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百口莫辩的林老三(求订)/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翠花看着大伙儿对他们指责谩骂,立即反驳了回去,愤愤的道,“这些都是我林家祖产,即使没有房契,也改变不了这样的事实。你们有意见,等到几个族老们来了之后,再来说,现在为了一个外人,竟然指着我李翠花的鼻子骂着不是,你们有没有弄错?”

既然张大夫已经发话,以后他们家的有个病痛什么的,不出面诊治,那就是与他们林老家撕破了脸皮,如此,她也不要顾及什么面子东西了,直接排外,对着张大夫就不满起来,还挑拨着村里其他人来排外。

“他一个外村人,除了姓张,谁知道他叫什么,做什么的,三年前为何会这么狼狈的晕倒在我们村头?如果不是大伙好心,把他救起,还好心的收留在林家村,不然,他有命活到今天吗?”

“现在倒好,就因为会一点赤脚大夫的医术,就对着本村之人进行威胁。大伙儿也也不想想,今天他能威胁到我林老三家,明儿后天就不会威胁你们吗?要知道,你们当中很大一部分,还是对那个死丫头打过骂过?”

李翠花说的振振有词一般,林家村的一些人,还真被她说得有些疑虑了。

万一这个张大夫真因为林月兰那个克星之事,而对他们产生报复或者以后他们有些小病有痛,拒绝他对他们看诊之类?

在涉及到自已切身利弊之时,大部分村民就是那墙头草,风往哪边,它就往哪边倒。

此刻又觉得李翠花说得在理,心里在打鼓偏向李翠花这边了。

“各位,老夫在慎重的说一下。兰丫头姑娘跟你提过,以前大伙儿对她之事,她可以既往不咎,既然如此,老夫同样不会对以前之事说事,大伙儿放心吧!”张大夫很是认真的说道。

见招拆招!

李翠花以这个说事,那他同样把这个事撇过去,看谁说得过谁。

但很显然,大伙儿更偏向张大夫。

因为张大夫在这林家村三年,人品可见,而且醇厚有善心,向来是说一不二,一个信守承诺的大夫。

二是,李翠花这张嘴,大伙儿是最信不得,今天这事,明天那事,天天就找人吵架谩骂,似乎不跟大伙儿吵架,就过不了日子似的。因此,对于李翠花,大部分人还是很厌恶的。

因此,他们宁可相信张大夫一次,不愿意因为李翠花而与张大夫结怨上。

“好,张大夫,我信你!”

“张大夫,我也信你!”

……

眼看着大伙儿又站到张大夫那边去,李翠花急了。

要知道,大伙儿的这些态度,很是可能决定了他们能不能从林月兰手中把祖宅换五百银子。

因为,一会大伙儿证明那些房契和地契,是林家产祖产,必须归还林老三家。

如果林月兰想继续住下去,那就只能出钱买了。

本来,李翠花是信心十足的认定能够拿回祖宅的,因为大伙儿很是讨厌林月兰这个克星扫把星的。

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会在中途杀出张大夫这个程咬金出来。

李翠花大着嗓门嚷嚷道,“大伙儿可不能相信他,不能相信他。大伙儿也不想想,他口中的兰丫头是谁?那可是咱林家村的克星,现在他的话,大家能信吗?能信吗?”

拔河一样,一下子往李翠花这边拔过来,一会又往张大夫这边拉过来。

张大夫眼看着李翠花是不依不饶的,很是愤怒。

他也不辩解什么,只说道,“大家能相信老夫就信吧,不信就不要信了。但,老夫还是那一句话,以后大家是否来找老夫看诊,大家还得掂量掂量一下了。”

张大夫说完这些,这又立马把大伙儿吓着了。

只是不等大家再说了什么,就听见从远处传来的大叫声。

“不好了,不好了,九爷爷和深爷爷过世了!”

“什么?!”

这个消息如炸弹一样,立即把大家都炸开了。

“不可能!”最先反应过来的李翠花,脸色立即变得灰白。

这如果两人死了,他们要怎么以拿回祖宅为借口,从林月兰那个扫把星手里拿到钱。呵呵,人家的生死不管,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家的钱。

“小铜,九叔和深叔怎么就这么突然就……”突然就死了呢。

叫小铜的人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只是,两位族老爷爷都是在林三叔找过之后,他们就突然去世的。”

“什么?!”

所有的目光,立即变得愤怒和不可思议的盯向李翠花,把李翠花吓得一个哆嗦。

小铜没有多说,他立即找到张大夫这,很是恭敬的说道,“张大夫,里正叔让您过去瞧瞧。”

张大夫点了点头道,“好!”

说着,就吩咐了小童在家看家,然后,和小铜一起过去了。

一天之间,林家村死了两个德高望重的族老林九爷和林深。

林家村四个族老,林七爷、林九爷、林安及林深,林七爷严重瘫痪半身不遂,林九爷和林深,两个一天之内死亡,就剩下一个林安,这样的消息震惊了整个林家村的人。

整个林家村瞬间仿佛失去阳光,乌云漫步笼罩在这个林家村。

对于林家村的村民来说,村族老就想当于他们转轴骨,现在这根转轴骨一下子没了,他们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九叔和深叔,怎么会突然之间死亡呢?”林亦为紧紧的皱着眉头,看着祠堂棺柩里的两位老人,感觉很是不可思议?

林九爷的孙子林今满脸严肃哀痛的神情,说道,“今天林三叔他们来找爷爷,然后,我就去院里井里打一点水进来,准备给爷爷烧点热水,泡点茶喝。但是,”

说着,他眼神愤恨的瞪向林老三的方向,说道,“我回来之后,林三叔却离开了,而我爷爷就……就这……副模样了。”

那副模样,眼孔睁大,眼球凸起,表情狰狞,明显是惊吓过度而死的。

林今随即愤怒的对着林老三呵斥道,“林三斗,你们到底对我爷爷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爷爷怎么就会……”说着,就要冲过来对着林老三挥着拳头,只是被众人拉住了。

林三斗,就是林老三的真名。

林老三的两个儿子林大牛和林三牛此刻吓得躲在墙角,连个大气都不敢闯。

因为,林九爷和林深的两家所有亲人都把他们团团围住了。

林老三此刻神情严肃,但眼神更是泄露出他心底的恐慌。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今天会一离开,他们就出事了啊?

明明,他们在他离开之前,还很精神抖擞的就答应了给他作个证明,要回祖宅这事啊。

怎么眨眼间,他们说没就没了呢?

再主要一点就是,他们没了就没了呗,好好的走多好。

可为何他们都是在他走后,来个不正常的死亡呢?

一个吓死,一个被摔死,流血满地!

面对林今指责,林老三说道,“我根本就没有跟他们说什么,只是请他们出一下面,让我好收回祖宅!”

“不可能!”林今一点都不相信的说道,“你前脚一走,我爷爷后脚就被吓死,这事肯定跟你脱不了关系!”

林老三有口难辩!

这事确实巧合。

林九爷那边的人也说道,“我爹也是你林三斗找过之后,就被摔死的,而且房间凌乱,看起来像有过争执和打斗过一般。林三斗,你们说说,是不是跟我爹吵架了?”

“没有!”这事是绝不能承认的。

明明他带着儿子是上门求着办事的,讨好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跟着他去吵架呢?

“我呸!”林小风也就是林九爷的小儿子,立即愤慨的说道,“我明明听见你来求我爷爷让出面证明一下,林月兰那丫头所在居住的屋子,还是你们的祖宅,你们有权收回。可我爷爷不愿意做着这昧良心之事,你就跟我爹吵起来,是不是?”他在外边明明听到就是他爹和林老三这样吵起来的。

但是,等他进去时,林老三带着两个儿子离开了,而他的老父亲,却躺在血波里。

听到林小风的话,林老三的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他厉声的喝道,“林小风,你别血口喷人。我是有请你爷爷出面作这个证明,但他也当场答应了。我们根本就没有吵起来,你虽把这污水泼到我头上来!”

林小风听到林老三的狡辩,简直气结,再大声吼道,“林老三,明明是我亲耳听到,我怎么就冤枉你了,啊?”

实质上,林小风的这段记忆,是被小绿催眠了,再植入这个记忆的。

催眠植入新记忆这事,也是它主人林月兰出的主意,目的嘛,当然是让他们狗咬狗起。

这不,现在就咬了起来嘛。

大伙儿对两人的话立即产生了狐疑,但是大家却似乎更偏向林小风这一边。发

主要是因为今天两位族老的死,似乎都与林老三及他的两个儿子有关。

林大牛探出半个头,“你胡说,明明是你爷爷答应出面,可是却要我们更多的钱。”

半傻不傻的林大牛,就这样出说一句更是愚蠢的话、

他这话,简直是污染了一个族老的品质。

大伙儿怎么会愿意了呢?

------题外话------

下一章,比较精彩,敬请期待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