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苦不堪言的蒋振南/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两个少年一上来,就把刘佳滢和林月兰护在后面,然后神情带着警惕和戒备的喝问道,“你是谁?怎么一直鬼鬼祟祟的跟在她们后面?”

不愧是兄妹,连说话的语气都一样。

蒋振南的额头上都皱成“井”字,太阳穴扑跳扑跳的。

他蒋振南竟然会在某一天,会被人当成坏人猥琐男人防备着,还真是笑话。

蒋振南带着低沉磁性的富有魅力,却又带着些咬牙切齿的声音,说道,“你们都误会了,我不是坏人。我是月儿姑娘的朋友。”

“月儿姑娘?”刘佳滢兄妹二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林月兰就是对面这人口中的月儿姑娘。

周文才听到蒋振南的声音,倒是反应过来,他立马拱后作揖,很是诚恳的抱歉说道,“不好意思,南公子,一时没有认出你来,误把你当成坏人了。”

当然了,这是场面话。

不然,一次一带着面具,一次带着面纱,是同一个人,谁能认得出来啊?

所以,两次没有见到脸,就把人误会成坏人了。

周文才的南公子一出,刘佳滢也立马想起来了,之前在林月兰家看到过的那个带着银色面具的男人。

她立刻从刘齐后面站出来,手指着蒋振南大呼道,“你是那个在月兰家带着银色面具的南振江公子?”

蒋振南低低的说道,“是!”

当初林月兰给他们介绍自已的时候,用得就是南振江这个名。

刘齐没有见过蒋振南,因而,对于他们所说南公子南振江之人,有些疑惑了。

既然这人不是坏人,而是林月兰的朋友,那为何打扮的如此模样,一次带面具,一次带面纱,这不是纯粹让人误会吗?

听到蒋振南的承认,刘佳滢立即拍了拍胸,松了口气般的说道,“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真是什么坏人呢。”随即她歪了一脑袋,有些抱怨的说道,“可你怎么不声不响的跟在我们后面啊?”害得她以为是个坏人呢。

蒋振南平时冷厉话少的一个人,只是自从遇见林月兰之后,他的戾气才会稍微收敛了一些,但并不代表,他就很能说会道的。

被刘佳滢这么一问,他顿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因为他是犯了错,使得林月兰一直不理会他,因此,他只能莫不作声的跟在她的后面。

可是,这事,他能说吗?

不能吧。

不过,他不说,不代表就没有发生啊。

刘佳滢立即想起刚刚在人群中听到的流言。

刘佳滢又立即大声的说道,“啊,我想起来了。刚刚在李掌柜的店铺开张之前,说一个带着黑色面纱的男人,猛的把一个女孩子扔在了地上,这人不会是你吧?”

想想整个现场,也就只有南振江一个人带着黑色面纱吧。

这么说来,那被他扔出去的女孩子不会就是林月兰吧?

刘齐和周文才也是猛然想到这一点,所以眼神就有些狐疑异样的盯着蒋振南,之后,那道有些同情的眼神更是瞧向了林月兰。

刘齐有些结巴的问道,“林姑娘,这……这不会吧?”

一个女孩子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大男人扔了出去,这是不是太丢人了啊?

林月兰才不承认自已丢人,她面不改色,平静淡然的说道,“男女受授不亲,你们不知道吗?”

所以,为了她的清誉,南公子就把人扔了,是吗?

刘齐和周文才表情的古怪的点了点头,应道,“哦,对。”

刘佳滢就单纯了一些,她满是疑惑的道,“可是,即使如此,也应该把人放好,而不是直接把人扔了啊?”说这话是时,语气之中却是满满的不满和有些愤怒。

蒋振南赧然。

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要如何解释。

“咳咳……”刘齐和周文才憋着笑意,假咳嗽了两声。

然后,周文才似乎在替蒋振南解释道,“咳咳,滢儿,或许南公子是想要把林姑娘放好的,只是一时失手,就……咳咳……就把人给扔了出去,是不是,南公子?”

周文才对于蒋振南的身份有些猜疑的,因此,他可不想刘佳滢因为这点小事,而得罪了一个大人物。

蒋振南带着面纱的脑袋,点头应道,“嗯。”

林月兰翻着白眼有些无语的仰头看天空。

他都扔我两次了,还说一时失手?

当然了,林月兰也没有这么的肚量小,只是,她还是生气呢。

怎么可以轻易原谅蒋振南?

或许林月兰都没有发现,她自已就像一个热恋中的小女人在生气自已恋人气的模样。

当然了,林月兰和蒋振南都没有发现这一点。

林月兰对着刘佳滢说道,“滢儿,我们走吧。”

“哦。”刘佳滢默默的跟在林月兰后面了。

然后,三个大男人也默默的跟在林月兰后面了。

似乎完全忘记了,他们是撬锁当贼般进来的。

刘佳滢跟在林月兰后面偷偷默默从后门进了店里,一看到那些风姿绰约漂亮亮眼的衣裳,激动的几乎大叫起来。

“月儿,这些衣服真是太漂亮了,真是太漂亮了。我好喜欢!”刘佳滢拉着林月兰的衣袖,情绪万分的激动兴奋的说道。

林月兰瞧了一眼这些衣服款式,都没有适合刘佳滢的,轻轻蹙了蹙眉梢,之后,说道,“这些衣服漂亮是漂亮,但都不适合你。我给你重新设计一套合适你的衣服款式。”

这些衣服大部分是女人,或者是及笄之后即将出闺阁的大家闺秀的衣裳,所以,没有一套适合的刘佳滢。

听到这话,不仅是刘佳滢,就是刘齐和周文才都分外诧异的盯着林月兰。

周文才更是以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林月兰,问道,“林姑娘,你的意思是,这些衣服款式都是你设计的吗?”

林月兰似乎理所当然的点头道,“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去了,好不好?

谁能想到吸引人眼前的这些漂亮的衣服,都是出自一个乡下丫头之手啊?

周文才立即摇了摇头道,“没……没问题。”随即,他似乎又想到什么问题一般,说道,“那你跟李掌柜是?”

“我跟他是合作关系。”林月兰淡淡的说道。“前段时间,他的店铺生意不好,家里又有一个花费十分巨大的病人,我觉得李掌柜为人不错,就想帮帮他,因此,就找他合作了。我出点子和设计,他负责经营,然后,五五分成。”

实际上,她就是个东家,狗屁的五五分成啊。

刘齐和周文才再一次惊讶的张大嘴巴。

这林月兰还是个人吗?就算是人,也是个神人啊。

除了做菜做饭,竟然还会搞服饰设计,要知道,她还是个孩子啊。

周文才反应过来,立即给林月兰竖起了拇指,说道,“林姑娘,你真是好样的。”到哪里都有点子,到哪里都有分成。

从在悦来客栈的三七分成,到了李掌柜这里,竟然要了五五分成,真是……真会灯打细算,好像一个打劫的。

林月兰微微笑着道,“好说,好说!”

此刻,刘佳滢才反应过来。

而她反应过来的反应则是……

“天啊,月兰,这些衣服竟然都是你给设计的,真是太漂亮了,太不可思议了!”刘佳滢大呼大叫道。

所以喽,整个店铺的人,无论是店小二,还是顾客,都以惊讶的眼神看向了林月兰。

刘佳滢没有觉察到众人的诧异目光,继续说道,“所以,月兰,你可以给我设计一套漂亮衣服,是真的,是不是?”

林月兰对刘佳滢带着一些宠腻的笑道,“是啊,小丫头!”

刘佳滢这样的性格最是单纯,任何表情都表现在脸上。

林月兰觉得她应该有义务保护好刘佳滢这分单纯和天真。

一听到林月兰叫她小丫头,刘佳滢略有不满的抗议道,“我才不是小丫头,你明明比我小嘛。”

林月兰他们一进来,郭兵他们立即发现了。

他和小三他们立即朝着他们招手,叫道,“林姑娘!”

随即三两步就走了过来,郭兵立马上前讨好的说道,“林姑娘,这些衣服真是漂亮,你底是怎么想出来的啊?”

林月兰一看他不住瞄向了一件红色唐装时,就知道他这是打的什么主意了。

他这是想要她买下那件衣服啊。

林月兰淡淡的说道,“就那样想出来的呗。”

郭兵一噎。

他是真的很是好奇,林月兰的脑子倒底是怎么构造出来的,怎么什么都知道都会啊。

但林月兰的性子有时很是冷情。

她心情好时,就会和颜悦色的跟你说话解释,可是她一旦心情不好时,嘿嘿,一句很是简单的话,就会被她噎住。

郭兵觉得没有达到自已的目的,表情有点讪讪的,只得把目光投向刘佳滢。

他勾起唇角,带着一丝痞痞的笑容,对着刘佳滢说道,“刘姑娘,好久不见!”

第一次看到一个男人长得如此美貌,比一个女人还漂亮,刘佳滢一人十二岁的小姑娘,简直看傻了。

听到对方跟她招呼,她有些脸红有点愣愣的回道,“好……好久不见!”只是,他们见过吗?

刘佳滢跟周文才第二次去林家村找林月兰时,郭兵却缩在了角落里,倒没有让刘佳滢有多的注意,但郭兵对于见过一次的人,记性是分外的好,何况,这人还是林月兰的朋友,因此,他与刘佳滢打招呼,也是有讨好林月兰的成分在。

只是这让刘齐不满了。

他的妹妹是个女孩子,可不是随更一个男人就可以打招呼的。

刘齐立即挡在郭兵面前,大声的质问道,“这公子,你是谁?”看着笑得贼嘻嘻,一张小白脸的样子,肯定是不安什么好心。

对于疼爱妹妹的哥哥来说,任何男人接近自已亲妹妹,都是有可能不安好心的。

郭兵被人如此防备,有些不以为然的拱手作揖说道,“我叫郭兵,是林姑娘的朋友。”

刘齐和吉周文才一致的看向林月兰。

林月兰看着这情形,轻抚额头,说道,“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林月兰的他们,是从郭兵这里指了一圈,然后,再从刘齐这扫了一圈。

这样的介绍,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之后,林月兰抬眼瞧了郭兵他们一眼,手势一摆,说道,“行了,你们喜欢什么衣服,自已挑一件就行。记住啊,只能挑一件,不然,你们自已想办法去!”

随后,在刘齐和周文才他们好奇和疑惑不解之下的看到郭兵三四个人各挑了自已喜欢的衣服。

不过,他们好像选择的都是唐装。

刘齐和周文才有些坐不住了,因为他们也是喜欢这种唐装,眼看着被他们一人一件就挑走了,也就剩下这么两三件,怎么也有些心急了。

周文才看向林月兰问道,“林姑娘,男式唐装,这店铺里共有多少件啊?”

林月兰说道,“只有9件!”

“什么,只有9件?”周文才和刘齐有些意外。

“是啊,周夫子一件,镇长家两件,然后,就剩下的,就全部在这里了。”林月兰摊开手说道。

“那林姑娘,以后还会不会做啊?”周文才小心的问道,“如果只卖9,那会不会太少了啊?”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你应该去问一下李掌柜。”

看了一眼最后两件衣服,刘齐和周文才对视了一眼,然后,咬咬牙,“抢了!”

不抢,谁知道以后会不会有了?

或者说,有了,也不知道要等多长时间。

林月兰简直无语。

总共就8八件男唐装,送人三件之外,其余的竟然全部卖给自家人了。

而且其中四件,还要她自已掏腰包,她这是有多亏啊。

蒋振南也是喜欢那挂着的黑色唐装,但是随着最后一件被刘齐拿走,他的眼神也随即暗了下来。

他的兄弟都抢到一件月儿姑娘亲自设计的唐装,也只有他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连最后一件衣服被人给抢走了。

郭兵喜滋滋的拿着一件大红唐装走了过来,看着蒋振南站在林月兰的旁边,立即笑着问道,“头儿,有看到喜欢的吗?”

随即,他不等蒋振南回答,又立即转向林月兰,有些得意炫耀的问道,“林姑娘,我穿这件红色唐装好看不?”

“简直是骚包,你说好看不好看。”林月兰淡淡的道。

“什么是骚包?”郭兵不明所以的问道。他的直觉告诉他,这话绝对绝对不是褒义。

林月兰笑着反问道,“你说呢?”

蒋振南简直是心塞啊。

他也想要一件林姑娘设计出来的衣服。

但是,他刚刚得罪了月儿姑娘,怎么可能好意思向月儿姑娘开口呢?

……

直到回到林家村,郭兵他们都是欣喜的买到自已想的东西之后,才发现一个问题。

那就是,他家头儿和林姑娘好像闹矛盾了,哦不,应该确却的说,是林姑娘似乎生他们头儿的气。

因为,从在临悦阁一直回到林家村,林姑娘似乎都有意无意的与他们头儿拉开距离,至始至终都没有跟他说一句话。

郭兵很是疑惑的低声问着蒋振南,“头儿,你到底是怎么得罪林姑娘的?看把她气的,连个眼神都不曾给你。”

这话被一同去的张大夫听见了,他立即黑着脸,看着蒋振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带着怒气的说道,“哼,兰丫头不理你就是对的。”

这下让郭兵几人更是愣了。

到底他们头儿到底做什么天怒人怨之事,不仅气得林姑娘不理头儿,就连向来好脾气的张大夫,都气得对他厉声喝责了。

郭兵闪着八卦星星眼,真真的十分好奇的问道,“头儿,你到底是做了什么天怨人怒之事啊?说出来,让兄弟们分享分享。”

蒋振南对这事,有些难以启齿,他懊恼又愧疚的低下头,小声的说道,“在镇上,我把林姑娘给扔出去了!”

“哈?!”郭兵几个属下立即惊讶又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让他们更加好奇了,“头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他们没有跟林月兰在一块,又不像那些妇人一般爱八卦,因此,并没有听说这事。

蒋振南有些粗略的把上午发生的事,重述给属下们听,就是希望他们给他出个主意,让林月兰不要再生气了。

但是……

“我说头儿,你真是活该!”郭兵等人立即愤愤的指责蒋振南了,“林姑娘一个女孩子,你接人就接人呗,接好就让她站好不就是了,可你倒好,把人接了,又把人给扔出去,当时,你还不如直接让林姑娘摔倒在地,省得让人家一个女孩子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

一个女孩子摔得面部朝地,那摔相得有多难看啊。

“就是啊,头儿,郭哥说得很对,”小三子站出来说道,“头儿,你真是做错了。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就欺负上了林姑娘一个女孩子呢?”

“嗯,嗯,就是,头儿真是有点不要脸。”

蒋振南承受着兄弟属下们的指责,心里真是有苦说不出啊。

林家村很快到了,然后,所有人走在一快,把蒋振南排在外了。

蒋振南第一次感受到那种“众叛亲离”的滋味,真是苦不堪言啊。

这一次事件,林月兰足足把蒋振南给谅了三天。

当然了,蒋振南的伤口还在上药期,到点时,林月兰依然会给蒋振南上药,不过,这上药的过程,可让蒋振南吃了一些苦头。

因为,他不知道林月兰到底在药里加了什么东西,竟然比刮肉割皮时还疼痛几倍,可是他却只能忍着。

他知道,这是林月兰在报复他的举动,但是相信除了疼痛一些,应该没有其他副作用了。

日出而出,日落而归!

这日子如溪水流逝,慢慢的流走。

眼看着下种的日子快过了,林月兰赶紧从空间里拿出一些水稻种子,想要先让闷效发芽,再育苗。

只是看着林月兰育苗,郭兵即使没有种过田,但也知道是直接把种子撒在田地里的,然后,让他们开始生根发芽再成长长熟。

可是,林月兰与众不同的下种方法,实在让郭兵,包括蒋振南都是一脸凝重的神情。

因为,这种田收粮之事,事关到天天民生。

他知道林月兰曾经在去过两千年之后的年代,那个年代是高科技发达的世界,即使是种田,也是一两个人能种百亩以上,而且收获巨大。

看着林月兰的动作,他知道,这或许就是两千年之后,人类的那种高效种田之法。

郭兵看着两三天,就在布袋里发芽的种子,带着疑惑和好奇的问道,“林姑娘,难道这些发芽的种子,就这样撒到田里去?”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不是。还要育苗!”

“育苗?!”郭兵惊讶好奇又带着狐疑的问道,“什么是育苗?又是怎么育苗?”

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育苗一说。

蒋振南也低沉着声音的问道,“月儿姑娘,那育苗之后呢?”

“插秧!”

“什么又是插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