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葡萄酒(求订)/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葡萄摘回来之后,林玉兰立即迫不及待的就要开始酿制葡萄酒了。

因为葡萄越是新鲜,酿出来的酒越是好喝。

林月兰先挑出那些成熟紫红色没有破皮没有烂的葡萄,从果蒂处剪下来,不要伤了果皮然后放在一旁。

因为这些葡萄是纯天然毫无农药因素,所以,这些葡萄根本就不用洗,因为葡萄的果皮上有一层白色雾霜的东西,这是天然的发酵母,这样子泡出来的葡萄酒很是好喝。

林玉兰一回来时,就吩咐几个大男人拿着陶罐子河边洗干净晾干带连回来。

大热天的,这些东西一洗就干了。

林玉兰接过陶罐,把这些挑选出来的葡萄一个一个捏破,葡萄皮,葡萄籽和果肉全都留在陶罐之中,然后按着前世现代人酿制葡萄的方法:

六斤葡萄一斤白糖的比例,搅拌均匀,等白糖完全融化以后装在洗干净的瓶子里。罐子没有装得太满,留出三分之一的空间。

因为葡萄在发酵的过程中会膨胀,会产生大量的气体,如果装的太满,葡萄酒会溢出来。

另外,为了不让外面的空气进去,林月兰找着一块不漏气的油布封死盖住。

蒋振南他们在林月兰弄制葡萄时,都是一声不吭,很是认真的看着,虽都疑惑有很多问题,但谁都没有多事多嘴的问出一句。

因为,他们明白,这或许涉及到了林月兰酿制葡萄酒的秘方呢。

忙了半天,林月兰总算弄好第一个之后,伸了伸懒腰,摇了摇头,然后立马发现,有几个好奇宝宝在盯着她。

林月兰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怎么了?你们做什么都看着我?”

林月兰也没有想过,因为她酿制葡萄的惊人之举,让这几个人惊讶万分。

因为,他们没有想到,林月兰就在他们注视之下,就这么的大大咧咧的呈现着她酿制葡萄酒的方法。

难道她就没有想过,万一这酿制葡萄酒的方法,被他们学了去,然后被他们利用了去,那她不是太冤枉,到时又找谁说理去啊?

当然了,他们只是打个比方而已。

因为他们没有想过会占有这个酿制葡萄酒的秘方。

郭兵盯着林月兰,真是惊奇的问道,“林姑娘,葡萄酒就是这样酿造出来的?”

林月兰对于这个最大的好奇宝宝,不答反问道,“你说呢?”

随即,她又立刻吩咐其他人,道,“你们一人一个陶罐,就按着我刚才的模样,把这些葡萄一个一个捏破,然后这皮、核、肉一块放到罐子里,一会我来配制放糖的比例。”

好在在她看到后山上那大片葡萄时,就想到要酿制葡萄酒,所以老早就准备好了全部的东西,罐子和白糖,及其他的东西。

她现在是想试着葡萄和白糖的各种比例,看着这各式各样的葡萄酒的颜色和口味到底如何,她当然是要选出各种口味和色泽中选择最佳的葡萄酒。

因此,她之前一下子买了二十多个大概可以装下二十来斤的陶罐。

至于白糖,以前在末世时,抢夺了有两百多斤,放在了空间里。

这次酿葡萄酒,她打算用空间里的,主要是这里的买的白糖品质太差了,酿制出来的葡萄酒好不好还不知道,所以,她根本就没打算用这里白糖。

听到林月兰要他们蹲下身子,然后把这一颗颗葡萄捏破,这些人有些傻眼了。

他们这几个大老爷们,可都拿刀拿枪上战场浴血奋战的人物,让他们上山打猎,下水捉鱼还可以,可让他们几个大爷们,去捏这些轻轻一碰就碎的葡萄,有没有搞错啊。

几个大老爷们,没有一个挪动脚步。

林月兰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淡淡的问道,“怎么?都不愿意啊?既然如此,那么这些葡萄酒出来之后,你们也是不愿意喝了?”

这话可是严重的威胁。

总结就是:今天不捏葡萄,那么葡萄酒酿制出来之后,就不要喝了。

这么一来,这几个人哪愿意啊?

特别是大宝宝郭兵,立马据理力争的说道,“林姑娘啊,不带你这样子的啊。你让我们几个大老爷们拿刀拿枪杀人放火,倒还可以,可是却让我们在这……,是不是有些大材小用啊?”

林月兰睨了一眼郭兵,“大材小用啊?”随即就对郭兵呵呵两声道,“呵呵,那你现在就大材大用去吧,本姑奶奶这庙小,还真只能小用。这样吧,你呢,就去用大材的地方吧,我这小庙里就不留你了哈。”

一听林月兰这样说,郭兵迅速变脸,立马上前讨好的说道,“林姑娘,我不说了,我去捏葡萄,我去捏葡萄,可以了吗?”

现在他们身无分文,既不能回到京城,更重要的是,隐藏身份,不让那些人发现他们还活着。

不然,他们再一次受到追杀。

他们也真可怜啊。

有家不能回,无家可归!

郭兵的话还没有说完,蒋振南就先行一步的走向葡萄框前,然后蹲下身子,开始默默的工作。

只是,他拿着一颗葡萄,不知是手劲太大,或者是怎么着,反正第一颗葡萄,荣幸的变成一颗激情四射的葡萄,那葡萄汁全部射在蒋振南的面具上。

蒋振南一时呆愣,有些不知所措。

“噗嗤!”林月兰笑出了声。

“面具大叔,你这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喝葡萄酒了啊。”林月兰调侃的道,“只是现在还不行哦。”

说完,她走到蒋振南面前,蹲下身子,拿着一颗葡萄了,给蒋振南示范一下,道,“你们的手劲虽是适合拿刀拿枪的,但是这葡萄实在是太脆弱,你还总得轻一点就和行,对着陶罐子,捏破就行。反正,你平时吃葡萄不也是要剥皮吗?你就按着剥葡萄皮的劲道来就行。”

捏葡萄本来根本就不是个事,但奈何,这几人只会连皮带核的吃,却不会连皮带肉的捏。

毕竟是几人大老爷们么。

蒋振南在捏第一颗葡萄时失败了,在林月兰的示范之下,再捏第二颗,第三颗,然后就越来越熟练。

看得一众属下目瞪口呆。

他们的头儿,什么时候这么有耐心了?

郭兵讨价还价没有结果,只能带着垂头丧气的表情,很是听话的蹲在另一个陶罐跟前,如蒋振南一般慢慢的耐心捏葡萄了。

嘴里不断的碎碎念,“我捏,我捏,我捏捏,看我不把你们捏完!”

其他小三只,看到两个头都开始干活了。

得,他们也开始干活吧。

反正,这些葡萄看起来很多,但这么多人,一会就好。

五个人在捏葡萄,林月兰就按着各种调配的比例,大屋子无人的地方,拿出白糖。

葡萄很快就捏好了。

林月兰就五斤三两,五斤六两,五斤,六斤六两,七斤和七斤半,等等这些白糖分别放在陶罐中,然后搅拌搅匀,再封闭。

一切完毕之后,已经到天黑了。

林月兰把他们一个一个抱到地窖里去。

在这里说一下,因为储存东西需要,这里家家户户都有一处地窖。

这个小茅屋虽小,但曾经也是林老三一家老屋,所以,也有地窖。

只是这地窖并不大,所以,林月兰自已动手,又开阔了一些地儿,现在这个地窖比她住的小茅草屋还大。

蒋振南跟着林月兰,手上同样抱着一个陶罐,他至今都有些怀疑的道,“林姑娘,这真的能酿出那葡萄酒吗?”

几斤葡萄外加一些糖,真就能酿制出西域那红艳香淳的葡萄酒?

林月兰对着他故作神秘的道,“那你就等着看喽!”

葡萄酒哪有这么简单,它们的好坏,也是要看他们的发酵时间的。

为了口味更加香淳,林月兰在每一罐子里都加了一滴灵泉水。

一切弄成之后,到了晚上,林月兰打算做几个菜,好好的犒劳犒劳他们。

昨天他们打下了一些猎物,其中有几只野鸡。

林月兰打算做叫花鸡。

叫花鸡的做法,她不是很清楚。

只是以前在上班时,看到那些穿越小说,重生小说,很多人都会写到叫花鸡的做法。

当初她很是疑惑,为何每个作者都会写到做叫花鸡,然后这滋味一鸣惊人,其他人各种膜拜。

因为突然对这个感兴趣,也是从网上看了一些最为原始的叫花鸡的由来,以及它的做法。

这才得知,因为那些穿越重生都是穿到重生到几千年前,而叫花鸡的出现才只是两三百年的事而已。

之后,她就对叫花鸡的疑惑丢在一边去了。

只是没有想到,事隔多年,另一人时空,叫花鸡竟然会从她手中再一次出现。

而她也是走了以前那些穿越重生小说中女主的路线。

叫花鸡,虽没有做过,不过,现在,她还是做一次为吃吃,就当作试验吧,以后,一定得加以改进的。

林月兰让郭兵去那些野生无人的河塘里摘了一些大荷叶回来。

郭兵一听说,摘荷叶回来,又是为了做吃的,立马乐呵呵的就跑去了。

林月兰提着几只野鸡,和蒋振南去了河边处理这些鸡。

剩下三只小的,一个去叫张大夫,另外两个则是去了收拾柴火,做火灶。

蒋振南看着这八只鸡,有些无语,他们总共就打了十只鸡,竟然一下子就去了八只鸡,剩下一公一母,月儿姑娘说下鸡蛋,然后孵小鸡,难道就必须一次性吃完吗?

到了河边,蒋振南就扒拉着一只鸡,然后,拿出一把小刀子就割鸡的颈脖子了。

“等等,面具大叔,做这种鸡不能放血,”林月兰立即阻止道。

蒋振南拿着有些不解的道,“月儿姑娘,那要如何做?”

林月兰道,“当然是直接拧断鸡脖,然后从后门开个尽量小的口子,把里面的内脏掏出来,洗干净内腔。”

蒋振南按照林月兰的说法去做了。

两人的动作都很利落,不一会,就把八只鸡给处理好了。

那一边,郭兵按着林月兰说的方向,去找池塘,摘荷叶,但是对这里毕竟不是很熟悉。

因此,他就拉着一个人来问,“姑娘,这里有长着荷花的池塘在哪里?”

郭兵很不巧,问的人,恰巧是英子。

英子这几天听说过林月兰带了几个五大三粗的人进村了,但因为是林月兰带进来又是里正默许了,再加上听传言说,他们长相凶恶,一看就好惹的模样,因此,并没有多村里人,敢去瞅着林月兰家里来的人物,到底是何方神圣,连里正见一次面却能确定他们对林家村无害,更是默许他们留在林家里,还嘱咐村民们不要去打扰他们。

只是有人从远远的地方见过这五个人的,却知道,除了一个带面具的男人,其他人,哪里是长得五大三粗的,明明都是算是长得端庄周正,更有一个长得很是英俊潇洒,剑眉朗星,皮肤细致,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

这些天,英子一直找不到机会接触这个翩翩公子。

但是,这一次,她远远的看着这人从林月兰的院子里出来,然后往田间的方向而去,她的眼珠一转,立马有了主意。

她整了整自已的衣束,然后,也朝着田间的方向,故作找东西的模样。

英子听到声音,抬起头,简直惊呆了。

这位公子长得好英俊!

五官端正,皮肤雪白,比她见过镇上那些小姐的更加白,更加嫩。

这人比起镇上上次来的那个刘大少爷更加英俊,而且气质偏向凌厉一点,更显得男人气势。

英子的呆愣发着花痴的表情看着郭兵一动不动的。

郭兵眼里刹时一抹厌恶闪过,又是一个花痴女人。

不过,他双眸立马变得杏眼飞电,嘴角勾起,浮现一抹魅人的弧度,他闪现出最为诱人的纯粹男人声音,问道,“姑娘,你是林家村的吗?可以告诉我一声,有荷花的那边池塘怎么走吗?”

英子眼睛仍然一动不动的盯着郭兵的这张脸,似乎没有听到郭兵的问话。

郭兵眼底的厌烦和厌恶更甚至,心中暗道,如果不是这周边只有你一个村民,我早就走人了,还让你在这发花痴。

想一想,从小到大似乎唯一对他没有发花痴的女人或者是女孩子,好像还真就只有一个林月兰。

从小他的长相都很出色,男生女相,貌美如花,使得很多人误会他是姑娘。

后来,似乎为了证明自已是个男人,毅然瞒着家人上了战场。

通过战场上几年的磨砺,他这张阴柔的长相变得凌厉,有着男人阳刚的凌厉,因此,不会再有人误会他是个女人了。

但是,虽不再误会是女人了,但却更加吸引那些女性,那些女人一见他就大惊大叫,恨不得扑在他身上。

只要他一上街,他就整天弯腰捡绣帕,捡香禳,或者其他东西,总之,那些女人,别说那正妻,侧妻的位置,就是妾室的位置,一个个如狼似虎的盯着他。

可是,他这人虽对女人看似多情,其实是最绝情,看似温柔体贴,实际上却是最残忍不过。

因为他给了那些女人看似的希望之光,却又给了她们最为绝望的选择。

所以,京城的人评价郭兵:笑脸多情潘安,却又是翻脸绝情潘安。

到了林家村的郭兵,又待如何呢?

郭兵举着手,在英子面前晃了晃,嘴里继续喊道,“姑娘,姑娘……”叫了好几声,越叫越大声。

英子被郭兵的几乎吼的声音给叫醒过来,只是他一醒来,就接着一方手帕,只听眼前的男人道,“姑娘,你先擦擦口水吧!”

发花痴发的口水满地流,简直恶心极了。

但为了维持男人风度,郭兵还是掏了手帕给她,只是这个动作明显是讽刺,暗示她一个女孩子家没有一点廉耻之心,看一个男人看得忘记了一切,还流口水。

只是可惜英子并不懂这些,或许说她根本就不够聪明。

她立马接过手帕,然后,脸红害羞的低着头,拿着手帕真擦了自已的嘴角,之后,很是矜持的对着郭兵,娇声娇气的说道,“这位公子,请别见怪。主要是我从没有见过像公子这么好看的男人,所以……”不好意思说,看你看的流口水了。

郭兵脸上露出讽刺的表情,只是瞬间消失,然后脸上又很是温柔带着笑容犀利的问道,“姑娘难道见过很多男人吗?不然怎么会知道,我是你见过最好看的男人吗?”

听到这话,英子的脸刹时变白,眼底刹间有些慌乱不安。

就算她再不聪明,也听出眼前男人问这话的意思。

这是嘲弄不知廉耻,老是盯着男人看。

英子拿着手帕的手停顿,然后有些不知所措的解释,她道,“不……不……不是这样的,公子,我……我只是在林家村没有见过有你这么好看的男人而已。”

她可不想被人说不知廉耻,没有一点羞耻之心,更别说这个男人还是她的意中人。

郭兵很是厌烦的跟她再交谈下去,他再一次问道,“姑娘,请告诉我这里有荷叶摘的地方在哪里?”

英子问道,“公子要摘荷叶?是那个扫……林月兰叫你摘的吗?”

郭兵点了点头。

英子再问道,“公子摘荷叶做什么?”是不是那个克星又想出什么招来吓唬村里人。

这下郭兵厌烦的表情立马表现在脸上,他冷声的道,“姑娘,这是我自已的事,你会不会问的太多了?如果姑娘直接告诉有荷花的池塘,郭某感激不尽,但姑娘如此多管闲事,那么郭某只得自已再去寻找。”说着,就要转身的样子。

英子听到郭兵的话,心里立即变和有些恼怒。

她一点都不认为她是在多管闲事,她认为她是在为这位公子好。

因为这位公子根本就不知道林月兰是个什么人。

看着郭兵要走的样子,英子立马急了。

她问道,“公子,你知道林月兰是个什么人吗?”

郭兵立马对着英子,好笑的道,“呵呵,这位姑娘,你是不有些太过多管闲事了。我只是问你去摘荷叶的地方,与知不知道林姑娘是个什么人有什么关系?看来姑娘是不愿意告诉郭某地儿了,那郭某告辞。”

英子立马展开双手抢在他的前头,神色很是焦急的大声道,“林月兰是个克星,是个扫把星,凡是与她接近之人,都是很倒霉,会出事儿的。公子,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你们还是尽快立刻远离那个克星。”

眼看着这两个月林月兰过得越来越好,英子心里越来越不平衡。

明明该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凭什么一转眼,就有了一身本事,人也变得越来越漂亮,而且越来越会勾引男人了。

但是,她知道,这些男人一定不知道林月兰那个克星的一切,否则一定不会与她在一直起的。

为了这几位公子的性命着想,所以她要告诉他们林月兰的真实情况,然后劝他们尽快立离开,她是为这些人好的。

英子一直以这样的借口在安慰自已。

一点都不觉得她在背后诽谤他人,这心思是多么恶毒。

因为,她认为她是心肠好,不忍心这些人被林月兰害死,尤其是这位公子,长得俊秀貌美,怎么能因为那个克星而死了呢。

只是,她不知道林月兰和这几人之间的故事。

不待郭兵回答,英子再迅速的接着道,“我知道你们一定不愿意跟着她的,一定是她使了妖术,才让你跟着她的,是不是?

所以,公子,请你清醒一点,那个林月兰她是个妖孽,是个会控制凶兽的妖孽。前段时间,那个克星就控制了我娘,让她呆在了大拗山一个晚上。

那个人还是个冷血无情的动物,说是因为被阎王爷赐了神力,被赐了与动物沟通的能力,可谁知道她本身是不是个妖孽付身,明明以前的克星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的。”

听到英子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通,瞬即他抓了几个重点。

郭兵立马态度有些变化,他似乎才惊觉发现真相一般,立即严肃的问道,“姑娘你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克星什么把星的?还有什么被阎王爷赐了神力,与动物沟通的能力?还有你说她以前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又是什么意思?”

------题外话------

明天要恢复万更啦!

亲们请支持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