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再一次被小白鄙视的郭兵/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林月兰成了张大夫实习期的徒孙,她就开始一边请教着识字写字,一边还要看着那些厚厚的医书。

这里的字除了些简单的字,与现代文字没有多大的差别,剩下的那些复杂繁体又有很形象不认识的字,林月兰是真的需要认识。

毕竟,就算她现在某些地方天赋异禀,可她毕竟是个人,可不是什么都一开始就会的。

但是,古代的字有大量的形省字,而且还没有拼音那样的拼出来,因此,他们一般教人识字的方法有两种:就是直接点着这个字教读,另外一个就是按着直音法和反切法,让一些人自已识字,但后面的前提,必须是之前你本身字识一些字的。

林月兰是现代人,她不懂这个朝代的识字方法,就只能请蒋振南来教她。

蒋振南在教林月兰字时,很是惊讶。

因为,只要他一读这个字怎么念,林月兰立马就记住了。

然后,一天下来,天赋异禀,过目不忘的林月兰,就把龙宴国字认了一大半。

不过,在看着字帖时,她有些疑惑的问着蒋振南,“你们学字认字就是这么口口相授的,以字注字而识字的吗?”

那以后那些不认识的字,不像现代一样了,有个字典自已查,而是得问老师和识字的人。

蒋振南有些不明所以,为何林月兰会有这么常识性的问题。

识字不就是口口相授的吗?

蒋振南点了点头,道,“是啊。”

林月兰撑着下巴靠在桌上,满是疑惑的道,“难道就没有一种让人自已认字学字的方法吗?”

“噗嗤!”郭兵乐了,他道,“林姑娘,自古以来,都是这样识字的。谁这么聪明,不用人教,就会自已识字的啊?”

林月兰暗自对郭兵翻了个白眼,暗自鄙夷了一下,暗付道,“你们没有不代表真没有啊。你们是不知道几千年后那些识字拼音,可不就是让人自已识字的嘛。”

林月兰对着郭兵有些轻蔑的笑道,“哎呀,我说中尉大人,既然没有,那你们不自已想吗?自古以来,什么东西不是人想出来的,发明出来的?难道古人可以,你们就不可以?难道你们就是个只会享受前人成果之人?”

林月兰的话一落下,整个院子立马安静下来。

刚才那种热哄的气氛一下子不见了。

只见每一个人都低着头,似乎在沉默,似乎在深思。

是啊,凭什么他们只会享受前人的成果,而自已就只会固步自封的不思索更好的前进方法?

蒋振南心里突然有些激动。

他们这些人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怎么去识字?让不识字的人,可以自已识字,那以后龙宴国定能成为国富民强,国定安邦的大国。

蒋振南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略带着激动问道,“月儿姑娘,难道你有什么办法吗?”

当然有。

林月兰很想这样的回答。

只是这样的回答太过直接,好像有所准备一般。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暂时没有,不过,凭着我聪明绝顶的脑袋壳,一定会发明出一种让人识字快,不用这么费心费力又劳人伤财的去记着的东西。”

听着林月兰这自信又自恋的话之后,其他几个人都笑出了声。

他们竟然不知道林姑娘除了爱钱抠钱之后,竟然也是这么自恋的一个人啊。

不过,也是,人家有自恋的本事,况且,林月兰自已说的也确实是事实。

郭兵大笑着道,“林姑娘,我们等着林姑娘的发明结果啊!”

当然了,郭兵的大笑完全没有嘲讽或许讥笑的意思。

他只是觉得纯属有趣。

因为,他相信,林月兰一定会给他们一个大惊喜。

这是他们自从遇见林月兰之后,几天下来相处的本能意识了。

林月兰合上字帖。

然后,伸了伸懒腰道,“看你们都没事干的模样,今天就一起跟我上山摘葡萄去吧。”

郭兵他们在这人生地不熟,去镇上既远又不是赶集日,而且昨天上山了,打了一些肉回来,还顺便拔了一些野菜回来,今天就没有在上山。

只是,他们现在很无聊了啊。

正好前段时间,她发现后山有一大片葡萄林。

葡萄那酸酸甜甜的味道,虽说这里的村民们大部分喜欢吃,但是,这葡萄毕竟长在后山。

这后山虽就没有大拗山那么危险,但如果要吃,也得花个半天的功夫,才能摘下来吃。

再说了这成熟的葡萄又不易储存,至多放个两三天就烂了。

因此,很多村民也不会花这个功夫特地去摘那些葡萄来吃。

除非有些村民,特地摘来去卖的。

但因为,这些东西是野生,而且一般山里都会有,很多人都舍不得出这么份去钱。毕竟在他们眼里,一个铜板赚来也很不容易,根本就不会想着花钱买这些野果。除非家里的孩子闹了要吃。

所以,后山的葡萄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烂在地上。

林月兰打算摘回来,除了放一些在空间里做水果吃之后,就是想要酿些普通酒来喝。

“葡萄?”小三子疑惑了,“什么是葡萄啊,林姑娘?是好吃的吗?”

现在在他的眼里,只要让林月兰动手的,那必定是好吃的。

林月兰刹时拍了拍自已的脑袋,她已经忘记了,这里的人不叫葡萄,而是叫紫晶果,然后,那绿色的,就叫绿晶果。

林月兰道,“就是那紫晶果和绿晶果。”

“啊?那为什么林姑娘叫紫晶果和绿晶果为葡萄?”小三子再问道。

得,又一个要买《十万个为什么》的。

林月兰只是对着他大吼道,“我怎么知道它为什么叫葡萄?我只是知道它就叫葡萄而已。”

毕竟,她可不是植物研究所的,要了解每一种植物水果的历史。

林月兰对着小三子假笑两声道,“嘿嘿,我怎么知道。你想要知道,你去找《十万个为什么》里找答案啊。”

再一次听到林月兰说,《十万个为什么》,蒋振南更加疑惑了。

这《十万个为什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为何林姑娘在他们每问一个问题时,这林姑娘就会说个《十万个为什么》的东西。

蒋振南上前疑惑的道,“月儿姑娘,这《十万个为什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为什么好几次,你都叫我们去买这个叫做什么《十万个为什么》的东西呢?”

全部人一致好奇要解疑答惑的表情看向林月兰。

得,又一个为什么出来了。

这是在绕口令呢,还是为难她林月兰啊。

林月兰对着蒋振南同样嘿嘿两声道,“嘿嘿,你们自已去想啊!”

说着,就往屋里走去,留下面面相觑互相对视的五人。

最后,小十二有些憨厚的摸了一下后脑闪,道,“中尉大人,你最聪明,你能说一下林姑娘这个《十万个为什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

全部人眼神一下子又盯向了郭兵。

郭兵也想着大吼,“谁知道林月兰口中的那个东西是个什么东西啊。”

不过,郭兵却一只手支着下巴,故作深思,然后,就给出答案道,“其实很简单啊,因为为什么有十万个,所以就叫《十万个为什么》”

其他听罢,简直要上前揍一顿。

你这不是废话吗?用得着你来解释。

不过,或许是从这字面上的意思去理解,也或许是从郭兵的话里得到一些提示。

他面具之下的凌厉双眸,微微垂着眼帘,似乎在深思着。

一会儿,林月兰就从那边的柴房里拿出几个篓框,然后,对着他们道,“来,都给我拿上,现在就摘葡萄去。”

几个在林月兰家白吃白住的男人,只得一个背着一个篓,就连蒋振南也不例外。

唯一例外的是,就是林月兰本人没有背篓子了。

林月兰人比较懒,就算去后山,没有向去大拗山一样的远,她还是叫来了小白,然后——驮着她去。

再一次看到小白,郭兵他们对着小白有着深深的敬意佩服又抱以了十分的同情。

小白这只可怜的百兽之王,竟然被一个孩子奴役了。

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看着浑身雪白毛绒绒又威风凛凛的大白虎,郭兵的心里有些痒痒的。

为何?

他想骑一骑呗。

只是,他知道这只大白虎可是比烈风更难以靠近的动物。

所以,要达到目的,只能迂回了。

郭兵看到骑在小白背上林姑娘,凑上前去,揍在小白的另一侧,然后,再是满是好奇的道,“林姑娘,我想问一下,你和小白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啊?”

说话的同时,伸出他的右手,想要抚摸一下小白的皮毛。

然而,小白哪愿意啊。

它堂堂一人百兽之王,是一个人类能随便碰的吗?

“吼!”就在郭兵快要接近,小白突然撇过头,对着郭兵就是嘶吼了一声,那满满的热气一下子喷在了郭兵的脸上。

郭兵吓得立即放下手,对着小白有些瞪眼,随即他又讨好的道,“小白大人,不要生气,我只是好奇的想要摸一摸,谁让你太漂亮了……”

郭兵的漂亮一出口,随即,他又迎接到小白对他的嘶吼,这道嘶吼仿佛是不高兴警告一般。“吼!”

看着对林月兰如此温顺如此柔和的小白,一下子就对他另一副面孔——凶巴巴的,立即吓了一跳,脚步也踉跄的退后了几步。

他心里不住的委屈,仰天大哭,“小白,你至于这样吓唬我吗?我只不过是想要摸一摸你,又不是想要吃了你,你干吗突然对我这么凶啊?你对我这么凶,又这么多人看着,我很没面子的,你知不知道啊?”

实际上,郭兵是这样说的,“小白大人,小白大人,别生气,别生气啊。我不摸你就是了。只是因为你长得太漂……”只是你长得太漂亮了,我真的很想摸一摸啊。

“吼!”只是郭兵的话还没有说完,小白又对他大吼了。

这下子,郭兵算是明白了。

这小白对他嘶吼,根本就是不满意说它漂亮啊。

随即,郭兵所有人诧异的眼神之下,立即蹲下身子,对着小白的身下,疑惑的看去。

竟然是只公老虎!

所以,它很不满意他说他漂亮,所以就对着他嘶吼,吐了一脸的口水。

我靠,这小白在精了不成。

郭兵在心里大叫着。

然后,站起来的郭兵又立即道歉的道,“小白俊公子,我真不是故意说你漂……,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就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这一次,小白总算没有对他吼叫了,但是这眼神,郭兵要抓狂了。

他是再一次被小白给鄙视了吗?啊!

“兵哥,这小白的眼神怎么好像是在鄙视你啊?”小六子疑惑的看了一下小白,再瞧着郭兵。

为了不暴露身份,他们不叫郭兵为中尉大人,而叫兵哥了。

只是蒋振南还是叫头儿。

反正不管是职务,还是年龄,蒋振南是最大的,叫头儿,没有人会怀疑什么。

郭兵简直要吐血了。

这就是神补一刀啊!

但是,他坚决不能承认,他,郭兵竟然再一次被一只老虎给鄙视了。

以后说出去,他不就成了笑话吗?

郭兵没好气的对着小六子说道,“你一定是眼花了,所以你看错了!”

“可是,兵哥,”小十二十分实诚的说道,“我也看到了小白对你鄙视的眼神啊。”

郭兵简直是想要拿着什么东西封住小十二的嘴巴。

他同样没好气的对着小十二道,“你也看错了,所以,你也眼花了!”

“可是,我也看到了啊?”小三子又插了嘴过来,“难道我也眼花了?”

郭兵只想发彪了,只得咬牙应道,“是,你们都眼花了,你们都看错了。”

这是什么同生共死的战友,明明是猪队友,好不。

就知道来拆他的台,真是气死他了。

坐在小白背上的林月兰,真是觉得好笑了。

这几个活宝,真是太逗人了。

收留他们,也不是没有好处的么,至不不会太闷啊。

林月兰拍了拍小白,笑嘻嘻的道,“小白啊,刚才有人说你给他的不是鄙视眼神,那你现在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哟。谁让他眼神不好,没有看见那大大明显的鄙视他的眼神呢?你说是不是,面具大叔?”

蒋振南唇角勾了勾,然后轻声的应道,“嗯!”

郭兵刹时觉得他得到来自天下深深的恶意。

他竟然“众叛亲离”了啊。

郭兵立即对着蒋振南嚷嚷道,“头儿,你不能这样子啊。明明是小白不小心翻了一个白眼,怎么就是对我鄙视了啊?再说了,它好端端的,为何要突然对我鄙视啊?”他郭兵长得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的,能说会道,舌战天下群雄,这集貌才一身,女人往前扑,往前涌的男人,小白根本就没理由对他鄙视的,好不好。

呵呵,郭兵也貌似忘记了。

首先小白他不是一只动物,他怎么知道人类长得美丑的标准啊。

二是,小白它是一只公虎,可不是女人,这可没有扑向男人的爱好。

所以,郭兵悲剧了。

只见小白再次给了他鄙视的眼神之后,然后,一个脑袋,就把郭兵给拱倒在地。

“啊,小白,不带你这样的啊?”其他人走远了,郭兵在后面悲愤控诉了。

“我也没有对你做什么啊?你为何就是这样对待我?不是鄙视我,就是对我又吼又叫,现在还把我拱倒在地。”

郭兵真是觉得自已比窦娥还冤呢。

他只不过是在第一次见面时,对小白有些惊恐害怕而已,让它鄙视了一回。

没有想到,这一个污点,让小白到现在还在鄙视它。

明明他现在对它不害怕惊恐了啊。

一路上就这样在各种调侃逗比之中,很快就来到了后山。

林月兰他们中找到那些葡萄林。

看着这些密匝匝的葡萄,似座座珍珠塔,那一颗颗紫色的,翠绿色的葡萄,晶莹剔透,泛着亮亮的光泽,仿佛走进了珠宝世界。

林月兰的谗虫立马勾起,吞了吞口水,然后,迅速找了一串成熟又大颗的葡萄摘了下来,然后剥了皮,直接就进了嘴里。

酸甜可口,真是太好吃了。

天然的,没有用农物生机化肥的水果,果然就是不一样啊。

林月兰最后连皮都不剥了,直接就丢进了嘴里,反正这皮也没有残留的农药什么的。

其他人看着一串串漂亮的葡萄,也是勾起了谗虫子,立马也摘了几串,打算先吃个饱。

蒋振南看着林月兰连皮都不剥就吃葡萄,他就挑了一串看着像最大最好看的葡萄摘了下来,然后,走到林月兰面前,先是剥了一颗葡萄,就对着林月兰嘴巴递了过去。

然后,林月兰根本就没有多想的把嘴就伸了出来。

之后,一颗又一颗,一个很开心的剥,一个很开心的吃。

郭兵和其他三只小伙伴在惊讶一次之后,再相互对视一眼,没事一般,也继续吃着自已的葡萄。

只是眼神之间的交流却出卖了他们。

你们看头儿和林姑娘有没有戏啊?

不知道。

不管有没有戏,我们先静坐旁边吧。

好吧。

满载而归!

“林姑娘,要摘到这么多的紫晶果和绿晶果来做什么?”看着一框框的紫晶果被他们背下山,郭兵真是既疑惑又好奇万分。

他们绝对相信自已的直觉:林姑娘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让他们摘下这么多紫绿晶果回来。

林姑娘一定是又要弄好吃的了。

为什么他们会想到吃的?

当然是因为,这些本身就是吃的。

吃得不弄吃的,用来做什么啊。

林月兰也没有隐瞒,她淡淡的道,“我打算弄一些葡萄酒来喝,葡萄干来做零食吃。”

“葡萄酒?!”这次惊讶的只是蒋振南和郭兵了。

因为他们作为朝廷大官,当然知道葡萄酒。

在宫里,他们还被赏赐喝过一些呢。

听说,这酒,是西域那边的人给弄出来的,而龙宴国的人,根本就不会。

现在他们陡然从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口中,得知,她要酿葡萄酒。

他们没有听错吧。

他们从来不知道,原来西域那叫葡萄酒的酒,是龙宴国的紫晶果给酿出来的啊。

林月兰淡然的道,“是啊,葡萄酒!”郭兵又立即好奇的问道,“林姑娘,你真的会酿葡萄酒吗?”

“嗯。”林月兰简单的应道。

“林姑娘,”郭兵真是对林月兰刮目相看的刮目相看,对她真是好奇又惊异死了,“你这脑袋到底是怎么长得?怎么会这么的聪明?我以前虽听说过过目不忘的天才,但,你却是天才中的天才,除了过目不忘之外,你还样样得来,真正让我碰见最佩服的一个天才,那就只有你一个!”

“你说你还有什么不会的?有神力,有武功,会做饭,会经商等等,你几乎无所不能啊,”郭兵摆着手指一个一个指出来的道,“林姑娘,我就是很好奇,你到底不会什么啊?”

这是他们才来林家村的第二天,除了李翠花那个臭不要脸的上来想要离间林月兰与他们之间关系,其他村民似乎根本就不敢接近他们。

一边一看到他们就躲得远远的,一边就对他们满怀好奇,可就是没人凑上前去找事说事的。

因此,他们目前还并不知道林家村里忌惮林月兰的真正原因,当然就更不知道,林月兰之所变,只是因为她死过一回,然后就有了各种各样的能力了。

林月兰拿着字帖,在认字儿,听到郭兵的问题,翻了一个可爱的白眼,淡淡的说道,“我不会做男人!”

郭兵一噎。

这林姑奶奶,这是在逗他们呢,还是在逗他们呢?

她一个天生的女人,要会做什么男人?

但是,她难道不知道吗?

她虽不是男人,但那狠绝凌厉,杀人不眨眼的手段,可不是一般女人,也不是一般男人能做到的。

她可是比男人更男人了,要做什么男人啊。

其他人听到林月兰的话,嘴角抽畜。

这个回答太恐怖了。

她好端端的一个女人,竟然想着做男人,是不是觉得太过异想天开点了啊。

当然了,林月兰是在跟他们开玩笑,这是他们所有人知道的事。

------题外话------

抱歉,这两天忙着考科目一,所以更得有点少了。

明天考完,就会恢复万更的哈。

求订,求订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