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刘佳滢上门/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里,月光如皎,静谧如华!

林月兰夜里吃完饭之后,会在自已家的周围走上几圈。

这个是从她从小到大的习惯,直到末世也不曾改变。

“月儿姑娘!”蒋振南似乎在门口等着她。

林月兰笑了笑道,“咦,面具大叔,没有跟他们一起玩牌了吗?”

这牌,就是现代人所玩的扑克牌。

自从蒋振南他们来了之后,有时几个在大男人面对面的,很是无聊。

因此,林月兰就在他们的发明了纸牌,并且交了他们好几种玩法,林月兰偶尔也会与他们玩一玩。

当然了,这纸牌是被削的很薄的竹片,再按照纸牌的四种花式画上花样,一副54张,不过,这既然是竹片做的,林月兰就直接给取个竹牌。

蒋振南带着磁性的嗓音说道,“没有。他们几个玩得很是起劲。”

这牌两人能玩,三人能玩,四人更能玩,五人就显得有些多余了一般。

他这个老大,还是不要总抢着属下的娱乐活动了吧。

林月兰点了点头,然后就从屋子里出来,看着天的大月亮,眼底有些怀念和酸楚。

末世未来之前,她的父母还在世,她每逢十天半个月就会回家一趟看望父母。

很凑巧的,她几乎每次回家,都是要不是夜色乌黑看不到五指,要不就一**大的圆盘在挂上天,也就是说差不多都是初一和十五回家。

末世来了之后,父母都感染变丧尸,那时她还没有发现小绿的功能,没有及时把他们救回来,使得他们都被其他丧失撕裂分尸,这事一直在她心底留下遗憾,因此,一天初一和十五的晚上,她就会特别的怀念父母。

蒋振南锐利的双眸很是厉害的发现了林月兰眼底的怀念之色及疼痛酸楚,他的心底暗了暗。

他知道,或许这人是在怀念的是她在那个世界的亲朋好友吧。

“月儿姑娘,我听见了!”蒋振南突然说道。

林月兰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是听见了什么。

然后,她带着一些犀利的问道,“然后呢?”

她与张大夫的谈话,她本就没打算瞒着蒋振南,她也没能瞒得了蒋振南。

她身上融合了九种异能,可她的异能并不是万能的。

就如,对上内力深厚的蒋振南,又是这样的近距离,除非她使用空间,或者使用时间停止,否则,也阻止不了这声音的传播。

当然了,这些是针对内力深厚之人。对于内力薄弱或没有内力的人,想听还听不了呢。

蒋振南有些好奇的问道,“真有那样的世界吗?”

林月兰点了点头,说道,“我初到那个世界时,也把我震惊了!”

蒋振南有些沉默了。

他不知道跟林月兰确认这样的事实,是因为林月兰在那个世界呆过,还是因为自已也心生向往,也或许实质上两种情绪都有。

连他自已都有些搞不清楚了。

他最近越来越感觉到自已心绪的浮动,越来越不像那个冷静自持的自已了。

他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但他却感觉到自已的每一次变化,都他这个朋友林月兰有关系。

蒋振南眼里立即浮现更加的好奇之色,问道,“月儿姑娘,可以再跟我讲讲那个美好和平的世界吗?”

林月兰有些愕然,但很快就反应过来。

她点了点头,说道,“那个世界呀……”

听着林月兰所说的那个世界,蒋振南越听越是震撼。

门内,露出四脑袋,依次出现在门沿内。

看着相谈甚欢的门外两人,小六子实在好奇的问道,“郭哥,你说,头儿和林姑娘到底在谈什么,谈的这么投机?”

“对呀,对呀,他们到底谈的什么?明明我记得头儿的话向来很少的啊?”小十二更是单纯的问道。

郭兵给他们一人一个板栗子,说道,“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头儿肚子里的蛔虫。”

“可你是最聪明的嘛。”小十二摸了摸后脑勺委很是憨厚的说道。

就在这个夜里,林月兰和蒋振南之间的关系似乎更近一步一般,只是他们自已没有发觉而已。

……

“到了,到了,就是这里了。”一个清脆的女孩子的声音,从一辆马车中传了出来。

随即,一辆很是豪华的马车突然停在林月兰家门口。

这辆马车,很多村民曾经见过。

因为,曾经来过这里。

马车一停下,就走下一个穿着粉红裙子,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女孩子。

她提着自已的裙摆,就上前走去。

只是,到了这里,她才看清楚,这里似乎有些变化,这里竟然围了一个不小院子,小茅草屋,已然毅力一在挺。

她有些踌躇,不能确定,这房子还是不是林月兰的。

因为,她也记得林月兰身上有了三百多两银子,有这么一笔银子,可以在乡下一座很是漂亮很大的带着院落的房子了。

“佳滢妹妹,怎么了?”周文才停好马车,从马车下来之后,就看到刘佳滢在这里发呆的样子。

刘佳滢摇了摇头,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不知道月兰妹妹是不是还住这里?”

周文才听到刘佳滢狐疑,立即把目光投向了面前的屋子,然后立即惊呆了!

我靠,这真是人住的房子吗?

看着也只是比鸟窝大一点点而已吗?而且破破烂烂摇摇欲坠之感。

周文才狐疑的看向四周,然后问道,“佳滢妹妹,你真没记错?”说着他又指向那个小茅草屋,很是惊疑的道,“这真是人的地方吗?我记得林月兰身上可有不少钱了呢。”

因为有钱,很多人的第一想法,就是想一间独立空间宽敞的院落,想要就会附出行动。

刘佳滢也很是怀疑的应道,“文才哥哥,我也不是很确定月兰妹妹还是不是住在这里?上次我来她家里时,就是这个小……小屋子。不过,”

刘佳滢转折的说道,“以前我来时,这里只是一块地,没有搭这个院子的啊。”

既然都不确定,那就只有问了。

周文才先收起他的常年不离手的折扇子,然后先上去敲了敲门,边敲边喊道,“有人在吗?林姑娘在吗?”

无人应答!

就在此刻,张大夫带着小童过来,准备把林月兰找到的那些草药,拿出来晒一晒,否则,就很快会烂掉的。

只是,他一到林月兰家门前,就发现了这一辆豪华的马车,立即警觉起来。

他上前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在我家门前站着做什么?”

“这里是你家?”刘佳滢惊呼起来,然后,一只手指着屋子,大声的问道,“这不是林月兰家吗?如果这是你家,那月兰妹妹现在住哪儿啊?”

听着刘佳滢这么亲密的叫着林月兰为月兰妹妹,张大夫立即明了白了眼前的人是谁。

他于是立即一笑着说道,“这里也是林月兰的家。”

刘佳滢和周文才立即不解了。

张大夫补充说道,“这是我徒孙林月兰的家。”

总算搞明白了原因的刘佳滢立即很是尊敬的有些心急的问道,“爷爷,月兰妹妹一在在哪儿?”

张大夫嘴角抽了抽,这孩子还挺懂礼貌的嘛,都立即叫上爷爷了。

张大夫回答道,“她上山采药去了。”

说着他拿出钥匙,打开了院门,说到,“二位是进来等兰丫头回来呢,还是就直接站在门口,等兰丫头回来?”

这么破烂的房子,有几个人愿意踏足啊。

刘佳滢立即说道,“爷爷,我进去等月兰妹妹。”

周文才看着这摇摇欲坠的小茅草屋子,嘴角勾了勾,显示着似乎对某种事很有兴趣,当然了,他这是对林月兰更是有兴趣了。

周文才也说道,“这位老爷子,我也进去!”他可叫不来爷爷。

张大夫点了点头,然后,推开门,就让他们进去了。

可是,当张大夫推开门的瞬间,看到院子里的五六个帐篷时,瞬间呆愣了片刻。

这……这是怎么回事?

刘佳滢好奇之色毫不掩饰,她直接问道,“爷爷,这几个帐篷是怎么回事?”

张大夫挺喜欢刘佳滢这个孩子的,觉得她性格耿直,也不嫌弃人。

张大夫笑眯眯的故作神秘说道,“丫头,爷爷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别人,知道吗?”

还没有听到什么,刘佳滢立即点头应道,“嗯,嗯,一定会的。”

张大夫然后很是严肃的说道,“这每一个帐篷里,可是睡着一个男人的。”

“睡着男人?!”刘佳滢睁大眼眼睛很是诧异的惊呼道。

周文才听到这样的答案,眉头皱了皱,随即又松展开来。

张大夫立即严肃的喝道,“怎么?在院子里睡着一个男人,有这么奇怪吗?”

刘佳滢立即反应过来自已惊讶过度了,她迅速摇了摇头道,“不是这样的……”

只是,没等她解释,一道带着沧桑般的声音,传进了院子,“张大夫,兰丫头在家吗?”

张大夫往门外望去,看到的即是林三牛夫妻带着孩子在门外站着,立即怒从心声,没有好语气的回答道,“没有!”

说着,就径直离开了林三牛他们的视线。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