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冷血无情?/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觉得时机成熟,可以医治林明清了。

既然周家来闹事,说林明清之事是被她所克,她何不顺手推舟,把这个消息告诉所有人。

林亦为无法抑制的激动之情,走到林月兰跟前,声音更是激动的颤抖着问道,“丫头,你说的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林明亮的这个高大凶猛的男人,这激动表情也如他爹一样,不可抑制的欣喜,问道,“兰丫头,你真的可以医好小弟吗?真的可以医好吗?”

周围一片寂静,所有人都似乎秉着呼吸,来等待林月兰的答案。

要知道林明清那样的伤情,不知请了多少大夫,听说京城那边都派了最好的大夫来给林明清看诊过,只是结果无一不是皱眉摇头,渐渐的,所人都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林明清真的是一个只能躺在床上苟活一辈子的废物了。

可现在,这个在他们眼里的克星黄毛丫头,竟然大开海口,说能够医好林明清,他们没有听错吧?

父子俩问了林月兰,只是不等林月兰给一个答案,刘六娇又从人群之中冒了出来,很是不屑的说道,“哎哟,我说兰丫头,可不要说随意说大话哦。要知道,明清的病情,有多少医术高明的大夫看过,就是京城那边的大夫,也来过,无一不是给了一个否定的答案。你倒是好,跟张大夫才学了多久的医术,张大夫都没有医好明清,你能够医好吗?说出去,谁信啊!”

实际上,几乎所有人的想法,都是刘六娇这般,只是,他们没有如刘六娇这般的以不屑的语气说出来,因为,他们怕得罪林月兰这个死丫头,另一个怕得罪里正。

听到刘六娇的话,林月兰冷眼瞧着刘六娇,清冽的声音说道,“脸色暗黄,眼神暗淡无光,精神萎靡不振,粪便干燥,肛门肿胀、疼痛、瘙痒、流水、出血,这些症状我说的可对,刘、大、婶!”

轰……

林月兰的话一出,所有人先是愣了一会,随即又反应过来,很快大家带着异样的目光,看向刘六娇大笑起来。

“哈哈……”

一个妇人,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指出人体身上的隐晦部分,肛门,瘙痒,这些是堂皇而之的说出来的吗,简直让人嘲笑啊。

只是大家更加狐疑好奇的是,刘六娇真的是呃,那个地方症状这么多吗?

因此,所有人都以一种异样的目光,古怪的表情看向刘六娇。

被众人异样目光浇浴的刘六娇被羞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气得浑身都颤抖起来。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林月兰这死丫头竟然在大庭广众的侮辱她的名节。

对于古人来说,女人任何的隐晦部分都不能说的,因此,很多女人,在某些地方不舒服,即使痛死疼死,除非有女医,否则是不会去看大夫。

但是这个时代,除了皇权贵族之中的高贵妇人,能够请到女医,平民百姓,想了不要想。

女医,在这个时代,说高也高,说低也低。

高,是因为,这里缺少女医,女医,一般都是大家族自已给暗中培养的,为的就是给家族中的女人们看病,因此,在平民百姓的眼里,她们的地信相当的高。

低,也是那些贵族人,对于女医看得很轻贱,也就是和家奴一般。

刘六娇得到那样的病,农村乡民没钱,请不到女医给自已看病。

如果是去看多大夫,这病情也让她难以启齿,丢人丢名节。

因此,也就只能死抗着。

可是此刻,刘六娇被林月兰这么一说,仿佛被人剥光了衣服,被所有人围观、轻视和嘲弄。

看到刘六娇满脸通红的表情,有人惊讶的问道,“刘六娇,兰丫头说的这些不会是真的吧?”

刘六娇的双颊被憋的涨红涨红的,没有回答那人,只是用着那带着有些刻薄的双眼,狠狠的瞪着林月兰。

不过,有人并不知道,林月兰所说的这些病情症状,到底是什么病。

“兰丫头,刘六娇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啊?”有人很是好奇的问道。

什么样的病,竟然是在那个地方发生症状的。

林月兰微笑着道,“刘大婶得是痔疮!”

什么是痔疮?

他们表示不懂。

“痔疮就是长在屁股眼里的东西!”林月兰很是“好心”的说道。

不过,听到林月兰说的,一口一个肛门,一口一个屁股眼,说得人脑门黑线,也说得很多人满脸通红。

这些都是隐晦部分,就是一般成熟男人,也不敢大大咧咧的这样说,更虽说一个还

没有人事的孩子,就这么大庭广众之下,大声的说出来。

这多丢人啊!

不过,有人想要确认一下林月兰所说是否属实,就拦着刘六娇小声又让人能听见的声音,问道,“六娇,兰丫头说你那个……那个地方长东西了,是真的吗?”

刘六娇羞要把自已塞到地底缝隙里去,生了这么丢人的病,让她怎么去回答。

林月兰继续说道,“哦,对了,得到这种病的人,如果长久不治的话,那么它就会发展成一种更在杂症,得到那种杂症之人,一般都活不过一年!刘大婶,按着我看,你这个病得了至少有三年了,并且病情越发的严重,说不定,过不久啊,这普通的痔疮很快就病变成那种杂症了。”

林月兰的话音刚落下,刘六娇的脸色剧烈变白。

她对着林月兰怒目圆瞪的气愤的大喝道,“你闭嘴!死丫头,你是不是在诅骂我,啊?”

林月兰冷笑着道,“呵呵,刘六娇,你让为你值得我费这个神来诅骂你?别把自已看得太高了,在我林月兰眼里,你连一只蹦跶的小狗都不如!”林月兰开口就是讽刺,根本就不怕得罪人!至于,我说的是不是事实,我想你心里有数!

不过,不管你心里有没有数,我林月兰在这撂下话来,得罪我林月兰的你,你的病我能十成十的治好,然而,我却不愿意为你医治!我倒要看看你能挨到何时?”

这明显听着有些见死不救的嫌疑,可那又如何?

当初,他们要一心置于她死地之时,可是比见死不救更加可恶。而她现在也只是充当袖手旁观的旁观者而已。

林月兰的话一撂下,很多人吃惊皱眉。

这丫头,会不会太没有人性了?

林亦为听罢,也是轻微皱眉,不过,对于他来说,这事是刘六娇自已作下的,那么结果当然是要她自已去承担。

“兰丫头,你这样是不是太没有冷血无情了啊?”有人有些不满的指责道。

当然,这指责之人,平时也是与刘六娇关系娇好,与刘六娇一样,是个多嘴多舌之人。

“月儿姑娘冷血无情吗?”林月兰没有回答,蒋振南低沉浑厚磁性富有魅力的男人嗓音,顿时响起,“那在之前,月儿姑娘过着凄苦生不如死,动辄被人打骂的日子,又是拜谁所赐呢?难道不是因为她吗?”蒋振南用手指着刘六娇。

林月兰这三年的遭遇,蒋振南让人打听的很清楚了。

所以,当然知道,这三年林月兰会遭受的一切,是因为大嗓门刘六娇。

“现在,你们又凭什么说月儿姑娘冷血无情?”蒋振南眼神锋利的扫过大众,冷笑犀利的说道,“退一步来说,就算月儿姑娘冷血无情,也是被你们给逼出来的?她现在凭什么要给她医治啊?”

蒋振南的话一落下,几乎惊呆了所有人。

因为从来没有人想过,谁能把“冷血无情”说的这么理所当然的啊?还对着他们质声。

“你又是谁啊?凭什么说这话?”

“你不会是这丫头的姘头吧?也对,不是姘头,怎么吃住都在一块?”

“看着你脸上那刀丑陋的疤痕,估计也是讨不到媳妇的丑男人,所以,就看了上这个克星,是不是?”

似乎是蒋振南的话惹火了这些人,一个个不满不怀疑好意的猜测,都往蒋振南和林月兰头上扣去。

他们的愤慨,似乎让他们忘记了,他们口中的当事人,已经不是他们所能惹得起的。

林月兰只是嘴角抿着冷笑,任他们随意泼脏水。

只是他们不知道,他们泼得越狠,将来越是后悔。

当然了,也有少数几人没有丧失理智,给林月兰说话的。

“你们怎么说话的啊?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到,兰丫头和这个壮士都是进退有礼,没有越雷池一步,你们是瞎眼了吗?胡编乱造,毁兰丫头的名节,你们缺不缺德啊?”

“得了,你不就是看到这丫头日子好过了,你就想着巴结这丫头了,所以,你现在在为他们说话了。只是,你能从这丫头手中得到一个铜板没有啊?”

……

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似乎完全忘记了两个当事人,同样的忘记了一脸懵逼的周家三口人。

林亦为再次皱了皱眉头,他威严的厉声的大喝道,“都给我闭嘴!”

瞬间安静了下来。

林亦为微微低着头,看着不到自已腋下高的孩子,冷静下来之后的表情很是认真,他再一次问道,“兰丫头,你的医术我是相信了。只是,你真的有把握医好清儿吗?”要知道他师父张大夫都是束手无策,何况她学医时间根本就不长。他现在是半信半疑。

林月兰很是认真的答道,“里正爷爷,对于明清叔叔出事,躺在床上过着那痛苦不堪的日子起,我就对上天发誓,今生一定要治好明清叔叔,让他像常人一样,会走会跳,还可以重新提笔,考上金銮殿,风风光光回乡!所以,”

说到这,林月兰停顿一下,眼里全是坚定和执着,“现在从我拜入张大夫门下之时,我就针对明清叔叔的病情,做了特别的研究。

功夫不忘苦心人,经过这段时日的潜心研磨,前两天,我终于找到可以完全医治明清叔叔的法子。

不过,我必须要确定十成十的救好明清叔叔,我这两天又翻了以前的一些案例来分析,所以,就没有提前告诉你们。很抱歉,里正爷爷!”

林月兰这声抱歉实际上对三年前发生这事的抱歉。

如果不是因为她,林明清也不会受到那些人的报复,也根本不会受这么多年的苦楚。

这事一直是原身林月兰深藏在心底的内疚愧疚,既然她接了收原身的一切,那么她这声道歉,是必须的。

林亦为听到林月兰的话之后,感动加上激动的流下泪水,他有些硬咽的说道,“丫头,里爷爷爷没有怪你。是福是祸,那都是清儿的命。

既然清儿命里有如此一劫,我们也就认了,爷爷没有怪你!”

虽说一开始是对林月兰有些迁怒怨气,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知道,这一切也不是林月兰的初衷,况且一个才九岁的小丫头,他又怎么能去怪罪呢?

林亦为这样的大度仁慈,心胸开阔,及他的所作所为,这个从异世看透人性的林月兰,都分外感动。

如果不是因为林亦为是林家村的里正,她如果真要毁掉林家村,也就真的是动动手指头的事。

因为林亦为是林家村的村长,他又十分爱护维护林家村,所以,林月兰不忍心因为自已的私心,而对她恩重如山的林亦为伤心难过。

不过,要报复以前欺负过她的人,很是简单。

只有她日子越过越好,好到让那些人一抬头就恨得牙痒痒的,带着乞丐要求施舍的目光看向她时,她想,她会很开心的,林亦为也不为难。

林月兰点头铿锵坚定的道,“里正爷爷,您放心,我一定会医好明清叔,然后你又能看到以前那个儒雅谦谦君子的林明清,你骄傲的儿子。”

林亦为几乎热泪夺眶,他点头道,“好,好,好!”

村民们似乎也被林亦为的情绪感染了,有些人眼里也隐隐有些泪水在打转。

看向林月兰的表情分外的复杂。

此刻,被所有人忽视的周家三口,分外不甘心了。

周林突然对着他爹一脚就是凶狠的踢了下去,然后,大骂道,“没用的东西!让你直接有大石头砸断腿,你偏不肯,现在被拆穿了,害得我一个铜板都得不到。哼,你倍们就等着等死吧!”

说完,恨恨的瞪了一眼林月兰,随即就跑开了。

所有人对着周林的这突然的举动,几乎惊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