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林月兰和林掌柜合作/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叫陈九的人,灰溜溜的走了。

一听到林掌柜的怒吼,就知道这个叫陈九的人是个惯犯。

林掌柜出来之后,一看到林月兰,眉梢微微惊喜。

因为看到林月兰,就代表着又有新货好货了。

上次收购林月兰的那只大白虎花了三百八十两,可一转手,他也卖了四百多两,赚的差价快一百多两。

林掌柜笑着对着林月兰道,“林姑娘,你来了呀!今天又有什么要卖的吗?”

林月兰看着林掌柜那带着奸笑的模样,暗自撇了撇嘴,骂了一句,“老狐狸”。她才不信小二找他时,没有跟他说过,她带过来的是一支野人参。

林月兰露出白牙,对他“嘿嘿”笑了两声道,“林掌柜,你看看这人参可以卖多少银两?”

林月兰指着柜台上被一张纸包着的人参。

林掌柜一看到一颗人参竟然被一张纸给包住,额角立即蹦跳,脸色一黑,对着林月兰就怒吼道,

“你怎么可以用一张纸来包住人参啊?这可是人参啊,可不是你那些无用的枯草,你怎么随便用纸包着它呢?万一被折损了根须可怎么办?”

根须折断了,就有可能损失一些药性呢。

说着,动作却万分小心的拆开纸张,再然后双手小心捧起,看看有没有弄断根须之类的。

这或许就像每个艺术家一样,看到被糟蹋的艺术品,会生气会愤怒,林掌柜作为药铺的掌柜,看到一颗人参,就这样被糟蹋,肯定也是着急了。

不过,看着完好无损的人参之后,林掌柜有些意外,这脸色这才好一些。

林掌柜的可谓是狮子吼了,林月兰挑了挑耳朵,有些无辜的说道,“林掌柜,你着什么急啊?我这不是不知道这是真的是一颗人参吗?不然,我就不是用纸包装,而是用木盒子装好了!”

林掌柜狠瞪了林月兰一眼,大声的道,“你以为人参就是随便一个木盒子装可以的吗?啊!”

几乎是对着林月兰的耳朵大吼起来,这完全忘记,林月兰还是个孩子呢。

林月兰撇了撇嘴,更加无辜和委屈了。

她说道,“林掌柜,你别吼了!我知道错了啊。”

说完这句,她又带着些讨好的语气,上前询问道,“林掌柜,你来掌掌眼,这人参是多少年份的,至少能卖多少银两啊?”

与林掌柜打过一些交道,知道他这人也算是厚道,不会坑蒙客户,所以林月兰才会说这样的话。

实际上,林月兰是知道这人参年份的,但是她有自已的目的,还是能装不知道就装不知道吧。

林掌柜不用林月兰说,也开始检查人参,从人参的芦、体、须、上就能判断出人参的年龄。

好一会,林掌柜立马带着激动之色,大声的对着林月兰道,“这是一颗有三百年份的人参了,好久没有看到百年以上的人参了。林姑娘,你这人参是从哪挖来的?”

不错,在这年份上没有欺骗她。

要知道,年份越小,这价格肯定越低,如果林掌柜要想从她手中低价买到这人参,他完全可说这是百年人参,或者不足百年人参,这价格上可不是相差的两倍三倍,而是二十倍,三十倍以上。

可是,他没有。

他实话实话。

林月兰歪着头,说道,“嗯,在大拗山啊!”

大拗山在宁安镇也是出名的一座巍峨险峻的深山野林,人类不敢轻易踏足,只是因为,里面凶险万分,一般人进去,很难出来。

但万物有弊必有利。

大拗山里,有很多奇珍异宝,或许你找到一样,就发大财了。

林掌柜若有所思的道,“哦,是大拗山啊!”

一个孩子进大拗山不知有多凶险,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跌落万丈深渊,更是有那些凶猛野兽,一个失足,就尸骨无存。

林掌柜怒喝道,“你这孩子是想要钱想疯了吗?一个人跑到大拗里去,连性命都不顾啊?”

对于林月兰的身世,他有所耳闻。

他是个医者,对于那道士那一套套的并不相信,因此对于林月兰克星之名,也是嗤之以鼻而已。

林家村的人,把林月兰是克星之事在宁安镇传得沸沸扬扬,但对于林月兰能力的由来,却很一致的闭口不谈,比如林月兰突来的神力,或与动物亲和能力。

因为,这事传出去,丢脸让人愤怒的,只会是针对他们,而不是林月兰。

因为,林月兰是死而复生,才从阎王爷那里恩赐得来的能力。

那问题来了,林月兰为何会死呢?

这又涉及到林家村孩子问题,涉及林家村的人如何对待林月兰等等各种问题,一解释起来,被人指责的恐怕就是他们,因此,林家村的人,都很有默契的隐瞒着林月兰死而复生之后的一切。

不过,林月兰的神力,已经有目共睹,林家村的人被人问起,却只得黑着脸讪讪的应道,“她是天生的!就因为她的力气大,比男人大,所以才会克夫命!”

这就是林家村的人,对外的解释。

看似矛盾,却又合情合理!

当然了,林月兰也很乐意看到,林家村那些村民的做法。

不然,就她怀璧一说,就很快会立马引起一些心怀不轨之人的想法,引来麻烦。

虽说这些麻烦,根本就需要动动手指头就可以解决。

因此林掌柜除了林月兰有神力之外,并不知道林月兰与山里动物有亲和能力,那些凶兽猛兽之类,并不会伤到林月兰。

所以,他才会大吼林月兰,担心林月兰的安全。

林月兰有些错愕,但随即就露出几分真心的笑容,她笑着摆了摆手,道,“林掌柜,您放心,你力气大的狠,一拳都能把一只大老虎爆晕,在山里还有什么猛兽再能伤到我的,再说那些山路吧,我一个从小在山里长大的孩子,爬山走路根本就不是个事。”

听到林月兰的回答,林掌柜想了想,说道,“还是小心为妙啊!”

林月兰只能点头道,“是,是,林掌柜,我一定会很小心很小心的啦!”

随后,林月兰话锋一转,又笑嘻嘻的问道,“话说,林掌柜,我这三百份的人参,能卖多少银两啊?”

林掌柜脸色一黑,笑着怒骂道,“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我才为你担心,你就立马担心我会坑你了吗?”

林月兰上前讨好的道,“当然不是啦了!我知道林掌柜是好人,最厚道不过。我这不是没钱用嘛,所以才会关心好奇这人参到底能卖多少钱吗?”

林掌柜听到林月兰说没钱用,眉头立即微微皱了起来,他道,“丫头,你上次卖大老虎不是得到三百两银子吗?用到哪里去了?现在就没钱用了啊?”

林掌柜实际上是有些担心林月兰的钱被人骗了。

林月兰立即摆了摆手,说道,“那些钱啊,根本就不够用,我只是买了一头牛,买了几亩田而已,就把钱全都花出去了。”

林掌柜听到林月兰的话,脑门一黑。

三百两银子,买牛买田买地去了,花光了之后,竟然才而已,她一个孩子也太会花了吧。

不过,林掌柜很是好奇的问道,“丫头,你一个孩子,买这么田地做什么,你一个人种得完吗?”

“当然是为了做地主婆嘛!”林月兰答的很是迅速,很是理所当然。

反正在古代有田有地把田佃出去的农民,就是地主。

她的愿望就是做一个天天拿着个算盘等着佃农上门交租子,在家混吃混喝逍遥快活的地主婆就行了。

林掌柜听到林月兰的答案,倒是微微一愣。

倒是没有想过,这个孩子竟然会这么渺小其实又宏大的愿望啊。

说它渺小,是因为对于权贵人士来说,地主,还是个农民,只是田地只比一般农民微微多上那么一点。

说它宏大嘛,又是因为那些农民最大愿望就是田多地多,就成地主,不用吃穿成天发愁就可以。

林掌柜笑着道,“行,有骨气!”

如果林掌柜知道林月兰想要当的是这个天下的地方婆的话,估计就是笑着说有骨气,而怒骂她痴心妄想了吧。

随即,林掌柜就立马回归正题,严肃的说道,“丫头,你这个人参有三百年份,如果拿到大京城去卖的话,至少是八百至一千银两,但是,实话告诉你,”

因为人参是急救之药,因此比大老虎贵得多了。

林掌柜话锋一转,实话实说道,“我林记药铺虽是宁安镇的最大药铺,但是,宁安镇毕竟是个小地方,我这林记药铺每天销售利润,也只是勉强维持日常开销而已,所以,要让我真正拿出八百两,一千两买下你这根人参,有点困难。”

毕竟是个穷地方小地方,买卖再好,也做不到哪里去,可想,这真正的利润真的很难说,尤其是那些高价收来的药材,在这并不富裕的人家,并没有几个人能买得起。

就如上次高价收购林月兰的那只老虎,如果放在京城,可能是一户人家就会定下来,全买下,但是在宁安镇,却没几户人家,能一吃下这只大老虎。只能一点一点的散卖出去。

只是上次他运气好,一个外地商人把那只大老虎买去了人,赚了一些差价钱,可是,现在却根本不够支付这只人参钱了。

林月兰也是很明白林掌柜的意思,她问道,“那林掌柜,您给出的价位是多少?”

林月兰想要立即出售这只人参,也就不难为林掌柜了。

林掌柜皱着眉头深思一会,然后,伸出一只手,说道,“五百两!”这是他能够给出的价钱了。

只是,五百两和一千两,纯粹是两个概念了,好不?

林月兰听罢,微垂着眼帘,托着腮帮子,似乎也同样陷入了深思。

虽说,五百两和一千两,这相差的距离太大,但,林月兰知道这已经是林掌柜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给出最合理最高价了。

林掌柜看着林月兰这副模样,心也提到了嗓子上了,他在想,要不要在稍微提一点价,毕竟这给出的价钱真的相差太远了。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林月兰竟然点头答应了。

林月兰点头道,“好吧,林掌柜,五百两就五百两,请林掌柜给答应我一件事情,可以不?”

林掌柜眉头一拧,有些疑惑,更是有好奇,他问道,“什么事情,丫头你先说?”

林月兰认真的说道,“是这样的,林掌柜,我现在跟着村里一个大夫学医,以后,肯定需要大量的药材,就此,我想跟林掌柜合作!”

林掌柜分外惊讶,随即又变得恼羞成怒,他指着林月兰骂道,“好你一个小孩儿,耍心眼耍到了我身上来,啊,亏我以为你真不认识人参,不知道辨认年份呢。”

学医之人,肯定得学会辨认药材。

那么毫无疑问,刚才林月兰实质上就拿着那个人参来试探他的,所以惹得林掌柜恼怒了。

林月兰立马安抚道,“林掌柜,别生气,别生气,我这不是想要找一个忠实合作伙伴么。”意思就是为了测试你这人值不值合作嘛。

林掌柜听罢,更是气打不一下来了。

他指着林月兰道,“好你一个丫头,竟然怀疑起我林德山的人品来了。你怎么不去问问整个宁安镇上的人,我林德山可有做过一件坑蒙拐骗之恶事啊?”

任何一个成年人,被一个小孩子耍弄,都会气氛。

林月兰能理解他的怒气,但是她并不后悔。

知人知面不知心,必须经过她测试的人,才会给以一定的信任。

她既然学医,以后,她也打算往药材方向插手,再说开药铺也有其他目的。

可是,在这之前,她必须要选出一位忠厚有责任心不会欺骗大众的合作伙伴。

林月兰很认真的对着林掌柜说道,“林掌柜,这事,我们可以进里屋去商谈吗?”

在这大厅里,毕竟是个公共场所,说话不方便。

林掌柜生气归生气,但是,也知道跟一个大夫长期合作的重要性。

虽说这是个孩子。

可恰恰是这个孩子,一拳爆晕了大老虎,一手挖到了昂贵药材——野人参,因此,他根本就不能小看她。

再说了,这孩子,除了个子矮小有孩子真正的模样,哪里还有小孩的样子。

严肃认真时,就是一个成人孩子在跟你谈判,所以,很难把她当小孩来看待。

林掌柜对着林月兰冷哼一声道,“哼,跟我来!”

林月兰摸了摸鼻尖,看来把林掌柜得罪不轻啊。

林月兰在小二异样的目光之下,讪讪的跟在林掌柜的后面。

到了内屋,林掌柜生气的连水是不上,直接不开门见山的说道,“说吧,要怎么样合作?”

林月兰盯了林掌柜一会,就在盯得林掌柜莫名其妙不知所以时,林月兰突然更是认真严肃的表情问道,“林掌柜,你是想林记药铺只在宁安镇一家独大呢,还是想要把林记药铺开遍全国,开遍天下?”

林掌柜听罢,顾不得生气,同样以严肃的表情问道,“丫头,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会是想……”

林月兰点头道,“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我想跟你合作,然后,把林记药铺开遍全国,天下皆知!”

但是,林掌柜还是不太相信,他犀利的问道,“丫头,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才十来岁吧?可是,你一个十来岁的丫头,凭什么让我相信你?让我相信你这不是空话?”

林月兰一开始就知道,没有足够特殊的理由,肯定很难让人信服!

林月兰同样凌厉的回道,“凭我是神医无涯子的徒弟,够不够?”

林掌柜瞳孔猛得一缩!

在来镇上之前,林月兰依然跟张大夫商量了一下这个事。

张大夫听罢之后,只是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希望真有一点你师父的消息吧。”

三年时间,他们师徒二人,除了刚来林家村的前半年,张大夫与无涯子有过两次练习,之后,无涯子根本就消失在这个世界一样,毫无音讯。

他现在最担心的则是,徒弟无涯子被人囚禁或者暗害了。

如果真如林月兰计划的那样,那么他当然也希望引了无涯子,更或者那幕后之人。

当然了,前提是林月兰必须足够强大。

不过,张大夫也是见识过林月兰能力的人,她最大的能力不是神力,而是与动物的亲和能力。

所以,张大夫才会同意林月兰的计划。

林掌柜听到林月兰给出的理由,真是震惊了!

神医无涯子,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传说中,神医无涯子是药王谷医圣张中景的徒弟。

传说中,神医无涯子的医术,出神入化,纯火炉青,达到了医死人,生白骨,起死回生,妙手回春的高超医术。

医术早已超过师父医圣张中景,是真正的青出于蓝甚于蓝的典型。

天下有多少达官贵人,重金求取神医无涯子,却被拒之门外。

这三年,神医无涯子的行踪更是神秘莫测,毫无踪迹,世人皆寻,根本就毫无踪影。

可是,他现在却听到了什么?

在他的面前,突然冒出一个神医无涯子的徒弟,这玩笑开大了好不好?

只是,却又不由得去想去相信这孩子的话,因为,天下无人敢冒充神医无涯子的徒弟。

因为天下皆知,神医无涯子除了医术高明,毒术也同样闻名天下。

只因,神医无涯子的毒术,更是让天下之人闻之色变。

可想而知,冒充神医无涯子徒弟的真正后果。

林掌柜带着激动情绪声音颤抖着问道,“神医无涯子难道在宁安镇?”

林月兰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见过师父……”

不等林月兰把话说完,林掌柜涨热的情绪仿佛被人浇了一盆凉水,立刻冰凉。

林掌柜立马怒喝道,“林姑娘,你撒谎也要有个度!别以为神医无涯子的名号好用,到时给自已惹下了祸事,谁也救不了!”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耍弄,林掌柜的脾气再好,也发火了。

林月兰立马吐了吐舌头,然后嗓音清亮的大声说道,“林掌柜,我没有见过师父,他也不在宁安镇,不代表我就不能是他徒弟啊?”

林掌柜皱着眉头,厉声的问道,“那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他还真想不出,一个连师父都没有见过的人,是怎么成为人家的徒弟的?

林月兰认真的说道,“神医无涯子的师父,是医圣张中景,而我林月兰恰巧入了医圣的眼,然后被医圣张中景收入门下,归于徒弟神医无涯子名下。”

林掌柜听罢,猛得睁大的眼睛,眼里迸发出很不可置信不可思议的目光,他情绪再次激动的说道,“丫头,你的意思?”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真是一个特大的奇遇啊。

林月兰的意思十分简单明了,那就是神医无涯子的师父,代替他收林月兰为徒弟。

林月兰点了点头,她立即把三年前医圣和医神师徒之间,及在药王谷发生的事,跟林掌柜简单叙述了一遍。

末了,她又很是认真的说道,“林掌柜,我师父这三年下落不明,师祖分外担忧,我才会出此下策,希望能打到听师父的消息,更或者让师父听风声,寻着过来。只是,在我成长之前,他禁止我暴露身份!”

听到前因后果,林掌柜眉头紧锁,深深思考。

之后,他抬起头来,认真的说道,“丫头,虽说医圣张中景我没有见过,但我相信你不是个为了合作随便扯谎之人,所以,这个合作,我应了!不过,我也同样有一件事,希望丫头能答应!”

林月兰却接过他的话,道,“你想见我师祖?”

林掌柜点头。

林月兰点头算是同意,不过,她还是警告了一翻,说,“林掌柜,我师祖之所以安居于宁安镇,是因为他遭到了追杀,所以,少一个知道,我师祖就多一份安全,可懂?”

林掌柜立即应道,“丫头,我向你保证,我只是想见一见医圣,绝不会在让第二人知道。”

林月兰点头,“行!但如果,你违背了誓言,给我师祖招来杀手之祸,那么,我就会要让林家上上下下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林掌柜心头一震,同时,心里暗呼,“上当了!”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