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收回祖宅和去疤/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三牛空手带着妻儿回到林家之后,立即迎来李翠花的一顿臭骂。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让你办一点小事都办不好,”李翠花指着林三牛的鼻尖大骂道,“当初还不如一把掐死你,省得现在气得我肝肺都疼,你怎么这么没有用啊你。一个铜板都没有拿回来,以后,看你怎么养活你身后的这些个贱人和贱种。”

林三牛现在身后的妻儿立即吓得躲在他的身后,连个头都没有不敢露。

“躲,躲什么躲?”李翠花气得顺手拿起门边角落里的扫把,就朝着陈小青和两个孩子身上打去。“没有用的东西,活着只会浪费我们林家的粮食,还不如打死你们。”

“呜呜……”

陈小青和两个孩子明知道李翠花打来,却不敢在躲,只能让李翠花那扫把一棍棍打在身上,还不能大声哭啼,只能嘤嘤的哭。

可本作为丈夫和父亲的林三牛,看着妻儿被自已的老娘毫无理由的打骂,却无动于衷,神情麻木,似乎这一切都平常一般。

其他三只牛及他们媳妇,看着他们被骂被打,不动没有劝阻,还在旁边幸灾乐祸起来,神情上也是在埋怨林三牛他们,竟然这么笨,连向女儿拿个赡养费都拿不到。

现在真是便宜林月兰那个小贱人。

周桂香看着陈小青他们那哭得惨烈的模样,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暗中撇了撇嘴,然后,就对着站在一边当木头人的林三牛说道,

“三弟,不是我这个作二嫂的说你。你看看你以前生的是什么女儿?别人家的子女有一个铜板,就会给父母两个铜板花。

现在你家兰丫头倒好,不说之前卖那只大虫所得三百多两银子,你们连个银子的影子都没有见着,还诬陷咱娘和大伯偷了钱,害得娘和大伯受了这么大一个委屈,遭受了这么多罪,这些娘和大伯他们都没有怪你。

可现在,那丫头卖人参所得一千两银子,让你拿个三百五百两银子当作你们的赡养费和她弟妹的抚养费,竟然也同样连个影子都没有,还灰溜溜的回来。

三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不管怎么样,那死丫头可是你的女儿,女儿赡养父母天经地义,走到哪,咱们都是说理的地方,你到底在怕什么啊,竟然从那空手而回。”

周桂香就是林老三家的一根搅屎棍,每每林老三家之事都要过来搅一搅,特别是针对林三牛一家,只要他们一点丁点芝麻大点的事,她就会立即火上浇油,非得把弄得犹如天要塌下来这么严重。

这样子的后果就是,林三牛一家大小就要承受李翠花更多的责骂和棍打。

可以说,林三牛一家所承受的灾难,五六成都是周桂香在旁边煽风点火造成的。

可偏偏林三牛是个愚孝之人,对于兄嫂也算是尊敬有加,而陈小青这个以夫为天的懦弱女人,也就带着孩子们跟着遭大罪了。

周桂香之所以看着林三牛一家如此不顺眼,则是因为她只有两个女儿,没有儿子,而林三牛有儿子有女儿。

但一看到有儿子的林三牛,在林家的地位如此低下,心里就痛快起来。

说来说去,这就是嫉妒心作祟而已。

周桂香的话音一落下,李翠花拎起的扫把更是用力的打向林三牛妻儿身上,边打边骂道,“打死你们这些白眼狼,林家养你们这么大,就这样一无事处的回报给我们的啊!”

李翠花似乎把对林月兰的所有愤恨,报复在陈小青母子三人身上。

林大祖神情麻木的的挨着那一棍棍的痛打,但咬着唇瓣的表情,低垂的眼帘,都暴露出他极大的怨恨。

但他的怨恨似乎是……

林月兰,你有钱干吗不给奶奶,却让我承受着奶奶的怒打,林月兰,我恨你。

李翠花对着陈小青他们一通打骂之后,又立即对着林三牛怒骂道,“你这个死人,如果要不到那些钱,你就带着他们一起出去!”

李翠花指着陈小青他们。

林三牛一惊,以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李翠花,“娘,你要赶我们出去!”

李翠花说这话,别说林三牛,就是其他三只牛及几个媳妇,也是分外惊讶。

不过,有人乐见其成,也有人不愿意了。

乐见其成的也就是林四牛和他媳妇刘菊花了。

因为之前刘菊花和林大牛偷情之事,被李翠花怒逼着林四牛要休妻,使得林四牛闹着要分家。

但是,有话道,父母在,不分家。

这事,林老三和李翠花哪能同意。

分家之后,不但他们林家的丑事往外扬了,而且还要让林四牛分走一部分财产,这怎么可能的事。

所以,之后,林老三和李翠花就妥协了下来,不在提让林四牛休妻之事,林四牛也不再提分家之事。

那事之后,就算是不了了之了。

但是,林四牛对这个家也算是怨恨上了。

对父母恨,对林大牛更恨。

让他林大牛这个亲大哥竟然给他带绿帽子了。

但因此,他却时刻盯着林家的家产了。

如果林三牛一家被赶了出去,那么林家的家产,肯定没有他一分,不但没有家产,以后,这两个老不死的,还要这个林三牛养老呢。

这事,是他和其他两个哥哥很有默契的之事,也就只有李翠花自以为她的好孙子中榜成老爷,她跟着去享福去。

当然了,林四牛是愿意,林大牛和林二牛及他们媳妇不愿意了。

不说,他们根本就没打算分林三牛一个铜板的家产,如果真把林三牛给赶出去了,林家田地里的活是谁干,家里上山劈柴烧水洗衣做饭这事又谁干去?

他们可不愿意干这些累死累活的活儿去。

林老三听到李翠花要赶林三牛一家出去的话,脸色立马一黑,他猛吸了几口烟,然后,就对着李翠花呵斥道,“胡闹!这话能随随便便说出口的吗?我们都还没死呢,你把三儿赶出去,也怕所全村人笑话!”

实际上他们林家闹出的笑话还少吗?

林老三一旦严厉的开口了,李翠花的气势立马下去,禁声了。

林二牛收到媳妇周桂香的暗示,立马上前说道,“娘,现在那个丫头变得更加可怕和恐怖了,三弟问不到钱,也情由可原。再说了,三弟也讲了,即使我们去上告那丫头不孝,不说我们先要负担五两银子的那什么审核费用,就关是那丫头背后朋友在县衙有内务,如果他们在后面一捣鼓,我们很有可能什么也拿不到。”

李翠花一听,立即有些紧张的问道,“二儿,你说我们该怎么办?”这语气是紧张的就是怕到手鸭子给煮飞了。

反正在她的认知里,即使林月兰那个死丫头与林家断绝了亲脉关系,但是,她还是必须承担抚养父母的义务。

因此,那死丫头,这钱给也给,不给也不给。

林二牛转着眼珠子,看向林大牛,说道,“娘,这事得问大哥了。大哥一向足智多谋,他一定能想出绝妙的法子出来。”

林二牛为何要把这么好的事推到林大牛的身上?

因为,他害怕林月兰那克星的报复。

他有自知之明,早就认清了林月兰并不是以前他们想骂就骂,想打就打的懦弱丫头了。

所以,他才不想做这个出头鸟。

呵呵,自以聪明的林大牛,殊不知早就被他眼中的唯他是从的二弟耍得团团转。

林大牛一被林二牛恭维,立即傲慢起来。

他仰头看天,说道,“嗯,让我想想啊。”

所以,他并没有看到林二牛又给周桂香使了一个眼色。

周桂香眼珠一转,就对着林三牛说道,“三弟啊,刚才娘说要赶你出去,也是无心之说,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啊。娘也只是太气了而已。”

林三牛立即感动的眼泪哇啦,他哽咽着说道,“二嫂子,我不怪娘,是我不好,没有教好兰丫头,让她没有一点孝心。现在她发财了,有钱了,却根本就没有想到林家,那死丫头根本就不孝。”

周桂香却暗自翻了一个白眼,对于林三牛的话,嗤之以鼻。

哼,这么懦弱,让老娘对着自已的儿女不是打就是骂,是我,我也不认,我也不孝。

当然,这话,她肯定不会说的。

反正林三牛所做的一切,都很利于他们林家,利于他们,只有愚蠢笨蛋,才会揭穿林三牛的愚笨。

周桂香立即安慰的说道,“三弟,这事不怪你。谁让咱家招来了一个克星呢。这个克星既然是天生来克我们林家,现在这个克星还有本事了,还事事针对咱林家,之前娘和大伯,都被她给吓得魂不守舍的。”

说到这,她停顿了一下,眼角瞄向李翠花,很是满意的看到李翠花怒气。

她接着道,“只是娘和大伯却那个屋子,也是相当于回到自已家,回自已竟然会了被当小偷抓了,还被扔去大拗山吓了一个晚上,这就是太过分了!”她的神情义愤填膺的说道。

实际上她是在暗示林大牛,林月兰房子田地,还都是田家的。

果然……

“哦,我想到了!”此刻,林大牛听到周桂香的话,也立马有了主意,他拍了一下自已的大腿,立即兴奋略显激动的说道,“娘,想到了,我想到了!”

所有人带着好奇的看向林大牛,李翠花问道,“大儿,你想到什么主意了?说啊,你这一惊一下的急死人了。”

林大牛说道,“娘,你忘记了吗?那死丫头现在所住的房子是我们林家的老宅呢,她名下还有三分田两分地,可都是咱家的。以前是看着她可怜,一个人孤独无依的,没有个住处,那些东西让她占着就占着。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她有钱了发财了,有什么理由在占据咱家的东西,所以……”

林大牛这么一说,让所有人的眼前一亮,李翠花忙问道,“大儿,所以呢,所以怎么样?”

“所以,那死丫头要是继续占据着咱家的东西的话,那么她就只有给钱,不给钱,呵呵,那爹娘,咱们就收回祖宅。

那是祖宅,可不是一个外人就能占用的。”林大牛说得头头是道一般。

“对,没错。”李翠花立即附和道。

林老三猛吸着烟,微微点了点头。

林二牛和周桂香夫妻对视了一眼,在无人注意之下,点了点头。

随后,周桂香再给林二牛眼神示意了一下。

林二牛站出来说道,“爹娘,有些不妥吧!”

“哪里不妥了?”林大牛立马不服气有些冲的问道。

林二牛立即脸色大变,他急忙辩解说道,“大哥,我不是说你出的主意不妥。而是,你们忘记了吗?当初林亦为为防止我们突然收回那祖宅,他可是让咱爹娘当着各族老及全村人的面,把这祖宅的房契和田契给了她的呀。”

给房契田契了,就表示那些东西跟林家无关。

被林二牛这么一提醒,本是有些激动的神情,立马偃旗息鼓了般。

林老三猛吸着烟,紧紧的皱着眉头,他沉声的问道,“大儿二儿,现在有什么办法,可以收回祖宅和那些田地?”

林月兰从生下来之后就不得他的喜欢,自从被道士断言是克星命之外,就更加不得他喜欢了。

不然,当初也不会让李翠花这么微微一闹,就逼着林三牛亲自杀女,这样的狠心绝情。

林大牛也拧着眉头,一时之间没有主意。

林二牛装模作样的微微低着头,思考了一会,然后说道,“爹,如果真要收回祖宅的话,那么就只有请各族老出面了。毕竟,林月兰与咱家没有关系,是个外人了,就没理由继续占着林家的东西了。

所以,现在就给那死丫头两个选择,要不就是给五百两买下这些东西,要不,咱们就让族老出面收回祖宅。”

林三牛夫妻要个赡养费和抚养费是三百两,现在卖那么一个破破烂烂的小茅草屋,他就开口要五百两。

林家人真会狮子大开口。

只是,他们以为他们要这个钱,林月兰就会给吗?

……

对于林老三一家密谋夺取她钱财之事,林月兰早在林三牛回林家之后,就让小绿给盯着了。

刘佳滢在吃过饺子之后,在玩闹了一会,就被周文才给拉回去了。

毕竟,刘佳滢是一个女孩子,单独和一个男人出门已经可能会让人说闲话了,再呆在外面夜不归宿的,对于一个女孩子的名节就有损了。

刘佳滢依依不舍的离开林月兰家,在离开之前,她一再的叮嘱,以后到了镇上,一定要去刘府找她。

林月兰微笑着点头答应。

临行前,周文才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蒋振南之后,就离开了。

夜里,清静如凉!

院外的一伙人,顶着皓月当空的皎洁,陆续就寝。

林月兰在屋子里睡,为防意外,她每天晚上都会拴着门,因为她要时不时的进入空间。

“主人,那些人真是太坏了。”一进空间小绿就带着些气愤的说道。

它已经从林月兰的手腕上跳了下来,然后,去河边喝些灵泉水补充能量。

随后,它又找出了两颗绿色晶体,它的尖芽一触上,那两颗晶体就变成了粉末。

很快,就能清晰的感觉到小绿的全身变得比之前更加晶莹透绿。

“现在他们竟然谋划着要怎么夺取我们现在住的这个家。”小绿愤愤不平的说道。

小绿生气的尖芽上都透着微微的红色,它继续说道,“他们想要这屋子为林家祖产为由,给要回去,如果主人想要继续住下去,就必须拿出五百两交换。”

林月兰听着小绿的话,轻抚着小绿的尖芽,挑了挑眉头,问道,“要五百两?”她卖人参才卖到五百两,那边难道真打算一个铜板不给她留吗?

说到这个,小绿的两片绿叶拢了拢说道,“主人,他们要五百两,是以为你卖人参卖到了一千两,所以,他们自以为很厚道,只要主人一半的钱财。”

林月兰微微诧异。

她竟然不知道她的人参竟然卖到了一千两?

小绿看出林月兰的疑惑。它解释道,“那天主人在林记药铺卖人参,被刘六娇看见,然后,她就只听见一个八百两,随后就传出去主人卖人参获得八百两,可是,这流言经过一个个人口传,就变成了主人卖了一只五百年的人参,卖到了一千两银子。”

原来如此。

对于村里的那些流言蜚语什么的,林月兰向来不好奇,小绿看着主人忙,当然也不想这个小事打扰她。

可却不成想,那些可恶自私贪婪之人,竟然又想着法子变相主人这里要钱来着。

林月兰微微蹙着眉心问道,“小绿,他们计划什么时候行动?”

对于她来说,林家村里的所有人包括林老三一家,都只是目前在跟前蹦跶的欢之人,她也就对他们没有放在心上。

没有放在心上,不代表任由他们无耻的作为。

小绿说道,“他们的计划是,林老三带着林大牛和林二牛去请族老,李翠花带着林三牛一家人过来闹。”

林月兰微微挑眉,“族老?”

林七爷已经谈话在床,所以,他们能找的人,也就只有林九爷,林七爷小五岁的弟弟,林深,及林安,这三位族老了。

林深与林老三一家有些渊源,他是林老三堂爷爷膝下的小儿子,林老三也得叫一声堂叔,因为,作为林家人不愿意林家的东西给了一个外人,而且还是个身份还是个会克亲的一个克星。

林安是林亦为的堂大伯,说来,他是资格最老的族老。

只是因为堂侄子是林家村的村长,所以,平时村子里发生任何事,他都不太管,都交给林亦为,从不干涉林亦为的决定。

三年前,因为涉及到一个活生生的性命,林亦为拜托他出一下面,所以毫无疑问,他是站在林亦为,或者说林月兰这边的。

因此这三人当中,三年前,林安是帮着林月兰的,林九爷是中立,而林深则是偏向林老三一家,再加上林七爷,二比二议定,只是林亦为力排众议,毅然要林老三给出房契和地契。

没有想到,这一次林老三一家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找上这些族老,想从她手中要钱财,简直是愚昧啊。

对于莫不关已之人,林月兰向来没有什么善心,更何况,那些人三年前,也想着要她的命,她也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林月兰对着小绿说道,“明天等林老三找上去时,看一看族老们的态度,对于偏向林老三他们的那些个老不死的,那就根本不用留情了,直接让他们性命归西,到时,把流言散出去,林老三一家是个扫把星,凡是林老三一家拜访过的人,要不是残废,要不就是死亡。比如林七爷,林大牛曾经找过,这不现在瘫痪在床了吗?还有如果因为林三爷一找上去,那些族老就死了,相信之后的争斗,会很是精彩!”

小绿脆声声的笑着说道,“主人,这个主意妙!这叫什么,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是不是?他们不是口口声声说主人是克星扫把星吗?现在就让他们自已尝尝的当扫把星克星的滋味,相信原汁原味的更好喝吧!”

主人真是太聪明又太腹黑,这么一个计,相信没几个人能想出来吧?

嗯,明天一定让小伙伴们好好办事,把那些针对主人的坏蛋,给吓死去吧!

“咦,主人,好像有人敲门!”小绿敏锐的说道。

透着绿源,它看到敲门的人,是蒋振南,说道,“是面具大叔。”

对于蒋振南,小绿是颇有好感的。

为什么?

因为,他对所有人都是冷冰冰的,唯独对着主人是柔柔。

虽说他带着面具,虽人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可却瞒不了它。

它相信,蒋振南是不可能装的。

因为带着面具根本就没有必要装,而他又根本不知道它小绿,主人的最佳最可爱的小伙伴小要是个有异能透视的。

小绿有些激动的说道,“主人,这么晚了,面具大叔找你一定有事,咱们出去吧。”

林月兰摸了摸小绿的两片绿叶,随即对着它的嫩尖芽就一个弹指。

小绿不满的控诉道,“主人,干吗打小绿啊?”

林月兰严厉的说道,“小绿,你太容易相信人了。”

虽说蒋振南的人品,经过了她的考证,确实没什么问题。

但事关到小绿的存在安危,林月兰不得不更加谨慎小心。

蒋振南躺在帐篷里,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

他一定要去掉这个疤痕,然后拿下面具,光明正大的与月儿姑娘卖小吃。

他的面具从十二岁就开始戴了,所以,十二岁之后,除了他的几个衷心的属下,就没有知道他的长相了。

所以,只要去掉疤痕,他就根本不用担心被人认出来,反而戴着面具很是容易被人认出来。

既然下定决心,蒋振南就鬼使神差的想要立即告诉林月兰他的决定。

所以,也就没有考虑到夜晚时间问题。

林月兰打开房门,装着被吵醒的样子,擦拭了一下眼睛,表示很困。

蒋振南一愣,然后等反应过来时,他面具这下的铜墙铁壁也不由的红了红,很是不好意思。

他情绪过于激动,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夜已深,大家都在睡觉呢。

蒋振南有些尴尬,说话立即变得不太流利,他有些懊恼道歉的说道,“月儿姑娘,是我唐突打扰你了。这样,你回去继续睡吧。”

说着,他也转身,打算回答帐篷里去。

林月兰立即喝道,“说吧,面具大叔,这么晚来找我什么事啊?反正你早晚要说,我既然已经起来了,那就在说吧。”

蒋振南有些赧然,然后就结结巴巴的说道,“月儿姑娘,我……我……我想要去掉脸上这道疤痕!”

林月兰听罢,神情有些严肃的问道,“面具大叔,你决定好了吗?”

虽说这一道疤痕,是战场上英雄的象征,但所有人不会看你这个象征,他们只会指责丑陋吓人。

所以,林月兰给蒋振南之前的建议,也是去掉这个蜈蚣状的丑陋疤痕。

蒋振南没有犹豫的点头道,“嗯,我决定了!”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行,我知道了。从明天开始,我会给你治疗的。只是现在我很困了,我要去睡觉了。”

说完,就关上房门,然后把蒋振南关在门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