下人就会过来向他汇报,再然后就被他阻止。所以喽,就因为这样,他妹妹就一直在跟他赌气。

其实,他现在在听了林月兰的一翻话之后,也是想通了。

聪明人做聪明事,糊涂之人,才会人云亦云。

虽说林家村的人,人个都说林月兰这个孩子是克夫克亲扫把星之命,但是与他和妹妹有何关系,又与他刘家有什么关系?

一是,他不娶林月兰,那么克夫之事自然不会发生到他的身上来。

二是,他和妹妹也不是她林月兰根本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她就是克亲也同样克不到他们身上来,不是吗?

至于,林明清会发生这样的事,如果真怪罪到林月兰身上去,那么也只是林明清与林月兰之间,不管怎么样都是有血缘关系的。

因为他们是同一个祖宗而来的。

所以,他刘齐是决定与林月兰这人交朋友的。

但至于是一个什么样的朋友,就看以后的决定了。

至于为何不让刘佳滢去找林月兰。

那很简单,因为林家村太远了,刘佳滢一个女孩子去,太危险了。

周文才再次有些好奇的道,“你们兄妹俩竟然认识刚才那位姑娘?”

“嗯,认识。”之后,刘齐就把他与妹妹怎么与林月兰认识的经过说与友人听。

周文才听罢,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刘兄,滢儿姑娘真是太可爱,也太直率了。她这样子,那姑娘竟然还愿意跟她交朋友。看来,那姑娘也是个心胸开阔之人啊。”

对于林月兰是不是克星扫把星,他只是有些感兴趣而已,但对于这人如何,他一点都不感兴趣。

但是,现在听说,她与刘齐和刘佳滢兄妹俩交上朋友了,他倒也是想会一会这个现在在镇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小姑娘了。

小十二听到那些对林月兰指指点点的话,气得就想上前让他们闭嘴,或者是给他们几个巴掌,不过,被林月兰给拉住了。

小十二气得满脸通红,愤愤的说道,“林姑娘,你干吗拉着我,我一定要给他们教训,让他们闭嘴!”

林月兰淡淡的说道,“现在几乎整个镇上的人,都在说我,你教训的过来吗?他们只是嘴皮子动一动,对我又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再说了,我也已经习惯被人指指点点了。”

当然,这是原身的习惯。而她不想费这个劲一个个去骂去教训,那根本就不值得。

就像别人说的,狗咬你一口,难道你要咬回去不成?

那就不是报复,而是报复不成,而弄脏了自已的嘴。

林月兰对于这些事情,不予理会就是了。

他们爱咋说就咋说,只要不是特地走到她跟前,指着她的鼻子骂就行。

谁知林月兰这个念头一落下,就有一个四个人怒气冲冲的走到她的面前,其中一个肥头大耳为首的男人,怒指着林月兰,大骂道,“臭丫头,总算让老子等到你了。”

林月兰看到这个男人的脸时,“噗嗤”一声笑出声。

不止是她笑了出声,就是小十二及周围的人,看到他们脸上的字时,顿觉得好笑极了。

因为,他们脸上正是两个月前,林月兰用特殊原料在他们脸上标记的:我是抢劫犯,这个几个大字。

当然,大部分人是不认识字的,但不认识字,不代表他们脸上的字就消失了呀。

因此,看着他们顶着一脸黑色似乎写了东西的脸时,当然觉得好笑了。

“笑,笑,笑什么笑,”这个肥头大耳的男眼神瞪向周遭嘲笑他的人群,恶狠狠的说道,“再笑,我就把你们的嘴撕下来,信不信?”

这个男人,只要镇上的人,及来过镇上的人,都知道,也都认识。

这人就是宁安镇上的第一地痞流氓,在这个镇上称王称霸,也无人敢管。

因为,据说他是有靠山的人。

听说,他有个妹妹嫁给了县令为妾,所以,就算是宁安镇的镇长都要给这个人的面子,不敢管他。

呵骂完周遭的人之后,他狠狠的瞪向林月兰,继续骂道,“你这个死丫头,让本公公子等了两个月,总算出现了。哼,这一次,看我不扒了你一层皮,我就不叫王八皮。”

“噗嗤”

听到王八皮的名字,林月兰实在受不住,又笑了出声。

这个的名字真是太逗了。

王八皮,王八皮,哈哈,不就是王八壳嘛。

“死丫头,死到临头了,你竟然还敢笑!”王八皮怒吼的道。

林月兰摊了摊手,很是无辜的说道,“这位……呃王八公子,我与你无怨无仇的,你做什么要我死啊?”

听到林月兰的话,王八皮气得这气不打一处来,他指着自已的脸上,大声的道,“死丫头,你看看我脸上,我脸上的东西,难道不是你弄的吗?啊!现在还在跟我狡辩。我告诉你,今天你不跪下,给爷爷我磕一百个响头,你就甭想着离开宁安镇!”

林月兰对着王八皮嗤笑两声,然后表情很是认真的说道,“这位王八公子,你脸上有东西吗?这是什么东西啊?怎么看着像字啊?是什么字啊?”

“是我是抢劫犯!”林月兰的话音一落,旁边的一个瘦小子就站出来大声的出道。

不然了,这个瘦小子的脸上同样也有“我是抢劫犯”这五个字。

“噗嗤!”有人被自已的口水呛到了,“咳咳……”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哦,原来这位王八公子是个抢劫犯啊。可是,”林月兰状似很不明白的问道,“可是你是抢劫犯,干吗要说出来啊?难道就不怕大伙儿把你送到衙门去吗?”

王八皮气得对着旁边的瘦小子就是一个巴掌,大声的骂道,“谁让你说出‘我们是抢劫犯’的,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是抢劫犯了。”

林月兰站在一旁无语了。

这些人难道不知道大伙儿在看着听着吗?这样光明正大的说出自已是抢劫犯真的好吗?

不过,一会王八皮也立即反应过来,他道,“不对。死丫头,我差点又上了你的当。”竟然使诈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承认自已是抢劫犯。

王八皮怒指着林月兰道,“死丫头,明明真正的抢劫犯是你,抢了我身上的钱,还在我脸上写了字,你以为本公子会这么简单的放过你吗?”

林月兰听罢,突然很严肃的厉声说道,“这位王八公子,你说我抢了你身上的钱,还还在你脸上写了字,有证据吗?虽说我林月兰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但也不会任凭他人随随便便欺负了去的。”

如果在现代还可能好一点,毕竟现在大街小巷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可古代没有呀。

当初,她特地把王八皮四人此到一个安静无人的地方,谁能看到是她抢了他们钱啊。

王八皮听到林月兰这话,气得胸腔都要吐血了。

林月兰这样的招数,可是他平时对付那些被他抢之人的招数,没有想到,今儿个,竟然被人用到了他的头上来。

真是气死他了!

王八皮怒吼着道,“明明是你抢了我一百多两银子,我的三个兄弟都可以作证,我竟然还敢狡辩了。”

林月兰冷哼两声道,“呵,你说抢了就抢了啊,我还说你们抢了我的钱呢,我的兄弟也可以给我作证啊。”说着,林月兰就把小十二给拉了出来。

小十二虽是一头雾水,但他却很聪明很给力的点头说道,“对,我可能证明,你抢我家妹妹的钱呢。”

“胡说!”那个之前挨了一巴掌的瘦子气势汹汹的辩解吼道,“明明我们抢你的银子没有抢成,你却抢了我兄弟们的银子。”

只是,当他说完时,立即反应过来,心里暗道,“坏了!”

瘦子这才是真正的不打自招。

林月兰立即冷笑着道,“这位王八皮公子,你听见你兄弟的证词了吗?是你们在抢劫我的钱。至于,你们被人抢了去的银子,可别赖在我的头上来!

再说了,你说你的脸上的字是我写的,那就更好笑了。

全林家村的村民都知道,本姑娘是大字不识一个,又怎么可能会突然在你们脸上写字了?你们可别冤枉人,要知道你们的仇家可是多了去了,谁知道是不是他们当中写的,然后你们却赖到了本姑娘头上来。”

我就是不承认我抢了你们的银子,就是不承认你们脸上的字是我写的,看你们能奈我何。

王八皮真是撕了林月兰的心都有。

这个无耻、卑鄙、嘴皮子利索,又耍赖的女人,真是他见过最最最难应付的女人了。

但是,宁安镇可是他的地盘,他不痛快了,谁都不许痛快。

就算她嘴皮子再厉害,他不想放过她,她就别想逃脱。

哼……

王八皮愤怒的指着林月兰,恨恨的说道,“死丫头,你竟然在宁安镇上跟我耍心眼。我今儿就把话放在这,你今天跟我走,得走,不跟我走也得走,我看你奈我如何?”

小十二立即站在林月兰前面,大怒道,“要想带着林姑娘走,就必须先过我一关!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林月兰抚了抚额头,有些无奈。

她虽能料到经过林家村的某些人大力宣传,知道的,不知道的,都知道了,林家村出了一个克夫克亲的克星扫把星,而那人就是两个月前扛着老虎上镇的有着神力的姑娘。

因此,也有准备大家轻视蔑视的嘲笑的准备。

可是,她倒没有想到还有这一出啊。

这四个地痞流氓,被她教训过一次,竟然不吸取教训,还敢来找她。

王八皮看着挡在林月兰前面的长相憨厚,身村健硕的青年,嘲笑着道,“哈哈,这个克星竟然也会有人出来呈英雄,来个英雄救美。哈哈,真是好笑!”

随即,他却脸色一变,话锋一转,厉声的喝道,“哼,既然你想当英雄,那我让你连狗熊都当不了。弟兄们,给我上,把这对狗男女,给我抓起来!我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们,不然,他们都不知道在宁安镇天王老子是谁?”

王八皮手势一摆,立马就有十几个男人把林月兰和小十二给围了起来。

正待动手时,突然听到一道响亮的声音道,“慢着!”

……

蒋振南和郭兵四人,听着林月兰的话,打算上山打猎去。

毕竟,这么多人吃饭,而且都是无肉不欢的主儿,那么肯定要自已动手猎去了。

不过,还有一个打算,他们要弄一些木头下来,做一些床板。

四人天微微亮时,几人走在小路上,朝着大薮山的方向而去。

在路上,还是碰到一些早出的村民,挑着一些水和粪便,看样子是要去浇菜,或者是给田里上些养分。

这些村民虽说还会像昨天一样躲着他们,但却没有昨天这么厉害。

有一个五六十岁的妇人,挑着一桶粪便,刚好与蒋振南他们遇上。

只见她立马惊吓了一下,然后,眼睛向他们后面望去,等看清他们后面好像没有什么东西,似乎松了一口气,但表情仍然带着慌张和惊惧的往四处瞧了瞧,确定林月兰没有跟上来,她大松了一口气。

但是,这四个男人好像很不好惹的样子,她的心又提了上来,但是,她还是有些小心的走了过来。

郭兵他们捂着鼻子,立马退后了几步,脸上明显是嫌恶。

真是太臭了。

一大早就闻到这么臭的味道,真不是一个好感觉。

妇人放下桶粪,然后,站在他们面前,小声的问道,“四位爷,是不是认识那死丫头?”

蒋振南轻蹙了一下眉头,有些疑惑她口中的“死丫头”是谁?

不等他们回答,他们就立即听到了一阵大骂声。

“好呀,那个死丫头,真是胆大包天,敢领着几个男人回家。小小年纪,就耐不住寂寞,真是个**荡妇,我们林家村人的面子,都被她丢光了…”闭嘴!“蒋振南凌厉的怒止道,”你是谁?凭什么这么骂月儿姑娘的?

------题外话------

求订阅,求支持!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