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流言蜚语/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亦为听着林月兰话,脸上微微有些惊讶的表情,他问道,“你的意思是想开荒地?”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是的,里正爷爷。我现在想要了解一下,怎么确定土地权?”

蒋振南知道的谁开荒地,这使用归属权就归谁。

但是,他也同样知道,每个地也有每个地的荒地使用标准,因此这事他并没有插嘴。

林亦为皱着眉头,想了想道,“兰丫头,你打算开多少荒地,你确定在哪开吗?”

林月兰说道,“大拗山西南方向,打算先开荒十亩吧!”

林亦为惊讶的道,“十亩?”

在古代,古代最重要的资源就是粮食,因此是鼓励开荒作为发展农业的重要手段,在龙宴国同样如此。

开荒地,本是龙宴国朝廷鼓励下来的举措,凡是荒地开出来的前三年,无论开荒多少,都是免税三年,三年之后,先交两年的一半田税,五年之后,就得按着朝廷制度来交税了。

一整下来,五年时间的免税优惠政策,会不知吸引那些以田地为生存的农民。

然而,开荒地,对于农村村民来说,却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

首先,开荒地必定需要人力,因为大部分农民根本买不起牛马,全部人力开挖,一锄一锹而来。

同时在开荒地期间,他们要吃要生活。

所以,他们又必须要种田,来养活一家子。

他们一边要种田养活着一大家子人,一边又要开荒,很多时候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兼顾。

或许等他们开出一些荒地来了,可能已经是几年,甚至是十几年之后了。

所以,为了省去麻烦,他们一般是佃地主家的田来种,更或者攒下一些钱来,买些田地。

其二,古代的生产力水平达不到。比如:生产工具的落后,根本就不利于开垦,古代是自给自足的男耕女织的封建经济为主导,小生产力无法开垦出较大的土地。

最后,可以开垦荒地的地儿,一般都是那些荒山野林,很多猛兽出没,很少敢人涉足的地儿。

所以,就算为了性命着想,很多农民不敢轻易开荒。

综合上述因素,很多农民开个几年,或许才开垦到一亩三分地呢。

因此,林亦为惊讶的则是,林月兰一开口,竟然就说要开出十亩荒地,感觉很不可思议。

不过,他也知道现在的林月兰已经有了神力,开荒的事,应该不费太大的劲儿。但是,不管林月兰有什么样的神力,她首先还是个孩子啊。

一个孩子,开荒十亩,那不得把人累死啊。

再说,她有神力,可以上山打猎为生,就像上次,她卖一只大老虎,是很多村民几辈子都种田种不来这么多的钱,所以,她可以根本就用不着再种田种地啊。

林月兰对着林亦为点头道,“是的,里正爷爷,我现在打算先开荒十亩。只是,我我现在要办些什么手续?”

林亦为想了想,问道,“兰丫头,开荒很累,再说以后这么多田,你自已种得过来吗?”

他没有提及现在在借住林月兰家的蒋振南他们。

因为,他知道,蒋振南他们是迟早要回京城的,况且这些人,说白了,与林月兰没有任何关系。因此,他没有考虑到这些人是否帮着她来种田等等一些问题的。

林月兰说道,“不用担心,里正爷爷。开荒虽累,但作为一个小农民,总得要拥有自已的田地,才能安心。就算以后很多田,我可以佃给其他村民啊,你说是不是,里正?”

林亦为对于林月兰的话,微微吃惊。

原来,这孩子是想要当个地主儿呢。

林亦为笑了笑道,“你这丫头,自从那次之后,变得古灵精怪了啊,这么长远的的算,现在在都打算好了。”

不管是林月兰现在是克星也好,扫把星也罢,只要她有田地佃出去,相信聪明的村民们,肯定是以自家利益为主,而不是顾忌这顾忌那,把放在眼前的好处利益不要,而便宜了别人。

林月兰同样笑着道,“里正爷爷,我担负着那样的名声,肯定得为自已的以后打算,你说是不是?”

林月兰的意思是,她背负着克夫克亲的名声,以后肯定不会嫁人,也不会有什么家人和朋友,因此,她需要为自已活着。

蒋振南站在旁边,听到林月兰的话,突然心脏处有些疼痛,就如针扎了一下。

这个孩子,原来真的无所谓吗?

难道是真的打算孤独终老一世吗?

蒋振南再想到自已的命远,是天煞孤星,也是孤独终老的命。

如果两个同样命运之人,再一起,那就不是孤独终老的命运不是?

只是蒋振南这个念头一起,立马打消了。

怎么可以有这样的念头?

即使月儿姑娘是克夫命,然而,月儿姑娘那么好的一个姑娘,一定有不介意她克夫之名,很爱她的男人娶她,或许老天会看在一对有情人的份上,放过他们也不定。

可是他不一样。

他是注定的天煞孤星,无法改变!

所以,他绝对不能有那样的念头,不许有那样的想法。

然而,蒋振南并不知道,这样的念头就像一个掉落在地上的种子,只要等到机会,获得甘露雨水,它就会生根发芽,直到长成参天大树,那时,任凭风吹雨打,毅然不倒,坚定的在那个地儿,吸取养分,吸收阳光,然后,再长得大一点,再大一点……

蒋振南暗自的甩了甩头,把刚刚的念头,似乎抛在了脑后,然后,再认真的听着林月兰和林亦为的谈话。

林亦为对着林月兰的话,却是摇了摇头,道,“兰丫头,那是道士胡说的,你一定会嫁人生子的。”

实际上,注重迷信的他们,是很难去否认一个道士的话。

但是,因为林亦为没有亲耳听到,他就这样子安慰林月兰了。

林月兰摇了摇头,没有答话。

然后,她再说道,“里正爷爷,我还打算先买一些田。”

林亦为吃惊的都张大了嘴巴。

他觉得林月兰这个孩子,带给他太多的诧异。

难道死过一次的人,智慧真的会开窍吗?

林月兰有神力,与动物有亲近能力,会打猎,会做饭,现在还想着种田。

这一系列,本不应该是一个孩子经历一切的,可偏偏命运就是这样捉弄一个这样的孩子,让她经历一场场如噩梦般的生活,然后,当她不再被噩梦缠绕时,她一下子却成了人人畏惧人人害怕成他人梦魇般的人物了。

唉,这到底是林家村的福,还是祸啊?

但他知道林月兰的本性不坏,是个理智讲道理的孩子,如果不是那些人做得太过,这孩子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报复任何一个人。

再说了,这孩子不管是变之前,还是改变之后,对于他这个里正,都是很尊重。

现在这孩子有本事了,或许也是林家村的福事吧。

只是,他还是有些担心,那些摸着黑暗,藏着坏心眼,暗地里谋算的那些,真正的惹到林月兰,到那时,或许谁都挽救不了他们。

唉……

林亦为心里叹气。

她知道林月兰对于以前那欺负过她的人,没有展开报复,也是看在他这个里正的面子。

因为,他知道,林月兰完全不想他这个里正为难。

林亦为暗自对林月兰高兴,是因为她真的是个性淳之人。

现在林月兰既然有本事开荒买田种地,他是打心眼的高兴的。

林亦为问道,“你想要什么样的田?”

“五亩上等田,三亩中等田,两亩下等田。”林月兰说道。

不同的土质,可以种不同的东西。

上等田无论是水源充足,土壤肥沃,可以种水稻。

中等田,水源不够,但土壤土质还行的,可以考虑种玉米,小麦和高粱,及种菜之类的。

下等田就是一些沙地,缺水源,土质松软,这些是可以考虑种花生,西瓜,红薯等需要的沙质土壤的东西。

林亦为这下又再次惊诧的说道,“兰丫头,买上等上田至少需要十五两,中等田是十两,下等田是五两,你一下子要买十亩,这钱?”

说到这,他想了一下,又感觉不对。

因为,林月兰根本就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林亦为点头道,“好,我需要哪边的田,是本村的还是外村的?”

林月兰说到,“我需要那种阳光充足的地方,看看哪个村子有卖,您帮我定下来即可。”

林家村四面环山,整个村子里犹如在盆地里,因此,好些田地是背着阳光。

虽同样是上等田,但向着阳光的田,总比背着阳光的田,收成好一点。

这些种田的农民都有经验了。

林亦为点头道,“行,我给你打探一下吧。只是,兰丫头,你又要开荒,又要自已买田,你这是请帮工,还是买人啊?”

这么多田,总不能是林月兰自已就能忙活的了的。

林月兰道,“我打算买四五个人,再请一些短工和长工。”

林月兰也没有瞒着自已的打算。

“短工和长工,你打算怎么请?”林亦为认真的问道。

他知道林家村绝大部分的人都得罪过欺负过林月兰,所以,在请工人方面,林月兰很有可能不想请林家村的人。

但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作为里正,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希望林月兰考虑到林家村的人。

毕竟,短工和长工,作为村民来说,是家里的一份额外的收入,能微微提高一下生活的。

林月兰可不是真正的十二岁的孩子,林亦为这问话的意思,她当然很是明白。

说实话,她真不想里正太为难。

反正这也只是小事一桩,给里正一个面子吧。

林月兰想了想说道,“里正爷爷,如果真要请工人的话,我会优先考虑林家村的人。但是,里正爷爷,我也是丑话说在前头,我只会请一些禀性淳良敦厚的村民,至于那些有小心思,或许打着什么主意之人,我是坚决拒绝的。”

“当然,当然!”这话林亦为当然赞同,“虽说这三年,大部分村民对你的态度不好,甚至是恶劣,但也有些村民,对你并没有做落井下石之事。”

没有做落井下石之事,却也是了采取不管不问冷漠冷眼旁观的态度。

当然了,对于林月兰来说,不管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只是冷眼旁观,但已经够了。

林月兰再说道,“里正爷爷,到时,请帮工之事,我就拜托你了。只是,里正爷爷,我也知道我身上背负的那些名声,村民们愿意过来吗?”

当然愿意过来。

没有谁跟钱过不去不是。

即使他们知道林月兰是那些名声之人,但是有钱挣啊。

林亦为一道,“兰丫头,放心。愿意来的就来,不愿意来的,也没有用铁链子栓子他们来,所以,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全部放在里正爷爷身上吧。”

“谢谢里正爷爷!”林月兰道。

她早就打算把这事交给林亦为的,一个是给林亦为一个人情,哦不,是给他在村民们面前增加威信之事,二是,她自已讨厌做麻烦之事。

请工,虽不是什么大事,但要请到勤快老实之人,还真需要对林家村人了如指掌的林亦为更加合适。

林亦为急着两个泥团,闻着从里头散发出一阵阵香味,林亦为简直是想要立刻打开,一口吃下去。

不过,还是留给孙子和老伴吃吧。

林亦为道,“行,兰丫头,你们先去开荒地,然后过两天,我就请衙役的来,来量地,再作个登记,就可以把开出来的荒地,作为你的土地。买田的事,我明天给你问一问,看一看。”

“谢谢里正爷爷!”林月兰连忙道谢。

等林月兰和蒋振南回到家里时,看到的就是你争我抢的,吃着叫花鸡,还有一地的碎骨头。

“张大夫,别看你有六十高龄,没有想到,你还真能吃啊?”郭兵拿着一只鸡腿说道,“一只鸡三四公斤,你现在竟然就吃了半只鸡了。”

张大夫的面前一地的鸡骨头,他正拿着一只鸡翅膀在啃着,应道,“没办法。这叫花鸡真是太好吃了,吃着吃着,这鸡下肚子去了。”

林月兰挑了眉头,走过去,立马从郭兵手中抢中一只被霸占的叫花鸡,干脆利落的敲开,然后,撕开,一半给蒋振南,说道,“面具大叔,这一半给你!”

随后,她自已立马大口大口开吃起来,一点没有女孩子的矜持样。

看着林月兰吃东西的模样,所有人吃东西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很是吃惊的看着林月兰。

这、这是女孩子在吃东西吗?

看她的样子,明明是就是一个汉子啊。

林月兰看着他们傻愣的模样,挑眉道,“怎么看着我都不吃了?如果不吃了,给我,给小白他们吃去。”

听到林月兰的话,几个人迅速的护着自已的叫花鸡,生怕被林月兰抢了去,然后给小白吃一样。

吃完之后,郭兵抹了抹嘴,咧咧的带着讨好的笑容,说道,“林姑娘,这叫花鸡真是太好吃了,明天可以继续弄来吃吗?”

林月兰对着郭兵假笑两声道,“嘿嘿,还想吃啊?”同样的视线扫过其他几个人。

一致的点头。

“那行,除了师祖,你们明天都到大拗山的西南边开荒去。”

“开荒?!”

几个人惊诧起来。

……

林月兰那个死克星,扫把星,死丫头,让好带回来的男人去为她开荒了。

这事一出,林家村热闹了。

因为开荒,最近,林家村传出几股流言蜚语。

林月兰不知使了什么妖术,让她带进村的男人当牛马使用,现在都在大拗山脚下开荒呢。

大拗山,那个地那么危险,一不小心,这动静就会引来猛兽。

这林月兰真是太不把人当人看了,就这么的压榨这么人的劳动力,使劲的让他们干活,还不考虑到他们的人身安全。

这人真是太恶毒了。

另一股流言,就是据有人亲眼看见,林月兰这个克星,与这五个男人的关系不一般。

因为有人看见,他们勾肩搭背,手牵手,甚至还有看到林月兰跟这些人嘴对嘴亲吻呢。

“伤风败俗,伤风败俗!”林七爷气得脸色铁青,“真是伤风败俗!”

哼,臭丫头,总算抓到你的把柄了。

看我这次不好好的治治你。

“七爷爷,你看一个姑娘竟然做出这种伤风败俗之事,现在该怎么办?”林大牛上前恭敬的问道。

只是林大牛眼里迸发出浓浓的恨意。

自从在林月兰家偷钱偷物,被林月兰当场抓住,让他们丢了面子还小事,可林月兰这个死丫头,竟然把他们送去大拗山一夜。

想想那天在大拗山情形,林大牛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浑身颤抖。

再主要的是,自从那天之后,他竟然不举了。

这样的仇恨,他林大牛发誓一定要报复回来。

林七爷拄着拐杖,重重的锤了几下地板,弄等整个房间,都能听到“噔噔”的响声。

林七爷沉着脸,严肃的表情带着威严的道,“这样一个小小年纪就水性扬花,成为**荡妇,做出这样伤风败俗之事的人,林家村是绝对不会放过!”

“对,当然不能放过那死丫头。”林大牛附和道,“只是,七爷爷,要怎么做才能不放过那死丫头?要知道,她可是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