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这小姑娘真是聪明,可惜是个克星/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大早林月兰就带着小十二往镇上赶去了。

小十二背着一些猎物。

这些猎物是这些天他们从后山打来的,有些养着了,但还是有点吃不完,因此,林月兰打算免费送些给悦来客栈。

反正是合伙人,加起来也不值多少钱,送给悦来客栈,送了些人情,还高兴一点。

林月兰和小十二就坐着自家的牛车到镇上。

想当初,林月兰从镇上买了一头牛回来时,让林家村的人既羡慕又嫉妒不已。

这死丫头,这日子还真是越过越好了,短短一些时间,就买了牛。

这年头,买一头牛,可比买一个人回来贵得多了。

比如,买个身体强壮的下人,要二十两银子,但买一头牛,可至少三十两银子,还是那种有些毛病,或者品种品相不太好的牛。

稍微好一些的牛,可是要四五十两银子呢,因此这牛,乡下农村的人,可是一辈子都买不来的。

林月兰买牛的初衷本就是为了开荒的,但是,宁安镇离着林家村有些距离,天天靠着11马车,林月兰也是觉得有些累,虽说这些累可以忽略不计,但能不让自已累就不让自已累。

两人放好牛车,然后,直接提着猎物,就来到了悦来客栈。

一看到林月兰,掌柜的就迎了出来,笑着道,“林姑娘来了啊!”

这个掌柜已经不是上次那个掌柜了。

上次那个掌柜因为小二羞辱客人之事,引起了刘齐查账,结果查到了掌柜的暗扣不少银子,这样一个不居不良的人,怎么能当悦来客栈的掌柜。

刘齐毫不犹豫的辞退了那个掌柜,辞退的还有那个小二。

这个新掌柜实际上也是刘家其他产业上的主管,但刘齐就直接把他调过来当掌柜的。

之前,林月兰来过一次,掌柜的知道这个女孩子与少东家交好,因此,也多有些亲近和讨好之间。

随即,眼睛瞄向小十二手中所提的猎物。

林月兰假装没有看见刘掌柜的眼神,淡淡的问道,“刘掌柜,你家少东家过来了吗?”

刘家的产业不仅是悦来客栈这家酒楼,同样的还有其他产业,刘齐只是偶尔过来转转。

刘掌柜笑着道,“少东家过来了吗?不过,大小姐也过来,吵着要大少爷悦买首饰去了。”

林月兰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她示意小十二把这四只野鸡,四只野兔递给刘掌柜说道,“刘掌柜,这是从山下打下来的野鸡野兔,您收下吧。”

对于新鲜的野物,悦来客栈很少拒收,而且价格公道。

刘掌柜立即示意小二,把小十二手中的东西接过去,放在厨房,等客人来点菜就好。

按着现在才早上十来点的时间,应该不会有客人或者是很少客人这么早过来吃饭才是啊。

但林月兰打量了一下大厅里,每张桌子都坐满了人,还时不时听到有人大喊着,“小二,来一分红烧鲤鱼!”

“好咧,客官,稍等一下!”

“小二,来一份鲫鱼汤!”

“来一份糖醋鱼!”

……

几乎满客厅的人,都是在点鱼。

这鱼有这么好吃吗?还没到午饭时间,就过来吃鱼了。

看到了林月兰有些疑惑的目光,刘掌柜立即上前解释道,“自从知道这鱼可以做这么好吃之后,很多人本来抱着试试吃的来吃鱼的,只是没有想到,一吃,很多人就爱上了这鱼的味道。”

说着,刘掌柜的眼神也是盯向客人餐桌上的各式各样的鱼,眼底有些激动的说道,“后来,就越来越多人知道,悦来客栈做出来的鱼,简直是人间美味,价格虽是有些昂贵,但也算公道,只是每样菜式每天限量在五十份,很多人想吃的,却只能等着第二天了。所以,有些人为了吃到当天的鱼,就会一大早就过来排队。”

他活了半辈子,从来没有见过,这生意还能这么做,而且做得这么好。

每天限量销售,每天供不应求,每天更是引起了客人们的好奇和食欲,有种百吃不腻的感觉。

这样每天都能保持着销售额,利润却是成倍的增长。

如果是不是每天限制数量销售,有多少卖多少,客人们肯定对这些菜就不新奇了,也很快厌烦吃这样的菜。

这样的一个销售方式,真是他们真是闻所未闻。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嗯,看来不错啊。”

刘掌柜笑着道,“是啊,都是林姑娘的好点子,才让悦来客栈的生意越来越红火。”

林月兰笑着道,“刘掌柜,你真会说话啊!”

刘掌柜笑而不应。

只是一会,刘掌柜立马想到某一件事,然后有些讨好的问道,“林姑娘,那个酱油现在快没有了,你看……”你看什么时候送酱油过来啊。

林月兰点头说道,“我今天就是过来送酱油的。”

说着,她就从包里拿出一个瓷罐瓶子递给刘掌柜的说道,“我就觉得差不多了。”

刘掌柜接过来,正待说什么,突然大厅里传来一阵闹哄。

“哎哟,我肚子疼,我肚子疼……”一个皮肤黝黑,身体瘦小,长得贼眉鼠眼的男人,突然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还一边大声嚷嚷的道,“哎哟,疼死我了,这鱼有毒,这鱼有毒,我中毒了……”

他这一声嚷嚷,大厅里的所有客人惊讶的看着在地上打滚的男人,有些举着筷子的客人,都不敢下筷了。

“大家都别吃了,这鱼有毒,这鱼有毒……”这人一直在大声嚷嚷着,中气十足,“这店家害人,竟然用有毒的鱼给我吃!”

大家都一致放下了筷子。

刘掌柜的走向那个中毒的人,低着头问道,“这位客人,你怎么了?”

等看清人时,刘掌柜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只是依然保持着礼貌!

“还能怎么了?”那人大声的应道,“吃了这里的鱼,现在闹肚子疼,你这鱼肯定有毒!你们的心可真黑,竟然拿着有毒的鱼给客人吃!”

林月兰也是走向前去,站到了刘掌柜的旁边,嘴着抿着一丝冷笑,冷眼的看着这个闹事之人。

刘掌柜听罢,立马严肃的道,“这位客人,悦来客栈的每一条鱼,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鲤鱼、鲫鱼、草鱼及大头鱼,这四个品种的鱼,都并不带任何毒性。这何来的有毒之鱼,让给客人吃呢?”

虽说已经开启了吃鱼之路,但是,林月兰就只让悦来客栈先弄这几道鱼,等客人乏味之后,基本每个周期为十五天,再逐级增加其他品种鱼。

那个中毒的人,听到刘掌柜的话之后,那个疼痛声叫得更加厉害了。

他还是一手捂着肚子,一边大声的嚷嚷道,“哎哟哟,哎哟哟,疼死我了,疼死我了啊。我不管你的鱼是不是有毒,可我就是吃了客栈里的鱼之后,就肚子疼,你的鱼就是有毒。好黑心的店家哟!”

刘掌柜看着餐桌上吃得很是干净,空荡荡的盘子,心里有了计较。

看来这个根本就不是真的中毒,而是纯粹来闹事的。

刘掌柜继续问道,“那这位客人,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那人立马迅速的接话说道,“赔偿,必须赔偿!”

刘掌柜为了不让影响其他客人,他点了点头道,“那行,我给五十个铜板。小二,到柜台上拿五十个铜板,给这位客人看个大夫开个止痛药。”五十个铜板实际上足够了。

“好咧!”小二立马应道。然后,动作很快的就从柜台拿出五十个铜板,走到那个人面前,说道,“客官,给!”

那个脸色一黑,对着刘掌柜就怒吼道,“你们这打发叫花子呢?五十个铜板,还不够点你们这里的一道鱼!哼,我就说你们是黑心肝黑店来着。客人吃鱼中毒,就想着五十个铜板就打发了你,你让大伙儿评评,有这个理儿吗?”

有些不明所以的客人,却是点头,表示赞同了这个说的话。

刘掌柜立马严肃的问道,“那这位客官,你到底想要赔偿多少?”

那人伸出一只手。

“五两?”刘掌柜问道。

“你打发叫花子呢,还五两,五百两!”那个怒喝着狮子大开口。

他的话一出,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

五百两,他还真敢开这个口。

他又不是金子银子做的,竟然要五百两的赔偿,有个五两赔偿,就已经被勒索天价了。

要知道,三两银子,就足够一个大家族温饱半年时间呢。

“赔了银子之后,你们悦来客栈还要公开道歉,并且从此以后不许再做鱼,否则,我天天就过来闹,让宁安镇所有人都知道,这悦来客栈的鱼是有毒的,看以后,还有没有人来这里吃饭!”那人威胁的说道。

刘掌柜简直被这个无耻的客人逗乐了。

他不怒反笑道,“呵,这位客官,看来我之前说的,你还没有明白过来。那行,再说一遍,悦来客栈卖出的鱼,只有鲤鱼、鲫鱼、草鱼和大头鱼,大伙儿来说说,这些鱼是有毒吗?”后半句,是问所有客人的。

“大伙儿都在吃了这些鱼有半个月,没有人听说有中毒的?为何半个月之后,却有人中气十足,大声嚷嚷着中毒了,不仅狮子大开口要五百两赔偿,还想要悦来客栈道歉,更可气的是,还明言悦来客栈不许再做鱼,这简直是要让悦来客栈关门大吉的节奏啊!

真是太荒唐!”

刘掌柜说的振振有词,大厅里客人,都交头接耳起来,立马明了,这是有人在陷害悦来客栈!

很快,就有人站起来出说道,“掌柜的,我人在这吃了半个多月的鱼,不管是鲤鱼,鲫鱼,草鱼还是大头鱼,你们看看,我不是好好的站在这吗?大伙儿,你们是不是也这样啊。”

“对,我也在这吃了有十多天的鱼,不仅没有一点事,我发现身体反而变得更好了,变得更加强壮了呢。”

“就是啊。我发现我的身体也是这样。”

……

大厅里的客人,你一言,我一语,都一致证明,悦来客栈做的鱼根本就没有毒,不仅没毒,而且长期吃,这身体还越来越好呢。

那人看着闹哄哄的大厅,而且形势越来越不利于自已,他一咬牙,干脆躺在地上打滚,继续大骂道,“这黑心肝的哟,吃了他的菜中了毒,竟然还颠倒黑白,来诬蔑我这个要受害人哟……”

一次次的打滚,一次次的唉声痛苦产尖声大叫,都是想要证明自已确确实实在这吃了悦来客栈才中的毒。

对于这样的无赖,刘掌柜的一脑门黑线。

正待打算要报官时,林月兰突然站出来。

她很是蹲下身子,愁着个脸,对那人说道,“叔叔,你真的很疼吗?”

“哎哟……”那人大声叫道,“小妹妹,叔叔好疼哦,叔叔好疼哦!”

林月兰点了点头,然后拉过那个人的手,做出把脉的姿态,然后,再把他的手放下来,随后,她很是认真的说道,“嗯,叔叔,你确实是中毒了,而且中的毒十分厉害,这毒都快要侵蚀五脏六腑了。”

林月兰的话一出,全厅里的人都惊愕不已。

更不解的则是刘掌柜。

他走到林月兰身边,小声对着林月兰道,“林姑娘,这人明显是有人故意弄来陷害悦来客栈的,他现在喊肚子疼,肯定是假的,怎么会真的中毒?”

林月兰同样小声的回道,“刘掌柜,别急,且等着看戏吧!”

刘掌柜虽有些狐疑,但是他知道林月兰这个小姑娘,有主意是个聪明的孩子,既然她如此说,那他且等下去看戏吧。

那人一听到林月兰的话,心里立马有些发慌。

中没中毒,他心里明着呢。

可是,他身中巨毒从另外一个人口中说出时,心里陡然渗的慌。

但是一想到那五百两银子,他立马附和的大惊道,“什么,我现在中了这么深的毒吗?”

那些看戏的客人就很是狐疑了。

林月兰大名,他们早有所耳闻。

除了因为林月兰是个大力神之外,还是个克夫克亲的克星,在这小小的宁安镇传得满城风雨。

但是,他们却并没有听过,这孩子会医术啊。

一个客人站出来很怀疑的问道,“林姑娘,你不会是随口胡掐的吧,明明你不懂医的。”

随即,他又伸手点向那个男人,说道,“看看这个男人,除了捂着个肚子,嘴里大喊着肚子疼,中气十足,脸色也与常人无异,一看就是假装中毒,好讹悦来客栈钱财的无赖!”

实际上这些客人当中,心眼也明着呢。

知道这人除了要讹悦来客栈的钱财之外,更多的就是败坏悦来客栈的名声,不让悦为客栈做鱼,就为了不让悦为客栈抢了别家客栈酒楼的生意。

所以,很明显,这人是悦来客栈对手派来的。

只是这话,他们这些顾客,当然不会说出来。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不,我现在正在学医。虽说那些疑难杂症不会看,可一些小病小痛,我还是能把出来的。只是,这人却比较特殊。他的脉相十分序乱,时有时无,似乎随时要归西,因此,我断定他中毒很深,如果不及时把毒素排出来,那么很可能他下一刻,就会醒不来了。”

醒不来,就是死了。

这意思不言而喻!

“不可能!”那人立马惊慌失措惶恐不安的尖声叫道,“我明明没有中毒,怎么会随时醒不来?”

他的话一落下,整个大厅里一片安静!

等他自已反应过来自已说了什么时候时,捂嘴已经来不及了。

“哦,叔叔,原来你真没有中毒啊!”林月兰了然的点了点头,“其实我也只是随口说的。因为,前段时间,我在林大夫那里看到一个和你一样肚子疼的病人,然后,林大夫就告诉他,他可能随时要死了。我以为你也是这样,所以,我就这样按着林大夫所说的,跟你说一遍喽!”林大夫就是林家药铺的掌柜。

林月兰的话一落,大厅里本是安静的人群,在怔愣片刻之后,立马哄堂大笑起来。

“哈哈,有意思!”

“哈哈,这林姑娘真是聪明,这样不打自招的方法,她都能想得出来,真是高!”

“唉,只是可惜了。这么聪明这么能干的姑娘,却是个克星命。不然,哪个男人娶了,都是福气啊。”

……

等那个装中毒的男人反应过来时,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恼羞成怒对着林月兰喝道,“你这死丫头,让你坏我的好事,看我不教训教训你,你都不知道大爷我的厉害!”

说着,他就伸出腿,对着林月兰的肚子上踢去,似乎想要一脚把林月兰踢倒在地。

其他人看着,立马惊呼,有些担心起来。

毕竟这个小瘪三是个成年人,而林月兰是个孩子,一脚踢下去,不死也是半条命啊。

“碰!”

与所有人预料的完全相反,跌倒仰躺在后的人,则是小瘪三。

“好!”

此刻,他们才想起,这个孩子有神力,一拳都能镇晕一只大老虎,所以,打倒一个成年男人,是件轻而易举之事。

小瘪三跌个如乌龟王八一样,四脚朝天,众人再一次大笑起来。

当然,他们的大笑,则是嘲笑小瘪三为多。

刘掌柜也在大笑过后,走到小瘪三面前,厉声的道,“赖小五,我不管你是自已突发奇想的想要来讹悦来客栈一回,还是有人让你过来特意闹事,败坏悦来客栈的名声。但是,我要告诉你,仅此一次。再有下次,那么你就等着吃官司进衙门吧!”

悦来客栈作为宁安镇上的最大酒楼,生意向来不错,即使前段时间,因为用人不当,造成生意有所下滑,但悦来客栈依然是生意最好的一个。

只是以前的生意好,其他酒楼的生意,也算平稳,这样一来,也算是彼此竞争,又彼此相安无事。

但自从与林月兰合作,开发出新菜色以来,悦来客栈的生意一天比一天火,把别家的酒楼的生意都抢了过来,如此下去,那些酒楼老板肯定不愿意了。

所以,他们联合想了个招,就是先败坏悦来客栈的名声,然后让他们不能再做鱼卖,这样他们说不定能联合把悦来客栈给打压下去,最后,他们的生意红火起来,悦来客栈关门大吉了。

当然了,做这一切的前提,就是必须对悦来客栈一招致命,否则,等待他们的很有可能是报复。

但很显然,他们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赖小五没有把真让自已疼的药物给吃下去,而且最后还愚笨的三言两语就被人套出话来。

赖小五被刘掌柜警告,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对着林月兰恶狠狠的说道,“臭丫头,你给我等着!”

随后,就狼狈的逃开悦来客栈。

刘掌柜立马抱拳对着林月兰感激的道,“多谢林姑娘机智的解围!”

不然被赖小五闹缠着半天,严重影响客人的心情和食欲。

虽知道赖小五是假装中毒的,可也要一定时间找证据证明不是,请个大夫一系列下来,都要半天时间了。

好在,这个赖小五心性不定,被林月兰三言两语就给套出话来了。

林月兰摆了摆手,说道,“刘掌柜,你太客气了,我也没有做什么!”

随即她又严肃的对着刘掌柜说道,“刘掌柜还是尽快查出幕后黑手为妙,不然防得了这一次,很可能就防不住下一次!”

赖小五一事,一看就是被人指使,目的,显而喝易见!

刘掌柜立即应道,“林姑娘说的是!”

林月兰和小十二出来之后,就听到小十二喋喋不休的称赞声,“林姑娘,你真是聪明!比我们头儿都聪明!”

林月兰很不雅的朝天翻了一个白眼,冷冷的对着小十二说道,“你们头儿很聪明吗?竟然拿他与我相比,嗯!”

小十二惊觉说错了话,立马捂着嘴,对着林月兰摇了摇头。

心里却在嘀咕,实际上,他们头儿真的很聪明,不然也不会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再说出来,万一说出来,林姑娘不高兴了,可咋怎么啊?

一路上小十二就闭着嘴巴,跟在林月兰的后面,一直到锦云阁门前。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