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怀疑!(求订啊!)/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振南在发愣时,郭兵风风火火的从外面闯了进来,他同样看到的是白白胖胖的元宝,立即惊呼的问道,“林姑娘,这元宝模样的东西,是什么?是做来今天晚上吃的吗?”

小十二在旁边面皮,他给郭兵答案道,“郭哥,林姑娘说这是饺子。今天晚上,我们都吃饺子。”

郭兵疑惑的道,“饺子?什么是饺子?”

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一种食物叫做饺子的。

而且看着这饺子,好像是面和成的皮,再包上馅,有点像包包了流程,只是包子,是皮厚馅少,而且是圆圆的,捏着花纹,这却像个元宝。

小十二也是说不来,只是有些憨厚的说道,“林姑娘说叫饺子,就是饺子。”

林月兰对着郭兵说道,“这么多废话,过来擀皮吧。”

随后,她又吩咐小十二说道,“小十二哥哥,教教你们中尉大人,怎么擀饺子皮吧?”

对于林姑娘的话,他们必须言听计从,不然,就没得吃的。

不然,就算有资格参与抢夺菜,但却无法从林姑娘筷子底下抢到菜吃。

因而,为了自已的食欲,对于林姑娘说什么,就得做什么了。

郭兵被林月兰吩咐擀饺子皮了,蒋振南却木然有些发愣的站在旁边,似乎在疑惑,他要做什么。

林月兰看着包了一大半的饺子,立即笑着对蒋振南说道,“来,面具大叔,你来学学包饺子吧!”

郭兵拿着擀面杖的动作立即停顿了一下,随即又若无其事般的继续跟着小十二擀面皮去。

心里却在嘀咕道,“这包饺子一看就是女人干的活,让头儿来,还不知道能弄成什么样,可别弄成馅包皮来了啊。”

蒋振南听到林月兰要他过来包饺子,神色有了从未有过的为难,他低沉着声音,有些踟蹰的说道,“月儿姑娘,不……不用了吧!”

他一个大男人,大手大脚的,让他砍柴松地还行,让他包饺子……,肯定干不来的。

林月兰想了想,算了吧。

让他来包,还真是浪费她弄的这些原料。

林月兰算是默认不让蒋振南包饺子了,不过,她又指挥着他做另一个件事,道,“那你到灶房里烧火去吧,锅里先放半锅水,等水开之后,你就帮着把这饺子放到锅里去。”

让蒋振南烧火烧水还行,蒋振南立即大步的走向灶房里去了。

郭兵笨手笨脚的学着擀面皮,但看着林月兰和蒋振南的互动,心里越发觉得他们似乎有着天生的缘分一般。

两人境遇如此相似,一个被定为天煞孤星,一个被断言天生克星,同样的被亲人所弃,也同样的自强不息,坚持生活下去。

如果不是因为年龄相差太多,郭兵是真的很乐意见到,这两人相处之道并不仅仅是朋友,而是夫妻缘分。

两个都被断定为克人之人的人,或许可以克远相抵,然后,雨过天晴,平安幸福的生活下去。

唉,看两人的缘分吧!

他现在在操这老娘子的心,又有何用呢?

郭兵的脑中想法,林月兰和蒋振南当然是不知道了。

林月兰即使知道了,也只会冷哼两声,然后,就会对郭兵骂道,“哼哼,真是想得天真,想得太美!”

当然了,林月兰并不知道,此刻她动作很是利落的两个手指一捏,就捏出一个元宝,让郭兵他们惊叹不已,却反而让林月兰给了一个白眼,道,“熟能生巧,不知道吗?”

饺子在所有人分工合作之后,很快就可以吃了。

林月兰最先给张大夫盛了一碗饺子,然后,再每个人跟前有一小碟酱油,或者是醋,还有一碗高汤,林月兰就教大家怎么吃饺子。

喜欢吃酱油,就沾酱油,喜欢吃醋的,就沾醋。

张大夫迫不及待的想要尝一尝这个叫饺子的东西,林月兰一告诉完他们怎么吃,筷子就迅速起来,夹了一个饺子,最先沾了一些醋,一放进嘴里,顾不得烫,就嚼了起来,“好吃,好吃,真是太好吃了!”

这种食物,皮虽薄,却是有韧性,馅味美,再沾上一些醋,那滋味,真是说不出的鲜美。

“兰丫头,你这饺子皮薄馅美,真是美味一绝了啊!”张大夫毫不吝啬的夸赞到。

“师祖,我做出来的每一道菜,每一种食物,你都称美味一绝,现在这到底是第几绝了啊?”林月兰笑嘻嘻的说道。

“你做的菜,每一道菜都这么好吃,每一道菜都堪称一绝!”张大夫毫不吝啬的再夸奖的说道。

“林姑娘,我觉得你完全可以自已开一家酒楼了!”郭兵嘴里吃着饺子,也不闲着,“那生意,绝对天天火爆!”

“郭哥哥,现在镇上的那家悦来客栈,不就是因为林姑娘弄出的几道菜,而生意更加红火嘛。”小十二在旁边插着嘴说道。

“切,小十二,你是讨打吗?”郭兵说道,“明知道我们都没有见过镇上,哪里会知道,那什么客栈生意好不好?”郭兵有些愤愤不平了。

他们来了林家村有一段时间了,可却从没有去过这镇上。

他们的头上目标太大,太过显眼也就罢了,可是他们这些人放在人群,也就是一普通人,谁会去注意啊。

郭兵吞下一个饺子,然后,有些讨好的对着林月兰说道,“林姑娘,下次我跟你去镇上,如何?”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直接拒绝道,“不行!”

“为什么?”郭兵有些不服气的问道。

他也只是想去镇上玩一玩啊,为何就这么的难呢?

林月兰睨了他一眼,说道,“你长得太白了!”简直就是一个现代版的小白脸。郭兵长得英俊标志,他去镇上的话,他们就不用走路了。

因为估计,他都要被那些女人给包围了,哪能有路走啊?

郭兵听到林月兰的话,立即如泄了气的皮球。

他就因为那这白皙细腻的肌肤时常烦恼。

别的男人,只要在太阳底下一晒,那肌肤颜色,要不是麦油色,要不就是古铜色,别说有多健美了,就只有他,在大太阳底下爆晒个三天三夜,除了晒脱了一层皮,这皮肤颜色完全无变化。

这就是很多人时常的把他当女人的原因。

“那林姑娘,我可以跟你上镇去吗?”小三和小六子对视了一眼之后,立马异口同声的问道。

林月兰翻了翻眼皮,淡淡的说道,“看情况!”

只有蒋振南沉默不语。

他不用问也知道林月兰,肯定一口拒绝他的。

谁让他整天带着面具的呢。

一个晚上,七八个人,也同样是你夺我抢当中,吃了晚餐。

饭后,张大夫摸了摸圆鼓鼓的肚皮,说道,“丫头,听说前段时间,你在酿那什么酒,现在还不以开封吗?”

“张大夫,是葡萄酒!”郭兵立马说道。

张大夫狠狠瞪了一眼郭兵,随即眼睛又发亮了起来,“葡萄酒?是西域每年朝贡的那种葡萄酒吗?”

张大夫作为医圣,作为药王谷的谷主,早先跟皇权打过一些交道,被皇帝赏赐了一些西域葡萄酒喝,那醇香酒香,他至今忘不了。

本以为再也不喝不到那种酒了,没成想,在偏远的小山村里,出现一个孩子竟然会酿西域那种葡萄酒。

这……

张大夫面上突然间有些异样,脸色突然严肃沉了下来。

他有些严厉的说道,“丫头,过来,我有话问你!”

张大夫的突然变脸,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谁也不明白,好端端的,张大夫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了呢?

蒋振南的内心却瞬间突然紧张起来,他有些明了张大夫想要叫林月兰出去问什么话了。

他突然站在林月兰面前,神情散发着大将军的威严气势,眼眸凌厉的射向张大夫,厉声的说道,“张大夫,我知道你在怀疑什么,但是,月儿姑娘是个纯良姑娘,这一点,相信张大夫心里很是明白!”

看到蒋振南瓜对林月兰的维护,张大夫的心里是安慰的,可是,看着他对自已的态度,张大夫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

他对着蒋振南怒喝道,“兰丫头是什么样的人,我会不知道吗?你以为我会害了兰丫头吗?”

说完这一句,又没好气的看向另一边的林月兰,气哼哼的道,“你给我过来!”

明明他是丫头的师祖,是最不会害她的人,可现在却被一个臭男人跳出来,怀疑他的居心了,真是气死他了。

蒋振南还是有些担心的看向林月兰。

林月兰对他摇了摇头道,“没事,南大哥,师祖是不会害我的!”

除了郭兵,其他几小只对这突然一出,弄得一头雾水。

他们头儿,怎么突然间对张大夫这么不客气起来?

这到底出什么事儿了吗?

林月兰走到后院,皎洁的月光,带着一丝丝冰凉投射到林月兰身上,但那对锐利眸光,同样折射的坚定和未来。

林月兰走到张大夫跟前,表情严肃的叫道,“师祖!”

张大夫在明亮月光照射之下,可以清晰的看到他这张严肃的表情,他的微眯着眼睛,很是认真的打量了林月兰片刻。

最后,他凌厉的喝道,“兰丫头,你到底是谁?”

林月兰脸上突然出现一抹冷笑的表情,她反问道,“师祖,你能说我是谁呢?”

“你不是林家村林月兰!”张大夫很是肯定的说道。

林月兰有些好笑的问道,“那怎么说?我不是林月兰能是谁?”

“三个月前的林月兰,我见过,完全是个胆子懦弱没有主见,生活能力极差的孩子,如果不是里正暗中照扶,或许她早就死去。

但是,你不一样,你机灵、坚强、成熟、很有想法,很有独立性,还有这气势有时凌厉冷冽,根本与三月前的林月兰,南辕北辙的性格。

再主要的一点,你会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是在这个国家,哦不,可以说,是会弄这整个天下没有的东西。

一次也就罢了,可以说是巧智发明,毕竟任何文明都是靠人类给发明出来的,但是,两次,三次,就不再是巧智发明,而是完全是胸有成竹,信手拈来的东西。

难做到这种程度的,要不就曾经自已很是熟悉的,要不就是以前常常做的,无论是哪种情况,都改不了‘熟悉’二字!”

张大夫犀利的质问道,把疑问问了出来。

林月兰还是笑着铿锵的回道,“我三个月前不也说过了吗?我身上的一切本事,可都是阎王爷恩赐的,不是吗?”

张大夫完全不满林月兰这个回答,他再犀利的说道,“你死而复生,身上突然有一身本事,神力,与动物的亲和力,你可以说是阎王爷恩赐,但是,那做饭呢,还有你嘴里时常嘣出来的,我们从没有听说过字和词,以时不时说出与不同于这里命名的东西,比如,伞朵儿——蘑菇,明明这些根本不像龙宴国的叫法,也不是这个天下的叫法,可你却叫了说来,这根本就不合常理!”

林月兰听罢,再笑着回道,“我这是在阎王殿学的嘛。”

林月兰看似把一切都推到了阎王爷的身上,可是张大夫知道,这或许是林月兰的一个借口。

只是,林月兰不说,他的担心根本就不能放下心来。

张大夫叹了一口气道,“丫头,为师知道你的防备心很重。可是,你不觉得你所说的一切,都太超乎常理了吗?真把一切推到了阎王爷身上去,相信只要极其聪明的人,都会有怀疑,知道吗?”

林月兰也知道张大夫也根本就没有恶意,或者反过来说,他根本就是好意。

因为,他担心她。

只是因为,她弄出来的那东西,太过奇特,不让人不怀疑都难。

现在他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疑虑,才会挑出来,这样严肃的对待林月兰,让她知道自已的面临的问题和处境。

林月兰说道,“师祖,我没有骗你,这一切本事,确实是我阎王爷所赐!”

时机未成熟,她是绝不会向任何承认,林月兰已经换了芯子了。

张大夫很是狐疑道,“这话还怎么说?”

林月兰眼眸有些怀念,有些认真的说道,“三个月前,我被村里的那些孩子踢死之后,就去见了阎王爷。阎王爷说我天命未完,命不该绝,怎么着都想要把我送回人间。

我害怕我回来,继续受那样的苦,所以始终不愿意回来。后来,阎王见我如此倔强,有些无奈,所以,他就说让我去另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是个和平美好的世界,阎王爷让我到那里学一生本事再回来。然后,我就在那里学到很多很我东西!”

张大夫很是好奇疑问的立即问道,“和平美好的世界?那又是个怎么样和平美好?”

他真的很好奇,那个世界,到底是怎么样?

为何会有如此之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只是,随即,林月兰似乎给他扔一个炸弹似的。

林月兰说道,“是两千后的世界!”

张大夫瞳孔煞时剧烈的收缩,很是不可思议,他惊呼的道,“两千年后?”

林月兰点头道,“没错,两千年后!两千年后的世界,是一个水泥钢筋高楼大厦耸立的世界。人可以到天上飞,可以到地下游,更不可思议的是,那里是男女平等,男人女人都可以工作,而且在婚姻上是一夫一妻制,多妻制,却会被抓去坐牢狱。只是,后来,却末世突然降临,人类惊起一场大灾难!”

寥寥几句话,却让张大夫震惊不已。

张大夫愣愣的道,“丫头,你说的是真的吗?”

人到天上飞,人到地下游,还男女平等,女人可以工作,还是一夫一妻制,这简直颠覆了他们的想象。

林月兰点头道,“师祖,我所说的一切是真的。我虽在晕死过去短短的间间,实际上,地狱却过了几十年,阎王就在那时,把我送到那个世界几十年,然后,我就在那里学了很多很多本事。

比如,我这日子所做的菜,在这里看似很稀奇,实际上,在那个世界很是平常的东西,就如这个饺子,即使再穷的人,也能吃得起。”

张大夫对于林月兰的话已经基本相信了,他心里实际上,对于两千年后的世界,更是惊奇不已。

不过,他随即又想起一个问题,说道,“那丫头,你又是怎么回来的?”

被问到这个,林月兰的神情有些哀伤。

她说道,“那个世界的真实、和平和美好,简直让我乐不思蜀,我的心里一直在不祈祷阎王爷不要把我这么早回去。

只是,阎王爷是没有单独把我叫回去,可却是一个使然的结果。”

张大夫眉头一皱,有些不解释的道,“使然的结果,丫头,这话怎么说?”

“在那个世界,因为科技过于发达,却因为要发展各种经济,而过度采伐破坏生存环境。因此,大自然要报复了。

洪水、旱涝、大地震动,山崩地裂,等等,结果造成了一个世界末日。”

“世界末日?!”张大夫听到这样平淡又词,更是震动,他情绪激动的问道,“所以,阎王爷就把你弄回来了,是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