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周家一家的心思(求订!)/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的大名一出,就把周边想要看热闹,甚至想插一脚之人,给吓得落荒而逃。

周平一家也是脸色发白,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家的田所卖人家竟然是林家村那个很是出名的克星林月兰。

周平夫妻很是互相搀扶着,身子颤颤微微的,眼底发慌,表情惊恐,对于林月兰实在害怕极了。

因为从林家村的传言中所知,凡是接近这个克星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可他们一家却恰恰现在与林月兰有着近距离的接触,因此唯恐,这人给家带来灾难。

只是,心里却有些不甘。

这些田本来就是他们家的,如果不是因为要钱,谁愿意把这些田给卖了的。

不过,他儿子现在无事了,他们肯定要想法子把田要回来才行。

可是,要他们买回来,万万是不可能的。

因为,他们现在连生存都难,哪来的钱把田买回来。

所以,就只能强占了。

只要一直拖下去,他们手里的地契没有地契,都是一样的,而且还更占便宜,因为他们可能不用再次那沉重的赋税了。

因为,在衙门的备案上,这些田不在他们周家名下,当然就不必承担这些赋税了。

呵呵,他们如此强盗又卑鄙的行为,别说遇到的是林月兰,即使是任何一人也不可能善罢甘休。

至于他们这此异想天开的行为,或许看着的就是林月兰人小好欺吧。

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人竟然是林家村人人口中的克星。

周平家的婆娘,脸色发白胆小的说道,“当家的,怎么办?这人竟然是林家村的那个克星?如果我们继续种田,会不会……”会不会被她给克死啊?

周平婆娘越想越是害怕,她抓着周平的衣袖,怯弱的说道,“当家的,我们要不种了吧?”

周平心里也是慌着狠。

内心里不断在暗骂着林家村的里正林亦为,“好你个林亦为,竟然领着个煞星来买我家的田,这是安的什么心啊?”

周平狠瞪了一眼自家的婆娘,大声的说道,“不种这些田,我们一家喝西北风去吗?”

说着,他对着林月兰色厉内荏的大声的说道,“我家的这些田不卖了,不卖了,你把田契还给我!”

林月兰听罢,点头道,“好啊。既然不卖了,那行,你们把七十两银子还给我,我就把田契还给你们,这田你们爱种不种,我管不着。”

说着,林月兰伸出一只手摊开,明显是要拿钱的动作。

周平摇了摇头,很是心虚的大声道,“不可能。明明是你们先瞒着我的,不然这田我根本就会卖给你的。现在想要退钱,想也不要想。”

林月兰翻了一下白眼,有些无语。

这周平一家是把她当成傻子,还是自认为聪明什么的。

就单单这一个,就以为可以随即霸占别人的东西?

真是可笑极了。

随即林月兰脸色一冷,对着他们厉声的道,“呵呵,周平,你们真以为我人小好欺不成?既想要种田要田契,又不想还钱,天下哪有这么便宜之事?要田契可以,先把钱还给我!否则,请你们离开我家田里范围!”

林月兰没有耐心跟着他们去闹。

她看向蒋振南他们,大声的叫道,“你们动作给我快点,没吃饱饭吗?”

好的话一落下,几人心里有些抖了抖,暗道,“林姑娘,好像有些生气,现在他们还是听话顺着她好一点。”

因此,几人的速度明显在加快了。

周平一家看着脸色极其难看,周平顾不得害怕心虚,很是心疼的大声的阻拦道,“住手,住手,都给我住手!”

只是,蒋振南他们怎么可能听一个区区小人的话呢。

周林虽对林月兰也是很是惊恐和害怕,但是对于赌徒来说,为了钱,一切都似乎会被克服。

他们卖田的钱已经全部给了赌坊,还欠下亲戚朋友的不少钱,他们又从哪来的钱还给林月兰。

可是,要他们就这么放弃自已精心打理的田,又根本就不甘心。

所以,他们能做的就是——赖!

周林眼珠子一转,对着就是对林月兰大骂道,“好你个克星扫把星,我说我最近运气怎么会这么差,原来都是被你给克的。我不管,你必须要赔偿我的损失,不要多,只要一百两,再加上我家五亩田的田契就好。”

他这是想要空手套白狼啊。

只是,他不知道,他要套的狼却如此的凶狠,一下子就会连骨带肉吞到狼肚子里。

林月兰冷笑了。

真是无耻之极!

与李翠花简直有的一拼。

想要找着这么烂的借口来讹她,也不看看她林月兰是什么人。

林月兰连一眼他都觉得污了自已的眼,她直接对着小十二,吩咐道,“小十二,小六子,把他们给我通通的揪出去,让他们离我家的田远远的,省得污染了这些田里的泥土!”

小十二和小六子很是听话的立即从田里走了出来,来不及先干净脚上的泥土,冲着周平和周林就过去。

周平和周林看到两个凶神恶煞的气势表情,立即吓得脸色白了青青了白,他们哆嗦的道,“你们……你们要做什么?”

只是小十二和小六子才不会跟他们废话,动作很是麻利提着周平父子的领子,就往那边大路走去,到了路边,把他们一个猛摔,表情凶狠,大声的警告道,“我警告你们,最后离我们主子田百丈之远,否则后果自负!”

说着,小十二举着拳头对向他们。

周平父子立即吓得捂着脑袋,说道,“好,好,我们一定离得远远的。”

小六子和小十二警告完他们之后,就径直又回去了。

在路上,很多村民看到两个高大的男人拖着瘦小周平父子两,有些心惊。

但也没有人上前来制止。

等小六子和小十二离开之后,周平婆娘哭哭啼啼的跑了过来,看着他们躺在地上,立即大惊的道,“当家的,林儿,你们怎么样?别吓我啊!”

“哭什么哭,我们又没有死!”周林很是不耐烦的从地上爬起来,“有这个哭劲,还不如想着如何把田要回来!”

周平婆娘哭诉很是无措无奈的说道,“可是,那田卖出去了,除非把钱还给人家,可咱家的钱都……,哪再有钱把田给买回来啊?”

周林呸了一声,对着他母亲凶狠的道,“谁说要用钱买回来的?咱家有钱吗,啊!”

被儿子凶,周平婆娘有些害怕,她有些小心的问道,“可没有钱,咱怎么把钱田要回来啊?”

周平起来,同样的对着她婆娘凶狠的道,“哼,咱儿子这么聪明,一定会有办法弄回咱家的田,是不是,林儿?”后面一句,他是有些讨好儿子。

周林鼻孔朝天,高傲的说道,“你们就等着吧,我不仅要把咱家的田不出一出钱的的要回来,我还要那个克星给我们赔偿。”

周平夫妻一听,顿时一喜,立即问道,“儿子,你想到办法了吗?”

周林摇了摇头道,“没有!”

……

不管周平一家三口按着什么样的阴谋打算,林月兰这些人,毫不客气的把田里的秧苗全部给拔掉,或者是踩到泥里,当养料。

那些瞧着林月兰他们动作的人,连连摇头,嘴里嘀咕道,“糟蹋粮食,真是作孽啊!也不怕报应。”

蒋振南听着那些闲言杂语,抬起头,锋利的眼神扫视了这些人一眼,似乎在给他们以警告。

那些人看着这么凶神恶煞之人,怕惹上祸端,连忙低下头,做着自已的事去了。说实话,郭兵是有些疑惑好奇的问道,“林姑娘,既然这些田已经下了种,冒起秧头,已经弄好了,我们为何要费这么个事弄掉啊?”

意思是,直接接手这些田里的一切即可。

“如果那家人来闹,给他们粮种的钱,及劳作的钱,算是给他们赔偿些损失。想来,他们也不会在闹吧。”后面这一句有些迟疑。

林月兰睨了他一眼,清冷的说道,“你要做好人,我不拦着你!”

这是什么话?

郭兵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倒没有觉得给那些人赔偿一些损失,是做好人啊?

他们不是用心下种劳作种粮了吗?

郭兵有些转不过弯的看向蒋振南,疑惑的问道,“头儿,林姑娘这话什么意思?”

蒋振南白了他一眼,冷厉的道,“笨!难道你不知道那些人本就想着以先下种的这种无耻方式霸占这些田吗?还赔偿损失,这简直是做梦!”

郭兵脸上有些微红。

他是一时蒙蔽了,没有转过这个弯道而已嘛。

林月兰微眯着双眸,锐利的目光全盘扫过这五亩田地,看来这周家人早在把这些田卖给她时,就做好了强占的打算啊。

不然,根本就没无法解释,周家人为何会如此好心把这些田的土壤都翻了一翻。

要知道,他们没有耕牛,全部用人工翻地,这五亩可是要翻不少时间的。

可现在他们不但翻了地,还下了种,秧苗都已经冒出了头。

这打算,不言而喻!

只是对于林月兰来说,不管对方想要如何闹,如何无赖卑鄙,契约在她手中,她就是占理,任何别想从她的手中占一丝便宜。

真如林月兰所预料的那样。

第二天,周家人就闹上门来了。

只是,他们闹上去的是里正林亦为家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