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锦云阁的规划,卖人参/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和小十二一来到锦云阁的门前,看到门前挂着的“本店装修暂停歇业”的牌子。

小二小李和李怀生此刻正在指挥着装修工人,看到林月兰来到锦云阁,立马上前叫道,“林姑娘!”

林月兰点了点头,跨进店铺里,打量了一下,说道,“李伯,现在进度到哪里了?”

李掌柜如实的道,“已经到六成了。”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嗯,不错!”

知道林月兰来店里肯定有话说,他作了一个手势,对着林月兰道,“林姑娘,里面请!”

在这里谈事情也不是很方便,只能到里屋里去。

到了里屋,小李给林月兰、小十二和李掌柜送上茶水之后,就出去了。

外面的事,还需要他来监督。

林月兰也让小十二出去了,因为接下来的他们谈的毕竟是商业方面的事,林月兰虽对小十二他们没什么防备的,可他们的身份摆在那,又让她不得不防备一下。

现在很多事,她都没有防着他们,比如酒楼的事,这锦云阁的事,但接下来越来越多的计划,他们或许有些知情,但绝不能有参与权。

小十二和小李出去之后,李掌柜立即恭敬的汇报道,“东家,现在三位缝制师傅,和三位绣娘已经请到,且货源也新进了一批质量好的布匹!”

林月兰点头说道,“嗯,李伯,您做得很好!”

说着,林月兰就从背包里拿出几张白纸出来,打开一看,赫然是服装图样式。

她拿出来递给李掌柜,说道,“李伯,这是我先设计的衣服样式,男女都有,你让缝制师傅和绣娘,先弄出这几件出来。”

李掌柜接过林月兰手中图纸,一看,简直惊呆了。

这、这、这些样式,他从事布匹服装业,根本就没有看过。

无论是领口,花式,腰身,等等,都有着让人眼前一亮的漂亮魅力。

李掌柜拿着这几张图样式,手都有些哆嗦了,小心却又紧张的握着,生怕一不小心,这些东西就会消失一般。

李掌柜激动之色不言而喻,他情绪激烈的问道,“林姑娘,请问,这是哪位高人设计的?”

林月兰似笑非笑的看着李掌柜,她反问道,“李伯,您说呢?”

李掌柜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林月兰就是各图样的设计者。

李掌柜突然内心深处涌现一股酸楚很是感动起来。

他现在仿佛能看到锦云阁的新起,看到锦云阁未来的辉煌,因为它有一个很是聪明很有才华很是能干的主人。

李掌柜觉得把锦云阁卖给林月兰真的是十分正确的选择。

李掌柜抹了一把眼角的眼泪,激动的连连喊道,“好,好,真是太好了!”

然后,万分小心的收起这些图纸,放在一个锦盒里。

林月兰突然问到,“三个师傅和三个绣娘的人品怎么样?”

锦云阁招人必定最先考虑的是人品,其次才是技艺!

李掌柜立刻明白了林月兰的意思。

林月兰这是考虑到,这些人会不会出卖锦云阁,毕竟这缝制师傅和绣娘可是必须亲触这图纸的。万一,这图纸被他们偷去卖了或者怎么样,那就很好说了。

“东家放心,这三个缝制师傅和三个绣娘,都是祥云阁用高价或用威胁手段,都没有屈从之人,而且三人的口风十分的紧。”

因为这六人都是孤家寡人,无夫无妻无儿无女无牵挂,所以,才不受祥云阁那边的收买胁迫。

因为一切都交给了李掌柜,所以,林月兰现在也没打算去见那三个师傅和三个绣娘。

如果这些人做得好,品性良,心思正,锦云阁就会给他们安排养老问题。

林月兰说道,“李伯,您跟他们说,只要他们衷心会锦云阁做事,锦云阁等他们过年满五十五岁之后,除了会正常给以工资之外,还会给他们安排养老,让他们渡过一个安乐晚年。但是,”

随即林月兰话锋一转,凌厉的说道,“如果背叛锦云阁,那么,不好意思,不但他们晚年不能安乐,且下场可能会更凄惨,奉劝他们别去尝试,否则,相信结果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那样!”

对于每一个人,林月兰都必先严厉警告一翻,以威慑那些可能将来会出现的居心不良之人。

否则,真等出现背叛出事之后,再来说这话,那就是马后炮了。

之所以定五十五岁,是因为这古代人因为受生活所苦,寿命普遍不是很长,能活到七十多岁就是长寿了,大部分人都只能活到六十多岁,因此,林月兰想要之后的十多年时间,给他们安排养老。

李掌柜的听到林月兰给他们养老时,简直震惊不已。

给人养老?

这样的一个福利,简直让人震撼至极!

而且最让他惊讶的则是,如是他没有理解错的话,这养老的意思是,除了给他们安排晚年的一切时,还打算安排养老工资。

他理解没有错吧,没有错吧!

只是,这样的福利会不会太好了啊,好到让人以为一切都是虚幻,是泡影。

现在这些孤寡老人为何年老了,还要出来干活找事做,累死累活,为的不就是一口温饱,为得不就是想要存下一些钱,等年迈时,好好的渡过晚年。

如果锦云阁把这样的消息一散布出去,不知道会有多少人飞扑而来啊。

只是,李掌柜还有顾虑的道,“东家,这样负担会不会太重啊?”

如果每一个都安排养老问题,那么锦云阁负担的起吗?

林月兰听到他的话之后,严肃的说道,“李伯,相信我,这不会是负担!”

至于怎么没个负担,林月兰并没有解释太多。

实际上,林月兰借鉴的就是现代员工管理模式,以资质工龄贡献值来计算每一个员工的退休金额,及养老制度。

李掌柜之所以考虑到负担太重,那是因为他现在只考虑到的是锦云阁现在的经营情况,而没有预想锦云阁未来的宏大前景。

这实质上就是一种思维定固了。

认为,只是在宁安镇开一家小小的锦云阁而已。

可林月兰的目标,却是在整个天下遍布,做一个高大上的高端品牌模式的商业市场。

她虽是想要平静安于一隅的生活,但现在她与蒋振南有了交集,就单凭她把蒋振南救下那一刻,就注定她未来的生活不会平静。

与其被人当鱼肉,不如自已当那把刀,至于谁是鱼肉,就看这天下局势如何了。

“还有,李伯,凡是锦云阁的工人,每天辰时四刻开始上班工作,到下午酉时三刻,中途休息一个时辰,每五天休息两天,工资按着月工资来发!”林月兰说道。

李掌柜有些糊涂了,他狐疑的道,“可是东家,这样下来,那些人干不多少活儿啊,那咱们不是太亏了吗?”

现在哪里上工不要六个时辰以上的。

大多数商家请工人,不是是从卯时天不亮开上始上工,一直到傍晚酉时下工,除了吃饭时间,可都是在上工忙碌的呢。

哪像林月兰所说的,一天只上工四个时辰即可,最最主要的是,还每工作五天,就有两天休息时间,这、这对于那些工人来说,简直是天下掉馅饼的事儿啊。

可是对于商家来说,这可是大大不利,没有工作时效啊。

林月兰淡然的笑道,“不,这几个工作时辰是最佳的工作状态,可比那些一天上工六个时辰的工作效率多高,如果李伯不相信的话,你大可以做个试验,看看效果,这怎么样?”

对于古人来说,这样安排或许不理解,但是对于林月兰来说,这样的工作时间,可是有科学依据的。

李掌柜虽还是狐疑林月兰的说法,但就如林月兰所说,他可以先做一个测试检验一下,就知道结果。

李掌柜又很是好奇的问道,“那东家,为何要每工作五天,要休息两天时间呢?要知道,一天工作四个时辰,剩下的时间,就足够他们休息了。”

林月兰说道,“人的精神力工作有个疲乏期,疲乏期内工作远远不如前面之前的工作效率,因此,浪费时间消磨,还不如疲乏期内用来休息,一天放松,一天调整工作状态,因此,需要两天时间来休息。”

听到林月兰的解释,李掌柜虽仍然有有些疑虑和不明,但是,他相信自已东家有自已的道理。

李掌柜点头应道,“好,我知道了,东家!”

随后,他又重复的道,“锦云阁的工人,每天上工四个时辰,每五天过后,休息两天,凭着资历工龄及奉献值,安排养老,同样还有养老金!”

这是今天林月兰制定下来的工作制度,因此,他重复阐述一下。

林月兰点头道,“嗯,李伯,就是按着这样的制度来招人请人,不过,招人标准‘能力可以不强,但品性必定要好,凡是品性不良之人,就算再有能力,一律拒之门外’可知?”

李掌柜恭敬的应道,“是,东家!”

品性第一,才能第二!

谈完了工作,林月兰就问了一下李掌柜夫人的病情。

“李伯,夫人好些了吗?”

一谈到生病的夫人,李掌柜有些愁眉苦脸,表情还有些担忧和无奈,不过,却比之前林月兰见到的那副鬼见愁的表情好多了。

他欣喜中带着苦笑着道,“多谢林姑娘的关心,上次让张大夫来看了一下,开了些药,现在已经好一些了。”

痴呆症现代都不好治,古代这么缺乏那些医疗设备,医术匮乏的情况下,要医治好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不过,李夫人的情况确实比之前的好多了。

林月兰现在才跟着张大夫学几天医识,医术不精,因此,林月兰是没打算亲自给李夫人看的。

至少要等时机成熟一些,才可以。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有好转,再好不过了。相信过不久,李夫人就会痊愈了!”

“多谢东家的吉言!”李掌柜很是真诚的说道。

他感觉林月兰明明就是福星,为何就满城风雨的传着她是一个克星,凡是靠近她的人,就可能会灾难,会出事呢?

明明他遇见林月兰之后,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锦云阁可以已经下去,很有可能在未来是越来越好的趋势,而他夫人的病情也是在他遇见林月兰之后,逐渐好转。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胡言乱语,说东家克星的?

李掌柜为林月兰打抱不平,林月兰并不知道。

她今天来找李掌柜的事,已经办完,就离开了。

小十二在外头,很是好奇的打量这间才装修了六成的店铺,但就这六成,都让他看得兴奋异常。

因为他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新颖亮堂的店面模式化,粉刷的白墙,金黄的梁顶,还有一些高高低低的柜台的东西,反正他没有见过的一些东西,他都是好奇极了。

他拉着小李,低声的问道,“这些都是林姑娘给设计出来的吗?”

小李同样以低音量回答,“是的,这些都是林姑娘亲自设计!”小李手指各处指了一圈。

小十二点了点头,心里却暗自嘀咕,“林姑娘难道真是妖孽不成?不然,怎么什么都会啊?”

实际上,小十二并不知道,不是林月兰什么都会,而是她脑海里有了超越几千年的现代文化,而现在这个装修店的模式,实际上就是她根据现代服装品牌店的模式,在脑海中复制下来的,仅此而已。

实际上她林月兰在末世来临前,在现代并不是天才,甚至比普通人还更普通。

但是,与古人相比,她的脑海里就存储了千年沉淀的文化了,看起来,当然就特例了。

林月兰一出来时,看到小十二在那里呆头呆脑的发愣,就走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胳膊,笑着问道,“小十二哥哥,在思春呢?”

小十二的那张憨厚的脸一红,结巴的说道,“林……林姑娘,别乱说!”

林月兰笑着道,“行,行,我不乱说。行了,我们走了,上街补买一些生活用品。”

现在毕竟这么多人住在一起,什么东西用起来消费起来,都特别的快。

林月兰和小十二从锦云阁出来,又往药铺跑去了。

因为林月兰从刘齐那预支的一百多两银子,买牛下来,都去了一小半,别说还买了这么多田,还开荒地呢。

所以喽,林月兰又变成了一个一个铜板都没有的穷光蛋。

好在,她那几天山里采到一些药材,还有空间里的一些药材可以出土了,也可以拿去卖了。

到了林记药铺。

店小二看到林月兰,立马笑着问道,“林姑娘,您怎么来了?”

对于林月兰小小年纪,就扛着一只老虎来他这卖,这印象太深刻了,怎么都忘不了。

林月兰点了点头,然后仰起头,问道,“我来卖药材的,林掌柜在吗?”

小二立即好奇的问道,“林姑娘,你要卖什么药材,要不先拿出来,我来掌掌眼?”

林月兰也没有犹豫,跳上凳子,站在凳子上,在柜台上,直接对着小二打开自已的背包,然后,从里掏出一个纸包。

之后,慢慢打开纸包,看着这随便的包装,小二的额角跳了跳,有些不好的预感。

果然……

“哦,天哪!”小二立即大惊道,“林姑娘,这是人参啊,你竟然……竟然就直接用纸包!你太暴殄天物了!”说着,表情上也是心疼之色。

林月兰撇了撇嘴,似乎有些惊讶的道,“小二哥哥,你说这真是人参?”

小二大惊小怪的道,“这当然是人参啊。林姑娘,你怎么会不认识人参啊?你不是常常上山的吗?”

林月兰说道,“谁说常常上山的人,就一定得认识人参啊?我也是第一见,好不好?”

小二就奇怪了,他道,“你不认识这人参,那你又是怎么弄到这个人参,还知道拿这里来卖的?”

林月兰却不以为然的说道,“我上山时,看到一株开花的草,觉得很漂亮,所以,就想把它移植到家里种去,可是谁知,我在挖它时,看到它的根长得像萝卜模样,而且根须也多。我犹记得老人家说过,这副模样的东西就是人参。

只是,我很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人参,我又敢拿去问别人,所以,直接就把它包装好,来到你们这,确定是一下是不是人参喽。”

林月兰撒起谎来也是信手拈来啊。

明明知道这是人参,而且这人参还明明是从空间里摘种出来的呢。

说完这些,她又立马变作好奇状,问道,“小二哥哥,既然这是人参,能看看这是多少年份的吗?我听说年份越大的,价钱越高,是吧?”

很是好奇,很是天真,也很是单纯!

小二咳嗽了两声,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姑娘,我学艺不精,没法看出来你这人参的年份,我去叫掌柜的出来吧。”

林月兰点了点头。

小二进去之后,有个在旁边好像买药的客人,立马眼珠一转,有些哀求可怜的说道,“姑娘,我家娘子生产大出血,急需人参掉命,姑娘,你就行行好,把这人参卖给我,怎么样?”

林月兰打量了一下这个人模狗样之人,打扮得像个书生,但眼底的贪婪却暴露了他的谎言。

不过,林月兰也想玩一玩。

她白牙一露,立马应道,“好啊,这位叔叔,你打算出多少钱买下这根你家娘救命的人参呢?”林月兰这是一字一顿说的。

那位书生立马喜上眉梢,不过一会,他又愁着脸哀叹道,“姑娘,孙某很穷,很可能买不起这根人参,算了吧,算了吧!”

实际上心里却在暗喜。

他本就是试探一下,看能不能免费或者低价拿下这根人参,然后,转头再高价卖出去。

没有想到这个林月兰这么好骗,他只是这样说一下,他就相信了。

不过,为了免费或以最低价拿到这根人参,他就打起了苦情牌和同情牌了。

只是,他只以为林月兰会接下这茬,说,“如果你真需要这根人参救命的话,那就送给你吧,或者说了以最便宜的价格卖给你吧。”

可是让这位书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林月兰听罢,也有些为难的的应道,“哦,既然没钱买不起这根人参,那算就算了吧。”

实质上,林月兰却在暗底里翻白眼,暗道,“你这是把本姑奶奶当三岁小孩骗呢。”

那个书生听到林月兰的话,立即有些呕血了。

他都打算好了打算推迟一翻的,没有想到这林月兰却不按常理。

“可是,姑娘,我真的,真的很需要这人参,等着救我家娘子的命啊?”书生言语无奈,面容有些悲凄,仿佛下一刻,他家娘就真的不在人世一样。

林月兰抿嘴冷笑,不过,依然故作不解此人的意,她双手托着下巴,很是同情的说道,“大叔叔,你真可怜,娘子大出血,你竟然会因为没钱买人参救命,而让她一命呜呼!真是可怜了!”

书生听罢,胸口一噎!

这孩子竟然不上当!

而且还说出如此冷漠冷血的话。

不过,书生依然不放弃,他咬咬牙,继续带着些踌躇的表情,对着林月兰很是可怜的说道,“姑娘,我身上只有五百个铜板,你可怜可怜一下,把人参卖给我,可以吗?我家的娘子还等着这人参救命呢?”

林月兰直接“嗤笑”一声道,“这位大叔,你真是好笑。你都说了买不起我的人参,现在还想五百铜板就买下这根可能很高很高价的人参,你以为我真有这么傻?

就这样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就给卖给了你!再说了,你家到底有没有大出血的娘子,都还不知道呢?要博同情,你还是练好你的演技吧!”眼睛一张,就暴露贪婪,还演什么戏啊。

明显的讽刺和嘲笑。

让这个书生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他百试百灵的招数,竟然失灵了。

失灵了就算了,竟然还被人侮辱了。

这个书生立马恼羞成怒的对着林月兰怒吼道,“你这人还没有同情心?你不同情我就算了,竟然还羞辱我,你真是太过份了。”显然忘记对方是个孩子了啊。

林月兰慢条斯理的说道,“我有没有同情心,你管不着,但是,对于你,我十分明确的告诉你,我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哦!”

书生气愤的想要上前抓林月兰了。

就在此刻,从里头传出一道怒喝,“陈九,你是不是又在骗人了?”

------题外话------

推荐唐久久作品【妖王归来之盛宠萌妃】,pk求收藏求点击!

一对一穿越宠文,重生男主vs穿越女主

她,是流落小官之家的将门贵女,掌经济命脉,乐观坚韧,生命力像杂草一般旺盛,如随时能耀进人心的明媚日光。

他,是备受帝王之宠的尊贵王爷,控暗中势力,貌美若妖嗜血狠辣,携恨重生誓要搅得山河变色,是世人心中敬而远之的“妖王”。

从后宅到朝堂,金戈铁马荡气回肠!

推荐好友如是如来《重生之望门毒妃》的新书:上辈子的错再不会重现,这辈子欠她的且全部如数奉还,大仇她报,江山她覆,帝位她夺,只是,这一世为的却是那用生命待她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