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我靠,又把我给扔了/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锦云阁招兵买马,紧锣密鼓的准备着一个月之后的开张事宜。

随着锦云阁从第一天关门的重新装修,招缝制师父绣娘,一直到开张的前一天,掌柜的李怀生纠结的心情是越来越好,脸上的笑容也是越来越多。

为何?

一是因为他这个店铺的陈设和装面,相信整个天下除了他们这个小小的宁安镇独有一家,别无分号。

装潢的鲜光亮丽,明艳宽敞,一眼看去,让人喜不自禁,看着心情也是很愉快啊。

二是,随着缝制师父和绣娘手中一针一线而缝制出来的一件件成衣,更是让人眼前一亮,为之欣喜。

大方端庄的新颖款式,有种各样,适合各种人群的衣裳。

无论是那种有权有势的那种高贵妇人,还是那种优雅端庄的千金小姐,更或者是清秀雅致的小家碧玉等等。

这样美丽惊艳的衣服如果不受女人们的喜欢,那这天下就没有女人喜欢的衣服了。

三是,他家夫人的病情已经逐渐好转,最起码不会总会忘记他了。这是他最欣喜的地方。谁能知道,明明爱人却在眼前,可爱人却把自已忘得一干二净的悲惨啊。

李怀生好心情的顺着他黑黑半长不短的胡须,再一次打量了一下店铺,看看那些挂好的衣裳,柜台上的布匹,都有没有摆放好,或者有没有落下的地方。

随后,他看到有一件挂到橱窗里的裙子,有些褶皱,没有弄好,他立马打开橱窗,伸手扯平,然后对着那些满脸欣喜的店员,说道,“都再给我好好的瞧一瞧,看一看哪里还有不妥的地方。”

“是,掌柜的!”五个店员立马应道。

这店铺虽不大,但因为林月兰设计的是那种自选模式,除了一些特定的高价款式之外,这里没有像现代一般的摄像头监控,为了防止那些浑水摸鱼的人存在,只得要有盯着店面了。

再一个,也是为了更好的为客户服务,林月兰才会在大手笔的,一个小小的店铺,就请了包括掌柜的七个人。

这别说在宁安镇,就是在安定郡县,更或者是繁华的京城都很难找到这样的店家了。

这些人当中,有人是买过来的,有人是请过来的,但是无论是买还是请,都是李掌柜在宁安镇里精挑细选,品性上佳之人。

林月兰除了李掌柜之后,给其他人统一的服装,男人一律深蓝色长袍马褂,再配上一条白色的细长巾。

女人则是一套浅绿色长裙,一套头面配饰品,虽说不是贵重的首饰,但对于这些穷困的贫民女来说,已经是很是贵重的东西了。

至于李掌柜,他的衣服是一种褐红色长袍马褂,再搭配上一条白色的细长巾,代表着他是这家店铺的店长。

就在李掌柜继续查看店面时,穿完得一身喜气的小李子很是激动的跑过来,只是脸上面带着些忧虑的说道,“掌柜的,一切都准备好了,吉时也快到了,林姑娘怎么还没有过来呢?会不会不过来了呢?”

小李子的话一落下,就被李怀生拍了一个后脑勺,说道,“说什么呢?我们的新店重启开张,林姑娘肯定会过来。或许现在路上有事耽搁一下而已。”

小李子摸了摸被打的后脑勺,有些憨厚的傻笑道,“呵呵,说得也是!”

对于林姑娘是他们的东家的身份,这七个当中,也就只有大小李二人知道,其他只知道林姑娘时常过来,然后掌柜的和小李哥对林姑娘很是尊敬。

只是,现在连店面重新开张,都要等到林姑娘,就让他们有些闹不明白了。

有个人长相微微秀气,十六七岁的男孩子上前疑惑的问道,“掌柜的,我们为何要等林姑娘过来呢?”

对于李掌柜的脾气,他们微微了解一些,是个温和之人,只要不是太过分的问题,李掌柜一般是会回答的。

只是现在……

李掌柜捋着自已的半长黑胡须,故作神秘的说道,“以后你们自会知晓。不过现在么,你们一定好好的尽忠职守,知道吗?”

“知道了,掌柜的!”五个异口同声的说道。

这份工作简直是像天上掉馅饼一般的存在。

一天只需要上工四个时辰,还每五天,有两天休息时间,还有统一的服装发放,包食宿,还有一个,卖上一件衣服,还有那什么提成,还有什么半年奖等等各种各样的优厚福利。

他们可都是从茫茫人海招工人之中,脱颖而出被李掌柜选出来的,就算李掌柜没有吩咐他们要好好做事,他们也是必须好好做事的。

万一一个不好,被别人顶替了这份工作,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李掌柜甚是喜欢属下们的反应,他的手放在后面,脚步带着些轻快的往门外走去。

虽然店面还没有开张,店里没有迎客人,但是因前段时间,宣传的好,现在店门外已经围住了一圈圈的人。

李怀生在宁安镇经营锦云阁三十多载,而且为人也不错,基本上的人都认识了李怀生了。

之前,因为对手祥云阁那边暗使手段,再加上李掌柜又一门心思照顾夫人,这生意当然是每况愈下,越来越不景气了。

一个月前,街坊邻居听到李怀生的店面重新装修,再重新开业,先是疑惑进而是好奇。

明明听说李怀生的店面要转让出去了,怎么一转眼又变成重新开张了?

带着这种惊讶好奇之下,再加上李怀生照着林月兰给的点子,让这些员工穿着同一服装,做了一个木牌子,敲锣打鼓的从街头走到街尾,还大声的喊道,“原锦云阁于本月8日巳时正式隆重开业,届时,请各位新老顾客们观临!”

就这么一边敲一边七人异口同声的大声,街头到街尾,再街尾到街头,很快这个小小的镇上,上到七八十的耄耄老人,下至三岁的黄毛小儿,人人得知,原来李怀生掌柜的锦云阁要重新开张啦。

只是最不高兴的当属于老对手祥云阁了。

他们使了这么多下作手段,几乎截持了锦云阁所有的生意渠道,听说李怀生本人也打算把店铺给盘出去,锦云阁或许就此消失,那么在宁安镇的布匹衣店,也就祥云阁一家独大了。

到时,他店里的货物要卖多贵的价格,也是只有他说了算,那利润可蹭蹭的往上升呢。

他要等着数钱数到手抽筋的。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转眼几天时间,锦云阁就来了个大转身——重新开业了。

而且声势闹得这么浩大,几乎弄得人人皆知了。

这样的动作,可是以前作何一个店铺开张都没有过的。

他现在倒要看看这个李怀生以底弄得什么鬼魅魍魉在里头,还能迎了他祥云阁去不成?祥云阁掌柜张生暗磋磋的想道。

李怀生一出来,一些熟人就立即上前恭喜去了。

“恭喜啊,李掌柜的!”

“谢谢!一会进店里时,请随意看看!”

“恭喜,恭喜,李掌柜的。”

“谢谢,谢谢!”

李怀生跟街坊邻居亲朋友好道完谢之后,再次转头看着房门上,被红布遮盖住的牌匾,不由的点头微笑起来。

但随即他又看了看天色,估摸了一下时辰,可是瞧了一圈的人群,没有找到林月兰的人影,他倒有些忧心了。

按理按时间来说,林月兰应该来了才对啊?

难道她真有事被耽搁了不成?

……

话说另一头。

今天是林月兰的第一家店面开张,她肯定得去出席新自见证她发家致富的起点吧。

但是,看着后面跟着的一溜尾巴,林月兰有些头疼的轻抚了一下额头。

真的不是……

蒋振南已经拿下了面具,但是他半张脑袋的白色绷带,看着也挺吓人的啊。

林月兰本不想他去镇上的,可是蒋振南就像一个发脾气的孩子一样,似乎对于这一次特别的拧,特别的执着,非要跟着去不可。

“不行,你半张脑袋都是绷带,而且凌厉气势逼人,你去别把孩子给吓着人。”林月兰坚决拒绝道。

蒋振南说道,“我可以把绷带拿下来。”说着就动手要解绷带了,再说道,“那样子,就不会再很吓人了!”

“不行!”林月兰瞧着他的动作,立马严肃的喝止道,“你一把绷带扯下来,就浪费了本姑娘好几天的心血,也把本是快好的伤痕,吹到了风又有重新复发的危险!”

蒋振南说道,“复发就复发,反正我带着那道丑陋的疤痕十二年了,再继续带下去也一样。”

林月兰直接朝天向上翻了一个白眼。

堂堂一个冷酷大将军,此刻像个孩子般的跟她拧着,真是让人无误了。

林月兰直接对着看得目瞪口呆的郭兵等人说道,“小郭子,你们赶紧劝劝你们头儿,现在伤口好不容易有了愈合的倾向,可别被他的一时激动给毁掉了。”她已经说得够委婉的了,没有说他像孩子。

如果堂堂一个大将军,被她一个孩子,在他的众属下面前说他像个熊孩子,也不知道他的威严何存啊?

郭兵一行人看着他们头儿如此的,呃,个性化的一面,简直是惊呆了!

他们跟头儿相处几年时间,怎么不知道原来头儿的脾气,有时竟然……竟然如一个孩子?这太让他们不可置信了。

在他们眼中的头儿,那可是威严冷酷铁血无私的常胜大将军,而不是像现在劝他不要吃糖容易上火,他却倔着偏要吃的那一种孩子般的脾气。

不过,这样的……这样的头儿,怎么看着这么可爱呢?

听到林月兰要他来劝一下头儿,郭兵立即看向林月兰,笑着道,“林姑娘,你就让头儿去呗!”头儿去,他们四五个人才能跟着去,不然又是只有小十二跟着去。

林月兰再翻了一个白眼,没好声的对着郭兵说道,“哎,小郭子,我是让你去劝劝你们老大的,可不是让你来劝本姑娘我的。”

郭兵立即讨好般的说道,“林姑娘,你看看咱老大的那可怜样,你真忍心丢下他,然后你一人上镇独自逍遥去?”

所谓的老大的可怜样,实际上却是一只眼睛满怀希望的望着她,可眼神里又委屈又是无辜的可怜样。哦,对了,之所以说他一只眼睛,则是因为他的另一眼睛,扎着绷带呢。

林月兰瞧了一眼蒋振南,点了点头道,“确实蛮可怜的。但是,”她话锋一转,说道,“如果我一时可怜了他,却把我所有这些天的心血都给浪费了,我一想到这个,我就不想可怜他!”

蒋振南听到林月兰前半句话,本是一只眼本是瞪的亮亮的,可是听到她后半句,眼神立马暗了下来,让任何人看着都有些动容吧。

底下几个属下,看着头儿这副模样,使劲咬紧牙根儿,才不让他们大声的笑出来。

他们这样的头儿,真是……真是太可爱了!

郭兵憋着脸上的笑,继续劝着林月兰道,“林姑娘,你不让头儿上镇,无非就是担心他脑袋上的绷带吓着孩子,是吧?”

林月兰不语。

不仅是吓着孩子,就是任何见着都应该会吓一跳,然后胆颤心惊。

到时,她的店里还来个鬼啊。

那些客人,恐怕都他给吓跑了吧?

“既然如此,林姑娘,我们何不想一个,既不让头儿吓倒人,又可以让头儿上镇上去的法子呢?”郭兵说道。

林月兰说道,“行了,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了。”不就是想要一起去嘛。

最后的方法,就是给蒋振南带了一个沿帽的黑色面纱。

这样子只是给蒋振南带来一些神秘感,看着有些让人心生畏惧,但却并不是一下子把小孩子吓哭,把客人吓走。

总算有机会到这个小小镇上去瞧一瞧了,郭兵给蒋振南使了一个得意的眼神。

似乎在说道,“看吧,头儿,林姑娘实际上还是心软的,只要我们表达了想出去一走的愿望,这就是了。”

蒋振南带着帽子面纱,他的眼神表情又恢复到了面无表情冷厉之色,似乎刚才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他一般。

对于郭兵使得眼色,嗯,直接无视。

郭兵有些无趣的撇了撇嘴,心里暗腹的道,“头儿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别以为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非得跟着林姑娘去镇上。无非就是那是林姑娘暗中所开的第一家店铺,意义非常,他不想错过而已。”

当然了,他们几个同样不想错过林月兰人生第一家店铺的开张。

他们相信,以林姑娘的聪明才智和智慧,肯定能把店铺在全国各地开花。而他们作为最初期的见证人,意义可重大了。

因此,一溜串人跟在林月兰的后面,这溜串里的人,当然还包括张大夫和他家小童呢。

张大夫作为林月兰的师祖,这样以后可能荣耀师门之事,他怎能错过。

当李怀生匆匆忙忙赶到后院时,就看到团团的一伙男人,站着,或坐站在打量着这个小院子,简直有些目瞪口呆。

因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林月兰竟然会带着这么多人过来。

李怀生站在林月兰跟着,先是跟林月兰和张大夫打了声招呼,“林姑娘,张大夫!”张大夫之前没有介绍是因为前段时间,林月兰请张大夫来为李夫人过来瞧瞧病情的,因此彼此之间都认识。

李怀生本应该叫林月兰为东家的,但他瞧了一下一院子的人,不知他们是否知道这家店铺是林月兰的,因此,为保险,他叫林月兰为林姑娘。

随即他就看向蒋振南他们,有些疑惑的说道,“林姑娘,他们……”

林月兰说道,“李伯,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小十二你已经认识了,这些也是小十二的兄弟,这是小六子,这是小三子,这是小郭子,”

“哎,林姑娘,请叫我郭哥,好吗?”郭兵咧着嘴,露出他亮闪闪的白牙,有些抗议的说道。

小郭子,怎么听着这么像宫里那些太监的称呼啊。

林月兰只是睨了他一眼,没搭理,继续说道,“这是南振江。”南振江,蒋振南。

李怀生一一对他们点头示意,然后对着林月兰立即露出一些焦急,说道,“林姑娘,吉时已到,咱们到前面去吧!”

林月兰点了点头,就和李怀生往店前走去,但走两步,她又转过身对着严厉的说道,“说好啊,到了门外,你们不许跟着再跟着我。你们爱砸样就砸样!”

一大串这么大的人,跟在她一个孩子后面,她都感觉有些丢人呐。

郭兵他们既然瞧着达到来镇上的目的,当然想要好好的玩一玩啊,哪会一直跟在一个

孩子后面捡屁吃啊。

郭兵他们几个立即点头道,“好的,好的,林姑娘,请放心,我们一定在回去之前跟你汇合的。”

林月兰颔首点了下头,然后就和李掌柜张大夫出去了。

只是,随着林月兰出去的还有一人,他就是蒋振南,他带着一袭黑色面纱,始终不离林月兰两步完,亦步亦趋的跟着。

等出了门口之后,林月兰才发现跟在她后面的蒋振南,有些疑惑的问道,“南大哥,你不和兄弟们一块玩玩?”

他们之间的感情这么好,平时,都是有难同担,有福同享的那种,怎么第一次来这个镇里头,不和兄弟们好好逛一逛。

蒋振南此刻站在她旁边,眼睛的视力盯向店铺的牌匾上,低沉带着磁性富有魅力的嗓音,说道,“平时都在一块还不够,出来了难道也要黏糊吗?再说了,有我在,他们放不开来玩。”

最后一句,他是微微低着头,对着林月兰的耳廓边上说的。

成熟男人的热气吹在她的耳边上,让她的耳朵有点痒痒的,心里不自然的有些儿热,很快,她的脸有些发红。

她很不习惯有人在她耳旁对着她说话。

因为,她的耳朵很是敏感,这是她在前世自已发现的。

因此,她很不喜欢别人对着她的耳郭说话。

林月兰不自然的往左边挪了挪身子,靠在李掌柜这边。

只是,却不小心踩到了李掌柜的脚,然后……

“小心!”蒋振南眼明手快的一下子揽着林月兰的小腰,把她给拉回来,没让她摔在地上去。

林月兰平时凌厉的小脸,“唰”的下,变得通红通红的。

因为,此刻,她是被蒋振南揽在怀里的。

第一次时,蒋振南也抱过她,只是那一次,她倒觉得很是自然,除了蒋振南之后一把把她扔在了地上,让她很是生气。

可这一次,同样是被蒋振南揽在怀里,但却好像有一种不太一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似乎让她的小心脏“怦怦”的跳个不平。

她发现很不对,立即低声的喝道,“蒋振南,你把我放开!”

随后,林月兰又悲剧了。

蒋振南放开了她。

但似乎放开的动作过于大,林月兰又“砰”的一声摔倒在上了。

然后,全部人听到一声娇怒的声音,“我靠,又把我给扔了!”

周遭的人目瞪口呆!

李怀生和张大夫瞧着摔倒在地林月兰,立即气得对着蒋振南吹胡子瞪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