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烈风犁地/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刚离开宁安镇,悦来客栈就进来一少女两少男,抓着两只羊角辫的少女小跑着进去店里,然后,边跑声音带着些急促的问道,“刘伯,刘伯,刚刚是不是月妹妹来了?”

刘掌柜看着刘佳滢,立马关心的说道,“大小姐,你小心一点,跑慢一点,可别摔着了。”

随即,他就回答刘佳滢的问题,点头说道,“嗯,刚刚林姑娘确实来过,还带了一些野味过来,不过,她现在离开了。”

刘佳滢听到林月兰离开了,神色间立马有些失望起来。

这一次又晚了。

她随即对着她旁边的少年,报怨的说道,“哥哥,都怪你,如果不是你慢慢腾腾的,我都能赶不上见到月兰妹妹了。”

刘齐听到妹妹的埋怨,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明明也是跟着她一样跑回来的,好不好。

在整个大街头,他这翩翩少年公子的形象,很有可能一落千丈,为的不就是陪着她跑过来找林月兰嘛。

站在旁边的周文才就有些好笑的道,“佳滢妹妹,你这是有了好朋友,不要亲哥哥的节奏啊!明明一直是你在前头,我们在后面追,根本就没有耽误你的脚步啊,怎么就怪到你哥哥身去了呢?”

之前听刘齐说她妹妹也不知怎么就这么喜欢林月兰,他还不知道怎么个喜欢法。

可从刚刚逛街,突然听到林月兰机智的处理在店里闹事的人之后,什么都不顾,拉着她的哥哥就往回跑。

刘佳滢只是对着周文才有些恼怒的“哼”了一声,随即像是想起什么,眼睛立马亮了起来,她急促的问道,“刘伯,我刚刚听说,我们店里有人来闹事,是月妹妹很是机智的揭穿了对方的真面目,让对方不打自招,是不是?”

这是她和刚刚在逛街时,听到过路人讲的。

刘掌柜说到这个,立即笑了起来,“是的,大小姐。林姑娘确实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三言两语,就把那人吓得主动说了出来。”

只是在这语气里,却有些叹息,为何这么聪明这么好的一个姑娘,竟然是个克夫克星命呢。

刘佳滢立即觉得有些不甘心,说道,“为何每次月妹妹来镇上,都不来找我,是不是生我气了?”

说着,嘟着嘴,眼睛对着刘齐,有些生气的道,“哥哥,都怪你。每次都不让我去找月妹妹,所以,她一定以为我不喜欢她了,因此,每次来镇上都不来找我,对,一定是这样的。”

神情有些懊丧,不过很快她又说道,“不行,这一次,我一定要去找她。”

说着,提着衣服群摆就要跑出去,刘齐看着妹妹风风火火的样子,立马拉住她,问道,“滢儿,你要去哪?”

“哥哥,我要去林家村!”林月兰大声的说道。

“胡闹!”刘齐厉声的喝道,“你一个姑娘家家的,能说去哪就去哪的吗?万一出事了,怎么办?再说了,这天都已经过了大半个下午了,你怎么去?在路上摸黑去吗?”

“够了,哥哥,你每一次都这样说,”刘佳滢很是生气的反驳道,“说来说去,你你就是不愿意我去找月妹妹,说来说去,你不就是忌讳她是克星之名,怕会克到我们身上来的吗?可是,哥哥,”

刘佳滢说到这,更是大声的说道,“可是哥哥,你不要忘记了,最近悦来客栈生意越来越红火,月妹妹是功不可没,这说明月妹妹根本就不是克星,而是福星!”

听到妹妹的话,刘齐瞬间哑然。

因为,他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那就,他们兄妹俩遇见林月兰之后,无论是在生活上,还是在生意上,都是越来越好。

这根本就是反印证了,并不是真的每一个靠近林月兰的人,都会被她克了。

周文才滴溜着眼睛,瞧了瞧兄妹两的表情,他手习惯性的折起折扇,然后,笑着对刘齐说道,“刘兄,你既然不放心滢妹妹一个人去林家村,怕她出什么事。要不这样吧,我陪着滢妹妹去一趟林家村,去找那个林姑娘,如何?”

刘齐正逐渐接手刘家的生意,走不开,因此,他无法陪着妹妹前去。

刘齐想了想,说道,“那好吧!既然如此,那就麻烦周兄陪着家妹走这一趟了!”

“诶,刘兄,你跟我客气什么呢?我们可是好兄弟,你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放心,这一趟去林家村,你妹妹少一根毫毛,就拿我试问!”周文才做着保证说道。

刘齐立即揖手作揖,说道,“周兄,你说哪里话呢?周兄做事,我还不放心吗?”

随即又对着刘佳滢,没什么好气的说道,“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刘佳滢破啼为笑。

林月兰并不知道,她家里即将来客人。

此刻,刚回到村里,就碰到匆匆过来的里正,他说道,“兰丫头!”

林月兰笑着道,“里正爷爷,有什么事吗?”

林亦为说道,“丫头,前段时间,你不是让我给你找哪家会有上等田卖的吗?现在刚好邻村一户人家有五亩上等田,挨着林家村长平上拗那边,向阳水源充足,他们现在急需要钱用,就以十三两价把这些田全部卖出,你看,你要不要去看看?”

林月兰听罢,点头道,“好啊,我去看看!”

林亦为道,“那行,明天我就带你去看看。如果你中意的话,明天就可以交钱拿地契。”

林月兰点了点头,应道,“好!”

林亦为还想到一件事,问道,“哦,对了,丫头,如果真买下那些田了之后,要立马开种吗?现在刚好是第二季播种时间,如果要播种,你还要准备种子,还有一个,你这次播种要请帮工吗?”

本来林月兰家里已经有五个男人可以帮忙种田,根本就不要请帮工之类的,但是林亦为知道蒋振南就是那个镇国将军。

你让一个镇国蒋军睡在院子里帐篷里,还要亲自去开荒,已经很委屈了将军,要再让一个将军下地种田去,他心里总得过意不去,渗得慌。

按着他的想法,一个将军来到他们的村里,就应该供着捧着,好吃好喝的养着,可现在倒好,兰丫头这孩子,竟然像对待下人一样,奴役着大将军干活儿,害得他整天心惊胆颤的,生怕蒋振南一个火来,就要灭掉林家村。

因此,为了不让那个将军有任何怨言,感觉自已像个奴才一样,他当然不希望林月兰让蒋振南下地干活了。

林亦为瞄了眼在站在旁边的小十二,随后有些忐忑小心的问道,“兰丫头,你天天让他们干活儿,他们……他们不会生气吗?”

旁边的小十二听着,直翻白眼。

他们哪敢生气啊!

除却林月兰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之外,现在还是林月兰好吃好喝的供着他们呢,他们现在除却干活回报一下,还真想不到要什么方式,还真不知道要用要怎么报答?总不能让他们以身相许吧?

说到以身相许,小十二回想起,从他们遇见林月兰开始,他们的头儿好像与林月兰的关系不一般啊。

说不定,还真可以来个以身相许呢。

小十二摸着下巴想道。

小十二心里活动,林月兰并不知道,只是,她的想法也与小十二那句话一样:他们哪敢生气啊。

当然这话林月兰不能对林亦为这样说,她怕会吓着他。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里正爷爷,请您放心,我有分寸的。”

林亦为虽是狐疑,可是林月兰和蒋振南他们之间,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也不好在多说什么。

只是,他心里希望的当然是蒋振南这个大将军,可千万不要做这么多计较啊。

林亦为点了点头,只是有些叮嘱的说道,“那好吧。兰丫头,可千万别惹火了他们啊!”

“嗯,里正爷爷!”林月兰应道。

蒋振南和郭兵他们继续开垦着荒地,看着天色越来越晚了,他们还在挥洒着汗水。

“头儿,你说,今天晚上,林姑娘又会做什么好吃的?”郭兵怀着对今天的晚餐憧憬,问着蒋振南。

以前,他们虽也爱吃,可是,他们却从没来想到,他们喜欢吃到,可以称为吃货了。

每天,吃人饭,你抢我夺,永远像吃不饱一样,吃完了这顿,立即想着下一顿吃什么了。

蒋振南对于郭兵的话,充耳不闻。

他本来就不是个多话的人,郭兵虽每次都会问他这个问题,可却没有一次回答过。

只是,他的内心里也是在想着,回到家,月儿姑娘又做什么好吃的了。

他也从来没想过自已也有吃货的体制,而且朝着吃货的道路上,越奔越远!

蒋振南锹了一锹泥土,停了一下,拿着毛巾擦了擦汗,望着被他们开阔的越来越阔荒地,蒋振南面具之下的嘴角勾起了一定的弧度,一看就是发自内心的喜悦。

随即,他又继续弯腰锹泥土去了。

郭兵的发问,蒋振南没有回答,小三子和小六子却立即兴致勃勃的讨论了起来。

小六子说道,“不管林姑娘做什么菜,都很好吃。而且好多菜,别说我们见过,就连听都没有听过,真是好厉害!”表情上,明显带着崇拜。

小三子立即点头附和道,“也不知道林姑娘,到底从哪知道做这么多菜,做出来的每一道菜,都是这么好吃。”

郭兵听罢,心思立即宛转起来。

最近,关于林月兰的传闻,他们都听得差不多了。

只是,对于林月兰死而复生之事,除了那个心怀叵测的女人在他面前说过,林月兰死而复生,实质上是妖孽附身,其他村民却对于林月兰死而复生之事,禁口不谈,就是那些小孩子似乎也是因为听从家人的嘱咐,绝不谈这事。

郭兵立即疑惑的问向蒋振南,说道,“头儿,林姑娘死而复生之后,所知所得的一切,难道真的是阎王爷恩赐的吗?”

一个小从长在农村,懦弱无能的孩子,突然有一天,有了神力,有了武功,连性格也是发生翻天覆地地变化,一个从没有杀过鸡的人,杀起人来,却毫不眨眼,毫不手软,怎么看,怎么想,都弄不通,所以里面肯定有些所有人不知的内情。

郭兵的疑惑,也是蒋振南的疑虑,但是,他们知道,即使他们心中有再大的疑问可这些疑问除了林月兰,谁都不会有答案。

蒋振南警告的说道,“兵子,不管月儿姑娘到底有什么隐情秘密,这些现在都不是我们可以打听的。无论如何,月儿姑娘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她的恩情,我们似乎都还不完!你不要忘记这一点,所以,你越多好奇,可能就会对月儿姑娘越是不利,更有可能给她带来危险!”

就是让郭兵把这些疑惑放回心里去!

郭兵说道,“头儿,你说的对!”

林月兰无论之前是什么人,之后是什么人,他们都管不着,但是有一点,他们很是清楚。

如果没有林月兰,那么,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他们的存在了。

小三子和小六子听着上司的话,也是沉默不语。

不管林姑娘有什么样的秘密,但是,他们都不能忘记,林姑娘是他们救命恩人,他们不能忘恩负义!

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了。

突然,郭兵还想到一件事,他疑惑的道,“头儿,最近烈风去哪了?怎么就没有见过它了呢?”

明明林月兰说过,她会来救他们,是因为烈风的求救,然后,救下他们之后,烈风就跟在林月兰身边。

可是,除去当天救他们之外,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烈风了。

蒋振南对于烈风的去处也是有些疑惑。

不过,他知道林月兰不会对烈风怎么样,所以,倒不用担心。

小六子倒是回答了郭兵,说到,“郭哥,前天我看见烈风和小白一起去了山里。”

郭兵立即有些惊讶起来,“是吗?前天什么时候?我怎么没有看见?”他很是好奇,一只老虎,一匹马,到底是怎么友好相处的?

小六子想了想,说道,“就在昨天清早啊!”

郭兵微微疑惑的道,“这么早,难道烈风跟小白去山里玩?”玩也用不着玩这么多天,都不着家,连它的主人都抛之脑后了吧。

……

林月兰回到家之后,林月兰拿出几根猪头出来,剁出两斤肥肉,一斤瘦出来,剩下的全部让小十二拿到冰窖里去了。

看了看天色,林月兰就准备先把汤熬出来,一会吃饺子时,喝一口鲜汤,不知有多美呢。

林月兰说动手就动手,准备了生姜,骨头剁块,放时熬汤的罐里,然后,就放在院子里搭个架,烧个火,掉着瓷罐,就可以了。

这汤先是大火,等水开了之后,小火慢熬,慢慢熬出味来。

弄好汤之后,林月兰就回到屋子里,立马拴上门,然后,闭眼,说道,“进去!”

一进空间,赫然看到的就是烈风在河边喝着灵泉水。

烈风一看到林月兰,立马噔噔的跑了过来,身子蹭了蹭林月兰的腰,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林月兰的脸,林月兰立马把它的头往外推去,笑着说道,

“我说烈风,你太热情了,口水全部都舔到我脸上来了。

还有啊,烈风,灵水虽说是个好东西,可你也不能老喝灵水,不吃草啊。你看看你自已,皮毛虽说越发的油光发亮,身子也是越发的结实。嗯,越来越漂亮了!但是,我让你到空间里来,是为了让你给犁犁这些地的啊?”

没错,烈风就在林月兰的空间里。

且被林月兰抓去做苦力了——就是在空间里犁地,只是偶尔放出来走走。

因为小绿为救林月兰使用了自身大部分能源,空间与小绿是一体,小绿的能源失去,这空间也就恢复到最初没有开垦荒无的原始状态。

因此,林月兰需要在这田地里种东西时,也是必须先要自已开出来,才能种。

这种空间开垦荒地之事,小绿和它的小伙伴们却帮不了忙了。

因为,这个空间里的一切都有灵性,包括土壤,包括水。

那些植物们,能自已在这生根发芽,却不能自已松土壤了。

所以,这一切都要靠着劳作来完成。

但是,林月兰这么忙,哪有时间天天进空间里松土壤啊,再说了,天天进空间,也不现实了。因为很有可能一不小心,就会被人发现疑点,因为天天失踪的人,怎么不能让人怀疑。

烈风就在这样的装态之下,被林月兰抓了壮丁,弄来做苦力了。

因为,烈风也是很有灵性的一匹马,再说了之前,在两个月前,第一次见面前,林月兰就给烈风梳理了身体内的暗伤和杂质,给它喝了灵水,这智商可是提高到堪比一个十多岁的孩子,除了它不会说话之外。

林月兰给它套上一副犁田工具,然后,让它按着顺序方向,来回的走到,就可以翻开这些土壤了。

当然了,这些土壤肯定比外界的土壤更松软。

对烈风来说,也不是很累的活儿。

烈风看着林月兰的眼神有些委屈了。

它都已经在这犁了十几天的地了,怎么就这会儿歇一歇,喝口水就被说了呢?

林月兰看着烈风大大圆圆眼睛里很是委屈的神情,立马心软投降说道,“行,行,烈风,我错了。我不该说你偷懒。”

说着,看着已经被她和烈风共同弄好,看起来有七八亩的土地,又很是真诚的说道,“说真的,烈风,我很是谢谢你啊!如果不是你帮忙,让我一个来弄这些地,不也知道要弄到什么时候呢?”

烈风听到林月兰的表扬,先是用脑袋蹭了蹭林月兰的脸,然后,立马又高傲的抬起头,仿佛在说道,“你感谢我,是应该的!”

随即,它又有些委屈的低下头看着林月兰,似乎在问,“为何就我一个人在犁地?那个小白,那个大黑小黑,它们也是身强力壮,怎么也不过来犁地呢?”

仿佛看懂了烈风眼里意思,林月兰摸了摸烈风的头,嘻嘻笑着道,“烈风,不是我不找他们来犁地,只是烈风,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为什么只让你犁地了吗?”

听到林月兰的话,烈风立即丧气的低下头。

还能有什么原因?

不就是求了她去救它主人他们吗?

所以,现在它一只在犁地,是回报给她的承诺。

林月兰很是满意的再次摸着它的头,再笑着道,“所以啊,烈风,你呢,就好好的犁地吧。等什么时候犁完,你呢,就算为你主人报了一回恩了!”

烈风望了一眼一望无际的荒地,瞬间泄气般的低下了头。

这么地,它一只什么时候能犁完啊?

林月兰却拍了拍它的头,笑嘻嘻的道,“烈风,加油哦!”

说着,她就兴冲冲去田里,去找今晚上要做饺子馅的韭菜、葱。

烈风看着心满意得的林月兰,只能认命走回去,认命般的继续拉犁。

……

当蒋振南和郭兵他们还没有到家时,闻到一股浓香的肉汤味。

郭兵眼睛迅速发亮的道,“林姑娘今晚上做了肉,太好了!我们这些天天天吃野味,还是很怀念猪肉的味道啊!”

随即一伙人加快脚步往家走去。

一进院子,他们就看到张大夫带着他家十多岁的小童,一直围着火堆转。

“张大夫不,在看什么呢?”郭兵好奇的问道。

随即鼻子嗅了嗅,这香味好像是从这里散出来的。

郭兵指着火堆架子上的罐子,有些惊呼的道。

他很是好奇的打开罐子,想要瞧瞧做什么肉,这么香。

却立刻被张大夫拍了下去,然后很是严肃的说道,“兰丫头说不能开盖,否则香味全部跑出来,再吃的时候,就没有这么好吃了。”

郭兵立即苦笑不得,这是哪门子道理啊。

只是,为了舌尖上的美味,郭兵还是很听话的,没有再想着拿开那个盖子,瞧一瞧了。

蒋振南瞧了一眼火堆上的罐子,然后,就进了屋子。

当看到屋子桌子上摆放着整整齐齐,很是漂亮白白胖胖像元宝的东西时,表情微微一愣。

这是什么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