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拐弯骂人/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郭兵的问话,英子暗自得意。

她就说吧,林月兰带进来的这些男人,根本就不知道林月兰克星克夫之名,不然,这几天也不会这么安静,没有一点被林月兰那个死克星克到的害怕恐惧之感。

英子压制自已内心的激动,表情上却是有些诧异和狐疑的问道,“难道你们都不知道吗?”

郭兵忍着恶心点了点头。

他以为只有京城里的那些女人才会耍心眼,耍心机,甚至是耍恶毒,但他没有想到,一个旮旯里的山村里,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子,竟然心机这么重,心肠竟然会这么恶毒。

郭兵不知道这个才半大的女孩子到底与林月兰有何恩怨,但从他们了解的林月兰,是那种开朗机灵大度善良同时又狠绝凌厉的孩子,她根本就不是那种小心眼爱计较的人,所以,林月兰根本就不可能主动与人结怨。

只是这人嘴里口口声声说,是为他们这些人好的,可实际上恶毒的眼神里,根本就隐藏不了她的嫉妒羡慕和怨恨,很明确的就是一个自作聪明自以为是又心眼狭隘心肠狠毒的一个人。

只是本人这人与林月兰之间有什么恩怨,他也不想管,同时他也管不着。

但是,这个凑到他面前来说林月兰的坏话,诽谤于他,那管她是不是个女孩子,他必定要教训教训她。

不过,在给她教训之前,他想要弄明白,为何他们眼中的林月兰会与村民们口中的林月兰完全不同?

而刚刚从她的话里,他也算听出来了,以前的林月兰与现在的林月兰不同,这里头是有原因,而这个原因整个林家村的村民都知道。

所以,他们这些初来乍到之就不知道了。

英子看到郭兵点头,内心更是激动了。

她就知道,一定是林月兰那个死克星欺骗了他们。

呵呵,现在她就把真相告诉这位俊公子,林月兰,你这个贱人,就等着承受他们愤慨和怒火吧。

我要让所有人都离开你,没有人敢靠近你,亲近你,因为你注定就是孤独终老的命,你不配拥有家人,不配拥有朋友,更是不配拥有这么多英俊男人围绕在你身边。

我现在就要在他们面前拆穿你的真面貌,你,其实就是一只披着人皮的妖孽。

英子盯着郭兵的脸,脚步不自觉的向前走了几步,郭兵见状,眼底的厌烦一闪而过,之后往后退了几步,与眼前的人隔离着一定的距离。

虽说现在还没有天黑,但是男女单独再一起,可是会被人说闲话的,这个女人清白名节什么的他管不着,但他自已的清誉一定得管住。

郭兵伸出手拦住她,厉声的喝道,“姑娘,请自重!虽说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但是男女授受不亲,请姑娘不要再走前了。”

英子被郭兵的厉喝声给惊醒,但反应过来时,小脸上立刻变得一阵红一阵白。

她这是又羞又恼的。

这是这个男人第二次暗中说不知羞耻了。

真是可恶!

哼,等你落在我手心里时,看我不让你跪在我面前,承认错误。

不过,此刻,英子立马收敛这些失态的神情,然后故作小心有些畏惧的往四处望,最后,她小声的说道,

“公子,你不知道,现在的林月兰很可能不是以前的林月兰,我们都怀疑她是妖孽附身的一只妖孽。”

郭兵的表情瞬间变得震惊,脸上有些恐慌之色。

他很是诧异的说道,“这话从何说起?”

郭兵的震惊表情虽说有些夸张,但却是实在表情,他是真的震惊。

因为,他都不知道,除了因为林月兰是个会克夫克亲的克星扫把星被林家村的人排斥之外,竟然怀疑林月兰是个妖孽附身。

所以说,他们看到的那些村民,根本就不是在躲他们,也不是在畏惧害怕他们,那些村民真正畏惧害怕的是林月兰。

因为林月兰是他们口中的妖孽!

实际上,之前,他们在那深山野林间,看到那诡异的一幕幕时,他们也是怀疑过林月兰是个妖精妖怪。

但是同时,他们也看到了林月兰的人性及对他们的恩情。

世上好与坏,不是因为异类而定下。

人,有好与坏;

妖,也有好与坏。

就算林月兰真的是个妖孽的话,那么她也是一个好妖孽。

因为,她比那些人有情有义的多。

所以,他们是佩服林月兰的,不仅是收敛的一身本事,就是她做人,有自已的底线。

只要不惹到她,一切都相安无事。

英子眼睛滴溜儿,咬了咬唇,似乎有些迟疑,有些害怕畏惧之色,看着有些楚楚可怜。

郭兵一看这副模样,更加厌烦了。

装,真会装!

一个才十多岁的孩子,竟然如此有心机,不得不说这林家村养出来的人,真是与众不同。

林月兰是一个,眼前的人是一个。

她们都有着成人般的成熟和心机,只是,一个是有着自已凌厉的谋算和规划,一个尽是心眼儿。

郭兵安慰着道,“姑娘,放心,我一定不让林月兰知道是你告诉我真相的。”

听到郭兵的承诺,英子似乎松了一口气。

然后就继续说道,“是这样的。两个多月以前,那个林月兰还是个又丑又小林家村人人厌恶的克星和扫把星。然而,就在那一天,她得罪了俺村的地方小儿子严小勇以每一个人一个铜板,叫着村里的伙伴们给她一个教训。

可是清清楚楚记得,林月兰那个克星被狗子一脚踢在胸口处,然后明明被人踢死了……”

“什么?你们当时就把林姑娘给踢死了?”郭兵震惊的道。

这样的一个真相答案,真让他史料不及。

因为,她想过林月兰是妖孽,或者是那些人调包派来接近他们的卧底,然而,万万没有想到,林月兰竟然是死了的。

那么,既然之前那个林月兰死了,那么这个他们见到的林月兰又是谁?

英子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明明狗子他们试探她鼻息的时候,已经完全停止了呼吸的。”

实际上,在狗子试探林月兰鼻息之时,末世的林心兰刚穿越过来成为林月兰,然后本能的抓着二狗子的。

然而,为了给林月兰是妖孽一个合理化,英子她歪曲事实,捏造另一个所谓的真相。

郭兵听罢,脸色立即大变,他有些急切的问道,“既然你说的克星林月兰已经被你们踢死了,那么现在这个林月兰又是谁?”

郭兵很是狡猾的把村里的伙伴们说成是你们,实际上就是肯定了参与踢打的人员当中,他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参与了。

郭兵心里有些发怵。

这样一个才半大的孩子,说把人踢死就给踢死了,而且还说的理直气壮,这样的面对杀人都面不改色的孩子,这心里有多强壮,有多扭曲狰狞,又是有多么的怨愤和狠毒。

他现在简直要仰天大问:“谁说山村的村民是单纯的?连杀人都能面不改死,现在还毫无悔改的人,这也叫单纯?”

不过,英子就算有些小聪明,可是面对老狐狸一般的人物,她还真没有注意到郭兵说法不恰当的地方。

英子表情立即变得严肃的道,“这就是很奇怪的地方。林月兰明明在被人踢死了之后,没过多久,她又醒来了。”

“什么?!”

郭兵真是太过震惊太过意外了。

这死而复生的人,他们还真没怎么听说过。

这也是他们第一次听。

英子继续说道,“然后,醒过来的林月兰之后,瞬间变了。本是愚蠢懦弱毫无还手之力的人,在她醒来还没有睁眼的那一刻,她却能单手,把比她高出一个脑袋的男孩子给提起来,”

说到这里,英子似乎心有余悸的说道,“那时把全部人都给吓死了!她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一只手提着一个人,一只手垂下,半闭着眼睛,看着完全就像死了之后诈尸的模样。

当时,所有人都吓得立刻跑开了。”

郭兵还真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奇事。

一个死了的人,又重新活了回来。

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是诡异之事,更何况,还半闭着眼睛,慢慢站起来,手中还提着一个。

这怎么想怎么看,真的就是一件很吓人的事情。

“那后来呢?”郭兵如英子所愿意,继续装着震惊好奇的发问。

“后来,我们大伙儿叫着自已的父母,叫着村里的所有在家村民,带到了之前踢打林月兰那个地方。只是,所有人都找不着。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后来,所有人地在去找,总算在挨着小河的地方找到了她。

只是,此刻的她,一改往日好欺负懦弱状态,变得有……有那种很让人害怕的气势。她扇了她小叔一个巴掌,瞬间把他的一只手折断,一只腿踢断,她甚至可以劈开二十多公分石头。”

郭兵听到这,低着头沉思了一下。

林月兰如此变化在关键的地方,就是在她死了又复生的片刻间。

之让他立即想到一些野史的传说。

一是,这人还是以前的人,只是在她死了这片刻间发生了奇遇。这事以前在《奇闻异事》中描述过。

就是有人在死后,在阴曹地府走过一遭,之后又回来了。据说是因为此人的阳寿未尽,但毕竟因为死过一回,去过了阴曹地府,染上了阴气,会折寿,因为,地府里的鬼差们为了弥补失误和过错,就会给这人一些补偿。

二是,真如村民所说,这个林月兰被妖孽附身。

不然,根本就解释不了林月兰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过,郭兵更倾向于第一种情况。

因为,他似乎听说过李翠花,也就是林姑娘那个极品奶奶提过什么阎王爷之类的,当时他们都特别疑惑。

现在看来,就有了一些解释了。

“这样的变化,所有人都认定她是妖孽附身,就在大伙儿要绑她去烧死时,她却说她是被阎王爷送回来的,说什么她有天命未完,不该如此早死去,还说什么不被他人欺负,恩赐了她一身神力,还有与动物之间的亲和力。”

英子愤愤的说道,“我呸!明明是那个妖孽迷惑大伙儿的借口,竟然都信了,还真放了她。”

“所以,公子,你们千万不要被这个妖孽迷惑了。她就是个吸男人精气的妖怪,没有男人,她一天都活不了,她现在不动你们,迟早一天,她一定会吸光你们男人精气的。”

英子又立即添油加醋,诽谤诋毁林月兰,从一个克星,直接说她是妖孽了。

郭兵厌烦的喝止道,“这位姑娘,我不知道你与林姑娘到底有何恩怨,让你如此诋毁于她。

可是我告诉你,我们认识的林姑娘,根本就不是你口中所说的会吸人精气的妖孽,她在我们的眼中,就是一个调皮活泼可爱善良的小姑娘,哦,在我看来,林姑娘可是比善良一万倍!”

郭兵的话真是太过伤人,竟然直接点明英子是个恶毒之人,比她口中的妖孽更加像会吸人精气的可恶妖怪。

说着,郭兵就看了不看英子大变的脸色,径直施施然的离开。

反正他要知道的已经基本清楚了。

后面的一些事,猜也能猜到一些了。

既然已经找到答案了,郭兵就很是明确的知道,林月兰并不是他所怀疑的那样,是敌人或者是敌国的奸细。

这就够了。

不管林月兰是人还是妖孽,他只要记住:现在的林月兰是他们的恩人。如果没有她,他们就只能是是惨死的下场。

这是一份天大的恩情!

英子在郭兵说了那话之后,片刻间就反应过来,脸色立马变得一阵青,一阵白,又瞬间转红。

她这是除羞恼之外,就是愤怒!

因为,她竟然被心上人骂了反拐着弯来骂恶毒。

可恶!

但是,看着施施然远去的男人背影,英子只得咬着唇瓣,眼底迸发出来愤怒又势在必得的目光。

哼,真是给脸不要脸,竟然帮着林月兰那个贱人来骂我恶毒。

好,真是好。

等到哪一天,你真要被克死,你一定会求着我的。

……

“哎呀,香,真是太香了,”张大夫一进来小院子,就闻到了让人垂涎三尺流口水的香味,“丫头,你这是做了什么好吃的?”

林月兰对着张大夫很是神秘的笑道,“师祖,一会您就知道了!”

这更加勾起了张大夫的好奇心了。

他转过头,问着老实巴交的小六子,道,“来,小六子,你来告诉老朽,这是做的什么菜,这么香?不过,闻着这味道像是鸡的味道啊。”

小六子在去请张大夫之前,就只知道姑娘要做的是他们从山上打回来的猎物。但是具体要做什么菜,林姑娘根本就没有跟他说啊。

小六子涨红着脸,对张大夫说道,“张大夫,我也不知道,林姑娘并没有告诉我。”

不过,眼睛却四处转溜,这么香的味道,他也好想知道林姑娘做的是什么吃的啊。

不过,张大夫发现烤堆还在烤着大火时,很是不解的问道,“丫头,这夏天的,就算是晚上,也用不着烧火堆吧?这不是有毛病嘛。”

知道真相的小三子和小十二惹笑惹得满脸通红通红的,想说又看了一眼林姑娘,又低着头加柴火去了。

张大夫是何许多人物,一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他们肯定知道。

他立即上前,笑嘻嘻的拍了一小三子的肩膀,问道,“小三子,你来告诉老朽,大夏天的,为何要烧火堆?”他十分的肯定,这烧火堆肯定是与这飘出来的香味有关。

说到飘出来的香味,张大夫缩了缩鼻子,然后,就更加疑惑不解的道,“我怎么闻着这香味是地底下飘出来的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说这鸡就在地底下?”

后面一句,张大夫是对着小三子说话的。

小三子眼睛立马亮了起来,点头应道,“是的,这鸡就是埋在这地下来烤的,张大夫,你真厉害!”小三子毫不吝啬的夸到。

张大夫嘴角抽了抽,这孩子是不是太单纯了。

这味道就是从地下传过来——这么明显的答案,有谁猜不到。

只是,让张大夫更加不解的是,“这鸡为什么要埋在地下来烤?还有在地底下,肯定很脏,又怎么吃啊?”

张大夫立即有兴趣的道,“哦,这鸡在地下怎么烤?”

“就是用荷叶包着,外面涂泥浆,扎了几根线捆绑就行。”小三说道。

用耶荷叶包着,张大夫也算解开了怎么烤的疑惑。

但是,他有个更大的问题就是:他也算吃遍天下名菜的老饕,怎么却没有听说过哪一道是埋在地义下做的啊。

抱着疑团,张大夫走到一边,安静的坐着。

反正,在吃时,他就会知道答案。

不过,这丫头真是越来越让人刮目相看,做的菜简直是一绝,让他吃遍天下名菜之人,都要感叹一翻。

一时之间,只听到院中噼啪噼啪烧柴火的声音。

郭兵吃着从池塘里摘回来的新鲜莲子,一边吃,一边问着在正在调酱的林月兰,好奇的的道,“林姑娘,这叫什么菜啊?”

“叫化鸡!”林月兰淡淡的应道。

“什么?!”郭兵放进嘴里的莲子都滚了下来,显然对于这道菜的菜名,十分的意外。

其他听着“叫花鸡”的名儿,也满满是好奇和意外。

一会,还是好奇宝宝郭兵问道,“为何叫叫花鸡,而不是叫富鸡,富贵鸡之类的吧?”

林月兰说道,“传说中,一个兵荒马乱的时代,一个皇帝不小心被叛军逼到了得野,与属下失联。贫饿交加,饿得头晕眼昏时,一个叫花子看着他实在可怜,就把从农家偷来的一只鸡,用泥烧热的鸡,给了这个皇帝。

顿时这个皇帝觉得异常好吃,他就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鸡,那个乞丐随口回答,‘叫花鸡’后来这个皇帝重登皇位时,把这道吃过最好的吃的鸡,定名为‘叫花鸡’,因此,叫花鸡就开始流行起来了。”

实际上林月兰这个故事半真半假,结合这个朝代而编造出来的。

郭兵皱着眉头问道,“真有这样的传说吗?为何以前没有听过?”

如果真有这个传说,还有这个传说中的这道菜,那么现在这个叫“叫花鸡”的菜,应该让人有所耳闻吧!

然而,这道叫花鸡的鸡,可是他们第一次听说。好吃不好吃,暂且不谈,但闻着这香味,那肯定是好吃了。

林月兰白了郭兵一眼道,“呵呵,你当然不知道。这是我在梦中听到的传说。然后,在梦中知道了这个菜!”

呃……

所有人额头上的黑线飞过。

这孩子……

随着这味道越来越浓烈,林月兰看着火候差不多了。

就立马让小三子和小十二熄火。

从土里挖出的一只只黄泥包着的鸡时,个个的嘴里流着口水。

原因无他,就是太香了。

林月兰拆开线,敲开泥巴,刹时,整个香味在这个院子里更加浓郁了。

“好香呀!”一个个如贪吃的小鬼一般,盯着这鸡流着口水。

林月兰看着这些人,然后,小手一挥,说道,“吃吧!”

这些野鸡都有几公斤重的大肥鸡,一个有半只一只,路够吃了。

院子里在你夺我抢当中吃大争夺夺战。

此刻,林月兰准备了两只送到里正家去,蒋振南提着一只在路上吃,陪着林月兰去。

到了里正家,林月兰对着大院门大声的喊道,“里正爷爷,在不?兰丫头来找你了。”

片刻,大院门被打开了。

出来开门的人正是里正。

林亦为有些诧异的看着林月兰,问道,“兰丫头,有事吗?”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没事。”随即她把两团泥块递给林亦为。

林亦为有些发愣。

兰丫头给他两团泥一块做什么?

她瞧着林亦为傻愣的表情,笑了笑道,“里正,这可不是一般的泥团哦。你敲开它,绝对是有惊喜的哦。”

林亦为半信半狐疑的盯着林月兰,不太相信的道,“真的?”

这泥团里会有什么惊喜?

咦,这泥团怎么是热的?

难道里面藏东西不成?

不过,为何这泥块里飘出一阵阵的鸡香味呢?

林亦为吞了吞口水,然后对着林月兰狐疑的道,“兰丫头,这里面传出来的是阵阵鸡香味,难道里面的是鸡不成?”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里正爷爷,你真猜对了。”

林亦为拿着闻了闻,越闻越香,越闻越想吃。

但是,他又递还给林月兰道,“兰丫头,我不能收你的东西。”兰丫头也是最近才好一点的,但现在他们人多,肯定不够吃。

林月兰摆了摆手说道,“里正爷爷,您就放心吧。我们都够吃,这两只鸡,你就留着吃吧。给然然和清补一下身体。”

林亦为有些热泪盈眶的感觉,他道,“好,兰丫头,你的两只鸡,我就收了啊!不过,兰丫头,昨天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林亦为想起这一茬说道。

林月兰也没有纠结的道,“是的,里正爷爷。是这样的……”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