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合作二成利/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是不是上当了,林德山最终还是踏上林月兰这只贼船。

从林月兰踏入林记药铺开始,就给林德山设下了一个小局,步步引诱,诱饵就是神医和医圣,最终让林德山进了局,答应与林月兰合作。

林月兰需要一个掩人耳目的名头,所以找上了林记药铺,先是试探林德山的人品,过后,再让林掌柜心动进局。

林掌柜摇了摇头,只得又好笑又好气的笑着道,“丫头,要怎么合作?”

林月兰说道,“我提供珍稀药材,然后,按二八分成,你二,我八!”

林掌柜微皱着眉头,有些疑惑的问道,“何谓珍稀药材?还有丫头,这二八分成,你不认为你太过狂言了吗?”

二八分成,他才二,他有什么利润可赚头,很亏的。

林掌柜虽说为人忠厚,不会欺老骗小,但是他另一重身份,毕竟还是个商人,在商言商,需要一切以利益为目的谈判。

他当然知道什么是珍稀药材,但是所谓的珍稀药材,哪有这么容易就有就有的?

他不认为林月兰好运一次从深山里挖到一颗野人参,以后就天天能在山里挖到人参稀宝之类的,这简直是天方夜谭,根本不可能之事。

林德山的想法,林月兰从他那狐疑不决的表情就能猜测到,他肯定在怀疑她所说的话。

林月兰也就直言告诉他,说道,“我所说的珍稀药材,你很明白不是吗?比如百年人参、千年人参、千年灵芝、冬虫夏草、雪莲花等等,我林月兰都能供应上来,这下,你觉得你的二成利润是赚了还是亏了呢?”

这些东西,她都可以让小绿帮忙来找,然后移植到空间里,只是这些里的一些东西,有些有些年头,就会有灵性,有灵性的东西,就像是三四岁孩童一样,林月兰是绝不会拿出来卖当药材的。

那些愿意去她空间里的,她就会移植到空间里,用灵泉供养它们,不过,它们的一些没有灵性的子孙后代,林月兰就会拿出来卖,做药材了。

就比如,她现在卖的这颗看似有三百年头的人参,实际上,从它生根发芽到现在挖出来,在空间里才呆了两个月的时间。

至于这人参的种子,则是林月兰在大拗山里找到的一颗真正的千年人参。

当林月兰找到它时,它竟然会自已跑走。

后来,林月兰用空间水引诱它出来,它受不了灵水的诱惑,扭扭捏捏的出来,在林月兰通过小绿的传述,才明白,这只人参,已然已经是成为了人参精。

不过,这里成精,当然不是说化为人形怎么样,毕竟这里不是仙侠玄幻世界,有妖魔之类,动物植物可以成精成妖,然后化成人形。

这里的成精,就是灵性,能感受外界的动静,能知人类的好坏,本能的能预感外界是否危险等等

现在林月兰在空间里培养了三四颗人参,当然只是因为那颗人参结出的果子只四颗而已。

要想更多的人参,林月兰还等它再开花结果,或者是再去深山里找一颗千年母体人参。

当然,这是林月兰以后要做的事。

现在这四颗人参,足够在宁安镇打开名气。

林掌柜听到林月兰的话之后,说不震惊那肯定是假的。

这所说的每一种药材,可都是千难万寻的东西,可是这孩子就是随口一说,似乎这些东西就像是随时会变出来一样。

这事怎么可能?

林掌柜不可置信的问道,“怎么可能?”

林月兰清脆的声音,洪亮的回答,“这有什么不可能?别人不能去的地方,我能去,既然能去,这些东西我为何就不能找到?”

林月兰当然没有这么笨的说出空间的事出来。

林掌柜虽还是很狐疑,仍有怀疑,他说道,“就算能找到,可你又怎么能肯定每一次你都能找到这些药材?要知道,这些药材之所以珍稀,之所以贵重,就是因为它们稀有,难找。再说了,你一个孩子,我又怎么放心你去深山野林,这么危险的地方,去找这些药材呢?”

虽是怀疑林月兰,但他对林月兰的担心倒是真的。

林月兰笑着道,“林掌柜,您放心。我的能力我自已清楚,凡事我会量力而为。至于找这些怎么找这些珍稀药材,我自有自已的法子。”

林掌柜的关心和好意,林月兰当然感受的到。

她说道,“林掌柜,那是我师祖交给我的法子,你不相信我,你总得相信医圣,我师祖吧!”

没办法,为了让林掌柜放心,林月兰只得拉着张大夫出来做挡箭牌了。

听到是医圣所教,林德山也不在纠结着这些药材的来源了。

他想了想说道,“丫头,二八分成,你不觉得太低了吗?”

在商言商,总得为自已争取最大的利益。

林月兰则说道,“林掌柜,其实你心里也有数,实际上这一点都不亏,不是吗?”

在利润分成上,林月兰也一点不让步。

你现在是商人,我现在这个立场,同样是个商人。

她笑着道,“林掌柜,其实,你很明白,我出药材,你只需要找买家而已,哦不,可以说,根本就不需要找,而那些买家就会主动上门。

换句话说,我林月兰只是把药材寄放在林记药铺,贵店不用出本钱,也没有成本,然后,林记药铺就可以得二成利,再说,这药材可不是普通药材,而是一出手就成百上千甚至上万两的贵重药材。

只是二成利,或许就有可能是你一年卖药材才能所得全部利润,这对于别家药铺来说,简直就像是天下掉馅饼的事儿。

你说我说的对吗?林掌柜。”

林掌柜听罢,只能无奈带着苦笑着道,“你这丫头,简直是个人精。我都感觉自已不是在跟一个孩子在谈交易买卖,而是与一个沉浮商场多年的奸商在谈这笔交易!”

实际上,林掌柜虽说也认为这二成利是仿佛天下掉下来的馅饼一样,可是,他同样知道,天下是真没有免费的午餐。

在这高利润的背后,却背负着巨大的风险。

因为,如果林记药铺只是卖一次这些贵重药材,或许别人不会注意,但是,二次、三次,以及更多次之后呢,林记药铺肯定会被人盯上。

鸟为食亡,人为财死!

一颗成千上万两的珍贵药材,那不知会有多少不要命之人来抢夺。

因此,为了保证安全,他肯定得出高价请些护卫才行,或许做其他的安全措施。

林月兰听到林掌柜的话,微笑着道,“林掌柜,过奖了!”

林月兰当然也考虑到,以后林记药铺频繁出现珍稀药材的安全问题了。

不过,这事,她先不插手,给林掌柜自已解决。

现在,林掌柜的人品还忠厚过得去,但是,当越来越大的利益在他的面前引诱着他时,他是否保持初心,能够克制住那些贪婪的**呢?

因此,要想与林记药铺长期合作,她还得打算再考验林掌柜一段时间。

林月兰与林记药铺林德山的合作,和与悦来客栈刘齐的合作,看似同工异曲,实质上却是天差地别。

首先,林月兰与悦来客栈合作,林月兰只是提供新菜和做菜方法,不用成本,就坐享其成所得三成利润。

而,林月兰与林记药铺合作,反而是林月兰提供药材成本,林记药铺坐享其成的模样。

其次,悦来客栈卖出的菜与林记药铺卖出药材,在价位上根本就不可比拟。

一个是人人能吃得起的买得起,一个除了非富即贵之人,根本就买不起,也用不起。

最后,悦来客栈卖出一年的菜,还不知道有没有人家做一次的买卖,所获得的利润高。

在一个,林记药铺可以监守自盗,但悦来客栈却没有这一说,相反,他们还需要供着林月兰,让她出新菜,出新招呢。

说来说去,最最大的区别,就是林记药铺有监守自盗一说,而欺骗林月兰,进而贪图这些东西,暗自发大财去。

可那些新菜却在林月兰的脑海之中,没有人可以盗取。

这就是为什么林月兰还需要再考验林德山的最根本原因。

考他的就是——贪欲和人性!

过得了,长期合作,过不了,林月兰只能说不好意思,背叛了就是背叛了,就没有任何理由可原,背叛了就得付出代价!

林掌柜再摇了摇头,问道,“丫头,既然如此,那合作就没问题。只是,”他话锋一转,犀利的问道,“我不能保证说,能把这些东西卖到最高价,可我却只能说,我卖的只会是最为公道的价格!”

虽说这些珍稀药材所卖的对像,非富即贵之人,可人家也不是傻子,任你狮子大开口。

林月兰对于这一点倒没有任何意见,目前以林德山的性子,确实会如此。

不过,林月兰突然又说道,“林掌柜,有些事,我必先说好。”

林掌柜点头道,“确实。丫头,你说!”

林月兰很是认真严肃的说,“这些东西,有三种人不卖,一是大作大恶之人不卖,二是欺压百姓的贪官污吏不卖,三是,以权施压,抢取豪夺之人不卖!”

这三种人,代表着三个阶层:普通人、当官者、权贵之人!

林月兰虽说不是善良之人,但是,她也绝不允许那些恶人那么的嚣张,那些当官者的欺压,那些权贵者的自以为是,这些都是林月兰厌恶的。

听到这些,林掌柜很是为难了。

他们这些药铺,实际上就是如医者一样,有一颗救死扶伤,仁者医心,不管对方身份如何,品性如何,为人如何,只要过来买药,都不可能拒绝的。

可是,按着林月兰的三个条件,那些大作大恶之人倒好说,可是那当官者,权贵者,他一个无权无势无背景的小老百姓,要怎么拒绝他们?这不给林记药铺惹来祸事吗?

那些人只要一个口令,就可以把经营几十年的林记药铺,说查封就查封的,更有可能以冤案入狱,到时就算不卖,他们也可以夺过去啊。

林掌柜说道,“林姑娘,这有点难办啊?万一到时得罪了人,惹来祸事,可怎么办啊?”

林月兰摇了摇头,她铿锵凌厉的道,“林掌柜,你放心。既然我能提出这个条件,自然是有办法,不会让林记药铺出事!”

听到林月兰如此说,林德山越发的疑惑林月兰的所作所为了。

她先说与他合作是为了寻她师父,可是却要暗地里瞒下林记药铺与她之间的关系;再说,林月兰这些近乎苛刻的条件,一个普通百姓根本就无法办到,但林月兰却胸有成竹的能不让林记药铺出事。

这孩子到底依仗的是什么?

难道是医圣或者是神医的名头,才让如此发出近乎狂妄的言语,连那些达官贵人,或者权势滔天之人,都不怕,毫无畏惧!

既然林月兰如此说,林掌柜只得将信将疑的把话应下,心里却是暗道,“可千万别引来那些人啊!”

林月兰和林掌柜初步合作意向已经达成,至于合约,林月兰与林掌柜一致决定,等下次药材送过来,再来签署。

这一次,林掌柜则是以高价买下林月兰的药材,而不是说林月兰寄放这药材在林记药铺。

林月兰拿着五百两银子从林记药铺出来之后,小十二就从街头寻了过来。

之前,两人虽说一起进的药铺,但小十二也是有些眼色的人,看着林月兰和林掌柜似乎很熟悉,而且有事要谈的样子,他就出去玩去了。

老远看到林月兰出来,他立马就跑了过来,笑着道,“林姑娘,出来了啊!”

林月兰对着小十二点了点头,说道,“走吧,今天我们去买些肉吧。”

最近,他们家伙食,肉虽没有断过,可却都是野物,野鸡野兔野猪等等,对于家养的猪,林月兰还真没有买过。

一说到买肉,小十二的眼睛一亮,立马激动兴奋的问道,“林姑娘,今晚我们吃什么?”

“吃饺子!”

“什么是饺子?”分外疑惑了。

他们从来就没有听过一种叫饺子的东西,难道宁安镇的特产,或是林家村特别的食物不成?

“晚上做着吃就成,问这么多做什么?小屁孩!”林月兰说道。一时之间忘记了,她可是比小屁孩小十二更小。

小十二立即羞红了脸,小声的说道,“林姑娘,我不是小屁孩子。”随即,他又想到什么一样,继续说道,“如果我是小屁孩,那林姑娘,你是不是小小屁孩啊,明显你比我小啊!”

说着,小十二还一本正经的比了比林月兰的身高。

好个小十二,竟然还学会调侃她了。

一时之间,林月兰怒气冲冲的走了。

小十二摸了摸后脑勺,完全不知道自已到底是怎么得罪了林姑娘了呢?

实际上他不知道,林月兰懊恼纠结的则是,她现在才十二岁,好小的年龄,让她想要发挥大姐大的威风都有点威风不起来。

林月兰快速走到猪头摊前。

“姑娘,是要肥,还是要瘦啊?”胡须满脸威武雄壮的屠夫问道。

林月兰看着半扇猪肉,问道,“怎么卖?”

“肥肉二十文一斤,瘦肉十六文一斤,半肥半肉的,十八文一斤!”

乡下的农民,一般买肉,就买肥肉,炼油,然后油渣子就当了肉菜了。

所以,这就是肥肉比瘦肉贵的原因,因为肥肉比瘦肉好卖。

“嗯,给我来五斤大肥肉,三斤瘦肉,十斤五花……半肥兰瘦的肉!”林月兰说道。

买这么多肉?

周围的顾客和屠夫分外的好奇了。

加起来有十八斤的肉,这能吃得完吗?

“好咧!”一笔大生意上来,屠夫立马高兴的应道。

然后,刀起利落的割下林月兰指定的肉,剔骨削肉,上秤。

弄好一切之后,屠夫就把枯草绑好的肉递给林月兰,说道,“姑娘,你拿好!”

说着,他还一边把剔出来的骨头放在一旁篓框里。

小十二眼明手快的接过这些肉,喜滋滋的嘴到咧到了天边去了。

今晚终于有猪肉吃了!这是小十二内心的雀跃惊呼!

林月兰看着篓框里的筒骨,棒骨,还有那些猪下手,指着篓框问道,“这篓框里的骨头和猪下水怎么卖?”

看到动作,屠夫下意识的看向篓框,有些惊讶的说道,“这些没有人要的,不好吃的东西,姑娘!”

小十二在旁边也小声的跟林月兰说道,“林姑娘,那些东西都不好吃的。骨头没肉,除了买不起的人家,才会拿着一两根骨头放在菜里,增加一点点肉味而已,而那些猪大肠之类的,又腥又臭,根本就不好吃的!”

林月兰睨了一眼小十二,有些鄙视的说道,“不好吃,我先前做的那些,为何要都抢着吃呢?”

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不好吃,而是这里的人根本就不会做,那肯定不好吃了。

小十二立即辩解的道,“可是那些东西是野味啊,与家养的做出来,味道肯定不一样了。”

林月兰说道,“那行,等做出来之后,你就不要吃了啊!”

小十二立即大惊叫道,“不要啊!”

凭着他的直觉,林姑娘做出来的猪下水肯定又是美味的一道菜,他怎么能不吃呢?不吃,那他就太亏欠自已的胃了!

屠夫听着他们在嘀嘀咕咕,有些疑惑的问道,“姑娘,这些东西要吗?如果要的话,这些东西连带着篓框,你给个五文钱就好!”本来都不值钱的东西,现在有人要,能赚一点就一点喽。

林月兰也没有拒绝,直接点头道,“那好。”说着就拿出钱来,递给老板说道,“五斤大肥肉100文,三斤瘦肉48文,十斤半肥兰肉180文,外加5文猪下文,一共是333文,老板你接好啊!”

林月兰的话音一落下,周遭一片寂静!

就连平常跟在林月兰身边的小十二都惊讶张大了嘴巴,有些结巴的说道,“好……好厉害!”

在这个古代朝代,根本就没有加减乘除口诀表,他们算术,靠的就是记忆和经验,但普通人只会加减,却不会乘除,因此,要算起来,真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不是如如林月兰般,张口就来。

林月兰看着屠夫有些傻愣没有接钱,有些纳闷的问道,“老板,怎么了?钱不对吗?”

屠夫听到林月兰的疑惑,立即反应过来,摇头道,“不是,不是,姑娘,这钱对了。”

随即,他有些按奈不住自已的好奇,问道,“姑娘,你是怎么这么快就算出这些钱的啊?”

被屠夫这么一问,林月兰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人,果然,她抬起头,看到的就周遭人诧异的眼神,显然是她突口而出的算术给惊讶了。

林月兰才猛然想起,这古代可是没有加法乘法口诀的。

林月兰不想多事,立即拿着那个篓框,对着小十二就喊道,“小屁孩,走了!”

林月兰和小十二匆匆离开之后,看着他们背影,有人才想起,大惊的道,“那孩子不是那个卖老虎,还是传言中林家村的那个克星吗?”

“是哦,我看着也像。你刚看见没,这么一大框篓子的东西,至少有二三十斤,她一个小小年纪的姑娘,却一手提了起来!除了她,也没有哪家的姑娘有这么大的力气了。”

有些人立即遗憾的道,“唉,真是可惜!竟然是克星之命,以后谁敢娶啊?”

“哎呀,你还别说,你难道没有看见她身边的那个男孩子吗?说不定就是她的未婚夫呢?”

“我看不像啊,有哪个女孩子会叫自已的未婚夫为小屁孩的?”

林月兰大声叫小十二“小屁孩”大家可都是听到了。

“如果不是未婚夫妻,那这人也太不检点了吧,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就与男人勾勾搭搭的。”

“你还别说,我好像看到过他们两个在一起来街头买东西呢?”

“哼,这样不知廉耻之人,就得浸猪笼!”

“切,既不是你们村的人,又不是你们家的人,人家怎么样,你们管得着吗?”

“我就看不惯,又怎么样?”

……

一时之间,屠夫家摊子热闹起来了。

小十二不知道他们走后发生的事情,可林月兰听到了后面的动静,但却无所谓,反正,没有人真正的敢把她浸猪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