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教训林七爷/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主人,那个死老头和那个林大牛,正密谋暗害主人,”

小绿还是圈成碧绿手镯模样缠在林月兰的手腕上,嫩黄的尖芽弯了弯,两片绿色的叶子扇了扇,只是有些变黑的颜色,则显示着小绿的生气,

“他们真是太坏了!”

他们只是三天没在林家村,竟然流言蜚语满村飞了。

小绿也是有脾气的好不好,听到这些人的阴谋真是怒气冲天了。

而小绿生气的方式,而是漫山遍野,狂风呼啸,大树与大树之间,树枝与树枝之间呼啦吱嘎的声音,仿佛如天地变色,风云变幻。

林月兰背着个小背篓,站在大拗山山顶的那颗最大的大树枝上,犀利的双眸望向林家村的方向,风力带动着她的衣发,发丝飞扬,衣袂飘飘。

这几天的时间,她已经看完了,或者说她把张大夫给她的医书,可以倒背如流了,然后,在张大夫的惊异之下,应着他的要求,上山必须采满一百三十六种各种各样功效的药草,除了对应书上所描述的特征之外,还要对这些草药的功效了如指掌。

如果是其他人,直接一个人上山采满这么多药草的话,张大夫肯定会担心,毕竟山上有猛兽,很是危险。

可对于林月兰来说,却并没有这样的问题。

因为林月兰自从获得神力和与动物亲和能力之后,林月兰隔三差五的就会来这人人畏惧恐惧的大拗山,却能平安下山。

所以,张大夫对于林月兰一个人上山采药很是放心,并勒令林月兰,没有采足一百三十六种草药,不许回家。

这让林月兰一脑门的黑线。

她这个师祖还真是放心。

难道就不曾想过,她现在还是个孩子啊。

难道就真不怕,万一这山里的猛兽根本就不受她控制了,更或者万一她失足了,该怎么办啊?

唉,这师祖的心还真是宽。

当然了,那些猛兽不受她控制,或者失足的机会,根本就不可能出现。

因此,从三天前,她就背着个小背篓,上大拗山了。

第一天,她对着书上的特征,找到了66种药材,到了第二天,才找到了36种草药,今天是第三天了,目前为止,才找到12药材。

也就是说,三天时间了,她才总共找到114种草药,还差22种。

别看,还只差22种,就前114种,她都已经翻遍了整个大拗山,实在找不出了,她本找算转移阵地,去其他山里找一遍。

可不曾想,小绿的小伙伴传递出林家村的消息时,让她的脸色立即冷却下来。

看来这个林七爷和林大牛,根本就不会安分。

机会已经给他们了,既然不会珍惜,那就怪不得她了。

林月兰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小绿的两片绿叶,安抚着道,“小绿,对于那些不知好歹的人,根本就不值得我们生气。”

小绿两片绿叶合了合,然后又展开,尖芽对着林月兰这边点头,稚嫩的声音响起,说道,“嗯,主人,我不生气。你说的对,那些不知好歹之人,根本就不值得我生气。”

小绿的心思很简单。

主人说不要生气,就不要生气。

主人说不值得生气,就不值得生气。

总之,主人说的就是对的。

林月兰站在树枝上,粉嘟嘟的唇瓣,微微上扬,勾勒出一定的弧度,那笑容,看着完全就是冷意、讽刺和朝弄!

呵呵,她只是三天没有呆在林家村,竟然就想出这么一个对付她的臭招。

不得不说,那些满是心眼,恶毒心肠之人,也算是费尽心思了。

只是他们,包括这林七爷和林大牛,自以为真拿到她的把柄,总对她任搓圆扁,哼哼,真是笑话。

别说那些事,根本就是无中生有,恶意中伤的流言蜚语,就算真有其事人,那些人又能奈她如何?

难道真以为就可以对她给以惩戒,或者是直接让她沉塘浸猪笼?

呵呵,别说笑了。

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拿到谁的把柄!

不过,她药材没有采足,她不会回村。

但她不回村,不代表,她就不可以给自以为是的林七爷,和小人林大牛一个教训。

尤其是林大牛,上次已经给他了一个深刻的教训,竟然还不知悔改,呵呵,真把她的话当成耳边风了。

林月兰对着小绿道,“小绿,今晚上,你招呼小伙伴给那个德高望重的林七爷,和林大牛好好招待一下。”

“嗯,主人放心。我和小伙伴们,一定好好招待他们的。”小绿的尖芽立起,两片绿叶似乎做了个抱拳的动作,脆声脆气的给林月兰回答。

林月兰冷厉的脸上,总算有些暖色,她道,“谢谢小绿!”

无论是在血尽拼杀的末世,还是在举目无亲人生地不熟的朝代,都是小绿陪伴在她的身边。

……

大拗山西南处

蒋振南和郭兵他们正在拿着柴刀锯子,准备把这些树木砍掉,然后,把它们根给挖干净,最后锄头铁锹填平土地,还不可以说田。

要成田,还要等全部开下来之后,挖水渠,养土壤等等,才会成田。

荒地不好开,开荒地消耗时间,就是因为如此。

很多农民,耗不起这么多时间,因此,才会选择租地主家的田地来种。

在太阳高照,炙热的天气之下,五个赤露着胳膊光着膀子的男人,挥汗如雨的劳作着。

作了半天时间,五个人在树阴下乘凉休息一下。

郭兵喝了几口水,啃着硬邦邦的馒头,就着一些咸菜,吞咽了几口之后,轻叹着道,“林姑娘到底什么时候下山啊?我们都啃馒头肯了三天了,再啃下去,我估计就要吐了。”

自从三天前林月兰要按着张大夫的要求上山采药,就提前给他们准备好了一些饭菜,还有准备了好几天的干粮,然后,放在地窖的冰窟里,他们要吃,就要拿出来,然后微微加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本来,林月兰是给他们准备的菜,是做足了五天的分量的。

可谁想到,林月兰做的菜太好吃了,他们根本就没有节省,除了咸菜,只是一天时间,全部进入肚子里,吃菜饱了,然后,就省了几个馒头。

所以喽,后两天,他们就只能吃着馒头就着咸菜来吃了,而且这咸菜,他们同样要分配好,可不能像那些菜一样,一下子就吃完了,那以后,他们就只能是馒头就着水吃了。

对于,这段时间,天天吃着美味可口饭菜的他们来说,这很不能容忍的事了。

蒋振南默默的吃着馒头,筷子慢条斯理的夹着些咸菜进嘴里,然而,锋利的双眸,却看山大拗山的那边出入口。

她一个人山上采药,也不知道会不会遇到危险。

她就算再厉害,可她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啊。

想到这,蒋振南面具之下眉头微微皱了皱。

都已经三天时间了,她会不会有危险啊?

一想到林月兰有危险,蒋振南有些坐不住了。

他放下筷子馒头,拿起放在旁边的大刀,就站起身来,打算往那路口的方向走去。

“喂,头儿,你哪去啊?”郭兵手里拿着一个馒头,立马大叫起来。

但是看到蒋振南走去的方向时,他立马喝止道,“头儿,你是不是想进山找林姑娘?可是,她说了,绝不允许我们任何一个人上山的。”

蒋振南停下脚步,锋利的双眼再次看向进山的路口,片刻间,脚步又重新走起。

郭兵看着蒋振南不听劝的样子,立马有些头疼起来,但很快想到林月兰在出发前,叮嘱过他们的话,又迅速说道,

“头儿,林姑娘不是说了,如果有什么事,她会让小白过来的吗?现在小白没有出现,那林姑娘就不会有事了。头儿,你不用担心。”

蒋振南停了脚步,转过身子,有些踟蹰的说道,“可是,月儿姑娘,她一个孩子在山上,我有些不放心。”

听到蒋振南对林月兰不放心,郭兵简直想要大笑几声了。

“哈?”郭兵惊诧道,“头儿,你认为眨眼间,就能把追杀我们的二十多个黑衣人给杀死的人,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就因为林姑娘是个孩子吗?”

就算是一个孩子,可是以她的本事和能力,又能有什么危险,再说了,这山里还有小白——这只森林的白兽之王守护在林月兰身边,这根本就不用考虑她有没有危险,应该考虑的是其他动物,遇见她,是不是有危险,才对吧。

蒋振南听到郭兵的话,虽知道他说的有道理,可是,他就是不太放心啊。

郭兵有些无语,头儿真是太过杞人忧天了吧。

郭兵说道,“头儿,林姑娘可是嘱咐我们在她下山之前,一定不能上山的,所以,头儿你……”

他们也算是对林月兰的脾气了解一些,她说不让人上山,就是不能上山,否则生起气来,他们可是承受不了的。

蒋振南思索了片刻,他又反回去了。

郭兵说的对,月儿姑娘在这大拗山里不会有什么危险,万一有危险,还有小白呢。

蒋振南坐下来之后,又众篮子里拿出一个馒头,然后,大口咬了起来。

看着带来的水壶里没有水之后,小十二就拿起水壶起身,说道,“头儿,我去接点水。”

小十二最小,平时打打水都会是他。

他拿着水壶,脚步轻快,片刻间就来到清澈的小河边。

他拧开壶口,弯腰装水。

“哎呀,你们听说了么?林月兰那个死丫头做了伤风败俗之事,七爷他们决定给林月兰一些惩戒。”

“嗯,我知道这事。听说,她跟家里面的那五个男人不清不楚的,还听说有人亲眼所见,那个死丫头跟他们嘴对嘴呢。啧啧,才十二岁就知道亲嘴儿了。”

“所以说嘛,她做了这伤风败俗之事嘛,因此,七爷和几个族老想要对她采取一些措施。”

“听说七爷给她的惩罚,不是沉塘,而是在脸上刻字,写上‘淫’字。哈哈,那死丫头非疯不可了。”

“可是,那克星有了神力,她会乖乖的听话在脸上刻字?”这人有些狐疑了

“哼,不管她有什么样的能力,只要趁她不注意,把下了迷药的东西给她吃,她不就是乖乖的让人刻字了嘛。”

“可是这样做,万一她醒来,对村子里产生报复怎么办啊?”

“放心,她一定会乖乖听话的。因为,她的父母在林家村呢。要想她的父母平无事,她就必须要带着这种耻辱活着一辈子。”

“哈哈,说得也是。那死丫头虽说与林老三一家断了血脉亲缘,但是,对父母的孝心,可是断不了的。”

随着说话的声音远去,小十二满脸的愤怒。

他立即拿起水壶就赶着回去。

还没有到地儿,小十二就满脸惊慌的大喊道,“头儿,头儿,出事了,出事了!”

其他四人立即上前,问道,“出什么事了?”

因为他们与林月兰的关系,村民们不会在他们的面前嚼舌头,就怕打草惊蛇,让林月兰有了防备,那么就很难对她下药了。

小十二喘着气说道,“我刚刚从村民口中听到,林姑娘因为做了伤风败俗之事,村里人要对她实施惩罚,要正她脸上刻字。”

“什么伤风败俗之事?”虽有些猜测,但蒋振南还是想要确认一下。

“就是他们说,说林姑娘,林姑娘与……”小十二对于林姑娘与他们暧昧什么的,实在说不出口啊。

“林姑娘怎么了,你快说啊,”郭兵有些急切的问道,“你这是急死人啊。”

小十二咬咬牙说道,“他们说林姑娘与我们是有暧昧关系,还说有人看见她与我们当中的人亲嘴儿。”

他一说完,就立马感受到如锐利尖刀的目光,射向于他,吓得小十二身子一抖,立马辩解的道,“头儿,这是那些人说的,不是我说的啊。”

所以,你不要用杀人的目光看着我啊,我害怕啊。

“真是岂有此理!无凭无据的东西,竟然可以乱出口。”郭兵立马怒声道,随即看向蒋振南,很是认真的问道,“头儿,林姑娘没在家,现在怎么做?”

小十二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他立即补充的道,“头儿,他们准备给林姑娘下迷药呢?而且他们还打算以林姑娘的父母做威胁,想让林姑娘做妥协!”

什么?!

其他人一惊!

真是可恶!

真是卑鄙!

蒋振南立即沉声的说道,“既然这些人打算对月儿姑娘下药,还有用她父母做威胁,那就说明他们对月儿姑娘有所顾忌和畏惧。不过,以月儿姑娘刚烈性子,想必对于那样的父母,可能不会做出妥协。

只是,怕就怕他们还有其他法子,让月儿姑娘妥协。

所以,在月儿姑娘下山之前,我们务必找到他们想要威胁月儿姑娘的法子。”

“嗯!”其他人应和道。

“可是,头儿,我们也需要尽快通知林姑娘,好让她有个心理准备!”郭兵说道。

“嗯,我去上山找她,你们现在先回村里打听打听!”蒋振南声音压抑着怒气的沉声的道。

月儿姑娘多好的一个姑娘,可是这些人联合起来欺负一个孩子,真是卑鄙。

“哦,对了郭兵,你回去之后,立即先到里正那里打听一下情况,看看他是否会参与这事,还有,如果想要处罚月儿姑娘之事,是他默认的,那么,就无需对他客气。”

只是,他相信月儿姑娘相信的人,不会是个糊涂之人。

所以,他是希望里正对于这些事并不知情。

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还是预先防备的比较好。

“好,我知道了,头儿!”郭兵认真的应道。

如果里正参与了这事,那么,他里正的位置,及京城那一脉的人,算是做到头了。

他们现在虽说无法回到京城,但回京城是迟早之事,所以,以头儿和他的身分,对付林亦为京城这边的族人,绰绰有余。

不过,他们还是希望林亦为对此事并不知情。

几个分道而去。

不过,蒋振南他们的担心有些多了。

因为,不用他们做什么,事情就往另一方向发展而去了。

林七爷在知道林月兰三天没有林家村时,自认为被她听到了消息,而躲到山上去。

但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他相信,林月兰迟早要下山回林家村的。

所以,他不着急,他可以慢慢等。

他一定要狠狠的报复那个死丫头。

呵呵,相信以她才十二岁之龄,在脸上刻上“淫”字罪名,一定会让她活得生不如死。

林七爷仿佛看到林月兰跪在他面前,痛哭流涕的哀求他做错的样子,心情立马放好的走到卧室,想要卧床休息一会。

把拐杖放在床头一边,然后,就躺下来。

只是一躺下,他就立马感觉不对劲了。

他的床下山似乎有东西在动,拱的他腰一上一下的。

他立马起来,拉开凉席。

可是,床板很是平整,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啊。

林七爷微微有些疑惑道,“难道是我人老了,而产生的错觉?”

随即,他又放好凉席,继续躺下去。

只是,他一躺下去,那种感觉又来了,而且似乎拱得更加厉害了,像有一个人想要以他中腰的位置举起来一般。

林七爷再次起床,再次拉开凉席,可他依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林七爷想了想,他立马对着外头喊道,“端儿,你进来一下!”

他的话一落下的片刻间,一个二十来岁,脸色发黄有些憔悴的年青人走了进来,与他的名字有些相符了。

林端走起来,有些木讷的问道,“爷爷,你喊我?”

林七爷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拄着拐杖,用另一只手指着空荡荡的床板说道,“来,你把之床板掀开。”

林端很是听话的掀开床板,只是林七爷凑过去一看,除了他放入的几个陶罐,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啊。

可是,他明明感觉的到,似乎有东西在用力的拱着他的腰啊。

林七爷让林端把床板放回去,然后对着林端说道,“端儿,你上去躺一会。”

他现在想要确认,到底是不是有东西在里头?

林端听到爷爷让他躺在床上,微微有些惊讶。

要知道,他们爷爷的床,可是从来都让他们任何靠近,更别说躺在床上了。

不过,林端对于这个爷爷算是了解,不该问的,最好别问,不然,就得挨板子了。

林端很是听话躺到床上去,嗯,挺舒服的。

一会他就听到他爷爷的问话,“端儿,有没有感觉到有东西在蠕动?”

林端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然后很是老实回答,“没有啊,爷爷!感觉特别舒服。”

对于这个祖宗,林家上下可是护着的,主要是因为有他在,村里任何人都不能欺负他们家,不但不能欺负,反而还极力讨好。

谁让林七爷在林家村是个德高望重的族老呢。

林七爷揪着眉头,蹙了蹙眉心,再次对自已的感觉产生了怀疑。

难道真的是老了,而产生的幻觉。

他随即让林端起来,然后,让林端站在一边,他躺下去。

可是,一躺下去,那种感觉又来了,而且拱腰的力道,有些尖刺了。

他立马起身,露出一副见鬼的惊恐表情,看着前面的这张床。

林端立马问道,“爷爷,你怎么了?是你不舒服吗?”

林七爷全身有些冰凉颤抖的指着自已的床,带着惊恐之色说道,“端儿,这里面有东西,这里在有东西,它想要钻进爷爷的腰里。”

林端皱着眉头上前查看,也再次掀开床板,可是仍然一无所有。

他说道,“爷爷,这里什么都没有啊。是不是你的错觉啊?”

“不,不,绝对不是错觉!”林七爷惊慌的说道,“三次躺下,三次底下有东西的的感觉,爷爷绝对不会搞错的。不行,我不要到这睡了,我不要到这睡,端儿,扶我去你床上休息去。”

林端只得瞬着爷爷的意思,扶着他去自已的新房子里休息去。

然而,等他媳妇推开房门,想要叫爷爷起床,看到里面的情景时,立即“啊”的一声,大声尖叫起来。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