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买田(求订!)/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三牛一家子的到来,让张大夫心头一阵恼火。

只是他碍于是外村人又是长辈,且又是林月兰自已的事,他不好多管,因此来个眼不见为净!

张大夫回答完林三牛的话之后,就径直往屋子里走去,根本就不想在再搭理林三牛夫妻。

刘佳滢看到面前又黑又瘦的中年男女,以及同样又黑又小的一男一女两个孩子,有些奇怪张大夫对他们的态度。

周文才在旁边看着,有些猜测到这几人的身份,不过,他是来客,他也管不着,因此,他对着刘佳滢说道,“佳滢妹妹,我们进去吧!”

刘佳滢是个心眼直的人,只是同样的她也是个聪明的孩子。

刚才一看张大夫和林月兰关系都不一般,而且他有林月兰家的钥匙,可见林月兰对他是不设防的。

但是,来人的几个人,听到张大夫回答之后,男人的眼底有些薄怒,那个女人的眼里却是泪水盈眶,这两孩子却是眼神茫然,表情木讷,刘佳滢也能大该猜测到这些人的身份。

对于林月兰的父母,刘佳滢作为她的好友,也是颇有微词。

作为父母,不疼爱女儿也就罢,竟然会和其他人一样这么的狠心的,抛弃她,根本就不闻不问的态度,更是可恶。

刘佳滢在进门时,对着林三牛几个人作了一个鬼脸,就打算进去了。

林三牛对于父母愚孝,可也不是没有脾气的男人。

看着这些人对他的鄙视轻蔑的表情动作,脸上立即有些微怒。

只是,对于张大夫,他不敢得罪,对于另外两个不认识的两个孩子,他就没有这么客气了。

毕竟,林三牛一年到头根本就去不了几回镇里,因为,他一天到晚就带着妻儿在田里劳作。

所以,对于有钱人家的孩子,也不认识一个。

但是,对于一个穷苦的农家汉子,对有钱人是有些本能的畏惧,因而,林三牛也是畏首畏尾的指问着刘佳滢道,“你是谁?来我兰丫头家做什么?”

刘佳滢本是对于林月兰的家事,是不顾问的。

可,这个中年汉子偏偏以林月兰父母嫌疑身份,来责问她,让刘佳滢也有些恼火。

她也是有些尖锐的说道,“我是月兰妹妹的朋友,来月兰妹妹家,当然是来找月兰妹妹,这位大叔,有什么问题吗?”

你又是月兰妹妹什么人,即使是她名义上的父母,但既然已经断了关系,那就与月兰妹妹没有了关系,有什么资格来问我。

这是刘佳滢内心里的暗腹。

林三牛微微黝黑的脸一红,有些恼羞成怒的表情。

想到先前林月兰与镇里有钱人家的少爷小做朋友的传言,林三牛猜测到可能就是这两人。

他娘天天在咒骂着兰丫头,说她克星命,怎么就没有一下克死那两人。

如果克死了他们,他们家里人是绝对不会放过兰丫头的,到时,他们林家就铲除了林月兰这个祸害。

对于这事,林三牛一直记着心上。

但是,他记在心上的,不是记恨他娘咒骂他这个克星女儿,而是把他娘一直想要他这个大女儿死这事,放在心里。

作为孝子,他想要为爹娘完成一切心愿。

只是,他目前为止一直没有作出行动,那是因为他爹娘又惦记上了他这个大女儿的钱了。

这一次他带着妻儿上门,就是向林月兰讨要赡养生活费的。

对于意外出现的有钱家的小姐少爷,他觉得有些怵,但是,想到他娘不喜欢兰丫头与那些有钱人交朋友,他又觉得有必要做一些事了。

林三牛带着满脸的怒气大声的说道,“这个死丫头,她难道不知道自已是克星命吗?竟然还敢交朋友,也不怕把朋友给害了?”

这明显是挑拨离间的行为。

如果是其他说这话,别人会认为是嫉妒林月兰的好运。

可是,作为林月兰的亲身父亲,不但没有想到为这苦命的女儿的好,竟然还做出如此恶心人之事。

一个亲生父亲,竟然对着陌生人大声说着自已的女儿是克星命,真是太可恶了。

这简直是要把亲生女儿置于生死之地啊。

这样的人,哪里配得上“父亲”二字的身份。

刘佳滢觉得她爹再渣,甚至为了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妾,想要做出宠妾灭妻的荒唐举动。

可是,她那个爹至少对于他的嫡子嫡女还很是重视,没有在物质上亏待过他们一点,刘家产业必定是她哥这个嫡子继承。

但她仍然觉得她爹是世上最可恶的人,因为他爹从来不跟他们一起吃饭,没有给他们一点父爱。

可现在,在她眼中那个很渣的爹,比起面前这个同样作爹的人来讲,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她爹当然是天上那个人。

刘佳滢年经尚小,对于这样的一个比恶心人爹,当然很是气愤了。

她怒指着林三牛道,“你是谁啊?有什么资格那样说月兰妹妹?月兰妹妹是不是克星,会不会儿克到我这个朋友,根本就不管你这个黑瘦大叔的事。”

林三牛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这是羞的,也是气的。

他妻子陈小青在一旁哭哭啼啼的说道,“这……这位小姐,兰……兰丫头是我们的……我们的女儿。”

说着我们的女儿时,流着眼泪,低着头,声音小的几乎如蚊子叫。

在她的心里,她自认为还一直把林月兰当大女儿。

自从大女儿被分出去之后,她也很关心,她也很心疼,但她心有余而力不足。

一旦她为她求情,给她这个女儿帮助,婆婆就会闹着要休了她。

如果真因此而休了她,她还有什么颜面活下去。

所以,即使她表面是不关心林月兰这个大女儿的,实际上,她心里却是一直在关心着,还一直把她当女儿的。

现在婆婆好不容易开口,让他们以父母的身份上门,她当然不想措施这样的机会。

这就是林月兰亲生母亲陈小青的无奈和痛苦。

然而,对于林月兰来说,这一切只是借口而已。

真正的原因,还不就是怕林月兰连累自已。

听到陈小青的话,刘佳滢冷笑两声道,“呵呵,你们说月兰妹妹是你们的女儿就是你们的女儿吗?我可是听说月兰妹妹与她亲生父母样断绝了一切关系。既然断绝了关系,那就不是父母了。所以,那句她是你们的女儿这句话还是收回去吧,省得让人笑话。”

看来刘佳滢和林月兰能成为朋友,不是没有道理的。

听听她所说的话,小小年纪,口齿伶俐,句句犀利,简直与林月兰如出一辙了。

张大夫正在院子里晒着草药,比较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拿着簸箕,刷选草药,然后对着门口的人说道,“丫头,你进来吧。”

虽是好意,可是原则上这两个确实是兰丫头的亲生父母,有什么事,还得兰丫头回来再处理。

不过,林三牛带着妻儿上门,一看就是别有用心。

刘佳滢立即应道,“好的,爷爷!”

很是亲热的叫着张大夫爷爷,周文才的嘴角都不由的抽动了两下。

他怎么不知道滢丫头竟然会这么听话的孩子。

刘佳滢进来了,只是她进来时,还做一个让林三牛惊愕又气恼的动作,那就把门一甩,当着林三牛的面,直接的把林三牛拒之门外去了。

林三牛又气又恼又无奈,一想到今天不用干活,来这的目的,想要转身的动作又停了下来,继续站在门口,等着林月兰回来。

刘佳滢进来之后,面上有些气势汹汹的问着张大夫,“爷爷,他们真是月兰妹妹的父母吗?”当然了她的气势汹汹不是针对张大夫,而是林三牛夫妻两。

张大夫说道,“是啊。他们在三年前,确实是兰丫头的父母!”现在不是了。

刘佳滢更是愤怒的说道,“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啊?”

张大夫摇了摇头道,“唉,也是兰丫头命苦啊!”摊上那样的愚孝又愚蠢极度自私的父母。

如果有一对好父母,兰丫头这三年也不至于受到这么多苦。

周文才拿着扇子扇了两下,有些好奇的问道,“张大夫,听说林月兰是个克星命,凡是靠近她之人,就会有不幸或者灾难发生,是不是真的?”

“简直是胡言乱语!”张大夫气怒的大声道,“我现在是兰丫头的师祖,这么久了,我现在怎么还好好的,啊?而且身体还越来越棒!谁说兰丫头是克星的啊?是克星,就能克得我的身体会越来越好?”

刘佳滢立即在旁边点头附和道,“就是啊。爷爷,你不知道,自从我和哥哥和月兰妹妹结交以来,那悦来客栈的生意是越来越好了,而且我哥哥接手刘家生意也是越来越顺了。月兰妹妹这哪是克星,明明是福星的嘛。”

张大夫听到刘佳滢的话,顿时有些乐了,他道,“你这小丫头有些意思啊。怪不得,兰丫头那清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性子,能跟你交上朋友啊。”

别看兰丫头有时古灵精怪,嘻嘻哈哈的样子,实际上,她对谁的态度都是表面,而没有真正放在心里的。

刘佳滢听到张大夫这些状似夸奖的话,两眼睛立即笑成了弯弯的月牙儿,她笑着道,“谢谢爷爷的夸奖!”

瞧了一眼张大夫挑草药的动作,话锋一转,“不过,爷爷,听外面那个称呼您为张大夫,那您应该就是一个大夫,只是你说你是月兰妹妹的师祖,那说明月兰妹妹是跟你学医的吧?可是,”

她伸手捡起了簸箕上的一片树叶,拿起来把玩着,继续说道,“为何是师祖,而不是师父啊?”

盯着张大夫,眼里全都是好奇之色。

周文才站在一边听着一老一少有说有笑有问有答的样子,也有些有趣,但他更有趣的,则如刘佳滢所问的,林月兰学医,应该是拜师的,怎么就变成了拜师祖了呢?

张大夫笑着道,“哎呀,老夫老了哦。教不了兰丫头多少,我有个徒弟还很年轻,可以教她,只是,我那徒弟行踪不定,所以老夫就代替徒弟收徒喽!”

听到这样的回答,周文才则是挑了挑眉,心里却很是疑问。

这里似乎有秘密啊?

有趣!

不过,他现在就算再有趣,他也不会多事的。

之后,一老一少,在林月兰家院子里聊的很是热乎。

外面的林三牛,听着里面传出一阵阵的笑声,满脸的怒色,双手握拳头,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他们真是太过分了。

这里明明就是他大女儿家,可现在这些人却把他这个亲生父亲关在门外,他们鸠占鹊巢的在里面说说笑笑。

陈小青除一副哭涕脸,倒见不到其他的表情。

“丫头,你看这些田怎么样?”林亦为带着林月兰来到长平上拗那家卖田的地方,指着这一大片田地跟林月兰说道。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嗯,很不错,里正爷爷。那就这样定下来吧。”

林亦为道,“好,我这就去跟他们说去。”

说着,就对远处一对瘦弱的夫妻招了招手,道,“周哥,大嫂子,过来一下。”

夫妻两瘦弱,但年岁比林亦为大一些。

这对夫妻上前,瘦弱的女人有些急切的问道,“里正,怎么样?满意吗?”

田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如果不是实在急需钱用,他们哪舍得卖掉他们几十年精心打理上等田啊。

林亦为点头说道,“周哥,我们已经确定买这五亩田了,你们看什么今天可以办个交接吗?”

刚收完第一茬粮食,田里连一个麦穗都没有,收拾的特别干净,因此,也没有说需要推延到收粮,或按田地收成折算粮食给夫妻两。

听到林亦为的话,夫妻两对视一眼,眼神有些闪烁。

林亦为有些疑惑的问道,“周哥,有什么问题吗?”

这位叫周哥的人,脸上似乎有些难为情的说道,“里正,这田我还可以继续种下去吗?”

林亦为更是不解的道,“周哥,这田既然卖出去了,当然不能再给你们种下去了,这不是天经地义之事吗?”

周哥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然后,旁边的女人,立即上来带着理直气壮的语气说道,“里正老弟,是这样的。你看,我们周家总共就这五亩田,如果都卖完了,我们一家喝西北风去吗?”

林亦为更是糊涂了,他接着问,“你们可以不用全部卖啊?”

周家夫妻两哑然。

他们的那个赌徒儿子在外面欠了一百多两银子,债主发话了,如果这三天之内,不钱还上,那么就用他们儿子一只手和一条腿来还。

可是,他们夫妻哪有钱啊?

自从儿子学会赌博之外,把他们老两口几十年的继续,一夜之间输精光,还欠了很多外债,现在更是欠了赌场一百多两银子。

目前,他们最值钱的东西,就是他们一辈子打理的田了。

迫不得已,他们只能卖田了。

可是,卖了田,他们的生活怎么办啊?

周哥有些赧然的道,“这不是急需钱用吗?”

林亦为一直摸为着头脑,再问道,“所以呢?你们这是卖还是不卖啊?”

周妇人立即说道,“卖,当然卖。不过,你们能不能先付钱,然后这地契能不能缓一缓,再过交接?我们实在没办法了。”说着,脸上还有些哀求之色。

一听到这话,林亦为立即明白他们的打算。

林亦为倒没有立即说话,而是转头对着林月兰说道,“兰丫头,你的看法呢?”

如果这家人真是个朴实的农家人,这样的要求,她很可能会答应,毕竟卖了田的农民,生活就陷入了困境,很不容易。

但是,她刚才观察到周平夫妻两在听到他们会买田地,面上一片惊喜,但眼光闪烁,一看就是打着歪主意的人。

林月兰直接拒绝道,“不可能!要不你们就现在就卖,一手交钱,一手交地契。要不你们就别卖,自已接着种!”

周平夫妻的脸色顿时有点不好看了。

周平立即辩解的说道,“姑娘,是这样的,这五亩田的地契,一时找不到,所以,我们才要求延缓一下给地契,这不是合情合理的吗?”

林月兰锐利的眼神盯着,犀利的问道,“你们地契是真的找不到了吗?还是说,等我这头把这钱付了,转头你们又把这些田给种了,原因就是没有给地契,这些田仍然还是你们的,然后,你们就可以一直种下去,难道你们打得不是这种主意吗?”

田地交易是以地契为主,以地契为依据。

地契在谁的手中,田地就是谁的。

这周平夫妻两当真是把人当傻瓜吗?

现在周家村谁不知道他们夫妻之所以卖田,是因为有个赌徒儿子。

这地契这么重要的东西,任哪个农家人都会好好保管,怎么可能说丢就丢,说不见就不见?

周平夫妻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周妇人恼羞成怒的说道,“你先给钱,等地契找到了,我们立即就给你送过去,这样还不行吗?”

林月兰立即凌厉的拒绝的道,“我说了,一手交钱,一手交地契!”

周平立刻说道,“难道你就不怕我们不把这些田卖给你吗?”他明显看到她眼中的满意。

林月兰冷冷的吐出几个句,“随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