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找道士/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振南听着小绿那带着些小委屈的声音,嘴角微微上扬,他说道,“小绿很可爱,一点都不可怕。”

说着,伸出手,试图抚摸一下小绿。

小绿就站在他的面前不动,让蒋振南的手伸过来。

林月兰看似轻松在旁边站着,但眼底的眸光却有着深深的防备和警惕。

蒋振南的手触摸到了小绿。

本以为是个冰凉的藤蔓,可却出乎蒋振南的预料,是根暖暖有温度的藤蔓,摸着与小绿的声音相符的是,那婴儿般肌肤触感。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小绿是个会说会跳的孩子一样,刹时间触摸到这样温度的树条,肯定会让人感觉诡异和惊惧。

蒋振南的指尖轻轻触了一下左边的绿叶,小绿就抖了抖这片绿叶,伸展开来,放在他的手心上,说道,“面具大叔,您好!”

蒋振南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换作是现代人,肯定很清楚这样的意义,那就是——跟人握手!

蒋振南也同样再回了一句,“小绿,你好!”

然后,小绿迅速从蒋振南的手心里抽出绿叶,然后,又跳跃起来,飞回到了林月兰的手腕上,迅速卷成翡翠手镯。

蒋振南一阵愕然。

不知小绿这是何意。

林月兰轻抚着小绿,笑着道,“小绿是害羞了,不好意思了哦!”

蒋振南微怔了一下,然后,面上的表情又变得有些柔和。

林月兰说道,“面具大叔,村里的那些流言蜚语伤害不到我,想要给我惩戒的那些人,此刻自身难保了。剩下的那些人,除了口中嚷嚷着,但是要让他们凑到我跟前来,也只会吓得躲起来。”

回归正转,林月兰直接对着蒋振南这样说。

蒋振南虽不知道来这山里找林月兰一天时间里,林家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他知道,林月兰绝不是信口雌黄,胡说八道之人。

蒋振南点了点头道,“既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随后,他的眸眼看向地上的背篓,问道,“月儿姑娘,你还差几种草药,要不要帮忙?”

张大夫让月儿姑娘找齐136种药材,这事,他们都知道。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差得不多了,只差四种,师祖说我采,必定是要我自已找,不能假手于人。面具大叔,你先在这采些蘑菇,找些猎物,明天,我拿去镇上卖去。”

说到找蘑菇,蒋振南的脸微微僵硬了一下。

这找蘑菇这事,让一个大男人来,有些太费神了吧。

不过,对上林月兰似笑非笑表情,蒋振南只能硬着头皮道,“好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找蘑菇了。

如果换作以前,谁都不可能想到,一个堂堂的大将军,竟然在山里弯腰找蘑菇呢。

两人在山里,林月兰很是认真的找着草药,蒋振南的身边跟着小白,同样很是认真的找着蘑菇,偶尔看到野鸡野兔什么的,就顺手打回来。

半天时间,林月兰拿着手中的一颗带着紫色苞花,三片长形绿叶的草,展开了愉悦的笑容说道,“终于找齐了!”

原来,这是她找到了最后一种草药。

“小绿,走,我们回家去!”背上背篓,她就立马吹了一个口哨。

然后,就背着背篓很是愉快沿着绿荫小路往回走。

走了大概半刻钟头,前面一个穿着黑色衣袍的高大男人和一只威风凛凛的大白虎,在阳光透过小缝飞跃到他们的身上明媚的跳动,绚烂明朗,在那等着。

蒋振南手中提着用藤条绑着四五只野鸡,及五六只野兔,另一只手提着一只黑色的布袋,毫无疑问这只布袋里装着蘑菇。

等林月兰到了跟前之后,蒋振南立即接过林月兰背上的背篓,然后拿着自已背上。

林月兰两手一下子变得空空了。

小白走到林月兰跟前,然后伸出两前腿半跪在她的面前,林月兰轻轻坐了上去,小白慢慢起来。

然后,画面就变成了,前面的一少女轻松骑着一只白虎,后面一个高大带着面具的男人背着一只小背篓,一只手提着野物,一只拿着布袋,不紧不慢的跟在大白虎的后面。

回到村里,路上的村民一看到威风凛凛的大白虎,大白虎背上还驮着一个看似天真烂漫实质却堪比恶魔还可怕的少女,立马躲去一边,等他们过去了之后,才敢出来对着远去的人影点点滴滴。

“这个兰丫头,小小年纪还真不要脸,几天几夜不回家,一回家,后面却跟着一个大男人,说他们之间没事,谁信啊。”林冲家的婆娘,也就是二狗子他娘对着远去的林月兰很是轻蔑。

她这是嫉恨,两个多月以前,林月兰吓唬她家狗子之事。

“哎,不说是这兰丫头是个克夫克亲命,谁与她走得近一点,谁就会出事?可是,我看着这丫头与那几个男人都走得这么近,怎么就没事啊?”林二毛婆娘有些狐疑的道。

“呸!谁说没事的。你没看到前段时间,那几个男人刚进村时,身上的衣服,这一破一块,那里烂一出,身上还血迹斑斑的,面色苍白,走路还一瘸一拐的,说不定就是这死丫头给克的?”这想象力还真是丰富啊。

“嗯,你说的也是有道理。”有人附和着,一会他又想到了一些事,道,“之前,这丫头没在村里,不是说她与她家里的几个男人有暧昧关系吗?现在七爷腰椎断了,要卧床让人照顾,那么前两天说要给伤风败俗的兰丫头给一些惩戒,现在是怎么弄啊?”

这人一说,其他人都有些沉默了。

对于林月兰,他们心里现在始终是忌讳的,除了她本身克夫克亲命之外,更重要的则是,她那些恐怖可怕的神力和能力。

他们怕得始终是,万一他们哪一天对着林月兰不满了,说错话了,那死丫头真的说要一拳打死了他们,可怎么办啊。

简而言之,那就是他们害怕的则是,他们性命捏在了林月兰的手中。

因此,他们想要的当然是除去这个威胁。

可是,他们知道这个希望很是渺然,所以,他们又想通过另一途径,来告诉林月兰,她既然生活在林家村,那么就必定要对林家村服管。就像小人被大人管一样的性质。

因而,这个孩子捕风捉影的犯了错了,就必须被大人教育惩戒。

而林月兰和蒋振南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是一个契机。

然而,很遗憾!

当林家村大家长的人——林七爷已经无能为力。

剩下有资格的人,也就只有里正林亦为,可里正的态度明着摆在那,他就似乎对林月兰放任不管。

至于其他人,根本就没有任何资格来管林月兰的闲事。

因为他们害怕遭来林月兰的报复。

这就事实!

这就是现实!

林冲婆娘大声嚷嚷的说道,“这死丫头与这么多男人暧昧不清,在村子里做出这伤风败俗之事,必定要给大伙儿一个交代不是?难道大伙儿眼睁睁的看着一颗老鼠屎毁了这整个林家村这一锅粥吗?”

“林冲家的,”有个年经比林冲婆娘更大年纪的妇人反问道,“那你说,要怎么样的交代?或者说你到那丫头跟前去,跟她说,不要做出这么伤风败俗之事?你有这个胆子吗?”

林冲婆娘立即不吭声了。

那个比魔鬼还可怕孩子,她可不敢上前。

“难道就真拿那死丫头没有办法了吗?”猫儿他娘小声的问道。

一致沉默!

“要不我们找个道士来吧?”猫儿他娘再弱弱的小声的建议道。

“找道士来做什么?”那个年纪大的妇人,也就是林老六的媳妇刘冬梅很是疑惑的道。

“看看能不能把那丫头的神力收回去啊?”猫儿他娘弱弱的说道。

不会叫的狗,才是真的是会咬人的狗。

看着猫儿他娘瘦瘦弱弱的,说话也是柔弱细声细气,可没有想到她的心却是这么狠毒的。

猫儿他娘为何会想到这样的主意?

主要也是心里有鬼,十分的害怕。

因为当初参与踢打林月兰的一伙人当中,她家的猫儿也有一份。

因此,她就害怕当有一天,林月兰想起来对于他们这些人报复,那么她家的猫儿也肯定逃脱不了。

与其每天战战兢兢的等待害怕,还不如想个辙,自已抢先处理了那个威胁去。

在她的认为当中,林月兰这个死而复生之人,实质就是个妖孽。

妖孽就得找道士收。

因此,她现在才会小心的提出这个的一个恶毒的建议。

她的话一落下,其他人都沉默了。

刘冬梅犀利点出道,“哼,那丫头的神力和能力,可是阎王爷恩赐的,你以为找个道士就能轻松收掉那丫头的这些东西?”

猫儿他娘又说道,“可是,那东西真的就是阎王爷给恩赐的吗?”

“刘三秀,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林冲婆娘立即有些激动的问道,“那丫头明明证明了她是从阎王殿回来的啊?”

猫儿他娘有些畏惧害怕的说道,“我……我听说有一种妖孽,专门会抓人魂魄,还会控制鬼魂。所以,我想兰丫头是……”

“所以,你的意思还是妖孽附身,而她之前证明见过大毛他爹之类的话,都是因为妖孽控制了大毛他爹的鬼魂?”

猫儿他娘不吭声了。

其他人也似乎进一步沉默和深思去了。

对于村里的人的一言一行,林月兰知道吗?

她当然知道了。

这的每一个草都能给她传递信息,她还何不知道的呢?

林月兰坐在大白虎背上,轻抚了一下小绿,嘴角勾起一种讽刺弧度,冷笑的道,“刘三秀?大猫的娘吗?呵呵,想要对付我,真是不自量力!我倒要看看你们能请出什么样的道士过来。”

林月兰回到家时,已经快天黑了。

郭兵他们已经回到家,老远看到一个少女骑在威风凛凛的大白虎身上,之前几天的担忧,立即撒去。

他抬起手,给他们招了招说道,“小白,几天没见,你怎么又胖了?”

郭兵似乎就跟小白干上了。

每一次小白见到了郭兵,就要对他投去一个鄙视的眼神,而被打击惯了的郭兵,在重振旗鼓之后,就马转移政策,也开始给小白打击了。

比如说它的白毛不够白,说它不够高壮,等等。

小白一听到这话,驮着林月兰的脚步明显加快了。

它“噔噔”的来到郭兵跟前,对着他就是吼叫一声,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然后再把林月兰送回家去。

蒋振南在经过郭兵的时候,也同样给了郭兵一个鄙视的眼神。

一个大男人,竟然去跟一只老虎计较,说出去也不丢人。

郭兵摸了摸鼻梁,随后见鬼似的大叫道,“头儿,你背的这只背篓好小,起来好……好逗!哈哈……”

蒋振南对于郭兵的嘲笑充耳不闻。

到了院子里,他先放下布袋,再把野鸡野兔各放在鸡棚里,和兔窝里,一看就是平常都这么干,最后再把受到嘲笑的小背篓放下来。

郭兵走了进来,看到林月兰在鸡舍旁边,似乎在考虑捉拿只鸡一样,他立即凑上前去,小心的问道,“林姑娘,今晚做什么菜啊?”

林月兰睨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小鸡炖蘑菇!”

“小鸡炖蘑菇?”郭兵光听到菜名就想流口水了,想当初,他们可是花一两银子才买一朵蘑菇的。

现在他们却能吃到鸡炖蘑菇了,光想想那鲜美的滋味,就谗的流口水了。

郭兵上前拍着马屁说道,“林姑娘,你知道吗?你不在家的几天里,我们吃的可惨了,冷硬馒头,就着白开水咸菜,真是可难吃了。还好林姑娘,你现在回来了,我们兄弟们都有口福了。”

这还真是郭兵的真实感受。

本为他们当兵的人吧,饭菜伙食也不是很好,馒头开水咸菜,这都是常吃的啊,也不见得他说有多难吃。

可是自从吃了林月兰所做的菜之后,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菜,真正的美味——色、香、味俱全。

吃了这些就会上瘾一般,再吃其他的,寡淡无味,很难下咽。

林月兰白了郭兵一眼,对他似乎浓浓的鄙视。

郭兵者哀怨了,为何一个两个都对他鄙视啊?

张大夫被小十二请了过来,还没有进院了,老远就闻到了香味,这香味立即勾起了他的谗虫,脚步也是越发的快了,完全看不出这是一个六十多岁步子蹒跚的老人家。

他一进院子就大喊道,“丫头,又做了什么好吃的?老远闻着就流口水呢?”

这段时间,张大夫也在林月兰家,呃,蹭吃蹭喝吧。

呃,实际上,也不是蹭吃蹭喝,徒孙给师祖做吃的,好像是天经地义之事吧。

郭兵立即上前搀扶着张大夫,说道,“张大夫,林姑娘说做什么小鸡炖蘑菇。”

这小鸡是天然的小野鸡,再加上野蘑菇,那可真是再美味不过。

不过,蘑菇这个词,郭兵他们是从林月兰口中知道的,可其他人不知道蘑菇是个啥玩意啊。

张大夫有些疑惑的道,“蘑菇?什么是蘑菇?”

郭兵立马拍着自已的后脑勺,然后说道,“哎呀,我都忘记张大夫不知道蘑菇这玩意。”随后立即兴奋之色说道,“张大夫,我跟你说啊,这蘑菇,其实就是伞朵儿,那伞朵儿滋味,不知有多美呢。”

张大夫一听伞朵儿,眉头直皱,他厉声的问道,“胡闹!那伞朵儿都是有毒之物,就算它再美味,可以吃的吗?”

说着,他立即起身,就要往厨房里冲去。

郭兵眼明手快的立马抓住气冲冲的张大夫,立马安抚着道,“哎,张大夫,你听人把话说完嘛。伞朵儿是有毒,可不是所有的伞朵儿都有毒的呢。在两个多月前,我和头儿都吃过,你看我们到现都好端端的站在这儿嘛。”

张大夫立马狐疑的道,“你们两个多月以前吃过,小郭子,你说的是真的吗?”郭兵立即点头,“当然是真的,是真的。我们一开始吃这些东西,还是花了一两银子一朵从林姑娘手中买来吃的呢。”

一说到一两银子一朵,郭兵满脸的肉疼。

张大夫平静了下来。

他立马感兴趣的说道,“小郭了,你说的是真的吗?一两银子只为买一朵伞朵儿?”说这话时,张大夫看着郭兵的鄙视眼神,简直就像看一个傻瓜一样。

这伞朵儿就算再好吃,也用不着一两银子一朵啊,一定是他们太笨了,被兰丫头给骗了。

看到张大夫的眼神,郭兵简直要哀嚎了。

又一个,又一个人鄙视他了。

怎么一个两个的,连只老虎都不放过他啊。

郭兵想要鄙视回去,可是他不敢啊。

一个是他的顶头上司,一个是他的美味可口饭碗,还有一个是饭碗的祖宗,哪一个都不是他能鄙视回去的啊,最可恶的是,唯一一只他可以鄙视回去的,结果就是小白根本就不愿意搭理他。

只是呢,张大夫除却是林月兰的师祖之外,还是一个长辈,他更不能给鄙视眼神了。

郭兵顿时有些委屈了。

不过,郭兵还是把与林月兰第一次见面,再从她手中花高价买东西的经过,跟张大夫说了。

张大夫听过后,顺着胡子,点着头,笑眯眯的道,“哈哈,这兰丫头,就是古灵精怪,你们会上当也是理所当然啊!哈哈……”

郭兵朝天翻了一个白眼,胸口中了万支箭!

下定决心道,“下次,绝不能把这么愚蠢的事说给别人听了。”

蒋振南在厨房帮着林月兰烧柴火。

闻着越来越浓的香味,蒋振南的眼睛是越来越亮了。

他忍着要流出的口水,问道,“月儿姑娘,这味儿真好闻!”

之前,他们吃过蘑菇的烤串,那味儿绝对没话说。

没有想到,这蘑菇与野鸡做在一块,又是一道绝顶美味。

林月兰笑着道,“这味好闻,吃起来更香呢!”

坐在院子里等着菜的人,一个个翘首以待的盯向厨房方向,口水地都流了出来。

没一会,这香味是越来越近了。

片刻,就看到蒋振南端着一大盆子的小鸡炖蘑菇出来了。

一看到金黄又带着些红艳颜色,口水流得更加厉害了。

小十二早就把碗筷给准备好的,一看到菜出来了,个个拿起筷子,就开始疯抢了。

蒋振南毫不避让,张大夫是更加不示弱。

“好吃!真好吃!”

除去用好吃之外,还真不知道要什么词儿去形容了。

“哇……,这是什么东西?”郭兵夹了一个红通通的东西进嘴。

可一放进去嘴里,嚼动两下,立马热烈灼烧,满脸通红!

“啊,好辣,好辣啊!”

同样的,小三子也夹了一个放进嘴里,立马大叫起来,“林姑娘,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这么的辣啊?”

林月兰挑了挑眉,说道,“辣椒啊!”

“辣椒?!”郭兵和小三子立马惊呼起来,“什么是辣椒啊?”

这个朝代有辣椒,只是不叫辣椒,而是叫青条和红条。

但只有不辣或者是微辣的辣椒和有些辣的辣椒,真正很辣很辣的辣椒,比如朝天椒,秦椒都没有,哦,或者说不是没有,而是没有人会吃,所以商场上都不会出现。

再说这里的辣椒,他们不是用来做调味,而是用作直接作炒菜或者是药材,因此,真正会吃辣椒的人,还真没有几个。林月兰淡淡的说道,“就是红条啊。”

“我靠,这是红条!”郭兵粗话爆出口,“怎么这么辣?而且这个又红条又短又细,怎么也不像红条啊?”

林月兰吃着不答话。

只是整个桌子的人,都已经知道,这红的东西不能吃。

一顿晚餐就在你抢我夺之下,愉快的结束了。

林月兰擦了擦嘴之后,就说了一句,“小十二,明天跟我上镇!”

之后,她就接受张大夫的医识上检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