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林三牛上门要钱/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最后,周平夫妻只能一手交田,一手交地契,把这五亩上等田卖给了林月兰。

不卖不行了啊。

他们的唯一儿子,还等着这些钱来救命。

因为时间匆促,除了林亦为有意向说带人来买,中途也是有人打听过他们家的田怎么卖,只是那些人要不就买不了这么多,只能买一两亩,这根本就解决不了燃眉之急,要不那些人看着他们夫妻不急需钱救命,却拼命的压价,想要一亩十两买下,即使是这样,同样的解决不了燃眉之急。

离着期限越来越近,也就只有林亦为这头的买家更忠厚。

可是,林亦为他们忠厚,他们夫妻不忠厚。

看着林亦为竟然是带着一个孩子来看这些田,而且买家好像就是她,一时之间,就计上心头,想来个无赖拖欠的方式,继续拥有耕种这些田。

然而,他们自以为聪明,可林月兰也不傻啊。

一看到们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在打什么样的主意。

林月兰可不是什么善良之辈,怎么可能当这冤大头,再说了如果夫妻两真是个忠厚老实的,没有这些田收种,确实活不下去,再好好说两句,她说不定还能把这些田租回给他们继续种,只是需要交一些粮租就可以。反正,她也不急需这些田地。

但偏偏这两人压根儿就不是打算卖田,而是想要拿钱又不给地契的方式,继续赖着这些田的龌龊又自私的想法。

林月兰怎么可能这么傻呢?

周平夫妻在对着林月兰怨恨的眼神之下,依依不舍的把地契给交出来。

末了,还有些不甘心的问道,“姑娘,我们可以租种回这些田吗?”

林月兰锐利的双眸盯向周平,冷冷的说道,“不可以!”

随即拿起田契就离开了,也不管周平夫妻两那愤恨能杀死人的目光。

林亦为在经过他们身边时,有些愤怒的说道,“周平,你们好自为之!”

他在知道夫妻二人的打算和企图时,真是气得不行。

真不知道是他们自以为太聪明,还是把他们不傻瓜,打个可怜表情,就能获得同情,然后就相信了他们那比较荒唐的理由?

林亦为甩袖而去!

周妇人看着远去的两人,有些茫然和不甘心的说道,“当家的,没有田,我们怎么办?”

周平眼珠子一转,打着主意说道,“老婆子,我们继续把田种回去,到时,那个小丫头还真能让人把这些种下去的东西毁了不成。”

周女人眼睛一亮,笑着道,“好主意!”

……

林月兰回到家时,看到家门口的那辆较为熟悉的马车时,挑了挑眉头,看来是刘佳滢来找她了。

对于刘佳滢,她是真心喜欢的。

虽然那孩子有时做事不当,但心性耿直,没有什么坏心眼。

不过,看到门前站着的黑黑瘦瘦的大小四人时,林月兰微蹙着眉头。

这林三牛夫妻两还带着孩子来做什么?

不过,不管他们要做什么,她都无心理会。

林月兰目不斜视,仿佛没有看到他们一般的经过林三牛夫妻俩,打算是径直打开门走进院子里去。

“站住!”林三牛大喝的道。

林月兰不予理会。

“林月兰,你给我站住!”林三牛再次大声的喝道。

林月兰终于站定,然后,转过头,有些疑惑的看向林三牛,淡淡的问道,“这位大叔,你叫我啊?”

林三牛气得差点一个后仰。

感情他喊了一大半天,这人却把她当成陌生人不存在啊。

林三牛呵斥道,“你这个死丫头,真是越大越没有规矩了啊?难道看到父母在这着,不会打招呼吗?”

陈小青适时的哭哭啼啼的叫道,“兰丫头!”眼里噙满泪水,神情里显示的哀痛和无奈。

林月兰简直对于林三牛的愚蠢和陈小青那白莲花般的哭泣差点给弄大笑了。

林月兰对他们一点都不客气,她冷笑着道,“父母?呵呵,这是我出生以来听到最好笑的笑话。试问这世上,有哪个孩子对于要杀死自已的父母,还要念情感恩的?再说了,三年前,我林月兰就与你林老三一家断绝了亲脉关系,即使三年前你们是我父母,但是,现在不是了!”

“放肆!”林三牛对于父母是孝顺是听话憨厚,可是对于妻儿,他就会摆着一家之主的威严,只会对妻儿呵斥和打骂。

“我还放五了呢!”林月兰冷厉的说道,“我说这位大叔,你站在我家门口,拦着我进家门,意欲何为啊?”

看到以前软弱听话的大女儿,一下子变得强势凌厉伶牙俐齿,林三牛有些适应不过来。

只是在他潜意识里认定,儿女就应该听从父母的话,否则就是大大不孝。

所以,他认为林月兰,这个以前他家的大丫头,现在就是大大不孝。

林三牛黑着脸,沉声的说道,“我今天带着你娘,和你弟弟妹妹来看看你,怎么你就这样顶撞父母,对父母视而不见?到底是谁教你这样没有一点教养的?”

听到这话,林月兰更是冷笑着带着犀利的说道,“呵呵,林大叔,你是脑子有病,还是脑子有坑啊,怎么回事?我刚才说过了,我林月兰从三年前与林老三一家断绝亲脉关系之后,就没有任何亲人,包括父母。

更别谈一个无父无母无亲无故的人,从何谈教养去?你现在倒还有脸面带着妻儿上门来,跟我说谈父母,谈教养,真是天下滑之大稽!”

林月兰犀利的讽刺,让林三牛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臊得慌。

林三牛怒指着林月兰,大声的说道,“我和你娘是生养你的人,你就不能承认!他们是你的弟弟妹妹,你同样的不能否认!”

陈小青即时的哭着让两孩子叫着姐姐,“祖儿,如儿,叫大姐!”

林大祖今年有十岁,是有些懂事了,林月如今年七岁,按理同样比较懂事了。

只是在那样的家庭之中,他们完全被其他人给压制了,这性格就如以前林月兰一般,懦弱胆小怕事。

听着父母让他们喊林月兰姐姐,他们也就只是弱弱有些怯声声的喊道,“大姐!”

林月兰以前在林老三家要干的活,现在全部都压到林大祖和林月如兄妹俩身上了,看着又瘦又小的两个孩子,林三牛自然而然的认为理所当然就是这样做的。

谁让他们是他的儿女呢,肯定得干活了。

既然与林老三一家断绝了关系,就代表着与林老三一家没有任何关系了,包括她以前的弟妹。

所以,即使他们过得再不好,再可怜,她也不会同情,更不会因此却帮助他们。

任何人的命运都是掌握在自已的手中,一切的不幸和可怜都是自已造成的,他们的懦弱胆小,本身就是对于现实的低头。

林月兰没有应答,只是冷眼看了一眼他们之后,面无表情问道,“林大叔,你们到底拦住我,所为何事?我很忙的,没有时间跟你们这么耗下去。”

林三牛对于林月兰这个大女儿似乎是可有可无一般。

她好与不好,似乎也跟他没有多大关系。

只是,现在林月兰有钱了,她的钱却必须有他们的一份,这是他娘李翠花告诉他的。

林三牛盯着林月兰理所当然的说道,“给我和你娘的养老费,还有给你弟妹的抚养费用,一共三百两,今儿个必须全部给齐!”

“三百两?”林月兰不怒反笑着,嘲讽般的瞧着林三牛,犀利的问道,“这位大叔人,你是在跟我说笑话吗?还有,凭什么要我直接给你们这三百两啊?冤大头也不是这么当的!”

上次李翠花要九年抚养费三百两,被她一通算计,给吓了回去。

现在一转头,又让林三牛向她讨厌养老费,更可笑的是,连弟妹的抚养费,竟然也向她讨要。

真是贪婪无耻之徒!

林三牛一听林月兰这嘲讽的语气,立即面红耳赤,粗着脖子说道,“怎么?难道以为与林家断绝关系了,就不需要抚养孝顺父母了吗?”

一说到这个,林三牛又立即有底气了。

他继续大声的说道,“按照龙宴国的律法,不管是送出去的,卖出去的,亦或者是断绝关系的子女,只要父母有要求,这些子女就必须孝顺父母,照顾父母,赡养父母,父母可以子女讨要养老费,所以,林月兰,今天我就是来讨要养老赡养费用的。”

林月兰微微蹙了眉心。

这龙宴国孝顺孝心是强制性的,只要父母有要求,是绝对不能拒绝父母要求。

本以为这段时间,她已经把林老三一家给吓唬住了,让他们一时半会不敢上前来要赡养父母费用。

倒没有想到,他们简直是小强,踩一脚,转个身又立马活了过来,还活蹦乱跳的。

林月兰在想着,要怎么应付这个上门要钱的林三牛。

给钱,她是一个铜板也不会给的。

只是不给的话,以林三牛和陈小青他们作为原身亲身父母的身份,真上衙门去告一告她,她就可能有些小麻烦了。

正在林月兰想着对策时,这让嘎啦一声拉开了,然后就听到刘佳滢兴奋的声音,“月兰妹妹,我来找你玩来了!”

随即,她眼神有些不好看向林三牛他们,尖锐的说道,“这位大叔大婶,你们怎么还没有走啊?你们站在月兰妹妹家门口,到底有什么意图?”

刚才林三牛向林月兰讨要赡养费用,院子里的几个人没有听见吗?

答案是,当然听见了。

只是,所有人都知道,要林月兰直接给林三牛夫妻赡养费很冤,林三牛夫妻也根本就不值得林月兰给赡养费。

然而,知道归知道,可龙宴国的律法是如此,任何人都不得违抗,否则就是藐视国法国规。

孝,是龙宴国的第一治国根本。

所以,所有国人,都必须孝,而且还是毫无理由的去孝顺。

如果不孝顺,一旦被告上衙门,那么作为不孝的子妇必须承受严厉的处罚。

林月兰,与林老三一家断绝了亲脉关系,本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但是,一旦被他们无耻的扯上“孝”,没关系也变成了有关系。

既然闹上了要赡养费,那么林月兰就必须给,否则,林三牛一旦上衙门告林月兰不孝,那么林月兰有理也变成了无理。

这事,林月兰早有预料。

只是她预料的事,比预料的出现的早而已。

一时之间,她还得再想个相应的应付对策才行。

刘佳滢在这事上,有些爱莫能助。

不过,她在张大夫的暗示之下,给林月兰一些缓冲对策的时间,及给扰乱一下林三

牛的心绪。

果然,刘佳滢的话一落下,林三牛又被气得脸色铁青,他咬牙的怒喝道,“这位姑娘,这是我大女儿家,我站在这里会有什么企图。”

他是蠢是笨,但他却不是个没有脾气之人,被人一而再的挑说,能不气吗?

刘佳滢年纪虽小,本顶撞长辈是一件非常不礼貌之事。

但她不是林家村的人,她不是林老三家的人,她只是林月兰的朋友而已。

因此,对于这些人,无关她是否礼貌。

刘佳滢嗤笑一声,大声的道,“哎哟,这位大叔,还说没有企图。我们在屋子里可是听见了,你要敲诈月兰妹妹三百两银子呢。

三百两啊,像你们这种一天到晚只会种地下田的农民,或许是一辈子都赚不来的大钱财。

你现在嘴巴一张,就要了月兰妹妹的三百两,你们从小就没有好好对待过月兰妹妹,现在竟然厚颜无耻的要三百两赡养费,你们怎么不去抢啊?”

这话刘佳滢可以说,但林月兰不能说。

因为,林月兰说了这些话,就会被变成不孝的事实。

林三牛气得脸色铁青,他怒道,“我跟我女儿要赡养费,关你这个小丫头片子什么事?”

刘佳滢哼哼的道,“我就是看不惯人你们这种没有尽到父母义务,却要求子女赡养要求赡养费的无耻之徒。再说了,我与月兰妹妹结拜成姐妹,她的事就是我的事,所以你们要赡养费,当然就关我的事了。”

林三牛辨不过刘佳滢,刹时又把矛头转给林月兰。

他大声的问道,“林月兰,这钱,你到底是给还是不给?不给,那我们就上衙门去!”

这完全就是威胁了。

“呵呵,上衙门,好啊。原告方请人先写诉状,然后请人把诉状呈递给上县衙,随后,等待县衙的审核,最后,原告被告双方当事人,上堂处理。”

周文才施施然的从院里出来,慢条斯理的说道,“哦,对了,要告子女不孝的原告方,必须缴纳五两白银审核费用,否则,难以立案哦!”

林三牛和陈小青听着周文才的话,简直是目瞪口呆。

他们从来不知道父母状告子女不孝,竟然还要五两白银的费用。

“不可能!”林三牛不相信的道,“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父告女不孝,还要那什么审核费用?”

周文才仍然笑呵呵的道,“呵呵,你们不知道,并不代表就没有。天下组成都是父母子女,如果人人都上告,这衙门里还要不要办其他事了?”

林三牛听罢,有些狐疑了。

他目光疑惑的瞪向周文才,问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这些流程,如果没有经历过,不是相关衙门内的人员,根本就不会清楚的。

周文才折起扇子,对着林三牛揖手说道,“鄙人姓周,很不巧,在衙门里做一些内务,所以,熟悉这些。”

林三牛看着这人年纪轻轻,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心里更是疑惑,衙门内怎么可能有这么年轻的内务人员呢?

看着林三牛这疑惑的表情,周文才当然知道他内心的想法,他再笑着道,“我虽年轻,但家族内有人在县衙供职,所以鄙人才会偶尔去县衙内帮一下。”

周文才是县令公子的身份,只要一抬出来,估计就能把林三牛给吓倒。

但是,即使不是县令公子的身份,光凭着县衙内有人,就能他们心生畏惧了。

他们这些农村乡下人,接触到最大的官儿就是村里正,别说县衙内的人,就是镇上的官儿,他们都接触不了一个。

既然周文才出面了吓唬林三牛,林月兰倒是不用再想什么对策了,相信有这么个官儿朋友,相信林三牛李翠花再大胆,再想要她的钱,只要她不给,他们不也敢上告。

林三牛一听到这个在县衙内有关系的年轻公子竟然是林月兰的朋友,心里一直理直气壮鼓着的气,一下子就瘪了下去。

他们虽口口声声说要状告林月兰,但对于进衙门,还是心存本能的畏惧和害怕。

现在他们要状告的人,在衙门内还有关系,心里更是恐慌和害怕。

林月兰笑着问道,“周公子,现在县衙内排着多少案子啊?”

周文才笑着道,“如果听着这位大叔的意思,要状告林姑娘你不孝的话,这至少要排到半年之后,才能处理。”

“这么长?”林三牛有些傻愣的问道。

“大叔,凡是有个先来后到吧!”周文才笑着回道,“衙门内,可不是只是处理‘孝’案,还有很多其他案子的,我那亲戚,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的。

所以,大叔,如果你们要上告的话,就快点吧,不然,越是往后,案子就会推迟的越晚。到时,很有可能,你们的案子都还没有开始审理呢,林姑娘的钱就已经花光了。”

林三牛一阵面红耳臊。

他们并不是真的要告林月兰,他们只是想要拿钱而已。

林月兰不肯给钱,他们就只能以“孝”吓唬吓唬她。

只是,他们倒没有想到,林月兰没有吓着,倒是把他们自已吓着了。

林月兰立即接着茬,冷厉的对着林三牛和陈小青说道,“这位大叔大婶,如果你们是过来要赡养费,这两个孩子的抚养费三百两,那么很抱歉,本姑娘没有,即使有,本姑娘也不会给,你们想要上告的话,那就去吧!本姑娘接着就是。”

以李翠花那爱财如命的贪婪性子,别说要上交衙门五两银子,就是五个铜板,估计都要咬牙切齿吧。

最后,林三牛带着陈小青和一对儿女灰溜溜的走了。

走之前,陈小青抹着眼泪哭啼的说道,“兰儿,你一直是我心底里的大女儿,只是娘有不得已的苦衷,你一定要原谅娘,好不好?”

林月兰没有理会陈小青,只是侧过头,对于陈小青的眼泪和苦情,视而不见!

陈小青是有苦衷,她的苦衷只是因为被微微威胁了一下休她,她就毫不犹豫的放弃了林月兰这个女儿。

这样的娘是极度自私与无耻的。

陈小青看着撇过脸的林月兰,只得表情痛苦的哭着脸,带着一双儿女跟着林三牛回去了。

看着远去林三牛一家人,周文才的脸立即严肃了下来,问道,“林姑娘,这次他们被吓得退了回去,但是,下一次,恐怕就没有这么好打发了。你可有想到什么应对方法?”

一切归于龙宴国的“孝之法”,这样的劣根性,何时是个头啊?

林月兰淡淡的笑着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周公子,方才多谢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