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临悦阁开张,震惊所有人1/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怀生看了一下时辰,感觉差不多了,接着林月兰示意的眼神,李怀生就站在店前的台阶上。

李怀生站在人前,抱拳说道,“各位父老乡亲们,各位街坊好友们,今儿个是我李怀生新店铺开张的日子,多谢大家的捧场!”

然后,就又走下台阶,看向被红布遮盖的牌匾,很是郑重的说道,“新店正式开张,掀牌匾!”

掀牌匾的人,是李怀生请了宁安镇镇长施德九,及一个德高望重宁安书院的老夫子周一鸣。

本来老夫子作为育人教人夫子,本该不沾惹在商业上的之事,士、农、工、商,士尊,农为贵,商为贱,商是排在阶层等级最末,周一鸣这样一个之乎者也的学者,沾着商字就是觉得侮辱他一个读书人的清高。

但是,首先是李怀生与周一鸣在年轻时就有交情,当初周一鸣作为书生,生活窘困,以至于落魄到县试的路费都没有,是李怀生给他盘缠,让他能够没有错过他县试,那一次周一鸣中了秀才。

之后,周一鸣虽没有再中榜,但是,周一鸣一直记着李怀生的这个情。

再一个,李掌柜给周夫子夫妻各送了一套衣服,让他们很是喜欢,并且李掌柜跟他们解释,夫子与他们的店铺没有任何关系,只是需要他们穿上这一套衣服揭一下牌匾而已。

周一鸣想了想,这事实际对他没有多大影响,所以就允诺了下来。

对于宁安镇的镇长施德久,李怀生是要给面子的,毕竟总得说来,施德久是宁安镇上最大的官儿。

这个铺子没有发展的好,可能施德久不会去计较,但如果这店铺一旦有了名气,这名声打了出去,很可能会给铺子小鞋穿的人,就会是这个施德久。

因此,李怀生带上礼物,带上四套成衣,这四套成衣,找上了施德久。

实际上就是林月兰设计的家庭装。

施德久有一儿一女,再加上他们本人夫妻,所以共四套。

对于李怀生,作为小小宁安镇镇长,施德久当然认识。

他之前也听说过,李怀生的店铺被祥云阁暗中打压的经营不下去,就等着关门大吉,而且因为有个病入膏肓的夫人,把以前还算殷勤家底一下子用个精光,然后就打算卖了经营三十多年的铺子凑钱继续治病。

所以,对李怀生,他是有些轻视和不屑看不起的,再说,他与祥云阁张五关系较好,因此,对于李怀生的到来,他是一点都不待见。

然而,李怀生也是精明的主,隐约有些知道施德久不太待见他,他就直接先找上施德久的夫人,然后,拿出带过来的四套款式新颖的衣服,送给他夫人。

他夫人一眼就喜欢上了这四套衣服,摸着爱不释手。

李怀生趁机说出来此目的,施德久的夫人,连连应允,答应了这事。

在宁安镇上看着是镇长权力最大,但是镇长却又是个怕老婆的主。

所以,尽管施德久一点都不想来,可想到家里的母老虎的威严,再加上他本人也是很喜欢身上穿着的这一套衣服,他也就卖个人情给李怀生,答应过来揭牌匾了。

当众人看到缓缓从店里走出来的施德久和周一鸣,连连惊讶不已。

因为任谁也想不到,来揭牌匾的人,会是他们。

只是让他们最注意到的,眼前一亮的是,他们身上所穿的别具一格的衣服——唐装。

没有错,他们所穿的衣服样式,就是现代唐装。

只是,他们的唐装是设计的长袍样子。

周一鸣是深蓝色唐装,施德久是深红色唐装。

“你们看,他们身上穿的衣服真是好看!”

“是啊,施镇长周夫子身上的衣服,从没有见过这样好看的衣服。”

“咦,怎么镇长的衣服和周夫子的衣服是一样的?他们的衣服是从哪里买的吗?”

“呀,真的呢?是买的吗?也不知道贵不贵?如果不贵的话,我也想买一套来穿穿,串串门逛逛亲戚,也有面子。”

“不过,你们发现没有,他们好像是从李掌柜店里走出来的,而且看他们的模样,是做揭匾人,有没有可能,他们的身上的这套衣服,实际上就是李掌柜铺子里有的?不然,以镇长的权势和周夫子的声望,他们用得着为一个小店铺揭牌匾?”肯定是因为得利了嘛。

“嗯,你这么一说,还真有些道理。”

“咦,你们瞧瞧,那不是镇长夫人和他的一双儿女吗?”

“啊,他们所穿的怎么和镇长的差不多呢,不过,夫人的衣服颜色是深红色,看着更加亮丽啊,公子的衣服是偏向粉蓝色,看着更加英俊玉树临风,还有镇长千金,穿得是粉色,衬托着她那娇颜更加的分嫩,天啊,他们的衣裳看着怎么这么好看,而且款式都一样,但穿出来却没有一点违和,真是太让人惊讶了。”

所有人都惊叹于镇长一家四口那奇异又漂亮的穿着。

“这种衣服属于哪一种款式啊?有谁来告诉我一下吗?”

“有谁知道的,也来告诉我一下吧。”

“一会,我是一定要去李掌柜店里瞧瞧。”

“对,我也想去看一看。”

……

看到施德久和周一鸣的代言,引起了这样惊人的效果,林月兰嘴角勾着唇,显现着一定的弧度,明显的心情好,好到已经忘记了刚才被蒋振南扔出去那丢人的一幕。

蒋振南站在林月兰的旁边,全身有些僵硬,带着面纱之下的脸色很是小心翼翼,却是懊恼愧疚不已。

他这已经是第二次把林月兰给扔出去了。

明明上次他保证过,不再扔这孩子的,但是,他揽着这孩子软绵绵的小细腰,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体香,香香软软,他觉得很是沉浸在这样的美好之中。

然而,内心里却又突然汹涌出一种叫害怕的东西。

他虽然不知道刚才的美好感觉是一种什么情绪,但是他却害怕的因此而害了这个孩子。

毕竟这个孩子才十二岁。

所以,心中这种害怕的感觉一出来,他就紧张的立刻放开了手。

面对着张大夫和李掌柜的怒瞪,他自已都傻眼了。

站在那,手足无错!

不过,自林月兰自已起来之后,别说骂蒋振南了,连瞧他一眼都懒得瞧了,很明显是在生气啊。

为此,蒋振南一直站在林月兰小心的赔着不是,然而,林月兰连个眼神都不曾给他了。

蒋振南轻叹了一口气,然而,神情认真的看着新店开张仪式。

只是当看到施德久和周一鸣从店里走出来的刹那,他面纱之下锋利的双眸一亮,他们身上所穿的衣裳真是好看。

他知道这一定是月儿姑娘给设计出来的。

看着店铺还没有开门,只是施德久和周一鸣身上的衣服,就引起了这么大的轰动,祥云阁的老板气得直咬牙,恨恨的道,“好个李怀生,我还真以为他会关门大吉了呢,竟然还留着这样一手。哼,等着瞧吧,过两天,你即使是条龙,我也要把你以踩成虫。”

林月兰的耳廓一动,眼睛对着张五的方向扫视了一眼,随后又平静如常的看着。

李怀生对于两人的出场引起的轰动,似乎在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因为当初他从林月兰手中接过图纸时,也是眼前一亮,等制成成品之后,他也更是对着连连惊叹。

李怀生举着手,敲锣打鼓声停顿了,舞狮也刹然而止,周围人群的说话也停止了,总之,周遭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李怀生眼神带着欣悦的眼神盯向房门之下的牌匾,神情郑重,声音洪亮的说道,“请镇长和周夫子正式揭红绸!”

他的话音刚落下,施德久和周一鸣一左一右的把红绸给揭了下来。

随着他们的动作,鞭炮声也乍然“砰砰”的响起。

敲锣打鼓声也在同一刻敲响,舞狮也开始舞动起来。

红绸一落下,牌匾上的字赫然露出。

然而,让所有人诧异的是,这牌匾竟然不再是锦云阁,则是上面写着“临悦阁”三个字。

临悦阁?

以前不是锦云阁吗?

怎么店铺新开张,连个店铺的店名都要重新换一个?

有熟悉的人立即有些好奇的问道,“哎,李掌柜,怎么你这店铺重新开张,连个店名都要重新换一个啊?”

李怀生笑呵呵的道,“既然是重新开张,店名当然也要重新换一个为好不是。”没有过多的解释。

李怀生这样的解释倒有些合理,倒没有人再去打破沙锅问到底问着一定要换店名。

实际上,这临悦阁的意义,就是临悦阁,表示着这个店铺已经换主了,他意欲的含义则是,观临及心情愉悦的意思。

不过,有些人能悟到后者,恐怕根本就想不到前者的含义吧。

因为任谁都不会想到,这临悦阁实际上就林月阁,是他们眼中一个孩子的店铺呢。新店铺面前有人敲锣打鼓,还来了一群舞狮,只见一头威武的大狮子围着不一张方桌不断的跳动着,这头狮子做得十分逼真,张着血盆大口,眼睛一眨一眨的好神彩,它晃着脑袋,一会在方桌上直立,片刻间又倒立,好像一点都不怕摔下来。

另一头,一只狮子爬到另一头狮子的头上,颈额交接,狮头不断摆晃动,让周围的看得人,不断拍手叫好,激昂兴奋,好不热闹。

然后,这两狮子爬上叠放着四张方桌的最高处停了下来,随即,狮子的血盆大口突然吐出了一副对联。

迎接四面八方来客客来客往客不断

送行十全九美新货货进货出货无存

这一惊奇的一出,围观的人群,不断的叫好。

“好!”

“好!”

不过,有些识字的人念出这一副对联时,更是啧啧称赞。

这副对联简洁工整,而且意喻非凡。

上联是对客人的热情的欢迎,下联则表示店家的宏大愿望。

总之,就是生意兴隆的意思。

当然了,有些围观的店铺掌柜,就有些不屑的嗤笑两声,冷声的道,“呵呵,真是口出狂言,也不怕自打嘴巴!”

祥云阁的掌柜张五更是轻蔑的哼声道,“哼,真是会说大笑,我倒要看看这半死不死的锦云阁到底是如何迎客,怎么无存货的?”

林月兰就站在张五的不远处,看着张五那轻蔑鄙视的神情,表情一冷,随即也是冷笑道,“呵呵,他也就在这之前嚣张一下而已!”

红布揭开之后,李怀生再抱拳,对着所有人说道,“临悦阁正式开张,请各位凭牌进入本店,凡是前十名购买货物的顾客,本店一概按着八成收费,还有一份小礼品赠送!”

呀,竟然还有小礼品送,这真稀奇。

李怀生一说完,店里走出年轻的三男三女穿着统一服装,排着整齐的队形走了出来,站在门口的两侧,他们面带微笑,半弯着腰,对着人群说道,“欢迎光临本店!”

然后,为前一男一女手中举着一个木盒托盘,盘子里有着用竹片雕刻的1、2、3等数字。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惊奇不已。

只是一听到是要凭牌进门的,有人就不满的大声嚷嚷道,“李掌柜的,这也太过抠了吧,凭什么要拿牌子进门啊?”

------题外话------

抱歉,本今天这一章是打算万更的,但家里出了事,我姐的小女儿昨天在学校门口失踪,至今音讯全无,担心不已,无心码字,请各位亲原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