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打算开小吃铺/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振南一行人,提着锄头拿着铁锹回到家中时,就看到院了那石桌上一有说有笑的林月兰和周文才。

至于另外一人——刘佳滢,选择性的忽略了。

至于张大夫,则在院中继续忙乎着弄他的草药。

看到周文才的第一眼,蒋振南就很不顺眼。

皮肤那么白做什么,还有这双狐狸一样勾人眼睛往哪里看,还有嘴巴咧之么大做什么,总之,蒋振南第一次对一个人横挑鼻子竖挑眼,看着哪里都不得劲。

他一进门,就熟门熟路在一个角落里,把手中的锄头柴刀放好,然后,走到林月兰跟前,大声的问道,“月儿姑娘,事情都办好了吗?”

他所说事情,就是指买田之事。

他问这事的本意,就是在暗示这个跟林月兰有说有话的男人,他与林月兰之间那熟念的关系。

林月兰点了点头,应道,“嗯,办好了!”

说着,林月兰顺便拿起桌上的茶杯,给蒋振南倒一了杯茶,给蒋振南递了过去。

蒋振南也顺手接了过来,水牛饮水似的,一口喝了下去,就是大佬粗一个。

周文才看着陆续进门来的四五个男人,眉梢微微蹙了蹙,似乎有些不理解,同样的心里的却有着疑惑。

一个姑娘家里,住着五人大男人,这有些违和和说不过去啊。

再说了这五个男人,三大五粗的,而且他们身上有一种杀过人一样有些骇人气势,这五个人不会是强盗吧?

然而,周文才真正的打量了一下这个让林月兰亲自倒茶的男人,看到他脸上的面具时,瞳孔猛然一缩,心里猛得跳突起来。

这形象太符合那人了。

人高粗壮,身材魁梧,带着一张银色面具,尤其身上凌厉悍然的气势,一看就是普通人不能有的,即使说是那些杀人如麻的强盗,也不可能有这么强烈的气势。

所以,难道真的会是那人吗?

但那人远在京城,怎么可能窝在山旮旯里,当一个提着锄头拿着铁锹干农活的农家汉子呢?他不是应该提着大刀,威风凛凛的对上那些敌人的吗?

周文才的父亲虽说只是地方小小的一个县令,然而,周家本家却是根枝粗大的一个大家族,在那权力聚集京城,占有一席之地。

周文才虽是周家庶出旁支嫡出,但是,每一年本家都会有一场家族聚会,无论是本家还是旁支的嫡子嫡女必须出席。

嫡女是联姻作用,嫡子则是本家选择有资质的人选,进行培养,到了最后,这些人必须为本家所服务,为本家所用,不然,就除族除名。

周文才是周家本家选择人之一,因此京城的一些信息,周家肯定得透露一些给他。

因此,对于京城的一些动静,周文才并不是一无所知。

只是,这几个月,明明听说那人镇守之地回到将军府了啊。

可是,在这里突然冒出一个与那个如此相像之人,周文才不得不怀疑,是不是京城那边发生什么事,让那人躲避在这,更或者是真就是相像的两人?

周文才想要探一探真相,但内心里却是有些慌乱和不安。

可他的直觉告诉他,最好不要有这样的好奇心。

周文才压下心里的疑惑和不安,手拿起桌上的一杯茶就往嘴里送,只是那略微苍白的指尖,说明了他的紧张和慌乱。

对于周文才的表情和动作,蒋振南和林月兰都瞧得一清二楚。

蒋振南面具之下锋利的双眸,厉光一闪,随即又继续牛饮。

林月兰同样拿着一个茶杯,低垂眼帘,小嘴对着茶水轻轻一吹,茶杯里就范起了一圈圈小波纹,随后,林月兰轻呡了一小口。

刹时,三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奇怪,看似若无其事,实际上却各怀心思。

张大夫拨弄草药的动作,已然熟练而流畅,他那双睿智精明的双眼眼角余光,偷偷扫过看似有些慌乱却又淡定的周文才。

在这里最茫然不解和有些无措之人,就是刘佳滢了。

在进家门时,张大夫就告诉她,这里有几个男人在这里住宿。

可是,当真的几个三大五粗的男人,赤裸着胳膊膀子,颈脖子上披着一条毛巾,提着锄头拿着铁锹大咧咧进来时,立马大惊失色。

她大惊失色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他们的样子看着凶悍有些吓人,而刘佳滢也只是一个被保护花骨朵儿,可以说不谙事世的孩子,对于突然而来的外人,总是不适应。

其二,一男女七岁不同席。很多大户人家的闺秀,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连自家的男丁都必须尽量避开少见面,更别说一个外男。

刘佳滢虽没有限制出门,但她每一次出门,必定要三五个人相陪,更或者是她哥哥亲自相陪,所以,接触外男也是少之又少。

现在在朋友家猛然见到这么多又高又壮的男人,让她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刘佳滢紧张的抓着林月兰的手,对着她小声的问道,“月兰,他们是谁啊?看着好凶的样子啊?”在林月兰的要求之下,刘佳滢对林月兰的称呼,从月兰妹妹改为了月兰,听起来也亲切。

实际上,她更想问,他们住在这里合适吗?

但是,她知道她不该这么问。

因为这是林月兰的私事,她不能插手人家的私事。

林月兰对着刘佳滢淡然的说道,“他们只是我的朋友。”

没有介绍任何身份。

因为没有必要。

只是因为,现在在她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是以朋友的身份而出。

周文才听到林月兰这样说,倒暗自松了一口气。

看来这人是不是那个人,但至少目前为止,他的身份在这里很是普通的。

所以,不该打听的,不要去打听,不该知道的,不要去知道。

因此,一切都当作普通不自知之事。

这样才是精明睿智之人!

林月兰眼角瞄了一眼周文才,瞧着他似乎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喝茶的嘴角勾了勾,对周文才识时务,表示满意。

不过,瞧着蒋振南那带着面具的脸,眉头再次一皱。

看来,要让他不带面具,就必定要把他脸上的那道蜈蚣的疤痕给去掉。

不然,以后,每来一个人,看到他的样子,必定会猜测到他的身份。

这样一来,他的身份,必定隐瞒不了多久,就会传到一些人的耳中。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嗯,看来是必须让他拿下面具。

蒋振南突然后背有些发凉,也不知道是谁在惦记他。

刘佳滢听着林月兰的介绍,嘴角微抽。

“咦,什么东西这么香?”刘佳滢正待不知如何是好时,鼻子很是灵敏的嗅到一股食物的香味。

顺着飘过来香味的方向望过去……

“郭哥,你真是太不厚道了。”小六子拿着一双筷子,跟着就来到端着碗的郭兵跟前,就想抢碗里的饺子。“昨晚本来就没有剩下多少饺子,你竟然全部给抢走了。”

筷子没有夹住,郭兵的身子一侧,筷子就夹偏了。

但是,郭兵防得了这个,却没有防得住那个。

只见小三子已经夹着一个进了嘴里。

周文才和刘佳滢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伙人抢吃的。

刘佳滢看着晶莹剔透的饺子,吞了吞口水,有些激动的问道,“月兰,他们吃得什么东西?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这饺子皮薄,水一煮,就成了透明状,看是水晶般的东西。

林月兰瞧着郭兵端着的大碗,挑了挑眉,说道,“那是饺子!”

“饺子是什么?”周文才闻着那散发出来的香味,盯着那碗里饺子,很是急切激动的问道。“我可以尝尝吗?”

这东西看起来很很好吃的样子啊。

林月兰看着刘佳滢盯着郭兵手里的碗,差点流口水的模样,轻轻抚了抚额,说道,“他们吃的是昨天剩下的,你们要吃的话,今天中午,我再弄一些吧。”

看着这么多人,肯定就不是做一些了。

刘佳滢的眼睛立马亮了起来,惊呼的道,“是吗?月兰,那真是太好了。”

林月兰瞧着刘佳滢那兴奋的表情,拒绝的话说不出口,只得点头说道,“是的。”

林月兰看着时间也不早了,就起身去准备了。

后面还跟着刘佳滢,在一边叽叽喳喳的问道,“月兰妹妹,饺子是什么做的?我们需要准备些什么吗?”

林月兰对于刘佳滢的叽叽喳喳,倒没有不耐烦,她说道,“不用准备什么,你跟着我做就行了。小十二准备野菜!”最后一句是直接吩咐小十二的。

“好咧!”小十二立即应声道。

放下筷子,也不准备抢了。

反正林姑娘还会再包,留着肚子,吃新鲜的更好。

刘佳滢看着林月兰倒面,加水搅拌和面,很是好奇的道,“月兰妹妹,这是做什么?”

“和面啊,”林月兰说道,“和面之后,就擀皮,再加上馅就是饺子了。”

刘佳滢有种跃跃欲试之感,她问道,“我可以来吗?”

林月兰直接摇头道,“你不行。你的力气太小,和不均匀!”

刘佳滢表情有些失望,不过,听到林月兰下一句,她又立即欣喜起来。

林月兰道,“不过,一会,你可以学着包!”

林月兰配好水面比例,就对着外头喊道,“小三子哥,你来和面!”

“小六子,小郭子,擀皮!”直接吩咐下去。

全民运动,力量大,干活也快!

然后,和面的和面,擀皮的擀皮,弄馅的弄馅。

“林姑娘,这一次用多少肉?”小十二问道。

“两斤肥肉,一斤瘦肉!”

“好咧!”应完,就兴冲冲的朝着地窖走去,不一会就拿着两块两出来了。

洗干净,跺碎,然后,放到盆里和野菜一起搅拌。

蒋振南坐在那扼然不到,周文才却瞠目结舌。

他自认为君子远离厨袍。

可是,现在却一伙大男人挤在这一小小的屋子里,热火朝天的做着厨子一样的活。

更让他惊讶的则是,他刚刚看到的是,那个叫小十二的所弄的菜,好像是路边上的野草。

我槽!

这可以吃吗?

张大夫弄完草药,坐在石桌上,老神不动的喝着茶。

随后,他笑眯眯的对着周文才说道,“周公子,兰丫头就是急性子,请别见怪。哦,对了,给你提个建议,一会你吃饺子时,最先给自已盛满一碗!”

饺子怎么吃他都不知道,怎么一下子就要先让他盛满一碗呢?周文才满心的不解。

“哇,月兰,这些东西看起来,好像元宝,真是漂亮!”从林月兰包第一个饺子开始,刘佳滢就在一边大惊小对的咋咋呼呼,然后,就自已想来包一包,只是,似乎都不成形。要不就是露馅不成样子,要不就是捏成了一团,像个圆子团,刘佳滢有些懊恼的说道,“我怎么老学不会呢?”

不过,或许是越挫越勇,刘佳滢越是包不好,她的精神劲就越好。

周文才从远处看着从林月兰手中两手指一捏,就变成的那白白胖胖金元宝的东西,心里却越发的好奇。

可他自认为是个读书人,就不应该接近厨房之地。

但是,此刻却犹豫不决,举措不定。

实在是太过好奇了。

看着林月兰越包越多的饺子,蒋振南估量了一下子,然后放下茶杯,就朝着厨房之地走去,之后挽起袖子,弯下腰,呃,开始烧火了。

他先往锅里加水,之后,盖上锅盖,熟练的添柴加火。

周文才一阵愕然!

心里越发惊疑,这人到底是不是那人了?

那人位高权重,尊贵非常,怎么可能会在一个小小的厨房里,弯腰烧火呢?

这一次包饺子明显比昨天的快得多了。

不一会,第一锅的饺子就可以起锅了。

张大夫毫不客气的拿起自已的碗,盛了第一碗,开始开吃起来。

嗯,和昨天的味道一样。

周文才有些懵里懵懂的。

这就可以吃了吗?

闻着那诱人的香味,周文才吞了吞口水,也很想吃。

可是,为什么没有人给他拿碗啊?

难道要让他自已找不碗,或者让他用手吃吗?

周文才想两种都不选。

他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大少爷,走到哪里都有人给他准备碗筷,现在突然之间,要让他自已找碗筷,心里就是那个别扭,很是不愿意。

可是,他不能光看着别人吃啊。

周文才企图把目光投向别人,希望有人能注意到他的状况。

只是可惜,现在的饺子新鲜出炉,有谁会去注意一个因为吃饭没拿碗筷而傲娇大少爷呢。

刘佳滢倒是比周文才好运,因为林月兰直接给她盛了一碗饺子,还给她配了醋。

“滢儿,来,这饺子配着醋,更加美味!”林月兰说道。

刘佳滢试了一个,立即大叫道,“月兰,这饺子真是太好吃了!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食物!”

这话听着有些夸张。

但林月兰知道这是大实话。

因为,前段时间,她才知道这个世界的做食水平是如此的低下,连普通的鱼都不会做,其他菜除了蒸就是煮,除了放油就是放盐,几乎都没有其他调料了,悦来客栈做个菜,连放个醋,还都需要偷偷摸摸的,简直让林月兰很是无语。

这也就怪不得,她每做出一种吃饭,这些人都会连连惊讶不已。

林月兰再给她碗里夹了几个,笑着道,“喜欢吃,就多吃一点!”

眼神却瞄向那个想吃,却依然做在那里不动,等着别人给他盛上的大少爷,有些无语。

她都不知道周文才到底在想些什么,都到这个时候了,竟然还能忍着诱惑,等着饭来张口啊。

看着所有人都手中一碗饺子,就他坐在这里看着他人吃饺子津津有味,周文才再也顾不得文人墨客的矜持了,站起身,直着朝着厨房的方向,然后,找到碗筷,然后笨手笨脚的捞着锅里的饺子。

好不容易捞到了一碗,立即就被郭兵抢了去。

郭兵笑眯眯的道谢,“谢谢周公子啊,这碗我就先吃了!”

周文才一阵气恼,但他抢也抢不过,只能再拿一个空碗再盛饺子。

这一次,他多留了一个心眼,眼看着又有人过来,他立马先护着手中的半碗饺子,眼神警惕的看向来人。

小三子很是好心的安慰说道,“放心,我不会抢你碗里的。”

说着,他拿起勺子,就盛满自已的空碗。

等小三子离开之后,这一次周文才机灵了一些。

看着锅里剩下没多少的饺子,自已的动作,迅速加快了几人,呼呼就把自已的碗盛得满满的。

他现在总算明白之前,张大夫为何要叫他把自已的碗盛得满满的。

感情,这些人就是强盗啊,抢着就吃。

周文才放下勺子之后,就迫不及待的尝着饺子。

一口下去,唇齿出香,汁味亦浓。

周文才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盯着碗里的饺子。

这东西太好吃了吧?

之后,再也没有任何想法,就三下五去二,立即开吃起来。

“月兰,这些饺子是你想出来的吗?”吃了有八分饱了,刘佳滢就开始询问了。

“嗯。”林月兰应了一声。

“你真聪明。”刘佳滢真诚的赞叹到,“不仅会打老虎,还这么会做吃的。”

林月兰笑而不答。

周文才挪了过来,对着林月兰就问道,“林姑娘,这东西能放到酒楼去卖吗?”

他家没有酒楼,他这是替刘齐所问的。

刘佳滢心性单纯,是绝对不会想到这商业商机上去的。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这东西我等着自已来卖呢!”

“你卖!”

“什么,你要卖饺子?”

“要卖饺子?”

几道不太相信的惊叫声惊起。

林月兰理所当然的点头道,“当然了。我还不仅要卖饺子,我还要卖麻辣烫,火锅,烧烤呢?”

一听这些一定又是美食,除了周文才,其他人的注意力又被引诱到了什么是麻辣烫,什么是火锅等等问题上。

周文才听着林月兰的答案,微微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的问道,“林姑娘,你不是跟悦来客栈合作,答应刘兄给他提供新菜色吗?那如果你自已经营,那刘兄那边……”

刘齐那边恐怕不好交代,这话周文才没有说出来,但林月兰当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林月兰唇角勾起,声音清脆洪亮的说道,“周公子,你放心,既然我与刘齐合作,就不会违背协议。”

随即,她就解释道,“我要开的店铺,与给悦来酒楼的提供的新菜色毫不冲突。因为我准备要开的是一家小吃铺!”

“小吃铺?”

众人疑惑不解。

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小吃铺?

林月兰解释道,“小吃是一种口味上具有独特风格的食口总称。就比如,这种叫饺子,就可以就叫小吃了。小吃通常不是为了吃饱,而是品尝和解馋。”

这些人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郭兵咕噜一声吞下一个饺子,然后问道,“所以,林姑娘,你的意思,以后会有很多很多很好吃的小吃了,比如那个什么麻辣烫火锅之类的吗?”

吃货的思路就是往吃货的道路上去走。

明明不是应该问的是,什么时候开小吃铺的吗?怎么注意还是被那些小吃给吸引了呢。

周文才听到林月兰的话,暗自为好友松了一口气。

还好,林月兰不是违约,不然,悦来客栈得损失多少啊。

周文才立即说道,“林姑娘,如果有需要我周某的地方,尽管开口,只要你吱一声,周某立即尽量为你办妥。”

开小吃铺好啊,这样以后不是天天就能吃到这些好吃的食物了。

蒋振南一听到林月兰想要开一家小吃铺的打算,心里立即涌热起来。

以后,他也可以帮忙了。

可随即眼神又暗了下去。

因为,他想到他脸上的面具,他脸上的疤痕。

带面具太过引人注目,不带面具,怕会吓着那些妇人小孩子。

蒋振南纠结了一下,然后,下定决心的说道,“决定了,这道疤痕让林姑娘给去掉!”

只有去掉了疤痕,他才能光明正大的和林月兰一起创业卖小吃去。

不然,一直那些男人帮忙,算怎么回事啊?

蒋振南微微吃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