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你是那个林月兰?(求订)/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林月兰的严肃和冷厉,蒋振南当然选择听话了。

况且,这田既然已经卖出去了,再想用这种方式去霸占,也是很卑鄙的。

蒋振南和郭兵几人立马卷起裤脚,卷起袖子,就下田拔禾苗了。

只是除了蒋振南冷酷面无表情之外,及郭兵脸上的无所谓,其他几个人就显得有些心痛的神情,毕竟这可是实在的粮食啊。

糟蹋粮食,那可是要被天大雷霹的。

可林月兰说要拔掉,他们只能乖乖听话,拔掉就好,没有看见老大和老二都没有话说嘛。

一开始周平一家三口,本是一边在锄田垄上的野草,除掉那些暗黄发黄的禾苗,一边暗自观察着林月兰这边的动静。

本以为稻种已经下了,林月兰看到之后,最起码会过来跟他们吵闹一翻,他们只要咬定已经下种,且他们哭诉可怜一翻,肯定会得到所有人的同情,迫于舆论道德的压力,肯定不得不把这些田让他们继续种下去。

然后,下一次,只要他们再故伎重演,那么,他们就是既得到了钱又有种田,这样子的结局,不是结大欢喜吗?

这样的打算,林月兰何曾看不穿。

所以,她才不想给周平这无耻的一家,有任何便宜。

上来,就把这些田里的秧苗给拔了,管你是不是已经在田里了。

看到蒋振南的他们的动作,周平夫妻和他们儿子周林立即拿着锄头镰刀,气势汹汹的冲过来。

但是看到田里三大五粗明显不太好惹的几个男人时,周平一家三口明显的怯懦了一下,看着这些人有些畏惧。

可周平仍然鼓着勇气厉声的喝问道,“你们是谁?在干什么拔我家的秧苗,你们赶紧给我上来!”

林月兰锐利的双眸看向周平一家那愤怒却又夹杂着畏惧的神情,嗤笑了一声,冷厉犀利的说道,“你家的秧苗?周平,你们是不是忘记了,这田已经卖给了本姑奶奶。既然卖了,理所当然就不是你家的了,自然而然就是我家的。

对于自家的田里,长出了这么多的野草杂草,当然得除掉了,这碍着你们什么事了?”

周平一家听罢,脸上有些羞恼。

不管如何,他们家的田确实卖出去了,就没有道理一直占着。

但是,他们也要生活,没有这些田,他们一家三口,怎么活得下去?

再说,他儿子都已经过了娶妻年龄了,再娶不上媳妇,难道让他打一辈子光棍?

更或者说,假如他儿子阳娶上了媳妇,生下孙子,那家里的多了人口,没有田,他们拿什么来养活儿媳妇孙子啊?

因此,无论都不能让他们把这些秧苗给拔掉。

周平立马露出可怜哀求的表情说道,“姑娘,我知道我家的田卖给了姑娘,但我求求姑娘,让我们再种一年吧。我们家因为前段时间把能卖的都卖了,最后自家的田地都卖光了,生活很是穷苦,难以维持下去。求求姑娘大发慈悲吧,给我们一家三口一条活路吧!呜呜……”

边说边痛哭流涕。

看起来可怜又可悲!

现在正是农忙季节时,周围也有很多村民在田里忙活着。

看到周平家的田里,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而且二话不说,就田里的秧苗给拔掉,简直是造孽啊。

对于周平一家,周家村的村民倒是很了解。

虽说认为周平的儿子周林是有赌棍是个败家子,把他们家败得个精光,但是看到周平夫妻为了生活,起早贪黑,没日没夜的忙活,身子也一下子瘦弱了下去,精神状态很不好,这让人很是同情。

人都是同情弱者的。

看着周平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有人站出来就说道,“我说姑娘,你看周平一家卖田卖地,没有田地,确实没法子生活下去。既然这田里已经下种了,姑娘就让他们再种上这么一回,等来年,还给姑娘,如何啊?”

说这话时,心里却是在疑惑。

难道买下周平家田的人,就是眼前这位姑娘?

可是看着这位姑娘,白白净净,五官清秀,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但是,这人的年龄会不会太小了?

看起来,才十岁左右吧?

怎么可能是一个姑娘买下周平家的五亩田?

想着,应该是她家的家人。

随即,这人想了想,又转向田里的这些男人,他一眼就瞄准了蒋振南,说道,“这位几位壮士,想来就是这孩子的家人吧?你们看,周叔一家因为生活穷困,实在没有办法了,才会想着再用一下这些田,收割一点粮食。

只是,你们现在直接把秧苗拔掉,是不是有些太过他了啊?”一开始倒是好好的话,怎么越说反而有些抱打不平之感?对着林月兰和蒋振南他们愤怒起来。

蒋振南弯腰踩掉田里的一颗嫩苗之后,抬着头,涂了黑药水的脸,看起来很是恐怖,让人一下惊吓倒,再加上蒋振南那凌厉的气势,一下子让那个为周平一家说话的人,脸“唰”的一下变白,眼神表情露出惊恐之色,仿佛看到的是可怕的东西一样。

蒋振南面无表情冷酷的对着那人道,“我们只是一个下人,你应该对着我们的主子说。”

呵……

蒋振南的话一出口,让人倒吸了一口气。

这些看着五大三粗,却有强烈气势的男人,竟然是个下人,有不有搞错啊。

最让他们有些不思议的是,这周平家的田,还真是被一个孩子给买下来的啊。

不过,他们仍然以为,只是这孩子家给买下来的。

周家村和林家村虽是邻近,他们也听说过林家村出了一个小克星,会克亲克夫,但因为林月兰从没有踏出过林家村,外村的人,也很少踏足林家村,所以,这周家村的村民并不认识林月兰,当然就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林月兰个人所为而已。

被蒋振南推回来了,林月兰望着这些人的眼神,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她冷冷反问道,“如果我不愿意呢?”

听到林月兰这样的话,立即有人跳脚,对着林月兰厉声的责骂道,“你这人还有没有同情心啊?难道你没有看到周平一家的可怜样子吗?他们只是再种一季而已,又不是不还给你了?”

“你们这是站着话说不腰疼,是吧?”林月兰冷冷的反驳道,“请你们搞清楚,他们一家可怜不可怜,关本姑娘屁事啊?又不是本姑娘造成他们这样子的?要怪就怪他们自个儿子,沾染什么东西不好,去沾赌。沾赌之人,再是可怜,也是活该!”

林月兰可不是什么圣母,看到有人可怜模样,就立马同情心泛滥。

“再说了,这些田已经卖给了我,有田契,在衙门也做了交接备案,已经完全是本姑娘的田了,我凭什么要给他们白白的再种一季?”

林月兰一下子我,一下子本姑娘,更有时候嘣出一个姑奶奶,让蒋振南他们的嘴角直抽畜。

“可是,人家已经下种了,就不能大发慈悲之心,让人家种完吗?”周家村的人还是愿意偏向本村人的。

“既然你们如此好心,那把你们家的田地,给他们种一下吧,也当作是可怜可怜他们。”林月兰很是犀利的反驳那些人。

那些人听罢,立即不吱声了。

开玩笑,这田自已家都不够种,哪来有多余的闲田给周平一家种。

只是有人仍然嘴硬的说道,“这些田之前本来就是周平一家的嘛,再说了他们已经下种了呀?就这样把这些秧苗拔掉,这不是在做天打雷霹之事吗?”

古代人迷信。

认为浪费糟蹋粮食的人,上天一定会给以教训的。

“我不管这些田是周平家也好,是李平家的也罢,但是只知道,这些田既然被我买下了,就是我林月兰的。没经过我的同意,谁也别想在这田里种东西!就算真的要天打雷霹,也改变不了事实。”林月兰眼神犀利,语气铿锵凌厉,她随即又看向了田里蒋振南他们,洪亮大声的道,“把田里的这些杂草,都给我除干净。一会让我发现,还有哪里没干净的,今天中午,就别想吃饭!”

“不要呀!”

一听到可能没饭吃,郭兵他们立即惊恐了。

说完,他们立即又很是认真的在田里开始“杂草”了。

他们这些日子以来,已经完全沉浸于林月兰的那高超的厨艺之中,那美好的滋味,都能让人把舌头给咬掉。

他们现在无法想像,以后他们离开,不能吃到林月兰所做的菜,会如何?

只是,这些村民在听到林月兰自报姓名,为林月兰时,脸色一下子变得惊恐起来。

林月兰,那不是林家村那个克星之人的名字吗?

听说,谁跟她走得近,谁就会倒大霉。

想到这,“唰”的一声,作了周平一家,周围的人,立马退出好几步,立马空出了

好大一块空间。

空间里站着林月兰和周平。周平妻儿也如其他村民一样隔远了。

有人看着林月兰小声的问道,“难道你是林家村那个克星林月兰?”

林月兰嘴角抿笑,点头道,“是啊!”

她的话音一落下,“轰”的一声,鸟飞人散,除了周平一家,和林月兰他们,其他人都跑得远远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