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香味四溢的鲫鱼汤/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齐的邀请,林月兰并没有拒绝,她半是认真半开玩笑着道,“刘少爷,我可是准备吃霸王餐的人,你这样请我去包厢吃饭,我可不会付出钱的哦。要知道,在包厢吃饭,可是在这酒楼大厅里吃饭贵上一倍的,我是个穷人,可是吃不起的!”

当初刘齐拒绝刘佳滢与她的来往,林月兰已经鉴定了她与刘齐之间的交情。

现在刘齐能够主动打招呼,那就代表着他已经想通了。

但是,人只有一次机会,过期不候!

因此,她与刘齐之间的交情,只会仅限于交易交情。

听到林月兰的话,小十二再一次的有些诧异。

难道林姑娘是真准备吃一顿霸王餐的啊?

不是吓唬吓唬这个店小二?

这林姑娘有时对钱方面真是两个极端。

一是特别爱钱,犹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一个伞朵儿要一两银子,一只兔子一只野鸡要三两银子,一下子从他们身上赚去了三四百两银子,当然了这钱主要是头儿和中尉大人的,他们这些小喽罗,也只是尝个鲜而已,身上没钱嘛。

二是,他也了解到了一些,她特别抠。能不出一个铜板,她是绝对不会多出一个铜板的,能占便宜绝不会便宜他人一分,这不,这一次就是经典。

别人请吃饭,她还得事先讲条件,不出钱。

这简直是他遇见的最不像强盗却又出强盗事的女孩了。

三是,她有时又特别大方。

比如,她收留他们五个,对于身上身无分文的他们,来镇上却给他们全套制齐,衣服鞋子等等;

又比如,知道李怀生家有生病的夫人,生活用钱十分困难,她二话不说,就先把给李怀生,没有再讨价还价。

这个孩子的一系列举动,真是越来越让发看不懂了。

“噗嗤!”站在刘齐旁边的周文才听到林月兰的话,感觉太有趣,一下子没有忍住就笑出了声。

周文才笑着道,“林姑娘,请放心。这家酒楼都是刘兄的,请你一顿饭,他会好意思收你的钱?所以,林姑娘,你不用想着吃霸王餐,就可以吃免费的午餐了。”

林月兰却点了点头道,“嗯,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了!”

周文才惊讶微微张大了嘴巴。

这姑娘太会打蛇上棍了,一点客气拒绝意思都没有,更没有一点女孩子的矜持和害羞,这是不是太过直白了一点啊?

太过直白,太过直爽的女人,不会讨男人喜欢,她不知道吗?

当然了,这些只是周文才在内心里的吐糟。

实说话,如果不是林月兰带着克星之名,他说不定还真对林月兰有些感兴趣,将来即使不能做来正妻,侧妻名份到倒是可以给她的。

只是周文才不知道,别说只是他一个县令之子侧妻的名份,就是天下女人最为尊贵的名份,只要她不喜欢,她都嗤之以鼻,很是不屑。

周文才的自作多情,自以为是林月兰他们并不知道。

一行人上了三楼的包厢,之前,刘齐和周文才是二楼普通包厢里。

这三楼是贵宾包厢,除了刘齐自已预留了一间之外,其余的都已经被人长期包订了。

林月兰瞧了一眼这酒楼的规划格局,暗自有些佩服古人的智慧和精明。

竟然这么早一天知道按客户的等级会规划,大厅时吃饭的一般是普通的客人了,二楼包厢里吃饭的,就是镇上有些实力的,三楼就是那些有头有脸,及外来有权有势之人才有资格吃饭。

她今天倒是借了刘齐的福,充了一把第三类人了。

一进包厢,刘齐就作了一个手势,客气的说道,“林姑娘,请坐!”

本来对于林月兰这样无权无势的乡下农女,刘齐就算请她在大厅里吃饭,就已经对她很客气,给了她很大的面子。

只是也不知道是刘齐真正的把林月兰当成朋友,还是有另有其他想法,竟然直接邀请林月兰到了三楼的包厢。

楼下的店小二看到此种情景,吓得脸色都苍白了。

他平时虽是势力眼,但也算是有些眼色,对于真正的有钱有势的客人,那真是客客气气,对于一般人,也就是客气一些,但对于那些明明吃不起悦来客栈饭的人,偏偏又要来吃,他有时偏偏会冷言冷语的讽刺一翻。

因此,那些乡下人,卖了一些东西想来酒楼吃饭的人,吃了一回,不想在这无故受白眼,就不会在选择悦来客栈。

这就是为何悦来客栈生意有所下降的原因。

因为店小二平时有掌柜的撑腰,他也就不怕有人告状,因此,作为东家的刘齐一直没有发现状况。

可今天这个店小二偏偏作死,竟然在东家刘齐在的情况下,不做出这一翻恶心的行为动作,对像还是林月兰。

更没有想到,这个如此朴素不起眼的孩子竟然是少东家的朋友。

看着刘齐对林月兰如此客气,如此优厚待遇,店小二吓得立即像掌柜的求救。

至刘齐对于那个势力眼店小二如何处理,林月兰一点兴趣都没有。

只是,此刻面对上来的一道道菜,林月兰有些无语。

因为,这些菜大多是那种炒熟的百色,其余的就是那些油炸的金黄色,及烤煎的焦黄色。

还有这菜的拌味调料似乎有些太少,比如有些菜该放姜蒜的,根本就没有放,味道闻起来一点都不美。

这就是号称宁安镇上的第一酒楼,菜最好吃的酒楼?

她现在倒有些明白了,当初与第一次与蒋振南他们见面时,即使她给出的价钱再贵,蒋振南他们都舍得拿钱买来吃了的原因了。

还有昨天晚上,那些菜被他们抢得不亦乐乎的情形,即使是里正和师祖吃起来也是啧啧称赞。

现在她是有些明白,这些菜与她做起来的,她做的菜那简直是人间美味了啊。

因为这两个月她自做自吃,没有去酒楼吃过,也没有管别人怎么做的菜,因此,她一直以为他们做菜,除了没有酱油和不会烧糖之外,也应该是与现代的调味没有多大区别啊。

可,现实是,哪里是没有差别,那简直是差别大了,好不。

就比如这道鱼,连个一片姜都不放,又没有用其他处理,现在这味道闻起来还是有小腥味在,这好吃吗?

菜上了桌,就开始动筷子吃饭吧。

可是,刘齐看着林月兰举着筷子中半空中,对着桌上的菜似乎在发呆,却又迟迟不夹菜,以为是林月兰没有见过这些好菜,立即觉得有些好笑起来。

当然了,他这个笑虽没有讽刺嘲弄的意思,却带着得意骄傲在里面。

因为,他其实就是要林月兰看清楚,她与刘佳滢之间的身份差距。

另外,也是一种试探吧。

他想再确定一次,这林月兰与妹妹结交,是不是因为看上她身份的原因。

刘齐笑着道,“林姑娘,吃菜啊,干吗不吃?这些菜可都是酒楼里最好菜了。”

林月兰抬起头,清澈又凌厉的双眼,对上刘齐的眼睛,意味不明。

她轻叹了一声,最终拿起筷子,夹了一道清炒白菜。

一进嘴里,她的眉头不由的轻皱了一起,这明显是开水焯了之后,在锅里过了一下油,所以吃起来平淡无味又有些油腻。

刘齐看着林月兰第一筷子只是夹了一根小白菜,以为林月兰有些怯场不敢夹肉。

他又立即介绍一道菜,“林姑娘,请吃这道清蒸鱼,这可是悦来客栈的招牌菜。因为,这道菜,又滑又嫩,腥味又小,可以说几乎毫无腥味,这可是其他酒楼做不来的。”

林月兰有些无语的暗中翻了一个白眼。

她刚刚还嫌弃这道鱼有腥味不好吃,现在这道菜立马在眼前,变成悦来客栈的招牌菜,有没有搞错啊。

这个样子还叫招牌菜。

小十二从跟在林月兰身边,是一直处在安静的隐形人一般,除了有人出声侮辱林月兰,他才会站在林月兰面前维护林月兰,否则,他对外人是绝对不会说一句话的。

现在吃饭,大家都动筷子了,他当然也就跟着动筷子。

或许是只吃了林月兰做一次菜,他就迷上了那种美味。

因此,当他夹起一块野兔肉进嘴吃时,脸皮一皱,有些疑惑的看向刘齐道,“这是你家酒楼里最好吃的菜?”

刘齐有些不明所以,但却依然点了点头,道,“对啊,这道红烧兔肉,做菜师傅的拿手绝活。做出来的兔肉质嫩又有韧劲嚼头,很得客人的喜欢。”

刘齐不明小十二的身份,但是既然是跟在林月兰身边,他还是对他有些客气的。

但是,接下来,刘齐的脸,一下子黑了。

小十二却毫不客气的又有些粗鲁的说道,“放屁,这竟然是你们师傅的拿手绝活,做出来的肉就是这个样子?简直是没法吃。”

听到小十二这样的言语,刘齐脸色黑的都能滴出墨汁来,如果不是他修养好,说不定他立刻就把人给赶了出去。

请他吃个饭,还挑三捡四,没有感谢不说,竟然还如此粗鲁评判做菜师傅,那就等于侮辱了悦来客栈的美味。

刘齐看着又夹了一筷子鱼的小十二,咬牙问道,“师傅做的这种兔肉不好吃,要谁做的兔肉好吃,可以请教一下吗?”

小十二毫无心机的说道,“当然是林姑娘做的兔肉最好吃了,哦不,她不仅做的兔肉好吃,就是弄的那青菜,那伞朵儿,那味儿简直是好吃的直想咬了自已的舌头。”

林月兰听到小十二的话,直想抚额,暗想着,她选择带小十二出来,是不是带错了。

她应该带个少话多做事的小六子出来才对。

这不,只要他这话一出,那么很可能刘齐立马就打上了这个主意。

商人嘛,总是能第一时间内看到利益之光。

果然,刘齐和周文才的双眼立即发亮,以有些不可思议的目光瞧向林月兰,虽说对于小十二的话有些狐疑,但相信这个男孩子是绝不会信口开河的。

刘齐底精明的眸光一闪。

他先是对着小十二很是客气的的问道,“这位兄台,不知怎么称呼?”

小十二嚼着一根油炸鸡腿,答道,“叫我小十二就可以。”反正从上到下,大家都是这么叫他的。

刘齐和周文才微微有些惊讶,这是什么名字啊。

不过,他也不去多想,而是很是好奇和兴趣的说道,“这位……小十二兄台,你说林姑娘很做菜,是真的吗?”

“那是当然。林姑娘做的菜,简直是一绝,”小十二吧唧着鸡腿,继续炫耀似的说道,“而且林姑娘做出来的菜,不仅是美味,最主要的是那颜色是相当漂亮,就如我们昨晚上大伙儿吃的同样一道红烧兔肉,林姑娘那做的是红艳透亮,让人口水欲滴,而且那味道才是真正的叫质地嫩滑,肥而不腻,瘦而不柴,入口香溢饱满,吃了还想再差,你在看看你们这道红烧兔肉,颜色发白不好看不说,吃起来虽有些嚼头,却是干柴划嘴,没有一丝口感。”

越听小十二形容,让周文才和刘齐反而也想口水流出,很是想吃。

他们从没有见过,只用油红烧,再加一些特殊调料的菜,都能做出红艳透亮的颜色,他们真想见识一下,真正的品尝一下。

刘齐没有说话,周文才有些迫不及待的对着林月兰说道,“林姑娘,这个小十二说你很会做菜,说得我和刘兄的口水都流了出来,你看看可否做一次,让我们尝尝鲜,如何?”

周文才的话一落下,刘齐就接着道,“林姑娘放心,那厨房什么都有,你尽管放心使用!”

林月兰再一次无语了。

她答应要做菜了吗?

这么自作主张的就给她做了决定。

不过,她因为突然临时决定盘下一个店铺,再加上之前再买的大量生活用品和口粮,再加蒋振南他们的到来需要一大笔开销,所以就把之前蒋振南他们的钱,卖老虎的钱,以及从王八皮他们四人搜刮上来的钱,都用得差不多了。

没有钱,她就无法再买地种田盖房子,她总得要想办法先弄一些钱了。

她也不可能再靠着卖一只大老虎,突然得来这么一大笔钱不是。

大拗山里也没有几只老虎,也就小白和一只雌性老虎,她不可能那只雌性打来卖了,也更不可能把小白打了卖了,所以,这卖老虎主意是万万要不得了,除非去另的大山里。

这林月兰又没有这样的打算。

至其他猎物,就算打来再多,也没有卖一只老虎多,除非是特别稀有,又很有药物价值的动物。

可这些动物有灵性,林月兰也是万万不会打来卖的。

当然了,这与小绿能与万物沟通有关了。

总之,就是除非卖药材,除非有必要打猎物,否则,林月兰是绝不会再打任何一只有灵性的动物。

只是这药材,她现在也拿不出来卖,因为,都在她的空间里培养着呢。

所以,现在途径,也就只有……

与其早晚都得卖,还不如早卖得了。

林月兰放下筷子,笑着淡淡的说道,“刘少爷,周大公子,本姑娘也就只是会做些平淡的家常菜而已,如果二位看得起,那么本姑娘也就献一献丑了。”

“林姑娘,说话真是太客气,也太谦虚了。”周文才连忙打着生意场上的官腔对着林月兰说道。“能尝到林姑娘做菜,是我周某和刘兄的荣幸不是。”

林月兰翻了翻白眼,对于周文才这一类装腔作势的人,有些无语。

之后,林月兰就被刘齐领去了大厨房。

对于少东家的到来,这些大厨和帮厨们有些惊讶,更让他们惊讶的则是,少东家似乎带了一个人过来,这个人还是个小女孩子。

一众人跟着刘齐恭敬的打完招呼之后,手上都停下了工作,不知道少东家带着这么个姑娘来厨房做什么。

刘齐指着厨房里的菜,对着林月兰说道,“林姑娘,这些菜都在这厨房里,你看,你要做什么菜,我让他们却准备一下!”

林月兰打量了一下这个厨房,是挺宽敞的挺大的,而食材也比较齐。

不过,看着木桶里那些有一条鲫鱼,她说道,“我就做一个鱼吧!”

听说林月兰要做鱼,刘齐差异了一把。

要知道,这鱼有一股腥味,处理不好,根本就不好吃。

悦来客栈能做一道清蒸鱼为招牌菜,就是在清蒸过程中,有特殊的手法去袪腥味,但是,在煎烧过程中,却没有办法除去腥味。

所以,这鱼根本就不好做,要做到好吃又没有腥味,除了特殊秘方,似乎根本就不可能的事。

刘齐诧异过后,微微提醒,很是好心的建议道,“林姑娘,听小十二兄说你做的红烧兔肉好吃,要不就做一道红烧兔肉,怎么样?这鱼,毕竟不太好处理。”

林月兰摇了摇头,微微笑着道,“刘大少爷,我就是要做鱼!”这语气十分的坚定。

刘齐无奈。

既然如此,他也只能让林月兰做出一道鱼来看看喽。

作为悦来客栈的大厨杨师傅,在知道刘齐带着这个孩子来这做菜时,微微有些怒色。

少东家带着一个孩子过来做菜,这不是胡闹吗?

这悦来客栈的厨房是谁都能随随便便进来的吗?万一有人不安好心把那些做菜的秘方偷了去,可怎么办?

只是不等杨师傅抗议,他就听到了什么?

他听到这个才十来岁的孩子,竟然要做鱼?

这鱼是这么好做的吗?真是笑话。

于是杨师傅立即怒道,“少东家,这里大厨房,闲杂等人免入。你这带着一个孩子过来,不是在耽误大家做事吗?出去,出去,大伙儿都忙着呢?”

杨师傅是悦来客栈的大厨,这几年悦来客栈生意的逐渐做大,与他做菜有很大的关系,即使是刘齐这个少东家都要对他客客气气的,很是尊重。

只是这人有些脾气不好,易暴怒,爱发脾气,尤其是打扰他做菜,管你是谁,他都会大吼出去。

刘齐看着有些怒色的杨师傅,满上前有些讨好说道,“杨师傅,你消消气。我带林姑娘来,只是来借借厨房,林姑娘做的菜可好吃了,本少爷想尝一尝。”

杨师傅虽说脾气不好,但同样有一个优点,就对于做菜研究菜系别执着。

如果刘齐带着一些上了年纪的人过来,说这人做菜特别好吃,杨师傅肯定会态度恭敬一些,然后,让他把菜做出来。

但刘齐偏偏带了一个还没有退毛的黄毛丫头过来,然后对他说,这人做的菜很好吃,少东家想尝一尝。

这是耍他吗?

一个小丫头做的菜在好吃,也不比上他这个做菜几十年的老师傅吧,难道少东家就想嫌弃他做的菜不好吃了?

更让他恼火的是,这小丫头什么菜不选,偏偏选一道最难做的鱼,她是这是在挑衅他呢,还是在耍玩着他啊?

杨师傅看着刘齐身后小丫头,怒气当中带着些讽刺和嘲弄,他道,“少东家,一个小丫头做的菜好吃不好吃我不知道,但是,少东家,你看看她这是挑的什么菜?挑个鱼,这鱼是有这么好做的吗?她知道怎么去刺,又怎么去腥味的吗?

我做了三十多年的菜,才捉摸出来一些方法。

哼,一个丫头会做菜是好事儿,但是,却不知天高地厚,大言不惭,那就是高傲的妄想。”

刘齐听着杨师傅骂林月兰,感觉特别尴尬。

明明林月兰是他邀请过来做菜的,结果挨骂的却是林月兰,这让他有些愧疚。

但是,这鱼确实不好做啊。

正待刘齐想对林月兰道歉和提议她选别的菜时,林月兰说话了。

林月兰走向杨师傅,嘴角似笑非笑又看似冷笑的对着杨师傅说,“做任何事,不是看年龄和资历,而是要看天赋。你三十年才研究出这么一道菜,不代表别人就不可以三天做出更好的菜。”

听到林月兰这明显的讽刺带着挑衅的话,杨师傅气得脸色发青,他怒指着林月兰,大声的道,“好个黄毛小丫头。好,好,好,你做,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小丫头到底天赋在哪,做一道什么样的菜出来?”

随即,他对着这些徒弟们怒吼一声道,“还不出去,难道要留在这里学一招吗?”他的学一招指的是看林月兰做菜。

说完,杨师傅怒瞪一眼林月兰,一扯身上的白色围裙,放在了一边的框架上,就走出了厨房。

其他的徒弟们和一众属下,也维维弱弱的跟着杨师傅离开厨房。

刹时,这宽大的厨房,就留下刘齐和林月兰。

刘齐看着凌乱的厨房,他自已都有些凌乱了。

他们走了,谁来帮林月兰洗菜烧火啊?

但是以杨师傅那倔脾气,他肯定是不愿意让任何人回来帮着烧火洗菜,除非林月兰的厨艺真能打动他。

刘齐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林月兰讪讪的笑道,“林姑娘,要不,我来帮你烧火?”

天知道,他这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怎么知道生火。

林月兰淡淡的看着刘齐,笑着问道,“刘大少爷,会烧火?”

这似笑非笑的表情,似乎带着一些戏谑,使得刘齐的脸一下子红了。

他咳嗽了两声,如实的道,“我不会烧火。不过,这不是能学吗?”为了一口吃的,他也算是蛮拼的。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麻烦刘大少爷,帮我把小十二叫过来,就可以。”

小十二是肯定会烧火的。

听着林月兰这么说,刘齐只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我去叫小十二过来,林姑姑娘随意用这些食材。”刘齐指着箩里框里等地儿的菜。

刘齐出去之后,林月兰就在灶台上转了一圈儿,想看看有些什么调料。

因为现在还没有发明酱油,也没有醋,但却有酒,盐,和油,不过,让林月兰微微诧异的是,倒有大料等等一些调料味。

在林月兰打量灶台时,小十二迅速走了过来。

小十二一进来,分外激动的道,“林姑娘,你打算做什么菜?有什么需要的我帮忙的。”

在他的认识里,林姑娘无论做什么菜,都是十分好吃的。

林月兰微微点头道,“你帮忙烧个火吧!”

随后她就从桶里捞出鲫鱼,着手开始处理鲫鱼了。

这鲫鱼一看就是野生。

用鲫鱼来做清蒸和做鲫鱼汤都最好吃不过。

因此,林月兰打算做一道鲫鱼汤。

看着林月兰的动作,小十二十分诧异,他道,“林姑娘,你是打算做鱼吗?”

他所知的,鱼既不好做,也不好吃,因为腥味太重,没有几个人爱吃。

小十二微微有些小失望,因为他以为林月兰至少会做一道像昨天的红烧兔肉,结果,却是一道鱼。

不过,小十二同时又怀揣着好奇之心,想要知道林月兰这道鱼又做出一个什么样的味道。

林月兰捞起鲫鱼,动作拿起菜刀,十分利落的破开,取了内脏之后,冲洗干净,放在盘子上,再洒了一些盐,先腌制一会。

之后,就从背里拿出姜片,冲洗干净,切成片,再从框箩里找出葱,洗净切断。

等小十二烧火把铁锅烧热时,倒了一些油,当然了,这个时候还没有植物油,一般都是猪油。

等油烧热,把鱼放下去,两面微微煎一下,煎好后,就把准备好的姜片,倒了一些酒爆香。

之后加冷水大火烧开,。

水烧开前,千万别翻动鱼身。

水烧开之后,再用小火慢煮,大约煮十五分钟,这时这清汤变成了浓香的白汤,基本上就可以起锅了。

起锅起,再加一些盐和洒葱花。

这个汤基本就做好了。

小十二在这鱼汤的香味散发出来时,眼底一直散发着敬佩崇拜又不可思议的目光。

这味儿太香了。

一点都没有鱼的腥味,相反闻到的都是鱼的浓香味。

毫无疑问,这肯定又是一道吃得可以吞了舌头的美味。

在包厢里坐不住的刘齐和周文才在鱼散发着香味时,就开始挤进了厨房里。

刘齐以不可置信的目光,盯着还盖着锅盖的锅,情绪很是激烈的道,“林姑娘,你做的什么鱼,怎么这么好闻,这么香?一点都没有以前那种鱼的鱼腥味,你是怎么办到的?”

刘齐叽里呱啦一系列的疑问,简直没有让自已喘息。

只是,当他的目光,对上林月兰那双俏皮似笑非笑,似乎有某种打算的双眸时,他眼神闪烁了一下。

他似乎忘记了,这或许是人家藏的一个秘方。

他这样直接问出来,人家能直接大方的告诉你,才怪。

林月兰笑着毫不掩饰自已的目的道,“刘大少爷,这可是本姑娘自已做鱼的诀窍,如果想要知道,很简单啊,拿钱来买啊!”

直接伸出手向刘齐要钱。

刘齐一看到林月兰的动作,表情就有点讪讪的。

不是他不愿意买林月兰做鱼的诀窍,相反,他十分愿意买。

但是前提是,先得让他吃完,鉴定一下不是。这不可能,货没有检验,没有到手,就把钱先给出去了。

周文才在一旁半真半假的说道,“林姑娘,如果刘兄不买,我来买,总不会让你吃亏的不是。”

刘齐立即诈毛了,他大声的道,“谁说我不想买了,我只是在考虑这到底是什么菜而已。”

嗯,很不错的借口。

林月兰也拆穿他,只是淡淡的说道,“其实,只是个汤而已。一道鲫鱼汤。”

估摸了一下时间,林月兰就伸手打开的锅盖,在锅盖打开的瞬间,这浓浓鱼香味,散发在整个空间,扑鼻而来。

“真是香!”四五十岁的杨师傅突然走了进来,很是激动的说道,“这香味闻都这么好闻,吃起来一定很鲜美。小姑娘,你真的是做的鱼吗?”

这鱼的味道闻起来,没有一点鱼腥味,这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当他看见锅里奶白色的浓汤时,更是震惊。

他指着锅里的东西,有些不可思议的道,“你……你做的是鱼汤?”

比起煎炸鱼,做鱼汤,更是不好做。

因为鱼汤里鱼腥味最浓,一点都不好处理。

之前,他做的清蒸鱼没有多少鱼腥味,那是他在无意之中不小心把发酵酸了酒,浓洒在蒸笼上的鱼里去了,之后,他就发现,弄了酸酒的鱼,没有这么大的鱼腥味。

但是,对于他们来说,酒酸了,就是变质了。

所以,除了做清蒸鱼时,他在遮遮掩掩的洒点酸酒,其他地方,他不敢把酸酒拿出来。

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人发现,他处理的清蒸鱼,实际上是用酸酒腌制了一下的。

只是,此刻,他很确定这道鱼汤绝对没有用酸酒处理鱼腥味,但是,为何却闻不到一点说鱼腥味呢?

鱼汤起锅。

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着奶白色浓郁的汤汁里的那条鱼,看起来又细又嫩,肯定很好吃。

个个人的口水都流了下来。

杨师傅看着那道菜,咽了咽口水,对着林月兰态度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带着比较慈祥的面容说道,“丫头,我可以尝尝你这道菜吗?”

林月兰看了眼杨师傅,点了点头道,“可以呀!”

林月兰一应下,杨师傅就迅速拿了一只小碗和汤匙过来,倒了半小碗汤之后,杨师傅对着碗里的汤闻了闻,惊讶的道,“我从没有闻过这么香的鱼汤。”只有穷困人家,吃不上肉的人,才会去河里打些鱼吃。

只是没有去腥味,无论怎么做的鱼,都没有多少人喜欢吃的。

杨师傅再喝了一口汤,再惊叹道,“鱼肉鲜嫩,鱼汤鲜美,真是妙不可极!”

说完这一句,他很是诚恳的说道,“丫头,我为刚才说的话向你道歉。你做的一道菜真的是人间美味。你说的没错,天赋这东西真不好说。有天赋的人,在三天内,就可以想出一道美味,没有天赋之人,三十年都可能弄不出一道好菜。唉,这就是差距,看来,我是老了哦。”

杨师傅就是这样一个人,虽说暴脾气,但他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既然刚刚他对林月兰的态度不好,他就为刚才的行为道歉了。

林月兰有些受宠若惊般的说道,“杨师傅,您千万别这样说。您是前辈,还是个做菜老师傅,我在你面前做菜,简直是班门弄斧而已。”

杨师傅摇了摇头道,“不,林姑娘,不管年龄多大,是不是做菜师傅,既然是我做错的,我就必须承认。所以,我的道歉,你承担的起。”

好吧。

林月兰没辙了。

只得接受杨师傅的道歉之后,一行来才带着刚新鲜出炉的美味进包厢了。

一进包厢,菜一入下。

这可倒好,霹霹碰碰的,丁丁当当,瓷碗瓷器之间碰撞的声音。

“呀!这是什么东西?”小十二嘴里吐出一片姜,“怎么一股辣舌头的味道啊。”

刘齐和周文才好奇疑惑的盯着小十二面前的这片薄薄的东西。

这种东西他们见过,而且还很是熟悉,因为偶尔风寒,他们都会喝上这个做出来的汤。

可是,这种东西为何会在鱼汤里?

两个再齐齐的对上林月兰的眼睛,然后,像是个懵懂的孩子,想要一个解答。

林月兰喝了最后一碗汤之后,用布绢擦了擦嘴,然后淡淡的说道,“就像你们想的那样,这东西可是去腥味的关键!”

她根本就没有隐瞒过姜片的存在,否则在打汤时,她就会先把姜片给捞出来,不让人发现。

“这是真的吗?”刘齐和周文才齐刘惊讶的问道,“如果真是这么简单,为何以前人家吃鱼,都没想到呢?”

如果这东西真能去掉鱼腥味,那以后做鱼是不是都放这个东西,就可以了?

商人不愧是商人啊。

这么快就会举一反三了啊。

林月兰立即泼了冷水过去道,“这东西是去可以去鱼腥味,但是,要做好鱼,还是要靠自已的手艺和技术。”

周文才听罢,立即乐了,他笑着直接道,“所以呢,这道菜的配方,你打算怎么卖了?”关键的一配方露了出来,这道菜的配方也不怎么值钱了。

不过,他倒没有想到林月兰这个孩子竟然这么爱钱,似乎目的也很明确,之前她说了,要她做菜——给钱。

现在菜是做出来了,但是,却不值钱了。

因此,他倒想知道林月兰倒想怎么办了?

林月兰却是对着周文才嘿嘿笑道,“呵呵,我本来就没有打算把这道菜的配方卖给你们的。”

哈……

周文才和刘齐对视一眼,林月兰这姑娘这是在耍他们吗?

可看着也不像啊。

但看着她奸笑的模样,一定有其他目的。

果然……

“这道菜我是免费送给你们的。不过嘛,”林月兰话锋一转,继续道,“我手中可是有很多做鱼的配方,比如红烧鱼、炖鱼、糖醋鱼、剁椒鱼头,等等,这道道可是美味,比这鲫鱼汤有过之无过及过及哦!”

卧靠!

这是要再一次勾出人的谗虫来嘛。

这些做鱼的方法,除了红烧说之外,另外几种他们听都没有听过。

周文才立即兴致勃勃的问道,“林姑娘,不知道,这些鱼又要怎么样做呢?”

他相信这些鱼去腥味的方法,与做这道鲫鱼汤的去腥味方法如出一辙。

然而,不同的菜,有不同的味道,就会有不同的配方和技术。

林月兰伸出无名指,在他们面前晃了晃,说道,“我说了,这鲫鱼汤和做鱼去腥味的方法,我是免费赠与,但是要想吃到其他更加美味可口的鱼,那就要……”林月兰做一个要钱的手势出来。

尝过这道浓汁味美的鲫鱼汤,再联想到林月兰所说的那些比之更加美味的鱼,刘齐看到了浓浓的商机。

他立马直言道,“这样吧,林姑娘。我用一百两买下一个配方,但是,我要买断!”

看来实在不能小瞧古代的商人啊。

用一百两买断一个配方,着眼前来说,卖得人肯定赚了,但是以长期的远景来说,这根本就不是吃亏的买卖好不好。

一旦买断这配方,以后这种东西只有悦来客栈有,谁想吃,就只能到悦来客栈,这样发展下去,这买配方的钱,至多半年就能赚回来,半年之后,他这完全是百分百的纯利润了。

因此,林月兰摇了摇头,道,“我不会卖断的!”

刘齐立马脸色变了变,他直接问道,“那你想要怎么样?”

------题外话------

求订,求订,求订!

订阅太低,想要大家追文订阅啊!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