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脸红的面具大叔/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振南是个武功高强,内力深厚的大将军,对于后院之中,林月兰和张大夫之间的对话,能听不见吗?

当然可以。

在他听到林月兰口中描述的另一个世界时,他的震惊不压于张大夫。

他真的无法想像,竟然真的有那样的一个世界,人类可以上天可以入地,和平、美好、男女平等、一夫一妻,竟然还有些对于他们来说有些荒唐的——女人同样可以和离或者休夫的权利。

他突然间很是艳羡那样的普通又和平安详的生活了。

听到林月兰讲世界末日之事,张大夫满脸惊骇,他骇然的道,“末日竟然这么的恐怖吗?难道比农民遇上天灾,颗粒无收还恐怖吗?”那样的境况,可是会早成人吃人,悲惨又可怜境地。

林月兰点了点道,“对,比农民遇上天灾**,颗粒无收还恐怖。因为,那已经不是人吃人这么简单,而是比人间地狱,比战场更为恐怖的嗜血场地。动物,植物,人类之间的相互攻击,人类更是变成了可怕不能思考只会吃人的一种丧尸!”

听到这样描述,张大夫更是震撼惊讶不已。

原来那个和平美好安详的世界,竟然会变得堪比人间地狱的修罗战场。

“我在末世被背叛暗害之后,被阎王爷收回阎王殿!”林月兰似真似假,却又是无比认真无比严肃的讲述着穿越之前的一切。

她知道,在她逐步暴露出越来越不凡的能力时,她需要一个完美的借口,等将来能睹住天下之人的嘴。

而阎王殿阎王爷是她最好的挡箭牌,可这挡箭牌的背后,同样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所以,她不如利用当初林月兰死亡的时间差,来给自已原来那个世界编造一段完美合理的解释。

听到林月兰的解释,张大夫沉默了下来。

原来,这孩子竟然有这样的奇遇。

他现在不在怀疑林月兰是不是换了人了。

张大夫仰天叹了一口气,说道,“丫头,太过锋芒,则会惹来祸事,以后,一定要谨慎行事!”

怀璧其罪,这是人性自私贪婪所给自已的一个借口而已!

林月兰暗暗松了一口气,听到张大夫警告,很是认真的应道,“是,师祖!”

因为,她暴露的太快太多,让人怀疑无可厚非。

只是张大夫的怀疑却不是别有用心,而是真心因为担心她。

“哎呀,这汤真是鲜!”郭兵喝了一口骨头汤立即赞美道。“真没有想到,只是几根骨头,无一丝肉,连个肉沫星子都没有汤,竟然会这么鲜呢?头儿,以前我们把那些骨头给扔了,真是太可惜了!”

他说的以前,则是指军营里面的伙食。

军营里的伙食并不是很好,但是蒋振南和郭兵单独开灶,微微好了一点而已,所谓的微微好一点,也就只是多加了一快肥肉而已。

平常熬的那些汤,也就是一些菜叶子,加上一点肉沫而已做成的汤。

可是却从没有人想用这些干净的骨头却熬个汤。

小三子、小六子和小十二,一只手用筷子夹着饺子,一边低下头,喝着高汤,心里暗自附和着郭兵道,“这汤弄出的多好喝啊,以前伙房里的那些人把骨头扔掉,真是太可惜了。”

蒋振南同样一只手筷子夹着饺子,一只手端着碗喝汤,心思却因为郭兵的话,而想到了林月兰描述的那个世界。

但是,他一开始还是挺欣慰林月兰在那个世界平平安安的,可却不想,那样美好的世界,竟然会被毁灭,变成了一个人间地狱还可怕的正在厮杀的修罗战场。

她竟然在那个所谓的末日又苦苦挣扎了五年。

最后,她还是因为被人陷害,而被阎王爷收回了地狱,又再把她送回了林家村。

所以,前后判若两人的差距,就完全能解释的通了。

因为历经的过程,仿佛让林月兰过得沧桑。

沧桑的代价,而是,那一次次让人惨痛的经历过程。

父母双亡,末世来临,未婚夫和好姐妹的背叛。

他突然放下筷子,右手放住了左胸口。

他暗道,“为何这里变得又酸又涩又疼呢?”

蒋振南不知道,这里实质上叫心疼!

看着他们的老大突然捂住左胸口这边,郭兵他们以为蒋振南以前的毒性未除,现在毒性发作什么的,几人的脸色立即大变。

郭兵顾不得与小六子抢饺子,他立即放下筷子,走到蒋振南的跟前,很是担忧关心的问道,“头儿,你怎么了?捂着胸口?是不是之前的毒性未清除干净?”

其他人三人也涌过来,关心的问道,“头儿,你怎么了?是不是胸口疼啊?”

张大夫的十二岁的小童,看到这一幕,立即跑着往后院跑去,大叫道,“老爷,老爷,不好啦,出事了,出事了!”

前院传来的惊叫声,当然惊动了张大夫和林月兰了。

张大夫和林月兰对视一眼,立即就前院走去,看到的就一伙人围着蒋振南,满心关心。

郭兵看到张大夫出现,立即急匆匆的拉着张大夫,表情很是焦急的说道,“张大夫,您过来看看头儿他怎么了?突然间就捂着胸口,我们问他,他也说不出话来!”

蒋振南面具之下不知要做何表情了。

他只是胸口心脏处突然疼痛了一下,动作不小心的捂了一下,他的几个属下就立即大惊小怪起来,还没等他说话,又把张大夫给叫来了。

张大夫没有说话,只是拉过蒋振南的一只手,就给他把起脉,然后,越把脉,脸色却越发的难看,随后,他就对着林月兰说道,“丫头,你来把把。”

林月兰很是听话的接过蒋振南的那只手把起脉来。

只是,当林月兰的手在接触到蒋振南的那只手刹那,蒋振南很明显的不自然的僵硬了一下。

林月兰再给蒋振南把脉之后,脸色刹时有些狐疑的盯着蒋振南了。

郭兵几个看到张大夫的脸色不对,他立即焦急的问道,“张大夫,我家头儿他怎么样?是不是毒性再一次发作了?”

张大夫对着郭兵咧着嘴说道,“你们头儿啊……”故意拉长声音。

“怎么样?是毒性发作了吗?”

“他根本就没事!”这是明显着一些怒气的语调。

“他没事!”这一句语调很平淡。

前一句是张大夫说的,后一句是林月兰回答的。

“啊?”郭兵几人懵了。

“没事?怎么可能?”郭兵有些不相信的睁大眼睛问着张大夫,“我们都明显看到头儿捂着胸口,好像很是难受的样子?”

“怎么,竟然怀疑起我的医术来了啊?”张大夫横眉怒眼的瞪着郭兵,显然对于他们怀疑自已的医术很是生气。他又哼声道,“哼,他为什么看着难受,就要问他自已了!”

啊?

郭兵几个的脸一致对向蒋振南。

如果不是蒋振南带着面具,那么,所有人都会发现,那面具之下那张俊逸带着疤痕的脸,全变变红,而且还红到了耳根脖子上。

蒋振南带着低沉沙哑的嗓音说道,“兵子,我没事,不用大惊小怪的。”

随即,又带着些歉意的对张大夫说道,“张大夫,兵子他们只是着急心切,言语有不当之处,请您谅解!”

张大夫狠狠的睨了一眼蒋振南,然后,气哼哼的对着郭兵他们说道,“哼,看着我你们头儿诚心道歉的份上,不跟你们这些黄毛小儿计较了。”

然后再狠瞪了郭兵几眼之后,就对着还在大吃的小童说道,“小童,我们走!”

然后,小童迅速的麻利的不知从哪拿来的两个大海碗,一个装满饺子,一只装满高汤,再众柴木堆上拿走一只篮子,两个装得满满的大海碗就放在了篮子里。

最后,提着大篮子,就屁颠屁颠的跟在了张大夫后面,还一面的喊道,“老爷,等等小童啊。”

所有人似乎习以为常了一般。

这两人吃了还要打包走啊。

看着有些生气远去的张大夫主仆两,郭兵他们到现在都还有些懵。

他们这是把张大夫给气走了吗?

郭兵再次狐疑的看向蒋振南,很是不放心的问道,“头儿,你真没事吗?”

蒋振南面子上有些撑不下去了,他红着脸,再次应道,“我真没事儿,张大夫和月儿姑娘都不说了我没事的吗,你们就放心吧!”

郭兵不是怀疑张大夫的医术,毕竟这世上除了神医无涯子,也就医圣张中景的医术最为高明了。

既然张大夫一口咬定头儿没事,那就没事吧。

只是头儿也真是奇怪,没事捂着个胸口,做什么。

吃饱喝饱,就聊聊,看着天上的月亮,数星星。

就在这同一个夜晚

林月兰卖了一根千年人参,得到一千两银子,这样的一个消息,不知怎么得在村子里一夜之间,家户喻晓了。

“娘,听说了吗?”晚饭的时候,周桂香看着桌上的两个素菜,眼底暗了暗,随即眼珠一转,她就立即小声的问着李翠花。

李翠花被周桂花这样没头没尾的问这么一句,本来黑着的脸,更是阴沉,她狠瞪了着二儿媳妇周桂香,大声的骂道,“你这个死人脸,说什么说,我听说了什么?”

最近林老三家的事一团遭。

林大牛跟林四牛媳妇刘菊花,被一次搜查家贼,撞破奸情之后,林大牛媳妇李荷花和刘菊花当场厮打起来。

李荷花被刘菊花推倒,摔折了腿,刘菊花也被李荷花抓伤了脸,毁了容,林四牛对着林大牛气势汹汹,但林大牛鼻孔朝天,一副我是老大我怕谁的模样,让林四牛暗恨了下来。

最让林四牛嫉恨的是,明明是他的媳妇被老大睡了,可他爹娘却反过来骂他,说他不看好自已的媳妇,让她勾引林大牛去。

李翠花呢,想要让林四牛休掉那个刘菊花,再让她浸猪笼,让所有瞧瞧贱妇的下场。

可她的四儿子林四牛倒好,竟然拦着不休妻不让人动那个贱妇不说,还发狠话,要跟他们分家,断绝关系,而且房屋田地,一样都不能少,否则,他就会到镇上大声嚷,那个人未来的秀才公的爹,竟然是个淫棍,竟然强奸自已的弟媳妇。

到时,他到要看看是他没了媳妇重要,还是林大牛名声被毁,耽误林大宗考秀才重要。

只要家族有个不净的名声出去,那么林大宗就不想考什么秀才,更别说以后当官发财。

这一切可都是林大牛造成的,那就怪不得他。

林四牛威胁的话一出,林老三和李翠花等人立即大惊失色。

“好你人林四牛,娶了媳妇忘了娘,竟然连爹娘都敢威胁了啊。”李翠花气得上气不接下气,毕竟是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还是心疼的,“就你这个贱人,你这个祸水你个祸害,害了我家四儿。”转头,李翠花又骂向了刘菊花。

刘菊花也不示弱,立即与李翠花对骂起来,“是你自已教出来的儿子,要怪就怪你自已。”

总之,从那天开始,李荷花医腿要钱,李翠花揣着不给,没钱就看不了大夫,吃池药,让李荷花每天受着疼痛疼折磨时,对着李翠花他们就是一愤恨。

然后,那天开始,林四牛就不再交钱上来,不交钱,还带着他家媳妇天天来大房吃饭,李翠花气打不一处来,随后,又跟刘菊花开骂起来。

林家一天到晚,没一时安宁。

林家老二和媳妇倒像透明人一样了,像是局外人一样看戏看不热闹,却又时不时在大房和四房之间,来个添油加醋,不嫌事大,像是有渔翁得利之嫌。

不过,在听说林月兰又得到一大笔钱之后,那点小心思立即抛在后面,开始想要再一次打林月兰那笔钱的主意了。

周桂香被李花劈头盖脸这么一通骂,心里也是怒火冲天,她一只手抓着筷子,一只手放在桌子底下,使劲抓着自已的大腿,心里骂道,“死老太婆,你给我等着!”

随即,她又有些惊慌又惊讶的说道,“娘,你们不知道吗?村里都说那个死丫头大山里弄到了一颗千年人参,得到了一千多两银子呢。”

什么?一千两?

所有人吃饭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他们是震惊的是,那笔巨大的金钱。

“那个死丫头,怎么就这么好运,竟然被她找到一颗千年人参,还卖一千两银子,”李翠花反应过来,立即又开骂起林月兰来了,“老天怎么就不长眼,净留着这些祸害来害咱家,真是气死我了。”说着,眼睛对着刘菊花又狠狠的一瞪。

周桂香听着李翠花不在一个频道上的话,有些生气李翠花的愚蠢和笨拙。

一千两银子,不想着得到手,竟然还在想着骂人。

周桂香说道,“娘,按理说林月兰那丫头被分出去,与我们林家断绝了亲脉关系,她如何有钱,我们都不应该有什么想法,只是,娘,那丫头和我们林家的关系,可是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的亲人血脉,怎么能说断就断了呢。”

“呸,那样的扫把星,断了最好!”李翠花一想到林月兰,那是恨不得掐死她的冲动,她怎么可能还想林月兰当他们林家的子孙呢。

周桂香听到李翠花那话,气得她都要对着李翠花咬上一口,还要对着她的耳边大声的吼道,“你这个蠢蛋,真是气死我了!”

周桂香暗暗的深思了两口气,眼神瞄向在旁边角落吃饭的林三牛一家四口。

她对着李翠花说道,“娘,你怎么就想不通呢?那死丫头发财了,而我们家这种状况,难道就不应该让那丫头出点钱吗?”

“不行!”李翠花脸上有些惊慌,想也不想的坚决拒绝道,“那死丫头现在变得太可怕了!”

一想到那一信惊魂之夜,李翠花就不敢对上林月兰。

周桂香怎么甘心眼看着要到手银子,就这样飞走了。

她随即踢了踢旁边的林二牛。

林二牛看着媳妇的眼神,立即想到媳妇跟他商量的事,他瞄了一眼三弟,对着他亲娘,说道,“娘,那丫头就算断了与我们的亲脉关系,但是娘,你可别忘记了,这亲脉断了,但是该尽的孝,一定得孝。”

李翠花却摇了摇头,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二啊,你难道忘记了,我们上次索要养老费用,却被那个死丫头回绝了吗?”不但当场没要到,还被羞辱了呢。

实际上,李翠花被吓到了,很是害怕见到林月兰,所以,即使那一千两摆放在那,她也不敢上前去取。

林二牛看着懦弱的亲娘,眼底的厌恶一闪而过。

然后,他意味深长的说道,“娘,不该是你问要抚养或者养老费,所以,那丫头才会有借口拒绝你,不过,娘,你换个人过去,就算那死丫头,再怎么狡辩,她要给的就必须给。”

坐在主位一直默不吭的林老三,突然锐利的双眸射向了二儿子,眉头微微皱了皱,随即又低下头继续吃饭。

李翠花有些不明,她问道,“谁去!”

“三弟一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