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盘下店铺 (求订啊!)/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布匹掌柜那赶人的话,林月兰本是平静清淡的眸子里,立即迸发出一抹犀利。

是不是谁都认为她林月兰是个好欺负的主儿啊,微微一个小人物,就能指着她的鼻尖大骂,可以随意的赶人啊。

小十二也是满脸恼怒的对着店掌柜的说道,“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我们是客户,是来买东西的!”

真是太欺负人了,他们一进店,竟然就被赶着出去的待遇,这完全是侮辱。

掌柜对着他们趾高气扬带着不屑轻蔑的说道,“呵呵,我就算让那些阿猫阿狗进店里,我也不要她进店里,真是晦气!你们现在赶紧给我离开,别挡着我的客人!”布匹掌柜老板指着林月兰。

小十二气的脸色铁青,冲动之下,想要冲过打这个掌柜的,却被林月兰拦住了。

她那克夫克亲克星的名声既然已经传开了,那么,她受到的待遇也是能遇见的。

但是,在这个镇上,肯定不止一个人会这样对待她这样,这样下来,他们也不可能每一次都这样的打架结束。

林月兰眼神一厉,铿锵冷冽的对着这个掌柜说道,“请你今天记住你对我的羞辱,他日,等你有求于我林月兰时,我要让你从城头跪到城尾,磕三百个响头,还要当着众人大声的叫道道歉,我错了!”

听到林月兰话,这个掌柜的冷笑了两声,嘲弄讽刺的对着林月兰道,“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大言不惭的一个姑娘,想要我求你,门儿都没有!”说到这,他又大吼着道,“你们给我滚!”

林月兰离开了。

现在不是不想给这个掌柜的教训,只是她认为,一个人给他最好的教训,就是让他亲眼看着自已一无所有,却又无能为力的绝望。

这个掌柜或许真不懂“莫欺少年穷”“世事难料”的道理。

本来如果他真不想林月兰这样带着克星名声的人进店买东西,好好拒绝一下,林月兰也不是一个不通情达理的人,或许以后,他的下场就不会这么惨烈和绝望。

只是,他太过自大和自以为是,以侮辱的方式来侮辱林月兰,林月兰向来禀着有恩还恩,有仇必报的冷硬性子,因此,在不久的将来,等他真正求上林月兰时,一切都已经成了一段笑柄的往事。

林月兰去了另一家布匹店。

林月兰一进店,店小二就认出她来了。

毕竟,林月兰虽说三次上镇,每前两次上镇给人印象太过深刻,扛着老虎上镇,然后,拿着银子买了很多很多东西,镇上微微有些名气的店铺几乎都被她给观光顾了。

因为,林月兰要买东西,当然要买最好的。

在这屁点大的小镇里,也就那么几家店铺而已。

因此,镇上的店家们不想认识林月兰都有些难了。

店小二虽听说林月兰这个人,除了有神力,更多的是前段时间,她的克星之名。

店里虽是忌讳这种人,但敞开大门就是做生意,他们也没有理由,就把人撵出的理。

店小二微笑着道,“林姑娘,这次想买些什么了?”

林月兰之前买衣服布料时,曾经光顾过她这家店,因此与林月兰也算是熟人了。

林月兰眼神扫视了这店里的衣服和布匹,有些不解的道,“店小二,怎么店里挂出来的都是陈衣旧料啊?”

店小二被问到这个,有些不舍和伤心的说道,“锦云阁的生意都被祥云阁给抢去了,没什么生意,掌柜正想把这店给转出去,这毕竟是掌柜的三十年心血,一直不舍得挂出售牌子,但是,又没有进货新料,因此,就一直在售卖以前的老款和老样式了。”

林月兰问道,“为何你们的生意,会被祥云阁给抢去?据我所知,锦云阁可是宁安镇上的老牌子了啊。”

店小二被问到这个,就可气了,他大骂说道,“祥云阁的掌柜真不要脸,真无耻把我锦云阁那些裁缝设计师父,都给抢走了,不愿意走的,他利用一些卑鄙手段威胁那引些师傅们离开锦云阁。

而锦云阁因为没有新样式新款式,除了一些穷困人家买一些,那些镇上的大户人家根本就不喜欢,因此,生意越来越惨淡。”

“哎,林姑娘,我跟你说这么多做什么。你看看,看中什么衣服和布料,我拿给你看看。”小二收起略为伤心的表情,立马热情的介绍道。

这世上就是如此,你不做人家生意,总有人家会做人家的生意,但有时,千万别狗眼看人低,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就白白错失了一次发财飞黄腾达的机遇,而对手之与相反,获得这次机遇,成了脱颖而出的商家,而你却只能抬头仰望着它的存在。

林月兰看着这家店人品都不错,就想帮帮他们。

实际上,也不是纯粹帮忙,只是互惠互利而已,林月兰只是借着这一次渠道,给以某些人以脸色看,让他们为他们侮辱人的行为动作,付出代价。

林月兰问道,“店小二,掌柜他在吗?”

店小二疑惑,但语气有些着急的道,“林姑娘,你找掌柜有什么事吗?或者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如果真有,麻烦你尽管说出来,别找掌柜的,行吗?这几天,夫人生病,需要掌柜照顾,离不开身的。”

林月兰微微一愣。

这是从她来到古代之后,所遇见最有人情味的人事吧。

就冲着这一点,她林月兰就帮他们帮定了。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我没有什么不满。相反,我对你服务态度很是满意。你一个店小二,又不是老板,竟然如此重情重义,对着店家不离不弃,真是衷心可嘉啊。”

店小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是我掌柜的好。在我吃不上饭时,是掌柜的给了我一碗饭,并且还让我在店里帮忙做工,这才让我有安身之处。掌柜的大恩大德,我是时刻不敢忘却的。”

林月兰挑了挑眉,“哦。这样啊。”随即,她又再说了一遍,道。“你还是让你掌柜叫出来吧。就说我有办法,让锦云阁再开下去。”

店小二一听,眼睛一亮,不管林月兰说的真假,就立马跑到后面找掌柜去了。

掌柜出来之后,林月兰打量了一个,是个面容慈祥,但脸色有些憔悴的四五十岁的老人家。

掌柜的看着眼前一大一小的孩子,问道,“姑娘,是你找我?”

林月兰点了点头,说道,“掌柜的,我听说你要把这店盘了出去,是不是?”

掌柜的瞧了一眼低着头的店小二,神情有些颓废的说道,“是的,姑娘。相信刚才你肯定听说了一些事。这店里的生意现在一点都不好做,再加上我夫人生病一段时间,很需要钱,也很需要照顾,所以,我就打算这店盘出去,弄些钱给夫人看病。”

掌柜也实话实说道。

林月兰听罢,然后,然后,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不瞒掌柜的,我想盘下你的店铺!”

这话一出,不仅是掌柜和店小二愣,就是小十二也是糊里糊涂起来了。

他不是陪着林姑娘来买衣服布料的吗,怎么一眨眼,却变成了要开店铺了。

掌柜的是想把店给盘出去,但这还是在犹豫不决的时候。

说实话,这店他经营了三十多年,早就把这店铺当孩子一般,感情十分深厚。

在他夫人没有生病之前,他原打算生意再不好,他也要撑下去。

可是,在他夫人生病了之后,一切都变了。

生病的花销就是个无底洞,就在短短的时间内,他三十多年积蓄差不多就花光了,再加上此刻锦云阁的生意,因为祥云阁抢去,收入日况见下,有时甚至入不敷出,不得已,掌柜的才考虑把店盘出去。

可是这店毕竟是如他孩子一般,因此一直舍不得。

但,此刻一个小姑娘说要盘下他的店,他顿时觉得不可思议了。

这可是个孩子啊,这不是在跟他开玩笑吗?

片刻之后,掌柜的也反应过来了。

他有些狐疑的道,“小姑娘,你……”他本来想说你不要开玩笑了。

林月兰仿佛知道掌柜要说什么似的,她摆了摆手,很是严肃认真的说道,“掌柜的,我不在跟你开玩笑。”

店小二站在一边,瞧了一会林月兰之后,就在掌柜的耳边悄悄说了几句。

然后,掌柜就点头道,“姑娘,请进内屋!”

这两三个月掌柜的一直在照顾生病的夫人,根本就没有闲心打听镇上发生的事情,因此,他虽听过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扛着老虎上镇卖之事,但却不知道是个哪个孩子。

刚才店小二就在他耳边告诉他,这孩子就是那个扛着老虎上镇卖的那个。

这么说来,这孩子确实不是在跟他开玩笑。

因为,这孩子有钱啊。

林月兰点了点头,和小十二进了内屋。

小十二一直像个保镖一样,跟在林月兰左右。

林月兰进去之后,掌柜就给林月兰和小十二上了杯茶,然后很是认真的问道,“姑娘,你是真心要盘下的这间店铺吗?”

这家店铺就是他的孩子,即使再不舍,但他已经无法选择,不得不舍。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当然。就是不知掌柜的开价如何?”

掌柜坐着沉思了一会,然后认真的说道,“实话跟你说,我这店里的位置,有些偏僻狭窄,很多客人,都不太愿意上门,如果真盘下来,很有可能生意会不好,甚至是亏本,姑娘还是打算盘下来吗?”

林月兰放下茶杯,然后,左手放在桌沿上,轻敲了几下,嘴角上弯,清亮的说道,“掌柜的,这是我自已以后的事!就是不知掌柜的,开价如何?”

就是说这事不要他担心。

掌柜真没有想过,一个小孩子却如此凌厉和人情世故。

掌柜说道,“本以这个地段和店铺的面积大小,再加上一些屯货,算下来,至少要五百两银子,”

林月兰点了点头,掌柜的并没有狮子大开口。

这个店铺目测有120平米,再加上地段客流量和那些屯货,五百两银子是个很合理的价位

“但是既然姑娘诚心想要这个店铺,五百两银子我不说,我可以以四百两银子的价格转让与你,但是我希望姑娘答应我一件事。”

四百两银子是他夫人后期治病的费用,他需要这个钱。

林月兰说道,“掌柜的,请说!”

“我希望姑娘能留下店小二小李,他跟了我几年,对这店铺同样产生了感情,我也不希望他也离开店铺。”

小李也是他的家人一样,所以在店铺转出去之前,他想先给小李安排好出路。

林月兰摇了摇头。

掌柜的立即脸色一变,有些怒色的道,“既然姑娘不答应,那恕老朽无法把店铺转让与你!”

林月兰还是摇了摇头,然后,笑着道,“掌柜的,你先别着急。我摇头不是因为不留下小李,相反,我不仅留下他,继续当店小二,我还要请掌柜的,继续当店铺掌柜的!”

“嚯”的一声,掌柜站了起来,他神情很是激动和不敢相信的问道,“姑娘,你这话是何意思?”

林月兰看着掌柜的激动通红的脸庞,声音清亮的说道,“我的意思很简单,小李是还是店里的小二,而你也还仍然是这家店铺的掌柜的,只是,这家店的所有权,这家店的东家,成了我——林月兰而已!”

听到确定的答案,掌柜内心真是激动不已。

他他很不舍这家他经营三十多年的店铺,可万不得已之下要把它卖了,除了心痛和遗憾之外,他根本就毫不办法。

他也曾设想过,如果他转让出去的店铺,还继续让他呆在这店铺里,就算是当一个店小二也愿意啊。

但是,想一想,这似乎是根本就不可能之事。

他年纪一大把了,谁会没事吃饱了撑着,会聘请一个年老之人,当一个要处处跑腿的店小二,那是不是在浪费钱嘛。

请他继续当店掌柜,似乎更加不可能。

他自已经营三十多年的店铺,说不行就不行了,这肯定涉及到管理能力不足问题,哪个东家敢把店铺交给一个这样的人?

就因如此,他才会一直犹豫不决的要不要了把店铺给转出去,但是人却又因为急需要钱用,而不得不这样打算。

可能或许好有好报,也或许掌柜的人品爆发,竟然在他还没有把牌子挂出去,就被林月兰给看中了他的店铺,而且真的就让他继续当店掌柜。

掌柜的有些不可置信的再确认一遍,说道,“林姑娘,你说的是真的吗?”

林月兰很是认真的点头,“我林月兰向来说话算话,绝无虚言!只要掌柜的你们认认真真的为我办事,我林月兰绝不亏待于你们,否则的话,”

林月兰话锋一转,铿锵凌厉的警告道,“只要背叛过我林月兰一次,我有的办法是让你们生不如死!”

掌柜的听罢,情绪分外激动也很是庆幸和兴奋的差点下跪的说道,“林姑娘,请接受老朽李怀生的感谢!”

随即,他的神色也是极其的严肃和认真的保证道,“请您放心,我李怀生绝不敢有二心,否则就是天打雷霹,我李怀生一家不得好死!”

让他继续当担任掌柜一职,除却因为感情因素不舍之外,还有一个大原因,就是让他有些微微落魄的生活有些收入,可以支撑一下自已的生活。

毕竟,他的积蓄和卖了店铺的钱,可都有可能花入到他夫人的病中,更有可能以后也要花一大笔钱看大夫吃药。

林月兰的做法,不仅是雪中送碳,更是林月兰这个人给他的一个保障。

所以,他很是感激。

这样的恩情,他就是很可能这一辈子都还不了,让他背叛林月兰,这根本就是忘恩负义之举,需要遭天打雷霹的。

因此,他可是很认真很严肃的发了这个毒誓。

这个毒誓这够毒!

一旦背叛,不仅让自已不得好死,还顺带着全家。

这是有多大的勇气,多大的担当,才会有这样的毒誓。

古代之人,很是注重誓言,所以,就算是骗人,也没有几个敢用毒誓来骗人。

林月兰立马把人给扶起,然后对着李怀生很是认真的说道,“李掌柜,我相信你的衷心!”

李怀生充满感激的看着林月兰说道,“谢谢林姑娘!”

然后,林月兰从布袋里掏出五张银票,四张都是一百两,一张五十两,然后再掏出两个金元宝和十两碎银子,递给李怀生道,“李掌柜,这是六百六十两外加十两碎银子。”

李怀生有些错愕,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道,“林姑娘,给多了,是四百两银子,而不是六百六十两银子。”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没错。你转让给我的店铺是四百两银子。只是,我想改变一下要店铺的装修模式,我需要的是一种有创意很是新颖的经营模式。

其二,我要你进一批款式大方亮丽又新颖的布料,衣服款式我来设计,你尽管想办法找到手艺技术好的裁缝师傅即可;

三其,我还需要再聘请两个小二。”

重新装修,进货,请人都需要钱,除去四百两转让费用之外,剩下的二百多两银子实际上并不多。

“另外,这十两银子,是我今天要买的衣服布料的钱。五个人,共十五套衣服,至于尺寸,让小十二跟你说,还有,我要再买些帆布做帐篷,每张帆布给我取到一丈左右的空间,再给弄些被单,枕头等,全套式的床上生活用品,一会,麻烦李掌柜给弄好!”

十两银子买这些东西绰绰有余。

李怀生恭敬的道,“是,林姑娘!我一会让小李都给林姑娘备齐!”

说到这里,他似乎想到什么一样,就迅速走了出去,再加来时,店小二小李跟在他的后面。

李怀生对着店小二道,“小李,以后,林姑娘就是我们的东家了!”

店小二是个机灵之人,他立马躬身上前,很是恭敬的叫道,“东家!”

林月兰对店小二小李很是严肃的说道,“小李哥哥,不管谁是东家,你只要好好干,我绝对不会亏待于你,但是,如果一旦背叛于我,那么相信本姑娘,那后果绝不是你想看到的,和能承担的起的!”

店小二是个实诚的人,他立马与李怀生一样发了一个毒誓,说道,“东家,请您放心,我李小满发誓绝对对东家衷心不二,如有违誓言,那就让我李小满不得好死!”

当一个人不知如何保证自已的人品时,誓言已然成了最好的证明。

林月兰点了点头,说道,“好。我林月兰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希望二位能说到做到自已的衷心即可!”

“请东家放心!”二位立马保证道。

李怀生说到这里,他似乎想起什么一样,随即他就从内屋,走进一个里间,等出来时,他拿出一个铁盒子。

他小心的打开铁盒子,拿出里面的东西,对着林月兰说道,“林姑娘,这是我这家店铺房契,请你收下!”

她买他卖,总有一些交易模式。

林月兰既然卖下了这家店铺,已经成了她的东西,当然会收下这房契了。

看到林月兰收下了房契,李怀生很是郑重的对着林月兰躬了躬,认真恭敬叫道,“东家!”

林月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李掌柜以后还是叫我林姑娘吧!还有,你这家店铺易主之事,先暂时保密,对外,你还是这家店铺的所有人和东家,可知道?”

她现在一点都不想暴露这些东西,一是除了没有根基没有势力之外,就是她还没有与林老三一家彻底断绝关系,如按着蒋振南所说,过段时间,等圣下颁布《孝之法》修订令之后,就是她与林老三一家关系彻底断绝之时。

第三个,当然是因为年龄问题,她需要一个代理人,因此,不宜过早暴露此事。”

李怀生听罢,脑海微微一转,就明白了林月兰的顾虑,他保证的说道,“东家,放心吧,在您首肯点头之前,属下是绝对会守口如瓶!”

店小二没有这么聪明,他倒是没有转过弯来,不过,他也不想这么多,既然东家这么说,他照做就是。

店小二李小满也是严肃慎重的说道,“东家,请放心。我与掌柜的一样,绝对会守口如瓶!”

一场交易算是完成。

接下来,林月兰直接说道,“李伯,你直接对外挂牌,发个公告,说店面需要重新装修和设计,需要暂停歇业,本店于一个月之后,再重新开张!”

只是李怀生有些疑虑。

他有些担心的道,“东家,这家店的生意本身就不好了,如果再歇业这么长时间的话,我担心……”生意更不好,该怎么办?

林月兰摆了摆手,然后犀利的问道,“李伯,你认为不歇业,以现在情况,这家店的生意就会好了?就算有生意,可这店铺的生意又能支持多久?”

李怀生有些犹豫的道,“这……”

林月兰接着说道,“磨刀不误砍柴工,只要刀锋利了,还愁砍不到柴吗?这家店铺布置陈旧,布匹布料没有新货,成衣样式也是老款,没有一点新颖,这样的东西有几个人愿意买?就算再没有钱的人,只要手有好些钱买衣服时,肯定是想着穿新衣,新款式,新样式,让人眼前一亮吸引人的衣服。

这就是我为何要给钱,让你重新改制搞装修布置的。至于新货来源,我想以李伯经营三十年的人脉关系,肯定会有办法的,不是吗?”

李怀生立即眼前一亮,神情微微激动的道,“东家说的是。就是这么个理儿!之前,锦云阁拼不过祥云阁,除了抢了截了我的一些进货渠道,更重要的也是,锦云阁那些厉害的设计师傅也被他们一并抢了去,所以,锦云阁才会渐渐不如祥云阁,生意一日不如一日。只是,”

李怀生有些忧心忡忡的说道,“只是东家,宁安镇上的设计师傅几乎被祥云阁的人给请走了,那些不愿意走的,也被逼的离开了锦云阁,我们上哪去找设计师傅啊?”

进货渠道虽被了祥云阁半路截了,但是生意场上的事,就是这么回事,只要做生意给钱,跟谁做交易也是一笔生意。

所以,进货方向,以他三十多年的人脉是没有多大问题。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成衣设计师傅

有这样技艺之人,要不是请不动的人,要不就成了祥云阁那边的人,在这小镇上,根本就不好找这样人。

林月兰微笑着对李怀生说道,“李伯,你放心,一切都交给我吧!三天之后,我会带着装修设计图,及成衣设计样式,再来找你。

所以,这三天之内,你要做的两件事,一是联系进货渠道,二是请到技艺高超的缝制师傅和绣娘。

三天之后,样式出来,就尽快赶工。

一个月后,等店面重新开张时,必定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说到最后一句,林月兰是胸有成竹的。

她在末世前,就是做成衣设计的设计师。

古代的衣服,一样可以设计靓丽新颖的成衣款式。

李怀生虽有些狐疑,毕竟林月兰才是一个孩子,她怎么会设计衣服?不过,看着林月兰的小脸这么坚定和胸有成竹的表情,他压下疑虑应道,“是,东家!”

“至于一个月之后的经营模式,我会在这一个月内,给你提交一个方案了。所以,你只要做好准备就好。”

“是东家。”

“哦,对了,李伯,你说你夫人生病了,到底是什么病?严重吗?”林月兰关心起李怀生夫人病情起来。

说到自家夫人,李怀生摇了摇头,有些哽咽的说道,“现在镇上的大夫都还没有查出是什么病,只是我这夫人身体日渐消瘦,嗜睡,而且记忆日渐衰弱,有时连我都记不起来。”

听着李怀生描述,林月兰猜测到,他家夫人,可能得的是老年痴呆症。

这样的病情,在现代都不好治,在古代,或许还没有老年痴呆症这样的说法吧。

不过,她倒是有办法可以为李夫人治病,当然,前提是她必须先学医,学了医之后,就可以掩盖她用异能的事实了。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李伯,我认识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我请他给李夫人瞧一瞧,看看能不能瞧出什么病情。”

李怀生一听,更是一阵激动和感动,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对着林月兰说感谢的话。

等林月兰和小十二出了锦云阁时,小十二还没有回过神来,处在云里雾里之中。

小十二一个人提着两三个大包的东西,站在锦云阁门前,还是有些发懵的问道,“林姑娘,你现在就这样成了这家店的老板了?”

这林姑娘还是个孩子吗?

哦,是这样说,她还是个人吗?

她不会真像头儿说的,是个仙女吧?

他觉得林姑娘真是厉害了,小小年纪,竟然懂得这么多,连商场上那些生意之道,竟然也是精通,对着一切都规划有条不紊。

从锦云阁出来之后,林月兰看了看天,是大中午,该吃午饭了。

小十二这个吃货一听可以吃饭了,立马变得更加精神了。

背着几个包裹,亦步亦趋的跟上林月兰。

林月兰走到宁安镇上的最大一个酒楼——悦来客栈。

然后,对着小十二一个招手,说道,“来,小十二,今天姐请你吃好吃的!”

小十二听罢,嘴角一抽。

这孩子,既没有他高,也没有他大,怎么就这么喜欢当姑奶奶,当姐姐呢。

小十二看着眼前三层高的悦来客栈,高兴的说道,“谢谢林姑娘了!”

从出京城被人追杀,直到昨天晚上为止,他们都还没有正正经经的吃一顿饭菜呢。

林月兰带着小十二不进去悦来客栈,受到许多人的鄙视和轻蔑。

小二也是个看人低的人物,看着衣着朴素的少男少女,一时有些不喜,他咧着嘴大声的说道,“二位,这是可是宁安镇的高级酒楼,一般人可是消费不起,一顿饭至少要花销上十两银子,我劝二位要考虑清楚!”

这反面的意思是,这是高档酒楼,没钱不要吃。

小十二又气了。

怎么这个小镇上,尽是些狗眼看人低的人啊,就是在京城,也没有这么这样那样的对待来客啊。

他怒道,“既然来了酒楼,当然是来吃饭的,还有个屁考虑啊!”

小二的脸一绿,但仍然带着些不屑语气的说道,“我只是劝二位考虑清楚,再来点菜吃饭,可别等吃完之后,来个霸王餐!这悦来客栈可是绝对不允许霸王餐,否则,就送进衙门!”

小十二真是长见识了。

一个小二竟然这么圆滑,说话骂人竟然不带一个脏字的啊。

小十二还想对着小二大吼,林月兰说话了。

她淡淡冷声的道,“别人是不是吃霸王餐,本姑娘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这家所谓的高档酒楼,一个小小的店小二,竟然都能狗眼看人低,侮辱来客,看来这悦来客栈,也只是空有其名。这样的酒楼,不吃也罢,省得降低了本姑娘的格调。”

林月兰真要感谢自已在末世五年磨砺的那超人的耐性。

买个衣服,被人赶出店,吃个饭,还没吃就被人侮辱说吃霸王餐,如果不是超有耐性,那么,现在的那个掌柜和这个店小二,都必死无疑。

只是,她不是杀人狂魔,没必要为了这些小事就杀人,否则就真的会让她变得更加嗜血的魔,她要的平静生活,那简直是个笑话了。

随即,林月兰却话锋一转,犀利的道,“只是,我这人有个怪偏好,别人要我做的,我偏不做,不要我做的,我偏要做。所以,今天这顿饭,我是在这吃定了,哦对了,我还要你给我端茶送水伺候,不能洒出一滴水,一滴汤,否则,呵呵,我一个不高兴,还真吃霸王餐了。我倒想看看衙门到底是要怎么处罚我这个因为酒楼服务不好,而不想付钱的客人!还有啊,本姑娘的力气可是大的狠,一人不心把桌子砸了,杯子碎了,那我就只能抱歉了!”

不是没钱,而是不想付钱。

因为服务不好,而不想付钱。

这可不是吃霸王餐了。

这是在找茬了!

说完,林月兰就带着小十二施施然的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

小十二双眼都闪着星星眼,对于林月兰简直崇拜极了。

林姑娘真是太霸气有没有了!

真是太霸气,太强势了!

看那小二的气得发青的且脸都知道。

对于这狗眼看人低之人,说白了,就是欺软怕硬的主子。

对付这类人,就是你比他更加强势,他才会害怕,才会顾忌。

悦来客栈的二楼包厢里

周文才和刘齐二人也在这吃饭。

周文才从窗户口正好看到走进来的林月兰,立马勾着唇,对着刘齐道,“刘兄,你看那是不是那叫林月兰的姑娘?”

刘齐抬出头一看,还真是。

看到她后面跟着的那个男的,大包小包,看来是买了不少东西啊。

只是,这个男的到底是她什么人啊?刘齐微微疑惑道。

周文才又兴致起来说道,“刘兄,要不我们叫着那林姑娘一块吃个饭吧。毕竟,她是滢儿姑娘的朋友,也算是我们的朋友。”

刘齐好笑着道,“周兄,你想当她是朋友,她不一定当你是朋友,你还是不要自作多情为好。”

周文才却有些不信的道,“要不,刘兄,我们打个赌,如何?”

“打赌?”刘齐有些疑惑的道,“怎么个打赌法?”

周文才胸有成竹的说道,“我们请她上来吃饭,然后,让她承认我是她的朋友。如果我赢,你把那块刚得来翡玉借我玩三天,如果我输了,我从严州得来的砚台给你,这个赌注如何?”

这个赌注,不管输赢,刘齐一点不吃亏。

何况,周文才那块纯正的石墨砚台,早就让他垂涎不已了。

所以,刘齐没有道理不答应。

只是二楼到了楼口时,听着下面店小二侮辱林月兰的话之后,刘齐的脸色一黑。

这家悦来客栈可是他刘家的最重要的产业。

这家酒楼之所以能做大做好,除了这里的菜好吃之外,很大部分就是这是的店小二很是热情接待客人。

可最近发现酒楼的生意不如从前,他过问过掌柜,掌柜给他的答案,是最近天气炎热,很多不喜来酒楼吃饭。

他虽有些疑惑,毕竟往年也有炎热的时候,但那时候营业利润可没有下降过,但他还是接受了这样的理由。因为说不定,客人不来这吃饭,还真有天气的原因。

可是,从刚才发生的事看来,这根本就不是天气炎热的原因,明明是这店小二狗眼看人低的缘故。

他随即想到,这酒楼生意下降,就是从招来这个店小二开始。

而这个店小二听说是帮他管理酒楼掌柜的一个远方亲戚来着。

一想到,刘齐就怒了。

他们这是耍着他玩呢。

当刘齐和周文才下来时,林月兰已经靠窗坐着了。

店小二一看到刘齐突然下来,有些吃惊,瞬即就立马上前,谄媚的笑道,“大少爷,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小的,根本就不需要你劳烦这一趟啊?”

刘齐根本就看都不看一眼店小二,就径直走向林月兰。

店小二以为刘齐是过来赶人的,于是立马开始告状的说道,“大少爷,这人没钱是等着来吃霸王……”

“你闭嘴!”刘齐对他厉声的喝道,随即他神色带着歉意的道,“林姑娘,很是抱歉,属下不懂事,请你别见怪!”

店不二惊讶的瞪大眼睛,看了一眼林月兰,再瞧了一眼刘齐那严肃认真的表情,立马醒悟自已,很可能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得罪了人。

接着刘齐继续说道,“为表歉意,请林姑娘随我上楼包厢里就餐吧?”

------题外话------

我要订阅,求支持啊!

隆重推荐好友水银瓶的文文《暴君之傲世农家妻》

简介

慎入!这绝对不是一部小包子养成记,而是,一个小萝莉发奋图强、意欲将小包子抚养成人,不想有一天,却发现……

意外穿越,正义游警变丑村姑,嫂子贪婪,十两银子卖她予人。

一时心软,捡个臭屁小孩回家,却自带吸引杀手体质……真是惨到没朋友。

住深山,酿美酒,殖牛羊,

吃牛排,喝美酒,做烧烤。

赚票票,没事逗逗小包子,生活乐无边!

尼玛!这一拨拨的黑衣人是想要干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