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再一次撞见秘密/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的厉喝声之后,蒋振南从大树后面走了出来。

林月兰脸色冷厉,稚嫩的声音带着浓烈的气势,她一个幻影,就来到了蒋振南的身边,然后一只手掐住他的命脉,眼神锋利的盯着蒋振南,厉声的喝问道,“你怎么在这?”

事关小绿的存在,她不会放任任何一个危险,或者是威胁的因素。

之前,那些在黑衣人与蒋振南厮杀之中,她可以让小绿指挥那些树木疯长,造成一种诡异的气氛,但那是在没有暴露小绿的前提之下。

可此刻,她很确定蒋振南是绝对看到了她与小绿之间的互动。

也是她太大意了。

本以为在这深山野林里,不是有人突然出现,再说就算有人突然出现,以她和小绿的警惕性,绝对不让任何人发现。

但她万万料想不到,蒋振南竟然会毫无预兆的就出现在这大祁山,还发现了她和小绿的秘密。

小绿的存在,是绝对不能让任何人发现。

蒋振南本来是在大拗山去找林月兰的,但是,他走遍了大拗山也没有找到林月兰,后来,他碰到了小白,小白就带他来了大祁山。

只是他刚到大祁山,找到林月兰时,就恰巧看到她与一条很粗大的藤蔓,而且那根藤蔓还是很眼熟,一抹尖芽,两片绿叶,除了大小不一样。

之前,他已经见到过林月兰与这藤蔓对话,所以并没有多大的震惊和诧异。

然而,他没有想到,他才刚站定,林月兰就浑身散发着凌厉气势,把着他的命脉,声音寒冷如冰窟。

蒋振南心神一愣,只是,他却并没有做出任何对林月兰不满或反击的态度。

蒋振南那磁性低沉的嗓音,对着林月兰答道:“我是来找你的。”

直接说出出现这的原因。

只是林月兰却并没有放开他,继续把着蒋振南的命脉,厉声的问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如果在大拗山,找到她还情由可原,但她却另一坐山头,蒋振南竟然也能找到她,她都有点怀疑他是不是在跟踪她。

不管是什么,她都必须问清楚。

蒋振南答道,“是小白带我来的。”

随即,小白就嗒嗒的走了过来,走向林月兰身边,蹭了蹭林月兰的身子,然后,转过身子,一起看向蒋振南。

看到小白的出现,已经证实了蒋振南没有说谎。

只是林月兰仍然没有放松自已的力道,她再次厉声的问道,“你刚刚看到了什么?”

蒋振南答道,“我看到了一根会变幻的藤蔓。”

蒋振南没有丝毫隐瞒林月兰,因为,他知道此刻诚实才是最好的交代。

林月兰锐利的双眼狠厉的盯着蒋振南,她冷厉的问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冰冷的声音如腊月寒冬,眼底的寒霜证明她没有丝毫的开玩笑,把着蒋振南的命脉的手紧了紧。

蒋振南拿下面具,用着这张毁容的脸,直面着林月兰,整个人完全没有被人威胁的中害怕和紧张,眼神很是认真的凝视着林月兰此刻冰冷严肃的小脸,他答道,“我怕!”

对于这个答案,林月兰有些意外。

她知道蒋振南这样一个冷酷铁血军人,还是一个杀伐果断的镇国将军,根本就不可能因为被威胁而怯弱妥协的男人。

林月兰问道,“为什么?”

蒋振南很是认真的说道,“我怕!因为我不想死!因为我知道我根本就不是月儿姑娘你的对手,要杀死我,对月儿姑娘而言轻而易举!但即使如此,我也想告诉月儿姑娘,我确实看见了刚刚的一切。因为我不想因为所谓的活着,而欺骗月儿姑娘!”

林月兰听到蒋振南的话,确实有些惊讶!

“还有不瞒月儿姑娘,我不仅这次看见了,就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看到过刚刚那根藤蔓的变幻,也同样听见了你和它之间的对话!”

蒋振南嘴里扔下这话时,仿佛给林月兰来了一道惊雷!

她从没有想过竟然在第一次见面,就暴露了她和小绿的秘密。

林月兰的表情瞬间变得更加的寒冷和凌厉,盯着蒋振南的眼神也同样的是越来越冷,越来越戾,仿佛下一刻,就要让蒋振南消失于这个世界!

蒋振南一脸认真平静的凝视着林月兰,带着疤痕有些狰狞的面容,表情上根本就看不出一点的面对死亡的畏惧和害怕,锐利的双眸此刻是对着林月兰的真诚和忠实,似乎生命被威胁的人,不是他一样.

一男一女,一大一小,一高一低的影子在翠绿茂盛树叶围绕,静谧而又带着些微风呼啸的荫树之下,互相缠绕,却又显然得格外的突出和协调。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林月兰冰冷的脸上,表情不再怎么冰冷,眼神也不是那么犀利,她手放开了蒋振南。

只是蒋振南的表情,却至始至终是平静与真诚。

林月兰对着蒋振南笑着道,“面具大叔,看着你这么诚实的份上,这一次我饶过你。但是,”说到这,她话锋一转,带着狠厉的说道,“如果让我发现你有一丝的贪心和企图,那就别怪不给你情面,对你不客气!那时,你的命,我只能收割了!就像收割那些黑衣人一样,尸骨无存!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段!

这是浓浓的严厉警告!

蒋振南心里紧张吗?

实际上,他的心里很是紧张。

只是,他的紧张不是被林月兰杀死,而是紧**月兰因为不信他,而杀死!

他知道,他似乎知道了林月兰的秘密!

对于秘密,除了死人,才会不暴露!

蒋振南很是认真的说道,“月儿姑娘,我蒋振南还是那一句话,你要我的命,可以随时拿去!毕竟我蒋振南的命,还是月儿姑娘,你给救下来的,要我的命,也只是归还于当初的恩情,我蒋振南毫无怨言!”

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但是,这些日子蒋振南的表现,却让林月兰对他的为人有一些了解。

冷酷、忠诚、信守承诺,爱护属下,重情重义的一个铁铮铮男子汉,林月兰目前来说,不认为他会因她的秘密,而瞬间起贪心。

因此,如果现在杀了他,就等于杀了一个很无辜的人,她的心里也过不去。

但是,如果以后他有丝毫的贪婪和野心,那就怪不得她客气了。

实际上,这是林月兰为不杀蒋振南而自已找出的一个理由。

如果是换作别人发现她的秘密,她才不会管,这人到底是不是无辜,她必定要杀人灭口!

但是换作了蒋振南,她想到了这几天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蒋振南对她的维护,蒋振南对她的保护,及蒋振南对她的温柔,因为这一切,她对蒋振南下不了这个狠手。

她想要信任蒋振南一回!

如果将来某一天,蒋振南真的因为权力地位野心,而背叛了她,那她就毁掉他所得的一切,让他眼睁睁的自已看着自已从仰望的高处掉落到悬崖谷底,最后,摔得粉身碎骨,甚至尸骨无存!

当然了,这些都只是针对蒋振南而已。

如果是换作别人,则是当场粉身碎骨了。

不过,换过来说,除了蒋振南,就没有任何人可以发现的了林月兰和小绿之间的秘密。

因为,除了蒋振南,没有任何人可以跟踪到林月兰,也没有任何人可以找到林月兰。

或许冥冥之中,缘分真是自有天定!

蒋振南并不知道在那片刻间,林月兰就思绪就宛转了几道,但是,他对林月兰的出手却丝毫无怨言。

如果林月兰在他说了实话之后,执意要杀他,他不会为自已有任何的辩解。

如果林月兰放过了他,他也心存感激!

毕竟,这样一个天大的秘密,除了杀人灭口,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去保住,所以,只能杀人灭口了!

可现在林月兰就真的放过了他。

蒋振南再次严肃认真的说道,“月儿姑娘,我很感谢你的手下留情之恩,你的大恩大德,我蒋振南没齿不忘。如果林月兰有需要嘱咐蒋振南的,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甚至要我这一条命赔上,我都给你办妥!”

林月兰也很是认真的点头,很是有气势的道,“希望你说到做到!”

“我蒋振南一生重守承诺,必定说到做到!”蒋振南同样很是认真很有气势没有丝毫犹豫铿锵应答。

对着蒋振南严肃认真的脸盯了一会,突然林月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然后摆了摆手,说道,“好了,好了,面具大叔,我相信你的话。”

蒋振南的严肃冷酷脸上,立刻展开了一些柔和。

他真诚的谢道,“谢谢月儿姑娘!”

林月兰笑着摇了摇头,立马想起某些事,她问道,“面具大叔,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记得你好像在开荒地吧?”

问到这这,林月兰有些狐疑的瞧向蒋振南,随即有些诧异的大叫道,“啊,面具大叔,你不会是想要偷懒吧?我说面具大叔,这可不行哦。荒地本来就不好开,而开得也慢,如果再偷懒一下的话,那我十亩荒地何时开完啊?”

此刻的林月兰,哪有刚刚严肃冷厉气势骇然的模样,与之完全是活脱脱换了一个人似的。

看着林月兰恢复到平常的可爱精灵模样,蒋振南的嘴角勾了勾,显示放松和愉悦。

他说道,“月儿姑娘,你放心,那十亩荒地,很快就会弄完!”

除了五个壮实的劳动力,林月兰为了开荒,还买了很多田具,还花了三十两银子买了一头耕牛呢。

有劳动力,又有这么多用具,十亩荒地根本就用不了多久.

“只是,你不在村里的几天时间,村子里流出很不利你的流言,”蒋振南如实的说道,“所以,先来找你,看看有什么解决办法。”

对于林月兰与他们所认识的不一样前后变化,他已经从郭兵口中得知。

听到郭兵的讲述之后,他对这个吃了这么多苦头的孩子又是心酸又是心疼的。

更是在听说,她被人拳打脚踢打死了之后,他愤怒的恨不得把这些罪魁祸首杀之而后快,他要给林月兰报仇。

这孩子到底做错了什么,只不过是那些没有真凭实据,就着那道士的胡言乱语几句,就把一切的罪恶压到一个孩子身上,不管她是不是无辜的,也不管她是不是很疼,是不是很痛。

他们只是因为那些生活上的不顺利,而把一切不满发泄到一个孩子身上!

真是太气人了!也太欺人太甚!

好在,天道是公平的!

它看不过眼,就让这孩子死去一回,然后,就有了保护自身的能力。

从此之后,不管是什么鬼魅魍魉,都欺负不到这个孩子了。

林月兰挑了挑眉,问了一句,“面具大叔,你上来有多长时间了?”

蒋振南不知这孩子是何意,但还是如实的回答,“有一天的时间了。”

这山路根本就不好走,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掉到哪个坑里了,或者是悬崖绝壁下了。

再加上深山野林的,一边要看着脚下的路,一边还要注意是否有猛兽突然间出现,再加上粗枝茂叶的阻挡,这路走起来真是太艰难了。

他先前花了大半天的时间,在拗山围转寻找林月兰,结果没有找到林月兰。

好在,在一个干燥的山洞里,看到了小白,就拜托小白给他带路来找林月兰。

如果小白能驮着他来,肯定很是省事的。

但问题是,小白是绝不驮除林月兰之外的任何人。

因此,即使是小白带路,蒋振南也只是在后面跟着。

大拗山和大祁山虽说山头之间相连,看起来很是相近,但真正的走起来,却是十分的艰难,普通人,估计一天的时间,都到达不了对面。

现在蒋振南因为有小白带路,少走了许多弯路,时间缩短了很多,但也是走了小半天的时间,这样加起来,都快一天多时间了,也就是从他从村里开始寻找到找到林月兰,时间却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的时间了。

也就是说,等他找到林月兰时,已经是第二天时间了。

而林家村之后发生的事,他却并不清楚了。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哦,一天多时间了啊。”随后她又问道,“对了,面具大叔,村里传出什么不利于我的流言啊?”

对于那些流言,蒋振南还真是说不出口,毕竟,他们也是流言中的其中当事人。

蒋振南轻皱着眉头道,“村子里传出的一些流言,说你与我们有暧昧关系。所以,那什么林七爷就针对此事,说你伤风败俗,要给你一此惩戒!”

实际上,对于这些流言,林月兰很是清楚了。

对于林七爷和林大牛他们的举动,林月兰也是一清楚。

同样的,针对林七爷和林大牛他们密谋要对她一些惩罚之类的,很抱歉,他们做不到了。

因为,他们本身,已经身下流言的漩涡之中了。

一个是瘫痪有心而力不足,另一个呵呵,也算是自身难保了。

这样的两个人,想要对她密谋动手,她是分分钟不是灭了他们的节奏。

林月兰似笑非笑的看着蒋振南说道,“面具大叔,你走了一天一夜,恐怕不知道吧,林大牛已经因与四弟媳情,而被人指指点点,林七爷却因为腰椎断裂,此刻躺在床上需要人伺候,你说他们还有这个精力,来对我惩戒什么的吗?”

对于林月兰所说的话,蒋振南简直懵了。

这事,他根本就不知道。

但是,林月兰也从没有下了过山,又是怎么知道的?

见到了蒋振南眼底的困惑,林月兰右手摸了摸左手的翡翠手镯,然后清亮的叫道,“小绿!”

林月兰的话音刚落下,翡翠手镯立马变成一根手指粗细的绿色藤蔓,嫩黄的尖芽,两片如婴儿手掌大小的绿叶,然后,再在蒋振南目瞪口呆的目光之下,又慢慢变粗变大,一下子变成了有三个成人手指粗细的藤蔓。

蒋振南虽有两次见过小绿,但是,那也只是远远的看到了而已,却并没有很清楚的看到它的真正变化。

但此刻,他亲眼瞧见,这被林月兰叫小绿的藤蔓,从林月兰手中飞速爬了下来,然后,在以能见到的变化,迅速从小变到大,越变越大。

这就是小绿?

蒋振南震惊的盯着小绿。

林月兰拍了拍小绿的一片叶子,说道,“小绿,来给面具大叔打声招呼!”

既然已经在蒋振南面前暴露了小绿,就暴露干脆一点,全部暴露。

小绿的嫩黄的尖芽弯了弯,带着稚声稚气三四岁孩童的声音,说道,“面具大叔,您好!我是小绿,是我家主人的小绿!”

蒋振南回过神来,听到小绿的称呼,嘴角抽了抽。

看来,他面具大叔的称呼在林月兰面前已经完全定形了啊。

不过,蒋振南也是很快的打招呼,对着小绿说道,“你好,小绿。我是……我是你家主人的朋友!”

小绿点了点头,稚嫩的声音道,“嗯,我知道您是我家主人的朋友!我还知道你是这个国家的镇国将军,是百姓的战胜将军!”

随后,它又问道,“面具大叔,你会拿着小绿去做研究吗?”

蒋振南一愣,没有反应过来,问道,“什么研究?”

“就是研究如何夺取小绿身上的能量的研究啊!”小绿很是天真的说道。

蒋振南微微皱着眉头,有些明白小绿的意思。

这是说,这就是有人想打它的主意,然后捕捉它,摄取它身上的能量,化为已有。

他不知道小绿为何会问出这样的话,但是,它问这话时,却是和它主人一样,会让人心疼。

蒋振南严肃的说道,“小绿,放心,没有人可以研究你,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夺取你身上的能量。所以,小绿,别怕。我会像你主人一样好好的保护你!我也会好好的保护你的主人!”

他一定要更加强大起来,然后有他保护,即使以后月儿姑娘和小绿被暴露了,也没有任何人敢来打她们主意。

林月兰心神一动。

此刻,对于蒋振南话,林月兰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两辈子了,外加历经的五年末世,从来只有她保护别人,却从来没有人说过要保护她。

然而,不管是以前普通女孩,还是末世的那个强大的女人,都没有人告诉过她,要保护她。

这是第一次有人告诉她,有人会好好的保护她!

即使没有被保护,但听到这被保护的滋味,她的心里却踊跃出一种叫甜蜜的滋味

小绿嫩尖芽立即变得粉红粉红,显示很兴奋,它带着激动的说道,“面具大叔,你真的会好好的保护我家主人,会好好的保护我吗?”

蒋振南认真的应道,“嗯,是真的!”

“哦,真是太好了!”小绿突然从地上跳跃飞到半空中,打了几个圈转儿,然后,又迅速变小,在一个手指粗细的藤蔓,飞到了林月兰的肩头上,尖芽对着林月兰说道,“主人,你听到了吗?面具叔叔说,他会保护主人的,也会保护小绿的。”

在小绿的印象中,主人是第一,它自已第二。

所以,凡是,它都会先说主人。

小绿在林月兰肩头缠绕了几圈之后,它又迅速飞到了蒋振南的肩头,尖芽蹭了蹭他的脸,显得很是激动的说道,“面具叔叔,你真是个好人!你真是个好人!”

林月兰的嘴角抽了抽。

就因为一句话,就给人发了一张好人卡。

看来以后一定要多多教育小绿,并不是说好话的人,就是一个好人。

这世上可是好披着人皮的鬼呢。

可别被那些披着人皮的恶鬼给骗走了啊。

蒋振南与小绿亲密接触,紧张的整个身体都绷了起来,一动都不干动,生怕一不小心,就把小绿给抖下来。

林月兰看到这个样子,立即又笑出了声,她道,“面具大叔,你在怕什么啊?放心,小绿没这么脆弱,这一动就能抖下来的。”

随即,她就对小绿说道,“小绿,赶紧下来,你看把你的面具叔叔,吓得都不敢动了。

小绿吱溜一声就下来了。

然后,就立在了蒋振南的跟前,有些小委屈的道,“面具叔叔,小绿有这么可怕吗?明是小绿是辣么可爱的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